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孺安 发表于  2017-05-08 08:29:43 3519字 ( 41/5155)

亚洲能否成为高收入地区?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黄浦一期 发表于  2017-06-27 13:12:13 39字 ( 0/11)

千万别,有条件也别。中国人应该打工服伺全世界贵族,求太平。让别人去互相算计吧!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27.17.218 发表于  2017-05-09 09:14:41 4字 ( 0/34)

亚洲梦。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山城区商务局纪检 发表于  2017-05-09 08:35:32 34字 ( 0/31)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河畔金柳174963 发表于  2017-05-09 07:38:56 56字 ( 0/30)

中国成不了高收入国家,富人在移民海外,贪官企业和官商勾结企业会移民海外,中国的财富移民到海外,中国只会越来越穷。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218.24.121 发表于  2017-05-23 06:20:27 21字 ( 0/5)

你怎说实话呢?要说假话,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5-08 19:06:28 44字 ( 0/50)

不提倡高收入区域,提倡带动世界经济的主力军,提倡局部平衡经济。完成世界的共同目标而服务。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JY翡翠 发表于  2017-05-08 17:46:55 2字 ( 0/33)

不能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00.7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7:30:20 0字 ( 0/41)

亚洲成为高收入地区显然是必然的。

亚洲成为高收入地区显然是必然的。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汴阴老叟 发表于  2017-05-08 16:35:19 0字 ( 0/46)

亚洲经济发展的前景看好,有希望成为高收入地区。

亚洲经济发展的前景看好,有希望成为高收入地区。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大江222 发表于  2017-05-08 15:46:01 23字 ( 0/42)

离开强大的中国,亚洲是不可能成为高收入地区的,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公明君 发表于  2017-05-08 14:44:09 15字 ( 0/44)

呵呵 不能 还差得远 。。。。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5-08 14:36:43 19字 ( 0/55)

亚洲能否成为高收入地区,中国至关重要!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寻路复员兵 发表于  2017-05-08 13:48:09 197字 ( 0/51)

不能。因1,亚洲不是独立的,是在国际大环境的大分工之中。劳力资源多、廉价的亚洲担负着世界的加工场责任,7国使用金融、高科技、机器制造能力、文化等优势,控制着亚洲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3:07:04 0字 ( 0/54)

保持持续平稳适度的经济发展,是成为高收入的基础。

保持持续平稳适度的经济发展,是成为高收入的基础。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80.142.33 发表于  2017-05-08 13:04:47 59字 ( 0/43)

收入高的基本判断就是--- 自然条件、人才发挥、领导能力与智商!!!!这三者结合好才可能高收入!!!![地图]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3:04:29 0字 ( 0/55)

要高收入,更要广大民众高质量生活的获得感。

要高收入,更要广大民众高质量生活的获得感。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17-05-08 12:58:22 32字 ( 0/54)

哪里有能人,都能成为高收入地区。俗话说:“一人有福,连带满屋”。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5-08 12:56:25 28字 ( 0/99)

高建设,高投资,只有与民生福祉高度契合,高收入才有意义。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09 11:45:14 25字 ( 0/14)

货币化不是最稳定的投资方式,危害性却是空前巨大的。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08 12:35:24 46字 ( 0/58)

高低是相对的。指数可升可降,实际水平并不因升降而改变,收支比才是决定生活水平高低与否的标准。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17.75.19 发表于  2017-05-08 12:37:45 10字 ( 0/52)

越低越利于大多数人。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1:53:14 0字 ( 0/65)

警惕高房价高同物价高医疗费,成为高收入的陷阱。

警惕高房价高同物价高医疗费,成为高收入的陷阱。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08 11:51:33 0字 ( 0/51)

警惕高房价高物价高医疗费。。。,成高收入的杀手。

警惕高房价高物价高医疗费。。。,成高收入的杀手。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地瓜干17世 发表于  2017-05-08 11:32:35 10字 ( 0/44)

伪问题,低智商问题。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17.150.45 发表于  2017-05-08 11:23:20 17字 ( 0/67)

这个问题要看亚洲的各位领导和制度。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5-08 11:13:49 24字 ( 0/48)

荣登高收入榜,岂能人均收入,理应实际高收入。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9:50 378字 ( 0/40)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和劳动部的区别很大,是不是劳动部?国务院和各级政府部门依法监督,企业应知道劳动法的内容和项目!劳动部依法监督,有反映信访的情况,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8:49 444字 ( 0/48)

修改和制定法律、行政法规不得同宪法原则相抵触,是提高实施的法律、行政法规的基础;修改和制定法律、行政法规不得同原法相抵触、低于。制定法律、行政法规不得同已有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7:20 314字 ( 0/47)

农民“被城镇化”,问题出在哪儿? 农村耕田耕地是自然资源,不是城市城镇的土地是硬质石头,耕田耕地的自然资源应该多多,多于城市城镇的硬质石头的土地,农村耕田耕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7:54 291字 ( 0/55)

殖民地:国际经济交流,经济投资建设成为世界性发展,什么样的标准会成为在国际经济建设合作中的殖民地,以中国队历史的发展看可以知道,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政府完全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6:30 309字 ( 0/38)

