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悟空爱上白骨精 发表于  2017-05-07 14:00:26 1402字 ( 6/2322)

环保督查发现企业"花式造假":监测数据现负数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6-18 17:41:27 45字 ( 0/7)

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勇敢马头山 发表于  2017-06-04 10:43:09 30字 ( 0/4)

这是谁的责任???应该追责究其根源一查到底才是正道!!!!!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5-18 23:01:26 45字 ( 0/15)

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106.6.177 发表于  2017-05-08 11:02:41 36字 ( 0/37)

只要国家是真查,那个造假的地方都是会有或明或暗查到有现在职的宫员的影子。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lianft 发表于  2017-05-07 22:34:30 38字 ( 0/30)

那边有“花式腐败”,这边就有 “花式造假”,很般配。跟谁学的?人们心里有数。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翔瑜 发表于  2017-05-07 16:29:47 32字 ( 0/58)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

  日前,环保部发布对28个城市的督查通报,发现一些痼疾。其中,“花式造假”再次闯入视线,部分企业在监控设备和监测数据上动起了手脚,有的偷天换日,有的暗度陈仓,有的企图蒙混过关。

  设备上动起歪脑筋

  4月19日,环保部通报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情况,点名数起企业在设备上动手脚的违法违规行为。

  排气筒的实际截面积约有12.5平方米,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宝山水泥厂“阉割”了在线监测仪的监测面积,让它只能测到7平方米截面的排放量,导致监控数据与实际严重不符。无独有偶,河北省南玻玻璃有限公司将二氧化硫在线监测仪的量程上限设定为195毫克/立方米,上传的数据只能在上限徘徊。

  个别企业的造假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督查组发现,河北省唐山福海鑫钢铁有限公司擅自关闭数据采集传输仪,数据无法传输到监控平台;河南省安阳市内黄县丰源新型材料有限公司二氧化硫在线监测数据甚至为负数。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当企业的这种行为被揭穿后,“他们往往会辩解这是设备厂家设置的,与自己无关。”为了封堵这个漏洞,环保部要求,监控设施验收后,排污单位须将仪器设备等参数报相关部门备案。

  样品上放起烟幕弹

  环保执法部门对广西百色田东南华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抽查时,发现数据异常。原来,采样管路被割开并接入一个三通管接头,接入一个二氧化碳储存罐,排查时储存罐阀门处于开启状态。

  “充入二氧化碳,就可以降低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在线监测数据。”公司负责人坦承监测样本造假的事实。

  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有些企业甚至用浓度达标的污染物替换监测样品,给远程监控造成一个数据合理的假象。“必须进一步加大现场检查力度,人工排查可能存在的样品造假疑点。”该负责人坦言。

  数据上玩起障眼法

  4月份的京津冀及周边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中,督查组发现山东省菏泽市某建材公司在线监测仪的烟尘浓度曲线长期维持在某个数值。无论如何校准,监测数值依旧维持在特定范围。

  此前,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监察人员在某化工厂检查时发现,化工厂在线污染物测定仪器已经损坏,无法采集水样,但仍有数据上报。经过调查发现,在线运维企业杭州安控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运维人员在仪表损坏无法工作的情况下,擅自编造监测数据。

  既然是监测仪运维企业的责任,排污企业是否就可以免责?环保部环境监察局有关负责人强调,污染源自动监控的主体责任在企业,监控设施不正常运行,排污企业同样要负责。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是环保部门重点打击的对象,下一步将开展专项打假行动。

 

  “在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上,就是要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应该受到惩罚。”从中央到地方,督查环环相扣,密度一次比一次紧,强度一次比一次大,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行为露头就打,展现了党和政府治理污染的决心和作为,也让民众看到了生态改善的信心和希望。期待在建设生态文明的道路上,从政府到企业再到个人,都能行动起来、坚持下去、久久为功、善作善成。

  ——编 后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