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教育广角 发表于  2017-04-21 09:36:55 13269字 ( 45/2469)

学前教育质量怎么样?师资缺乏,“小学化倾向”突出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11.19.32 发表于  2017-04-21 20:16:48 56字 ( 0/21)

最大问题是费用太高,一个西部城市,一般费用近两千,高一点3--5千,普通百姓工资两千左右,一个家庭养一个都吃力。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2 10:49:27 22字 ( 0/15)

本来没有这样的问题,改不好应考虑从前的做法。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hexiaolian 发表于  2017-04-21 18:02:05 493字 ( 0/18)

学前教育,还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每到幼儿园开学季节,总会听到身边的亲戚、朋友讨论送孩子去哪所幼儿园好。有些说离家近的好,接送方便,有些说市区的好,开设了小学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75.21.140 发表于  2017-04-21 16:17:37 40字 ( 0/19)

我从来不买台卖产品,因为广告费也要转移到产品价格中去。台子不应该成为富人的阵地。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36.63.113 发表于  2017-04-21 16:13:03 113字 ( 0/18)

黄梅戏不仅仅是怀宁,安庆戏曲文化品牌,乃至是安徽省和国家的品牌,全国各地人们都知道,乃至世界上都有名气。 黄梅戏是中国打响世界文化戏曲品牌之一。是中国文化自信走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julewqrnbk 发表于  2017-04-21 16:09:07 74字 ( 0/37)

学前重点是为真正入学前学点规范,学点规矩,时间不要太长,一年就可以,做好真正要上学的思想准备。别忘记还有生活这一课。幼儿他需要的是有亲人的生活教育。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julewqrnbk 发表于  2017-04-21 16:29:00 61字 ( 0/14)

不要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如果复杂化了,这一定有问题。该是家庭育人的时候,就是家庭育人,该是学校育人的时候,就该是学校育人!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梨花不落 发表于  2017-04-21 15:58:46 1字 ( 0/9)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1 15:19:15 0字 ( 0/17)

学前教育不是“小学化”的死读书,而是寓教于乐以乐为主的童趣活动。

学前教育不是“小学化”的死读书,而是寓教于乐以乐为主的童趣活动。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老张头+5 发表于  2017-04-21 14:46:16 21字 ( 0/24)

[酷][贱兮兮]大概是缺少幼儿教授的缘故吧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21 14:39:24 37字 ( 0/14)

幼童教育寓教于乐“以玩为主”,大力提高幼教师资质量,幼教资源设施亟待改善?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1 14:32:34 0字 ( 0/27)

“小学化”的学前教育不可取,寓教于乐的启发式的学前教育才最佳。

“小学化”的学前教育不可取,寓教于乐的启发式的学前教育才最佳。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1 14:24:41 0字 ( 0/30)

寓教于乐引导学龄前儿童智力思维发育,是提高学前教育质量的基础。

寓教于乐引导学龄前儿童智力思维发育,是提高学前教育质量的基础。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新文仁 发表于  2017-04-21 13:51:41 20字 ( 0/18)

“小学化倾向”应该也是被小学逼出来的~~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福禧 发表于  2017-04-21 13:32:46 24字 ( 0/19)

幼教以玩为主,幼教也应该评教授,师资就不匮乏了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小猪猪的侠 发表于  2017-04-21 13:30:13 2字 ( 0/11)

无语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jimmye01 发表于  2017-04-21 13:28:22 16字 ( 0/26)

家长喜欢看小孩说大人话,没办法。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1 13:14:30 50字 ( 0/37)

幼儿园的主要工作应放到保证婴幼儿的身心健康上,智力的培养应次之甚至可有可无,不应成为学校的组成部分。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12:12 17字 ( 0/13)

幼儿挑少年的担子,岂能快乐成长?!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13:25 16字 ( 0/16)

幼儿挑少年的担子,何以堪重负?!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15:27 22字 ( 0/19)

幼儿小学化,担子太沉重,花朵岂能快乐成长?!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16:17 20字 ( 0/46)

幼教小学化,担子太沉重,花朵快乐成长难!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39.65.68 发表于  2017-04-25 12:55:21 9字 ( 0/12)

知道为什么没人管?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19.165.255 发表于  2017-04-24 07:46:17 20字 ( 0/6)

“分分分学生命根”孩子没有童年,谁之过?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221.215.223 发表于  2017-04-23 15:52:28 36字 ( 0/10)

