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5-09 08:47:40 3199字 ( 37/2458)

把论吃世界第一的精神,多放些在生态保护上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90.161 发表于  2017-05-10 09:31:19 327字 ( 0/26)

冰的星球成长为万物能够生长的星球,漫长时间中需要的热量总和等因素,这个热量相当于用多少炸药的爆炸后产生的能量(高温)等类似?可不可以这样说,太阳是在燃烧、在爆炸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221.209.66 发表于  2017-05-10 08:16:32 18字 ( 0/9)

近些年突然盛行-----舌尖上的中国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90.161 发表于  2017-05-10 08:13:40 447字 ( 0/21)

太阳整体燃烧,火的能量、光的能量!闪电的能量瞬间现象:声音、有长有短的光线、电能......!可燃物物质燃烧的能量!炸药的能量释放瞬间现象:光、声音、冲击波和冲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5-10 04:47:42 43字 ( 0/12)

中国不仅烹调技术高明,饮食讲究,在其他方面,对人类也有不少建树,作为文明古国值得自豪。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5-09 22:41:51 18字 ( 0/10)

现代人的生存担当,生态保护第一---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Q1211198553 发表于  2017-05-09 22:17:35 3字 ( 0/6)

哈哈哈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211.100.46 发表于  2017-05-09 21:38:28 37字 ( 0/9)

中国几千年的人们交往中的社会事物发展?现代社会人们交往中的的社会事物发展?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12.53.84 发表于  2017-05-09 19:13:01 40字 ( 0/27)

把论吃世界第一的精神,变成执法司法世界第一:国家的现状就不是现在反腐的严峻状态!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09 18:45:41 237字 ( 0/16)

生态为什么会被破坏 因为人们找不到天然资源的代替品 人们利用资源的效率低下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对资源有支配权的人 没有进取的动力 不去想办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09 18:34:47 47字 ( 0/12)

我国的制造业和金融业来是不是开放?以竞争来促进各行业的发展 提高效率 研制对天然资源的代替品?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09 18:30:36 86字 ( 0/13)

生态环境差不能把责任推给吃贷门 这是个资源利用方式和效率问题 比如 我国油气费多少钱 电费多少钱 燃煤燃气效率有多高 能源的开发利用销售是不是开放 用竞争来提高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5-09 18:24:28 47字 ( 0/13)

少吃多滋味,多吃坏身体。除非药用,一般不吃稀奇古怪的东西。其实和环保没多大关系。吃是一种文化。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5-09 18:15:25 31字 ( 0/10)

搞好世界的活动,做好世界的事业。不清楚可以问询台了解地理位置。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12.53.84 发表于  2017-05-09 17:31:50 31字 ( 0/9)

把论吃世界第一的精神变成法制建设是第一就更好了!中国人的期盼。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公几 发表于  2017-05-09 17:23:03 5字 ( 0/8)

食不言其精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金西瓜 发表于  2017-05-09 17:07:10 54字 ( 0/11)

中国的饮食文化让世界惊叹,这数种濒危吃货爱好的食材,都有法律在保护,吃货们没有违法的概念还是惩处的力度小了。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9 15:38:47 0字 ( 0/11)

保护生态不食野生保护动物,才能换来千秋万代的优美生态。

保护生态不食野生保护动物,才能换来千秋万代的优美生态。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7-05-09 15:17:02 30字 ( 0/5)

没脑子的就知道禁?人类是自然之主!什么好知?多养些就是!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90.161 发表于  2017-05-09 14:48:20 179字 ( 0/7)

藤类植物的生长!不吃不喝,绝对不行?什么主食好?什么菜好?房屋空间的应用,室外空间的应用?类似粗壮竹子的大小、长度、中空结构,整体外围搭建出均匀分布能种植植物、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211.100.46 发表于  2017-05-09 14:55:24 200字 ( 0/12)

藤类植物的生长!不吃不喝,绝对不行?什么主食好?什么菜好?房屋空间的应用,室外空间的应用?类似粗壮竹子的大小、长度、中空结构,整体外围搭建出均匀分布能种植植物、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9 14:22:25 0字 ( 0/7)

保护生态环境,吃世界第一的畸形吃客须就此住口。

保护生态环境,吃世界第一的畸形吃客须就此住口。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17.172.25 发表于  2017-05-09 14:03:39 23字 ( 0/32)

淡水,土地;生万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燕山之石 发表于  2017-05-09 13:41:12 39字 ( 0/14)

为饱口腹之欲不惜使很多物种来绝的中国人,还是嘴上积德,多在生态保护上做点事吧!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遥看远方 发表于  2017-05-09 13:35:25 46字 ( 0/17)

吃,一定要吃出健康,在食物链上吃,应该让人类吃的,只要不赶尽杀绝,哪就吃,同时做好养殖工作。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5-09 13:20:42 41字 ( 0/6)

食不厌精酒肉浸,断子绝孙捉野生,国人这类吃法既不科学健康,又逆生态保护,该改改了!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09 13:01:15 36字 ( 0/12)

