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5-08 08:42:42 5648字 ( 48/5648)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李老山人 发表于  2017-06-21 21:29:44 37字 ( 0/5)

有人去危房及危险地方所谓探灵探险,有生命危险,应规定规则,私自行动应禁止!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feiyan2016 发表于  2017-06-07 15:51:05 14字 ( 0/5)

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82.240.118 发表于  2017-05-23 12:52:35 40字 ( 0/10)

生命是神圣的,探险也是对的,但是以生命为代价而且是无用的探险,这是对生命的亵渎。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太阳戏海 发表于  2017-05-15 17:21:29 28字 ( 0/10)

不少驴友的身体素质相当好,为何不去报考宇航员或特种部队?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7-05-09 09:42:42 68字 ( 0/26)

祖国大好河山,有必要非去无人区给自己和国家、社会添麻烦么?说白了还是自私自利,只看到自己的自由和舒适以及探险的感觉,而忽略了责任和义务。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5-08 22:44:32 19字 ( 0/34)

脑袋被驴踢了的人才会用生命去探险---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刘0769 发表于  2017-05-08 20:57:46 299字 ( 0/28)

胆囊结石医院毫不犹豫就给患者做胆囊切除术给患者带来结肠癌的机会、肝硬化病的机会癌症的机会、心脏病心律不齐的症状、反流性胃炎、寿命缩短…。医院明知这些为了省事与金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223.210.11 发表于  2017-05-08 20:53:43 0字 ( 0/29)

不招致他人干扰和约制,自已认定的路想怎样走就怎走,不存在有利益与他人决出个得于失,不会再有新大陆让驴友去发现和占有,也就赢得宽松,闲得自由,充实新奇,算一类体力

不招致他人干扰和约制,自已认定的路想怎样走就怎走,不存在有利益与他人决出个得于失,不会再有新大陆让驴友去发现和占有,也就赢得宽松,闲得自由,充实新奇,算一类体力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23.119.117 发表于  2017-05-08 18:51:23 61字 ( 0/48)

个人的事情……不宜过度干涉……强行禁止更是无聊无据……所有的事情都有风险……吃饭有噎死的,难道都禁止吃饭???……哈哈哈哈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23.119.117 发表于  2017-05-08 19:10:38 61字 ( 0/37)

相对而言……驴友出事的概率还是很低的……比吃饭噎死的概率还低……比开车撞死的概率更是低多了……借口限制纯粹折腾……哈哈哈哈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爱飘的云层 发表于  2017-05-08 17:23:38 70字 ( 0/47)

探险取决于个人对人生价值的追求,我们并不能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衡量他人。但是,生命高于一切是毋庸置疑的,只有珍爱生命,才能够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223.73.191 发表于  2017-05-08 14:51:52 217字 ( 0/47)

C919大飞机价值机会:将打破国外公司垄断 !C919飞机已試飛成功,要在5年内推出国際市埸, 在2年内中国要先做5隻C919飞机在国内商業載客测试飛机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5-08 14:39:25 12字 ( 0/53)

探险不冒险,驴友亦如此!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5-08 14:38:47 12字 ( 0/49)

探险不冒险,驴友当思量!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公明君 发表于  2017-05-08 14:38:38 40字 ( 0/55)

最近出事的真的很多啊 法律法规能否考虑对于规范组(驴友)群方面框定严苛条例呢?!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5-08 14:32:28 14字 ( 0/51)

探险精神可嘉,生命不容冒险!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5-08 14:33:54 16字 ( 0/50)

探险当思值不值,生命岂容冒险?!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7-05-08 14:14:51 20字 ( 0/52)

[酷][贱兮兮]不要太冒险,驴命也值钱!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5-08 14:03:04 36字 ( 0/53)

国外这样的情况,他们的政府是怎么应对的?欧洲爬阿尔卑斯山的驴友也不少哦!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01.126.140 发表于  2017-05-08 13:44:53 12字 ( 0/65)

探险旡价值丶生命更可贵丶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221.237.5 发表于  2017-05-08 13:56:08 36字 ( 0/50)

是的,弄不好,他们发现一个大金矿,新大陆,谁说没有可能,中国就缺这类人。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17-05-08 12:51:36 57字 ( 0/49)