不改革“应试教育”说再多没有!不“幼儿小学化”,如何进入“考试加工厂”?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8:46:25 135字 ( 0/32)

德国法律禁止小学学前教育,认为过早开发孩子智力会使孩子大脑变成“硬盘”,一生无创造力!以前孩子就是玩,农村孩子摸鱼捉麻雀,城市孩子逛动物园,极大丰富孩子观察世界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08:18 26字 ( 0/16)

幼儿越来越多,师资培养须跟上,小学化倾向才能不突出!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09:06 24字 ( 0/22)

幼儿越来越多,师资缺乏,小学化倾向岂能不突出?!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25:27 25字 ( 0/24)

幼儿越来越多师资缺乏,幼教小学化倾向岂能不突出?!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1 13:19:23 26字 ( 0/13)

顺其自然就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了,不良习惯却应尽早改变。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21 12:56:05 9字 ( 0/11)

在最上面有张卷子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lianft 发表于  2017-04-21 12:27:23 54字 ( 0/16)

学前教育质量怎么样?不怎么样,两极分化极为严重。师资缺乏是你们造成的。为什么考公的就几百比一?指挥棒失职啊!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1 12:07:47 18字 ( 0/54)

学前教育不该超出儿童的接受能力范围。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4-22 13:39:11 7字 ( 0/14)

言之有理!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75.160.0 发表于  2017-04-21 11:55:32 33字 ( 0/18)

孩子就是个小苗,多多施肥精心培养静待花开吧!不施肥不培养会枯萎的。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柄希奥迪 发表于  2017-04-21 11:37:24 42字 ( 0/91)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39.65.68 发表于  2017-04-25 07:55:05 69字 ( 0/10)

德国法律禁止“学前教育”,过早开发孩子智力会使孩子大脑变成硬盘。中国教育从孩子到大学违背人的正常发展,没有创新,论文剽窃臭名远扬不足为奇。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19.165.255 发表于  2017-04-24 07:45:14 50字 ( 0/8)

不是家长问题,是应试教育问题,“分分分学生命根”,家长绑架孩子“逼上梁山”,孩子没有童年,谁谁之过?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8:49:06 29字 ( 0/34)

不是家长越来越高,是应试教育逼的,把孩子逼死,把家长逼疯。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21 11:07:28 57字 ( 0/19)

提高幼儿的“听,说,读,写”能力是学前教育的本质目的,阅读,玩游戏和看动画片都只是一种教学方式和方法,不能本末倒置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21 11:35:18 65字 ( 0/26)

同样是小朋友喜爱的动画片,为什么国产和欧美的制作水平差距这么大,前者的代表作有《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后者的有《朵拉历险记》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21.62.28 发表于  2017-04-21 11:02:52 21字 ( 0/24)

小学一年级教材你看过吗、不小学化怎么办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燚中人 发表于  2017-04-21 10:41:27 130字 ( 0/68)

重视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从家庭教育抓起。当下有相当一部分家长认为:教育就是学校的事情,老师的事情,小孩学习成绩的好与差和父母关系不大。这种思想也严重挫败了老师的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柳影莺 发表于  2017-04-21 10:23:46 29字 ( 0/31)

高中生,大学生满地都是,还说师资缺乏?难道教个小学都不行?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75.160.0 发表于  2017-04-21 09:54:54 51字 ( 0/42)

