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百合竹 发表于  2017-04-20 09:17:00 9320字 ( 37/2612)

为何崇拜“小鲜肉”?资本逻辑下的陷阱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无法原谅431783 发表于  2017-04-24 06:56:23 34字 ( 0/14)

据传说,女星成名要遭潜,鲜肉成星也要被潜,且也是被男潜。实力派除外。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210.12.221 发表于  2017-04-24 06:47:30 11字 ( 0/14)

什么人喜欢“小鲜肉”?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xinggod 发表于  2017-04-21 09:44:30 8字 ( 0/8)

G点太多了~~~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安士奎 发表于  2017-04-21 08:40:30 17字 ( 0/7)

“小鲜肉”这种戏称非高雅,当慎用。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4-20 23:13:45 26字 ( 0/14)

小鲜肉有什么好崇拜的,只有打了鸡血才崇拜小鲜肉---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0 20:57:21 15字 ( 0/13)

老朽不仅从不看港剧,听都不想听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0 20:03:32 46字 ( 0/16)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百家中有一家“小鲜肉”又何妨?无伤大雅,不妨宽容一点,毕竟没有宣扬黄赌毒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苏鲁豫皖 发表于  2017-04-20 18:46:55 17字 ( 0/11)

为何崇拜“小鲜肉【让人思维偏移,】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3667217634 发表于  2017-04-20 18:09:16 9字 ( 0/13)

真喜欢南方的小美男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亦修亦行 发表于  2017-04-20 16:36:24 13字 ( 0/14)

追求利益下的畸形文化,,,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标天下 发表于  2017-04-20 15:23:38 6字 ( 0/11)

炒的,宠的。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5:04:14 20字 ( 0/22)

再鲜的“小鲜肉”,也难耐观众的审美疲劳。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5:21:29 12字 ( 0/15)

深刻的内容越看越有滋味。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5:03:20 24字 ( 0/20)

商业化的泛滥,文化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本来社会地位。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玉菩提23911511 发表于  2017-04-20 14:53:15 21字 ( 0/32)

人啊变态了!金钱美女小鲜肉成了裸体大餐了。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4:15:28 0字 ( 0/17)

“小鲜肉”要延长“保鲜期”,须修身养性、狠炼内功。

“小鲜肉”要延长“保鲜期”,须修身养性、狠炼内功。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呼尔嗨呀 发表于  2017-04-20 14:12:50 27字 ( 0/17)

现在的人缺乏历史感,只要娱乐,所以才把小鲜肉捧起来了。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0 13:22:52 36字 ( 0/46)

耍大牌自我膨胀的青年男明星有什么可崇拜的?有些媒体不该过度宣传过度追捧。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4-20 13:16:21 24字 ( 0/32)

脸蛋再鲜亮,缺少内在美,“小鲜肉”的保质期可想。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20 13:05:08 18字 ( 0/20)

浮躁的环境“异动”的心绪,难出精品?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20 12:30:30 77字 ( 0/28)

没个性的小鲜肉 是没人喜欢的 不管小鲜肉功底如何 他必定有个性有特点 。再看看那些个“正统”电视剧 不是打仗就是宫廷 室内聊到室外 室外聊到室内 烦不烦?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5:08:16 22字 ( 0/19)

文化的作用决定文化的标准和品质,共性是基础。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20 12:01:25 36字 ( 0/28)

赶场浮躁“小鲜肉”,粗制滥造“凹造型”;深入实际酿底蕴,千锤百炼献精品!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世界之巅16638754 发表于  2017-04-20 11:52:03 35字 ( 0/21)

答;;这个反贪局长人非常好。【面相好,形体好,思想好,演技好】非常好。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1:51:42 49字 ( 0/22)

规划必须有新理念,城市中有多处大广场,停车场,山水,乃至有稻田,稻花香。—句话必须有广大公共空间。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世界之巅16638754 发表于  2017-04-20 11:47:39 126字 ( 0/29)

答;;我们对李小龙,成龙,陈道明,张丰毅,赵本山,小花,谢霆锋,刘德华,祝延平,李向阳,日本杜邱,瓦尔特,谅山吉克,王进喜,黄继光,雷锋,王宝强,王祖贤感觉很好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5:12:48 13字 ( 0/13)

不在同一层次上,高低有别。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1:45:36 47字 ( 0/18)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1:32:17 142字 ( 0/45)

4月18日,人民日报社安徽分社社长朱思维来怀调研历史文化和戏曲文化时说,黄梅戏不仅是安庆,怀宁名片,更是安徽乃至国家名片,这话说出了安徽人的心声。安徽省委书记省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世界之巅16638754 发表于  2017-04-20 11:31:39 82字 ( 0/21)

答;人很美,五官端正,能有思想更好;;同长的太差的人比起来,长的好看的人都不可能坏当然好看;;人道德太差,心不善良面貌形体年轻时决不可能好的【美貌也是老天奖赏的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世界之巅16638754 发表于  2017-04-20 11:28:13 126字 ( 0/19)

答;;1;黄风嫖风盛行;2;道德大危机;3;生活好富贵生淫欲;4;没有圣洁信仰;5;不信吃苦的结果。就这么简单;;6;我不崇拜任何明星,但我佩服周易,达摩,耶稣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曦睿陈 发表于  2017-04-20 11:11:17 60字 ( 0/51)