关爱生命,向自己和所有人负责,干什么都有专业,不能盲干,为了出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作自受,让家人更难受。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08 12:40:18 32字 ( 0/69)

立规矩、划边界,给驴友探险戴上“紧箍咒”,对个人家人社会都负责。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杨联康 发表于  2017-05-08 12:33:18 44字 ( 0/94)

中国的有权威的探险家组织为何成立不起来?????? 著名科学家、世界河王、研究员 杨联康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08 12:07:20 20字 ( 0/58)

为个人的名利就不值得提倡,也容易出问题。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17.150.45 发表于  2017-05-08 12:03:24 32字 ( 0/52)

法治健全,探险自有新天地;众说纷纭,自有规矩论短长。何须紧箍咒?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1:28:31 0字 ( 0/55)

公共财政不应为违法违规探险者买单,处罚违法违规行为并全额支付抢险费用,才能遏制用生命探险的任性。

公共财政不应为违法违规探险者买单,处罚违法违规行为并全额支付抢险费用,才能遏制用生命探险的任性。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5-08 11:25:22 36字 ( 0/61)

不敬畏生命和大自然的违规而无谓冒险,会给社会添乱,还会给亲友造成巨大伤害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08 11:25:14 114字 ( 0/58)

探险的天性是人的优良品质 有人愿意用生命去冒险 那么作为有救援能力的人付出一点点物质的代价又何必太在意?不过也不是拉些人在一起就是个探险团队了 就能探险了 个人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5-08 11:19:51 74字 ( 0/44)

探险的人不是不知道有危险的吧?所以这不能用钱来说明问题 !探险是人的本能和欲望 这种天性使人不断地进步。所以与其讨论成本 不如促进及帮助探险的专业化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223.86.252 发表于  2017-05-08 11:12:11 74字 ( 0/49)

是吗,咱说啥了,谁说的摆在那里,还有一帮垃圾蠢猪欺哄喝骗玩意儿,有付出才有回报吗,又创造才有享受吗,市场价值的规律,我没有盖不到脚背说话吗,只管你蠢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1:09:45 0字 ( 0/60)

不遵纪守法探险的任性者,要为自己的任性买单,失去生命者不足惜。

不遵纪守法探险的任性者,要为自己的任性买单,失去生命者不足惜。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8 11:07:05 21字 ( 0/62)

探险险峰精神可嘉,但切莫用生命作代价!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8 11:07:48 22字 ( 0/59)

探险险峰其精神可嘉,但切莫用生命作代价!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1:04:20 0字 ( 0/63)

违规探险不可恕,失去生命更不值。

违规探险不可恕,失去生命更不值。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7-05-08 11:01:53 18字 ( 0/50)

[酷][贱兮兮]珍视生命;少玩心跳!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柠檬ningmeng 发表于  2017-05-08 10:59:36 31字 ( 0/54)

探险本来是一项放松自己的活动,容果有生命危险了,那就太可怕了。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0:54:25 0字 ( 0/60)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视相关法律规范用生命探险的任性不应该、失去生命不值。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视相关法律规范用生命探险的任性不应该、失去生命不值。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杨市镇 发表于  2017-05-08 10:53:57 20字 ( 0/66)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什么对生命那么儿戏?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爱你无限 发表于  2017-05-08 10:53:25 38字 ( 0/61)

这个探险应该由有组织的机构代管,有高额保险保障支撑,有公安等救援组织有偿服务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一样的风轻云淡 发表于  2017-05-08 10:36:32 28字 ( 0/53)

应该要求备案者准备救援备用金,备用金应足够支付相关费用。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牛牛原创 发表于  2017-05-08 10:29:41 20字 ( 0/79)

追求刺激冒险也要有专业知识支撑,不要跟风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斜阳西楼34873884 发表于  2017-05-08 10:15:08 28字 ( 0/54)

答;;对大量探险遇险,救援慢快问题一律不问责,也不表彰。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斜阳西楼34873884 发表于  2017-05-08 10:02:23 28字 ( 0/87)

答;;【我国男人多了2000万】,有时要去乌克兰办婚介。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斜阳西楼34873884 发表于  2017-05-08 10:03:40 37字 ( 0/63)

