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教育广角 发表于  2017-05-10 09:01:13 18439字 ( 59/3256)

接受国外大学教职,为何会被说三道四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39.65.70 发表于  2017-05-17 19:14:37 30字 ( 0/1)

郎平拿美国绿卡可以当中国排斜副主席,我就不可为美国人民服务?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05-11 20:03:17 51字 ( 0/37)

你如果喜欢科技,就去美国;你如果喜欢政治,就留在中国!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23.11.113 发表于  2017-05-11 09:23:42 18字 ( 0/16)

国人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是好事情呀。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221.215.223 发表于  2017-05-13 08:20:12 28字 ( 0/5)

走出国门,老了回来养老,衣锦还乡。走翁爷道路?只能呵呵!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19.165.255 发表于  2017-05-11 09:43:45 11字 ( 0/4)

先把纳税人的钱退回来!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lianft 发表于  2017-05-10 22:08:51 87字 ( 0/13)

在发达国家呆过一段时间(至少几个月)有头脑的人一般不会被左的、右的舆论所影响,都会得出较为客观的结论。能够客观评价成绩与缺点,进步与不足的目前似乎还是少数,本文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赫尔维西亚 发表于  2017-05-10 21:11:57 48字 ( 0/12)

职场工作不同于感情婚姻,跳槽离职又不是始乱终弃,根本犯不着上纲上线,更不必打着爱国口号道德绑架。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10 20:59:17 79字 ( 0/5)

人才被挖走 正说明自己的环境不适合人才 而并不说明学校水平有多高。 对于创新型人才 学校只是提供了一个环境而已 并不是学校培养出来的 因为没人教她如何才能创新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10 20:54:39 16字 ( 0/8)

真正的人才是不喜欢听行政命令的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lianft 发表于  2017-05-10 20:48:01 188字 ( 0/12)

我们可以挖别人的墙角,为什么别人就不能挖我们的墙角?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老子天下第一,小肚鸡肠心里看多了。毕竟已有很大的进步。上个世纪不用说出国,就是在国内自己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5-10 18:27:46 22字 ( 0/13)

出国也好,加入美国国籍也好,都是她私人的事情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5-10 18:01:14 59字 ( 0/8)

颜小姐美国买房买车,现在正在美国到处旅游,你们说啥她根本都懒的理,要是她过阵子加入美国国籍,你们难道还要争论一番,真闲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5-10 17:55:31 64字 ( 0/8)

这里说都是费话,人家颜小姐这几年在美国买房买车,现在更是就在美国到处旅游,根本就不理睬国内了,你骂也好,为她抬轿也好,她都是冷笑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5-10 17:30:22 22字 ( 0/12)

没关系,只要不再上cctv说爱国鸡汤就可以了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小冀镇财政所 发表于  2017-05-10 15:58:38 117字 ( 0/10)

“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83.3.131 发表于  2017-05-10 15:07:01 66字 ( 0/10)

中国的机密部门、军事部队外,任何部门都可以聘请世界的高级人才来中国执政,包括高级层。吸收引进国外先进制度和人才和领袖级人物,壮我中华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依法治国好ABC 发表于  2017-05-10 14:51:10 36字 ( 0/7)

真金不怕火炼,用实践验证自己,把学到的知识奉献给祖国,别人说道四有何用?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0 14:15:25 0字 ( 0/15)

摒弃狭隘的人才观,放眼世界挖掘人才,强我中华。

摒弃狭隘的人才观,放眼世界挖掘人才,强我中华。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0 14:07:22 0字 ( 0/7)

受聘国外名校,不仅是个人的光荣,更是国家的荣耀,

受聘国外名校,不仅是个人的光荣,更是国家的荣耀,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0 13:51:49 0字 ( 0/9)

报国不分国内外,只要有颗中国心。

报国不分国内外,只要有颗中国心。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0 13:40:41 29字 ( 0/16)

客观对待,唯心不可取。动机体现选择的正确与否,为谁是根本。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人马星座 发表于  2017-05-10 13:26:24 24字 ( 0/23)

换工作单位,谁都会反复掂量的。应尊重个人的选择。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10 13:04:31 33字 ( 0/26)