中国是中国人民的天下,不是戏子的天下。靠几个戏子是能保家卫国,还是能实现中国梦?尊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奉劝明星好自为之。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青冥浩荡48065250 发表于  2017-04-20 11:06:28 35字 ( 0/36)

老鲜肉由小鲜肉而来,看网络腾讯没有鲜肉不成新闻,吃喝拉撒都是头版头条。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4-20 10:27:44 0字 ( 0/23)

谁不爱小鲜肉呢?也就10几年的春光,说霉干菜就霉干菜了。管她们干嘛。

谁不爱小鲜肉呢?也就10几年的春光,说霉干菜就霉干菜了。管她们干嘛。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心语反思 发表于  2017-04-20 10:15:21 66字 ( 0/13)

演艺界在文化事业改革中有很大发展,催生了各式各样的当红明星,活跃了群众生活。群众的好恶与社会环境密切相关,不是行政宣传导向能决定的。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文子1986 发表于  2017-04-20 09:40:02 47字 ( 0/50)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5:15:55 16字 ( 0/35)

唯美的教育形式化,社会就滑坡了。

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小鲜肉”这个词,一开始是一些女性对长相俊俏的年轻男明星的称呼,本质倒也不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女性作为审美主体,对作为客体的男性作“亲昵”语,“小鲜肉”一跃成为网络流行词。然而,“小鲜肉”近年的口碑却并不向好,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抠图”表演
先有个别“小鲜肉”耍大牌、高片酬的现象引发了舆论声讨,后有别出心裁的“抠图”表演让人大跌眼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宋丹丹、陈凯歌等相继开炮,点燃了业内批评“小鲜肉”的导火索。紧接着,高满堂、张光北、陈宝国、王晓棠等资深演艺界人士相继发声,“小鲜肉”的名声一落千丈。近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因为主演实力卓著、不见“小鲜肉”,更为这轮声讨添了把火。
一时间,“小鲜肉”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小鲜肉”被诟病,当然不是因为长得好看,首先是因为其演技让人不忍直视。何以如此?这得从几十年来我国表演体系的流变说起。改革开放以前,受苏联“斯坦尼体系”的影响,以欧阳予倩、焦菊隐为代表的老一辈戏剧艺术家发展出了演剧体系的“中国学派”。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影视艺术的发展,许多舞台演员进入影视体系,将传统表演与欧美影视表演结合,创造出了那个年代影视表演的独特魅力。
此后,随着港台影视剧北上,高度商业化、流水线作业的香港影视制作体系和表演夸张、念白腔浓重的台湾综艺风,逐渐影响内地的表演风格。前者的影响尤其深远。因为分工细、效率高、周期短,演员的案头准备时间被大幅压缩,往往接到通告就上,而场面调度、运动幅度、表演处理都进行了替代设计,明星主要负责“凹造型”。如此成长起来的演员,尽管很善于展现自我魅力,却缺乏对人物的深刻理解,显得虚浮造作。
由此可见,表演风格与行业运作模式直接相关。当下国内的演艺界生态,与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20世纪八九十年代)极为类似:资本迅速涌入,蛋糕不断做大,预期不断向好。在这样“粗放”扩张的阶段,有粉丝号召力的演员更加稀缺,就像金融产品,价格越炒越高,档期也越来越紧。据传,当年香港某当红演员一天能赶9个剧组拍戏,几乎是进场就开拍,每年拍10多部电影也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影视工业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演员技术含量的不足。僵硬的表演竟完全不妨碍票房、收视,观众热捧依旧,但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辨明真伪——毕竟,这离传统的表演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小鲜肉”们广受指责的“不敬业”“无演技”,与其说是个人失德,不如说是行业异动——准确地说,是影视行业为提高量产效率而牺牲表演深度的大幅转向。
这一转向的动力自然是资本驱动的“产品逻辑”,而非艺术主导的“作品逻辑”。由于前者一家独大,也造成了演员群体的集体“鲜肉化”。这显然不正常。对不敬业的“小鲜肉”加以鞭挞,固然可引发舆论的关注、为其穿上道德的紧身衣,但与资本相比,这层软约束终究弱了些,也是“治标不治本”。
归根结底,要扭转影视表演质量滑坡,拯救那些对自己、对观众不负责的“小鲜肉”,还得从行业整体生态着手。毕竟,台上如何鲜亮,或好或坏,终究还要由台下的力量来共同决定。在艺术市场中,资本是重要的主导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买单的群众——也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电影院里的“我们”。
消除“小鲜肉”崇拜,最根本的还是依托观众品位的水涨船高,这只能靠艺术教育的普及、舆论引导的深入,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与此同时,营造良好的创作环境,为优秀剧目的诞生厚植土壤,也是重要的制衡之道。当好戏能进入“寻常百姓家”,演技派与好戏相映成辉,影视领域才有能力摆脱对“演技欠费者”的重度依赖。只有好演员有了市场,虚火才能褪去,演戏方可踏实。毕竟,烂戏不再有人看,谁还会崇拜徒有其表的“小鲜肉”呢?
(原文标题《“小鲜肉”崇拜:资本逻辑下的陷阱》,刊载于《光明日报》4月19日2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