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百合竹 发表于  2017-05-10 08:54:23 8066字 ( 26/5682)

共享雨伞、充电宝等产品走红 花式共享上街靠谱吗?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德润万物 发表于  2017-05-11 10:39:01 16字 ( 0/48)

充电宝共享给人们带来方便,支持!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xinggod 发表于  2017-05-11 09:19:01 16字 ( 0/29)

共享浪潮过后 试看谁留下了~~~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谁能想的到71 发表于  2017-05-11 08:00:25 10字 ( 0/35)

没有不为了钱的共享。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lianft 发表于  2017-05-10 22:21:09 150字 ( 0/38)

片面宣传是为了圈钱或纯粹是积德行善都是走极端的。而非黑即白的思想是较为普遍的幼稚的思维模式。过去是“最最最”,现在是“惊呆了,吓傻了”。喷子越少,五毛越少社会才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10 21:27:53 22字 ( 0/42)

网约车是个教训 没人真正做共享 就是来圈钱的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10 21:19:46 49字 ( 0/26)

别管他是不是共享 有好处就行 至于是不是借以圈压金 那消费者又不是傻子?!!恐怕是金融机构会坐不住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lianft 发表于  2017-05-10 20:53:38 66字 ( 0/19)

这要由官员的态度,百姓的道德做判断。产品本身没什么靠谱不靠谱。免费借雨伞、充电头早已是酒店的服务项目,无非是走向社会收取一部分费用。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牛牛原创 发表于  2017-05-10 17:35:07 12字 ( 0/40)

充电宝共享会担心信息泄露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183.193.123 发表于  2017-05-10 17:29:20 31字 ( 0/51)

景区可以放共享照相机、大镜头,游客出去玩只要带储存芯片,轻松!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秦岭云鹤 发表于  2017-05-10 15:37:45 19字 ( 0/20)

不靠谱,劝劝那些低头族别这样了 ,危险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0 14:58:56 0字 ( 0/17)

提供优质廉价的便民服务,花式共享服务仍能被广大消费者接受。

提供优质廉价的便民服务,花式共享服务仍能被广大消费者接受。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陆川纪委阿毅 发表于  2017-05-10 14:53:21 229字 ( 0/53)

共享时代,方便市民 共享物品对于现今社会来说并不让人陌生,从共享自行车到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无不让我们广大市民体会到了它的便利与乐趣。 2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5-10 14:23:00 35字 ( 0/29)

又不花我们纳税人的钱,管它靠不靠谱。。。吃瓜群众坐等围观思聪吃翔,哈哈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10 13:51:52 26字 ( 0/38)

单纯讲效率,人会陷入片面认识之中,不利性格健康形成。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10 13:13:02 45字 ( 0/76)

花式共享是不是共享经济不重要,重要的是,创新共享理念,提升公共服务与公共意识,国人真需要。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117.150.46 发表于  2017-05-10 13:02:39 40字 ( 0/27)

共享的服务确实美好,共同的呵护必不可少。你为人人,人人为你;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7-05-10 12:00:14 173字 ( 0/34)

共享要靠文明来推动,而在我们国家很多地方的社会文明和公民文明的程度都还比较低,各种不文明现象比比皆是,之前共享单车的各种被破坏以及乱停乱放就已经常见诸报端,所以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10 11:37:44 24字 ( 0/33)

共享产品不该商业化,以盈利为主的共享产品不靠谱。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骁勇海鹰46878429 发表于  2017-05-10 11:28:34 38字 ( 0/63)

真乱啊,现在有钱人啥坏事都干得成啊,啥都可共享,连女人都可共享(女友租借)。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5-10 10:56:07 25字 ( 0/36)

美国、德国...呢?当然不是迷信他们,而是参考一下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0 10:52:01 0字 ( 0/25)

能为广大的消费者提供优质廉价的服务,花式共享商业模式也靠谱。

能为广大的消费者提供优质廉价的服务,花式共享商业模式也靠谱。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36.62.227 发表于  2017-05-10 10:37:00 177字 ( 0/33)

美军或拨75亿专款 专家:将加强美在亚太军事存在;;;;;答;1;夏天晚上那个纳凉晚会的歌舞团是在群众中存在的,他【她】们能让大家都很高兴;2;昆明火车站那次恐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竹影随行 发表于  2017-05-10 09:25:39 20字 ( 0/41)

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余青山 发表于  2017-05-10 09:20:48 18字 ( 0/28)

我担心共享充电宝会造成手机数据泄露!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为民言 发表于  2017-05-10 09:17:55 26字 ( 0/43)

现在女人都共享了,雨伞、充电宝等产品为什么不能共享?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5-10 10:35:31 12字 ( 0/106)

这不叫共享,这叫公共厕所

  近日,继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之后,共享充电宝也在昆明亮相。用户只需要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扫码,就能完成充电宝租借。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纷纷面世。日前,共享篮球平台“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共享充电宝“街电”获得聚美优品3亿元的投资,共享充电宝“小电”、“来电”分别获得投资方2000万美元A轮融资。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都进入了蚂蚁金服的“芝麻信用”体系。那么,这些共享产品都靠谱吗?他们是真正的共享经济吗?