脱贫攻坚,“均贫富”。 以人民的税收利润投资建设国营企业农场,缴纳劳动保险福利,利润上缴国家财政,国家财政依法预算支出拨款,依法行政。 国家经济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5:51 299字 ( 0/37)

利改税,国营上缴的利润原来就要划出规定的项目,税改费,应当“消灭”相应的改为“费”的部分,劳动人民也不应当支出退休医疗保险的费用,应该依法行政,修改法律法规以《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4:20 499字 ( 0/39)

全球化是在贸易公正公平公开中实行,各国的国民经济发展,机械化、制度化、现代化的生产国际社会、世界各国已经普及,国家产量大幅度提高,各国都实现了四个现代化,国家的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3:05 297字 ( 0/43)

法律法规的修改以《宪法》为原则,以原法、所修改的法律法规为基础修改提高,完善法律法规,不得抵触、低于、违背、矛盾。提高劳动人民的保险福利是对税收利润政策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2:17 419字 ( 0/52)

廉价劳动力造成的贫困因工资总额不足才能产生,是渎职失职,企业依《劳动法》发给工资、待遇、福利、津贴各项费用,没有廉价劳动力贫穷贫困人员的产生,应依法行政,依法监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1:01:08 280字 ( 0/52)

●法律法规的修改以《宪法》为原则,以原法、所修改的法律法规为基础修改提高,完善法律法规,不得抵触、低于、违背、矛盾。提高劳动人民的保险福利是对税收利润政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58.39.233 发表于  2017-05-08 10:57:55 174字 ( 0/54)

能否成为高收入地区,工农业生产产量高,常规农产品产量高,不是产值高,价格应该稳定统一。企业创新,创新新产品市场销售量高,满足大多数人的需要,成为日常用品,新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思蕾493894 发表于  2017-05-08 10:57:24 47字 ( 0/60)

一部分早已高收入了,国企高管,医生,商人,高校教师,演艺界的。高收入伴随高房价的话,有等于无。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218.24.121 发表于  2017-05-23 06:15:09 52字 ( 0/11)

点赞,说的真话,高收入,权贵们听了美美的,说的是平均?高的收入10万,低调的是一千,忽悠违被良心的忽悠?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谷中巨杉43153360 发表于  2017-05-08 09:46:54 9字 ( 0/59)

吹吧。自觉很伟大。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222.93.132 发表于  2017-05-08 09:23:00 122字 ( 0/154)

别再被资本牵着鼻子了,高收入又怎样,人的思想,人的素质,人的才能会也会提升吗?人会感觉越来越幸福吗?一个个都成了资本的奴隶,没有思想,没有主见,随波逐流,混沌不

当前,超过95%的亚洲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这一比例在20世纪90年代初不足10%。快速的经济增长,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快速增长,是这一巨大变化的主要推动力。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以中等收入国家为主的亚洲,能否成功转型为高收入地区?

  随着一个国家跨越各个发展阶段,其增长的驱动力也会发生变化。一国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转型时,物质资本的积累仍然重要,但需要国家做更多的努力,促进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即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各种生产要素来提高产出,而非仅仅依赖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

  过去50年间,对那些成功实现向高收入转型国家的经济增长而言,全要素生产率增长的贡献率平均达到30%,而那些没能实现向高收入转型的国家,这一贡献率仅为10%。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亚洲中等收入国家必须致力于创新、建设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并提升人力资本。

  创新使生产变得多样化、精细化,并提高生产率。随着经济复杂程度的加深,基于新理念或新技术的机会型创业,相对于旨在满足现有市场需求的创业将变得越来越重要。高收入国家的人均累计研发支出是中等收入国家的2.5倍。此外,信息和通信技术能够推动创新。那些成功迈入高收入的国家,每100人中的互联网用户比中等收入国家的用户多18人,入网手机多31部。

  实证分析表明,如果一个国家在某一年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用于基础设施投资,其当年的GDP将能获得0.3%的提升,7年后的GDP可以增加1.2%。国家的发展水平不同, 需要优先发展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低收入国家首先关注的是供水和交通等基本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供电、信息和通信技术等高级基础设施的建设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提升人力资本,提高劳动力的技能和知识水平对一个发达国家而言至关重要。高素质的人力资本不仅能促进增长,还能促进公平。亚洲开发银行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均人力资本支出增加20%,劳动生产率就能提高3.1%,劳动力收入差距也将缩小4.5%。

  那么,政府该如何做呢?首先必须有充足的人力资本投资来支持创新型创业。同时,政府还应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强法治,改善融资渠道,推行有效的竞争政策。政府的选择性干预也有助于加快向高收入国家的转型,这要求政府有较强的组织能力。此外,除了保证公共教育支出充足,提升人力资本还需要健全的教育体系。

  2016—2030年间,亚洲总共需要26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以满足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需要。亚洲各国应通过财税改革、调整财政支出重点和审慎借贷来增加政府的基础设施融资,同时,增加民营部门的融资也至关重要。如果各项改革措施顺利实施,亚洲迈向高收入是可以实现的。(人民日报 作者 庄巨忠 朴东炫)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