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教育广角 发表于  2017-04-21 09:18:26 9922字 ( 16/2399)

你爱发什么表情?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冰瑜风筝24664210 发表于  2017-04-22 11:18:07 27字 ( 0/28)

李达康是否受了刺激之后才敢慷慨激昂仗义执言的啊!难说。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j003095 发表于  2017-04-22 09:55:56 2字 ( 0/25)

无聊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59.63.249 发表于  2017-04-21 21:18:34 0字 ( 0/19)

蓄意,直白,友好,人文固化,语言智能转换。

蓄意,直白,友好,人文固化,语言智能转换。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1 20:08:57 12字 ( 0/18)

没表情可能会使观众更感动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04-21 16:43:36 16字 ( 0/33)

积极引导,让网络文化充满正能量。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21 14:46:21 50字 ( 0/28)

表情包是“肢体语言”的高级阶段,简洁生动,若隐若现,韵味无穷。。。。。。,特别是现代网络高节奏社会。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117.150.14 发表于  2017-04-21 13:40:27 115字 ( 0/50)

人们喜欢达康书记的表情包,代表着喜欢有德行有能力有魄力有底线有原则心中有人民的干部,最不喜欢的那种没魄力没担当没原则和稀泥遇事还当好好先生的干部,后一种人遇见滑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4-21 13:20:12 16字 ( 0/27)

简单便捷到位,表情包想不火都难!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1 13:05:31 16字 ( 0/24)

浮躁的心态源于没有独立性的思考。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183.204.32 发表于  2017-04-21 12:59:08 0字 ( 0/47)

媒体曝河南濮阳暴力强拆致人自杀身亡 官员回应媒体称不知情 警务中国网北京讯 近日,网上媒体盛传“河南一政府授意千人强拆 濮阳市一家七口三小时家破人亡”一

媒体曝河南濮阳暴力强拆致人自杀身亡 官员回应媒体称不知情 警务中国网北京讯 近日,网上媒体盛传“河南一政府授意千人强拆 濮阳市一家七口三小时家破人亡”一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21 12:52:29 71字 ( 0/36)

“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有人这么认为么?用表情表达并领悟表情 这是人的基本能力 难道他的眼睛不用来看东西的??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柄希奥迪 发表于  2017-04-21 11:36:57 26字 ( 0/25)

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菩提树下谈风月 发表于  2017-04-21 11:29:18 19字 ( 0/37)

可以表达你语言难以表达的信息传递给别人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1 11:18:19 12字 ( 0/414)

很喜欢大康书记的表情包。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1 11:54:20 13字 ( 0/73)

是达康书记,更正。[微笑]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xinggod 发表于  2017-04-21 09:50:43 8字 ( 0/40)

呵呵 好玩~~~

随着网络社交的普及,制作使用表情包开始成为流行的网络文化,比如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热播,网友就把剧中不少角色的头像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尽管大家对表情包的定义尚有争论,但都普遍承认其网络传播符号的属性,并将其视作融合了文字、图像等多种元素以进行话语表达的“网络方言”。

网友制作的达康书记表情包火爆网络。
近年来,随着表情包被广泛使用,不仅出现了“斗图”这类新型的网络行为,还形成了“表情党”这样的新兴群体,表情包逐渐成为不少网民对社会热点话题发表意见的手段与工具。
有研究者认为表情包的流行是一种青年亚文化现象,也有研究者把表情包与网络流行语、网络段子等归为一类,认为是网络狂欢的表现。无论对其作出何种判断,我们都应看到表情包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并不是偶发的,其背后是技术发展、媒介环境嬗变以及社会心理流转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从表情包的自身演变来看,叙事功能的拓展是其得以流行的关键因素,而这又主要得益于移动终端的普及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表情包的开发者逐步从移动设备制造商与网络服务提供商扩展至第三方主体和普通网民,直接推动了表情包在形象与形式方面的极大丰富。
不少明星也成为网友制作表情包的素材。
日渐增多的图文结合式表情与动态表情在叙事功能上超越了传统的模拟表情和静态的展示式表情,前者可通过直观的图像建构营造更具现场感与代入感的对话场景,因而也就具备了独立进行一场完整叙事的功能。在信息量巨大、人们的注意力分散且难以形成共鸣的情形下,“一图抵千言”的表情包却往往能使人一目了然、一见倾心。
表情包的流行也是读图时代社交媒体“视觉化”发展的一种产物。相较于文字,新媒体时代的信息消费者,特别是社交媒体用户愈发青睐生产、分享与阅读省时省力、生动直观的图片内容。Computer World专栏作家麦克·艾尔甘在2012年曾表示:“社交媒体中的新语言不再是文字,而是图片。”基于这一视角,表情包本身即可被视为“图片语言”或“图像句子”。
与文字语言不同,表情包这类“图片语言”通过视觉上具体的表情模仿和直观的动作模拟,压缩了表述同一意象所需的信息内容,也减少了受众接收文字信息后进行解码和想象的时间,这不仅符合新媒体环境下用户“视觉化”“碎片化”的阅读习惯,也是表情包之所以传播效率较高的重要原因。

除了上述叙事特征与传播环境两个方面,社会心理因素在表情包的流行中也不可忽视。当然,将表情包的流行完全归结为某种社会心理因素的驱动是片面的,因为表情包的使用者是规模化的多元群体,这些群体在年龄、地域、职业、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行为方式、心理特征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也必然存在多元的使用动机与诉求。
但以下三种社会心理机制在表情包的流行中的确作用明显:一是在网络互动中寻求新的身份认同,即表情包的生产与消费可以让使用者组成一种“图像狂欢共同体”,从而缓解其在社会中的身份焦虑;二是对传统媒体话语的“消解”与“对抗”;三是用戏谑、荒诞的话语方式疏解在工作生活中的压抑,通过“集体无意识”的斗图狂欢宣泄积郁的不满情绪。
在当下,表情包已经成为我国网络文化的一个缩影。对管理部门而言,需要客观评判表情包文化:一方面,表情包文化在折射社会心态及其价值取向、疏解社会情绪、释放社会压力方面具有积极的意义;另一方面,尽管表情包传播中存在负面情绪集聚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与我国社会转型期的种种现状密切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目前社会沟通交流的不畅,因此不能将之简单认定为低俗、病态、非理性的话语表达。
(作者黄河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新闻学院副教授。原文标题《网络表情包缘何那么火》,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20日12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