  继共享单车后,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产品也都做了起来,并得到投资人青睐。

  共享经济模式被投资人看好

  本月5日,共享篮球项目“猪了个球”宣布完成千万级Pre-A融资,投资方为马笛儿投资,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快球场铺设,升级优化后端管理系统及新一代产品的开发。据介绍,“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概念主要通过电子储球柜落地,用户通过微信公众号平台扫码取球,并提供控制柜门、锁定和计费等功能。“猪了个球”的共享篮球收费为2元/小时,押金费用为29元,主要部署在全国80%以上的室外运动场馆内,未来计划在华北、华东和华南三个地区的23个城市进行大量铺设,目前“猪了个球”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篮球的租金,未来则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

  此前,聚美优品宣布向共享充电宝“街电”投资3亿元,投资后,聚美优品将占街电科技约60%的股份,陈欧还将出任街电董事长。另外,热门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还有众多实力玩家。“小电”3月底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4月10日再次宣布获得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5月8日又宣布完成3.5亿元的B轮融资,“来电”也于4月获得2000万美元A轮融资。

  虽然共享充电宝领域玩家众多,不过模式略有不同,“街电”主要做小柜机,一台柜机可容纳10个左右的充电宝,场景是电影院、餐厅、商场等;“小电”主做桌面模式,充电宝不能随时带走,一般配置在KTV、餐厅等固定场景,无需押金,用完即走;“来电”则提供大柜机,一台大柜机里包含几十个充电仓,适用于商场、火车站、机场,用户需支付押金。

  另外,目前市面上还有共享雨伞、共享玩具、共享服装等多项业务,通过手机查看雨伞的位置、数量,刷手机进行借用,分享玩具、服装,以提高闲置物品利用效率。这些服务目前都可以在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中找到,芝麻信用达到一定分数,就可以实现免押金租赁。

  各种流行共享都是“押金模式”

  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概念并不新鲜,网约车就是一大案例,共享经济的核心是“使用而非占有”,最初的模式是陌生人之间闲置物品使用权的暂时转移。不过现在这些共享经济模式大部分是公司购置一批物品,用户可以分时租赁使用。

  充电宝、篮球、雨伞等物品,都被投资人看做是“高频、刚需”,这也是他们选择投资的原因。陈欧认为,共享充电宝拥有一个百亿级市场,这样的刚需市场需要早占位。来电的投资方SIG合伙人张琳娜认为:“大机柜的垄断性场景和专利是公司的壁垒和护城河,且暴露空间大、附带屏幕,在高流量人群场景下广告优势也是营收的现金牛;来电作为该领域先行者具有一定的先发优势。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而“猪了个球”的初衷也是针对大量篮球爱好者在打球过程中面临着忘记带球、带球麻烦以及随身物品存放等问题,希望通过篮球共享、物品存放的模式来解决以上痛点,对于篮球爱好者来说,篮球是一项高频的刚需。

  也有观点认为资本看重的并非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本身,而是押金和支付入口。知名IT评论人磐石之心认为,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或共享其他项目的相似之处都在于“押金”模式。共享单车押金是299元、199元、99元,而充电宝则是100元押金。这也被认为是VC最看重的盈利点,也是他们说服其他投资人一起投钱的最主要依据。押金带来的巨大资金沉淀,让他们不担心自行车损毁、充电宝不还。磐石之心表示,细细研究发现,这些项目的投资人其实都是一拨人,而且他们进入的节奏也非常一致,先是“金沙江投资”这样的天使投资人进入,接着引入腾讯、阿里巴巴、IDG、红杉等。这些项目的发展模式也很类似,都是先疯狂烧钱培养用户习惯,抢占市场,最后利用资本的力量迅速实现垄断或者寡头垄断。

  花式共享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基于与传统共享经济概念的不符,这些共享产品从本质上就遭到了质疑。互联网观察家葛甲指出:“本质上这些都不是共享经济,都是租赁的一种变体。共享经济的要义是闲置资源进行共享,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意思,而不是让你一家公司买了充电宝放到外面让人用,期待形成使用习惯后再来收费,或通过无利可图的业务发展来支持资本溢出效应,这些做法本质上是与共享经济背道而驰的。”

  这些共享经济的业务模式对于用户来说有其便利性,不过对于一种商业模式来说,能否赚钱、怎么盈利才是投资人最关心的。目前,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项目都刚刚起步,并没有明确的盈利点,他们所宣传的“希望通过积累流量进行变现,同时也会涉及广告和赛事运营等层面”或者“把充电宝租赁当作入口,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也都是预想中的商业模式。

  共享物品的经济模式基于高频,其盈利点也需要用户的高频使用。如果用户的使用率较低,那么成本势必会提高,盈利也增加了难度。更重要的是,共享的物品维护成本居高不下,可以看得到共享单车的破坏率就是一个例子。投资了共享充电宝的红点中国管理合伙人袁文达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规模的角度看是闪电战,从体验、运维角度看则是持久战,如果连续打开两个充电宝都是坏的,用户很容易流失”。袁炳松称,虽然进入门槛低,但打一场持久战则需要融资、运营管理、技术研发能力,战争才刚开始。(记者 温婧)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