没有“断子绝孙”捕,何来“赶尽杀绝”吃?中国食文化,岂容被追逐利益涂鸦?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09 13:01:08 24字 ( 0/23)

高尚的精神是学习培养的结果,低俗只是陋习的延续。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09 12:59:53 35字 ( 0/8)

没有“断子绝孙”捕,何来“赶尽杀绝”吃,中国食文化;岂容追逐利益涂鸦?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09 12:14:31 24字 ( 0/22)

只吃美味不吃野味,舌尖上的生态保护人人都能做到。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月影鸢尾 发表于  2017-05-09 11:25:44 9字 ( 0/10)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lianft 发表于  2017-05-09 11:09:45 50字 ( 0/12)

把力用错了方向的事何止这一桩。好虚荣顾脸面,说瞎话不红脸,心胸窄不达观,玩心计不苦干是一类人的标配。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爱飘的云层 发表于  2017-05-09 11:07:20 75字 ( 0/18)

食品卫生健康安全问题已经引发了全体社会公民的担忧,现在已经不是能不能吃什么的问题,二是敢不敢吃,同时吃什么才能够不危害自然,这一问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山里猎人 发表于  2017-05-09 11:04:45 28字 ( 0/21)

在国家级地质公园内开办临海市万利开采粉碎有限公司合法吗?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17.174.86 发表于  2017-05-09 10:54:09 53字 ( 0/11)

又在讲节约,又在讲吃,电视上大放吃的,旅游,究竟让人们节约还是【要】,恐怕应该【干】,加强【实体经济】吧。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9 10:10:42 36字 ( 0/25)

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好的生态环境,好吃野味的畸形食客该是嘴下留情的时候了。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xinggod 发表于  2017-05-09 09:35:34 37字 ( 0/30)

呵呵 某族群巨大的多样的食材需求也是自然生态之一,怎样保护也是个问题~~~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养得一团春意在 发表于  2017-05-09 08:53:10 19字 ( 0/65)

中土可能很多人都是饿死鬼托生的[大笑]

要论吃,中国堪称世界第一。中国人吃东西,有两大特点,一是食不厌精,煎炒蒸煮、涮炸焯爆,工艺繁多,工序复杂,自古就有九蒸九煮的说法。二是几乎无物不吃,食材的单子上,充满了许多千奇百怪的物种,把许多物种吃到濒临灭绝的程度,比如穿山甲、野生黄鱼。现在,中国人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尤其是那些被国人视为美食而被他人视为祸害的品种。

  于是,关于食材的新闻倒成了网络热点。继美国的野生鲤鱼、德国的野生大闸蟹、丹麦的野生生蚝之外,澳洲的野生三文鱼又在网上火了。据ABC报道,西澳大利亚有一个美丽的海湾叫Parry Beach。每年秋天都能吸引大量野生三文鱼成群结队前来休憩、产卵。当地渔民随便捞捞就有3千吨,没人吃,只好拿来做成饵料。

  这样的消息,在我们这大大的“吃货国”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市面上正宗的三文鱼其实不多,不少是大马哈鱼冒充的,更有所谓养殖的“淡水三文鱼”,不过就是虹鳟鱼。就这样,还卖个上百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这里却有3千吨野生的正宗三文鱼没人吃,吃货之国的吃货们,该有多么痛心疾首。

  吃货们光看到野生二字就两眼放光,却忘记了正是由于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水质清澈干净,才引得野生三文鱼前去聚集。而反观国内,为了满足吃货们无止境的口腹之欲,在“断子绝孙”网的过度捕捞下,东海野生黄鱼早已绝迹。而一些原本如过江之鲫密集的鱼类,如长江刀鱼,如今已成数千元上万一条,还有价无市,难觅芳踪。

  中国历来是个人口众多的国家,稠密的人口和土地的产出之间,构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古代的人们大概这样的日子过习惯了,对于各种野生物种,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能不能吃。在人均资源不足的地方,这种经历很容易成为民族的共同记忆,然后成为民族特性。在我们小时候,野孩子们抓到蚱蜢、青蛙,第一件事就架起火堆烧烤来吃。这从侧面说明,中国人关于“吃”的文化背后,其实有着深重的历史背景,甚至这段历史其实并不遥远。

  虽说中国的“吃文化”自有其合理性,网友们对海外这些网红物种流口水,也不过是一种调侃,毕竟时代已经翻篇,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到了过剩时代,本来应该考虑吃好吃健康,却依然还停留在口味之上,难免落了下乘。看看这几样网红物种,都是在优越的自然环境中肆意生长,与大家日常所见的品种,早已发生异变。不说口味好不好,单单就是能否满足健康和卫生这一条,恐怕就得好好推敲一二。

  正是对自然的保护,才产生了这所谓的野生网红物种,我们更应该好好学习当地人保护环境的自觉性,以及不把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嘴下留情才有好环境、好食材。中国人也该到了调整饮食习惯的时候了,自甘“吃货国”总不是什么好事。(钱江晚报 李晓鹏)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