中国科学家能接受国外大学教职,是中国科学梦连着世界科学梦的写照。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0 13:45:43 18字 ( 0/26)

主客观能否相统一需要验证而不是判断。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17.150.46 发表于  2017-05-10 12:31:55 26字 ( 0/15)

胸怀全世界,不要小肚鸡肠;科学无国界,才是教职根本!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5-10 11:39:46 14字 ( 0/38)

科学虽无国界,舆评或可自由?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10 11:23:13 34字 ( 0/20)

今后对人才的培养,首先教育他们要有颗爱国的心,否则就会为他国做嫁衣。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10 12:09:03 5字 ( 0/6)

赞同!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Sars 发表于  2017-05-10 11:53:23 5字 ( 0/15)

强顶起来!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明成达 发表于  2017-05-10 10:56:17 15字 ( 0/5)

这是人家的自由,有什么好说的?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110.177.66 发表于  2017-05-10 10:55:30 27字 ( 0/8)

当科学家,教授也要炒作知名度的话,教育就真正的雾救了。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0 11:11:27 32字 ( 0/12)

不懂核旋的科学家和教授都是骗子炒成的,现科教和科学确实不可救要。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7-05-10 10:54:33 63字 ( 0/14)

“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还是要坚持的,只有胸怀宽广,才能吸引人才。走出去也好,引进来也好,都要有平常心。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5-10 10:53:01 50字 ( 0/3)

国人还未摆脱夜郎心态,不奇怪,这总会有个过程,但中国的官本位社会意识形态的确不利于做学问的人也是事实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Sars 发表于  2017-05-10 10:28:47 12字 ( 0/30)

世界顶级人才为何要放走?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0 11:12:36 15字 ( 0/22)

哪来的世界顶级人才?是自吹吧?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Sars 发表于  2017-05-10 11:25:12 14字 ( 0/26)

你比她在本专业方面更有建树?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0 17:52:11 37字 ( 0/18)

一个被称为生物科学家的人才不懂核旋说明他根本不懂生命是什么,何谈是科学家?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Sars 发表于  2017-05-11 08:59:40 40字 ( 0/18)

有意思吗?她解决了五十年来世界没有解决的难题,你解决了近3年来世界未解决的难题?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1 10:17:27 43字 ( 0/20)

解难题再多不懂核那是靠经验,懂了核旋解难题是从根本上解决会让你明明白白并适用任何场合。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Sars 发表于  2017-05-11 12:14:25 38字 ( 0/10)

这么说你比她厉害!恭喜你!希望能尽快看到你为世界做出的贡献!千万不要嫉妒她!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0 17:47:12 37字 ( 0/14)

只要不懂核旋的都不能称科学家,充其量称技术专家,因宇宙所有现象都来自核旋。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05-10 10:26:27 31字 ( 0/37)

中国人不能老是享受别人创造的知识,也要当知识的创造者、贡献者!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全新解密地球 发表于  2017-05-10 10:21:34 25字 ( 0/22)

不懂核旋的科学教授都是骗子,有什么不可让人们说的?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
巴斯德此语的背景是普法战争,德国强占了法国领土。德国波恩大学希望授予巴斯德荣誉学位,他在国难中拒绝,表现出了崇高气节。华人科学家也屡有此类举动。40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精英陈省身、杨振宁、何炳棣、田长霖等组织了一次声势浩大的保卫钓鱼岛的运动。
在平常年月,身处海外的华人精英也以不同方式支持了中国的发展。如李政道提出的中美联合招考物理研究生项目,使整个物理学界受惠。
遗憾的是,很多人牢牢记住了巴斯德的那句话,却对“科学无国界”视而不见。
中国持续加大了对科学的支持力度并且收到了效果,颜宁的出现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现在,仍在追赶的中国需要加大对人才的吸引力。在所有的吸引力当中,国内社会对个体职业选择所展现出的善意,是重要的因素。
我与颜宁素昧平生。对她,我能给的只有祝福。祝福是表达善意的方式。 
(原标题: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5-10 10:04:00 52字 ( 0/12)