你学前不学行吗?上学后一是老师课讲得快二是上学没有两个月考算术题十分钟让做一百道,学前不学根本跟不上。

【教改透视】

尽管近年来我国学前教育质量有所提高,但是由于量大、面广、线长,底子薄、欠账多,学前教育仍然是我国教育体系的薄弱环节,学前教育质量提升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困难和挑战。
学前教育质量难说满意
“小学化倾向”仍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枷锁”。
很多家长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导致家长对孩子要求越来越高,错误的把开发智力等同于学习知识,更有甚者产生了拔苗助长的现象。而有些幼儿园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了教育立场,只是一味迎合家长的需求,不顾幼儿的身心发展特点和接受能力而开设一些小学课程,使得幼儿园的生活如同小学上课一样,对天真、好动、无拘无束的孩子如同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让孩子失去了丰富多彩的童年生活,对幼儿的一生带来抹不去的阴影。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对西部五个国家级贫困县442所幼儿园的调研显示,从桌椅摆放和教室布置、作息制度以及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等来看,大约2/3的幼儿园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小学化倾向”,做到基本符合幼儿园特点的仅占1/3。
幼儿园师资队伍成为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瓶颈”。
二孩时代,随着幼儿园数量和规模的不断扩大,幼儿教师的数量和质量难以满足学前教育快速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我国师幼比长期徘徊在平均为1∶20~1∶23的低水平,农村地区更低,与国家要求仍有很大差距;近年来,教师中没有评职称的比例逐年攀升,从2009年时的61.3%提高到2015年的72.9%。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补充在各地普遍遇到困难,许多民办幼儿园为降低成本,低成本聘用无资质教师,数量不足问题也普遍存在。由于编制、待遇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保障程度差,流动性大,难以吸引优秀人才从事幼教事业,幼儿园教师队伍整体素质堪忧。
评估督导体系不健全是制约保教质量提升的“桎梏”。
目前,幼儿园教育评估督导中名目繁多的所谓督导检查,给本就压力山大的幼儿园和教师雪上加霜,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因为安全检查而不设活动区的现象。同时,幼儿园评估督导中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和唯上主义等。所以,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希望能够不要有那么多形式主义的检查、评估、督导、会议,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在应付所谓的检查工作上,能够切实为园长和教师松绑,尊重其专业自主权,还给他们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为他们打造一个更加自由的教育空间,能够静下心来做好幼儿园管理、潜下心来做好保教工作。
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随着“全面二孩”时代的到来,家长对学前教育需求增大,不仅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显得尤为紧迫,而且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也在追求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对教育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指导关”。
为了防止和纠正“小学化”现象,保障幼儿健康快乐成长。首先,要创设良好环境条件,尊重幼儿身心特点,因地制宜设置开放、多样的区域活动空间,提供丰富、适宜的玩具、操作材料、幼儿读物等材料,鼓励和支持幼儿根据自身兴趣、需要和经验水平,自主选择游戏内容、游戏材料和伙伴,保证充足的游戏时间,开展多种游戏。其次,要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珍视游戏和生活的独特价值,灵活运用集体、小组和个体活动等形式,综合组织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各领域内容,渗透于幼儿一日生活的各项活动中,为每个幼儿提供充分参与的机会,满足幼儿多方面发展的需要,引导幼儿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等获取经验,促进每个幼儿在不同水平上得到发展。再次,要建立健全教研指导网络,根据幼儿园数量和布局,划分学前教育教研指导责任区,安排专职教研员,定期对幼儿园进行业务指导,完善区域教研制度,建立县-乡-村三级教研网络,充分发挥城市优质幼儿园和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的辐射带动作用,及时解决教师在教育实践中的困惑和问题。
加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把好学前教育质量“教师关”。
诚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所言,发展学前教育最大的短板是师资的缺乏,二孩时代,家长对优秀幼儿教师素质的要求和期待也在提升。首先,要提高培养质量,各地要制定幼儿园教师培养规划,合理扩大培养规模,逐步提高学前教育专业本科以上层次教师的数量和比例。其次,要补足配齐幼儿教师,公办幼儿园要按照《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合理确定教职工编制,满足正常教育教学需求,严禁挤占、挪用幼儿园教职工编制;民办幼儿园按照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师。再次,提高教师待遇,公办幼儿园教师执行统一的岗位绩效工资制度,企事业单位办、集体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和社会保险由举办者依法保障,对长期在农村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工作的幼儿园教师,实行工资倾斜政策。最后,要加强幼儿教师培训,要建立满足不同层次和需求的培训体系。
构建保教质量评估督导体系,把好学前教育质量“督导关”。
专业化的教育质量督导是保障幼儿园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为了真正发挥常规性、制度化的督导评估对改进保育教育质量的作用,使督导评估切实促进学前教育质量的提高。首先,要建立健全评估督导标准,制定学前教育评估督导标准,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规范办园、幼儿身心发展等方面的评估,建立科学的评估导向,形成科学完善的学前教育评估督导体系。其次,要改进评估督导方法,建立健全与督导职能相适应的、独立行使督导职权的地方各级学前教育督导机构,努力建设一支责任心强、业务精湛、结构合理的专业化督学队伍,全面提升教育评估督导水平。再次,要完善督导问责机制,将学前教育质量督导结果作为地方政府考核、问责和实施奖惩的重要依据,定期发布督导评估报告,让全社会了解学前教育质量进展情况、存在的问题及改进措施,并接受社会监督。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光明日报 原题为:《更高质量的学前教育怎样实现》)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