答;;女孩子就不要去探险了,国家女子缺少2000多万,探险不可能都没有险。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xinggod 发表于  2017-05-08 09:25:09 38字 ( 0/65)

这样的探险 原则上谁打求助电话谁掏钱,没钱就破产当穷人 欺诈的话就坐牢~~~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金西瓜 发表于  2017-05-08 09:20:08 45字 ( 0/60)

爬山探险以有趣,生命价值为更高,望探险者三思,更愿好的风景收费低些,给游玩的人们多些选择。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山城区商务局纪检 发表于  2017-05-08 09:08:13 110字 ( 0/59)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

神秘险峻的鳌太线,又沾染上了驴友的血。徒步穿越秦岭第一高峰鳌山和第二高峰太白山的爆款路线,在“驴友圈”中被称作鳌太穿越。今年五一小长假前后,陆续有来自全国的多支户外队伍试图穿越鳌太线。然而5月2日,多个户外团体在鳌太线穿越时,遭遇暴风雪,40人被困。陕西秦岭应急救援中心4日接到太白景区求助电话后,展开搜索,截至目前,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3人不幸遇难。

用生命探险究竟值不值?这终究是个“子非鱼”的辩题。倒是每次出事后,最大的争议往往在于成本分摊。比如接到险情后,太白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由生态办牵头,县公安局、教体局等配合,组织县户外救援队、背工、向导、公安干警等救援力量50余人,根据前期综合分析失联人员失联重点区域,组成3个救援小分队;同时由县卫计局抽调县医院、黄柏塬卫生院、桃川卫生院组成3个医疗小分队……举全县之力,行救援之举。
类似的救援,早司空见惯。央视记者通过救援指挥部了解到,海拔3500米以上是缺氧环境,暴风雪又导致温度和能见度较低,因此救援难度非常大,人力、物力等成本也特别高昂。人救了,钱花了,接下来,悖论就出现了:若是收费,便有人说生命无价,公共责任怎可以如此冷血;若说不收费,不花自己钱不心疼,下次谁又会长记性呢?
秦岭穿越是中国十大艰险户外线路之一,鳌太穿越的强度和难度又是其间的“VIP”,失温、迷路、高反、滑坠、野兽被称为鳌太穿越的 “五大杀手”。更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4月1日起,陕西省正式施行新的《陕西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组织驴友探险要提前5日备案,否则要处以最高5000元罚款。本次被困人员选择的是两条非常规线路,需要穿越大量无人区,且这些线路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5月底,禁止任何人穿越,其余时间则需要提前向有关部门报备,获得批准后才能登山。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失联的30多位驴友已全部找到,那么,他们的罚款交清了吗?禁止穿越却违规穿越,莫非连罚酒三杯都省了?
明令禁止的事,却依然成了“多个户外团体”破窗效应下的癫狂之举,除了少数指责驴友不作不死外,法规的执行力也是当真没脾气。当下须明确的无非两点:第一,财政不是为疯狂驴友任性埋单的“冤大头”。救人是责任,罚款是义务。公共资源不应为少数人的兴趣爱好无原则兜底,所谓公共责任,不是永远无偿地奉陪。在奢谈救助责任的时候,请履行对等的公序良俗之上的公民义务。
第二,既然是成年人,对于生命价值的理解自然各有千秋。但是,每次史诗大片般的公共救援之后,真正的议题,绝不应该只停留在看得见的“钱”的层面。这就像机动车道路交通违法,钱要罚、分要扣,该拘留或入刑的还得严刑峻法伺候。旅游探险,人命关天,尤其如这种团队冒险,明晃晃顶风违规,一旦出现人命事故,难道不应该理清各种法律责任吗?在全域旅游时代,有钱有闲的驴友越来越多,如果法律法规不够硬气,那么已经湮灭了无数驴友宝贵生命的鳌太线,恐怕就会成为“悲剧集中营”了。
无限风光在险峰。驴友探险不是“过家家”般的密室逃脱,玩的是心跳,玩的是刺激。任何社会行为总要有规则和边界。眼下,是该给驴友探险立规矩了。不仅救援成本要厘清,更重要的是,法律要给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光明网 原题为《为驴友探险念一道生命权益之上的“紧箍咒”》)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