"子女送到国外"的性质不一样,子女代表着一个家庭甚至于家族的未来,这是人们对一个国家“预期”的看法或意见

颜宁
一位雇员离开工作了10年的岗位另谋高就,通常没有人大惊小怪。
但生物学家颜宁这样做就引起了争议。这位清华大学教授接受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职,将于今年秋季到那里做地位尊崇的冠名讲席教授。对中国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消息。
颜宁很有可能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全球顶尖学府挖去做讲席教授的中国大陆教授。一位在中国实现职业起步的科学家,有这样的机遇,是值得祝贺的事情。
此事本不足为奇。世界各高校的教授跳槽极为常见。一位学者从牛津跳到普林斯顿,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但颜宁的消息自普林斯顿传回国内后则褒贬不一。可以看出,一些人对此不太适应。
网上有人批评颜宁忘了自己的博士导师施一公教授的“爱国宣言”,施一公是从普林斯顿辞职回到清华;还有人猜测颜宁是连续两年拿不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而“负气出走”,连她3年前在博客上讲过的申请基金的经历都被挖出当作论据。
负气之说不值一驳。颜宁回国后获得过多项自然科学基金,其他资助经费不胜枚举。无论申请成败,一位学者总有权表达对评审的个人意见。
从长远来看,颜宁不会是唯一被国外名校挖走的大陆教授。我所知的另一位成就斐然的年轻教授,也被一所与普林斯顿水平相当的美国大学许以终身教授职位。
从这些人可以判断,中国顶尖高校拥有的少部分师资,已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准。中美两国顶尖大学的人才落差在缩小。中国一流大学早已提高了门槛,许多地方实施了美国式的终身教职制度。师资在更新换代。
中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的海归潮,海外人才储备日益发挥作用。大量成熟的或年轻的科学家回国,势头十分明显。
以颜宁为例,她10年前入清华,被聘为正教授。今天,与她履历相似的年轻人很可能要从助理教授做起。
以前,从世界名校取得博士学位直接在国内当正教授的比比皆是。
一定会有更多中国教授被“挖角”,而那才是中国出现世界一流大学的征兆。如颜宁所说,当那些从中国大学起步的年轻学者成为普林斯顿、麻省理工、哈佛、耶鲁争聘的人才,我们就可以骄傲地说,我们的大学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当然必须看到,颜宁这样的人才仍是少数,差距仍然存在。无论如何,世界一流大学到中国挖墙脚,是差距缩小的有力证明。借用一位网民的话来形容,“清华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越来越小了,倒是和网民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面临“挖墙脚”,清华大学或许已经采取了许多办法挽留颜宁。即使挽留不住也属正常,清华校方解释,该校教师被世界名校聘走的情况时有发生。
另一方面,清华这些年也从国外挖来不少教授。远比颜宁更具影响力的杨振宁、姚期智回归清华,就对该校学术地位的提升起了重要作用。
一所大学,一个国家,人的流动都极为重要。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已证明,人的迁徙将带来活力与繁荣。对“单位”从一而终、“单位”包办一切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颜宁无论去往哪里,无论出于何种考虑,都与他人无关。
颜宁自己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今天大量中国家庭将子女送到国外,努力追求他们的理想。总不能说这些家庭都在“背叛”国家。
中国大学有今天的局面,得益于邓小平近40年前加大派遣留学生的表态。此后一直实施的是“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的出国留学方针。颜宁当年从清华毕业后赴普林斯顿留学,学成回国,如今又出国,是“来去自由”的最好体现。
“来去自由”,真正体现的是开放的大国心态。
在吸引海外人才的过程中,应当引起关切的是那些回国短期内就水土不服而离开的人才。这些人付出巨大机会成本回到中国,却又很快离开,剖析个中缘由,对于优化国内的环境不无裨益。相对来说,颜宁的“出走”并不可怕。她回国已10年,且她的发展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期。
许多人经常引用法国化学家巴斯德的名言,“科学虽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某种程度上,这句话被滥用了,用于“绑架”科学家。爱因斯坦在来到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之前,就辗转多个国家,在瑞士、德国、荷兰的多所大学任教。在每一个国家,这位巨人都在用智慧拓展人类认知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