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水墨风暴 发表于  2017-04-20 08:54:57 7068字 ( 135/13460)

人民日报:普及高中教育,是时候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6.5.112 发表于  2017-05-03 00:35:28 0字 ( 0/3)

呵呵

呵呵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芙蓉一枝3928 发表于  2017-04-25 19:59:16 9字 ( 0/10)

普及博士也可以考虑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02.175.48 发表于  2017-04-25 18:05:39 0字 ( 0/13)

普及大学是时候了

普及大学是时候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青山一枝20 发表于  2017-04-25 18:04:37 11字 ( 0/21)

普及研究生教育是时候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06.117.133 发表于  2017-04-25 17:45:10 8字 ( 0/28)

普及职业教育必要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归来一声6062 发表于  2017-04-24 19:23:12 28字 ( 0/23)

普及好,关键是质量。如果不合格或者不达标就是巨大的浪费。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226.22 发表于  2017-04-21 19:01:42 16字 ( 0/18)

普及大学也无不可,只是那样真好吗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06.115.157 发表于  2017-04-21 11:25:46 9字 ( 0/26)

误人子弟,罪过罪过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菜鸟网评户 发表于  2017-04-21 11:15:29 61字 ( 0/34)

高中教育的普及要结合我国基本国情,兼顾地域区域差异,统筹协调,改革创新,因地施策,确保我国公民在接受国民教育面前人人平等。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09:42:51 202字 ( 0/23)

国家教育的目的是提高全民族素质,大学生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而且质量下降了。据美国大学理事会统计:俄罗斯大学生比例占总人口54%;加拿大48,3;以色列43.6;新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0.228.82 发表于  2017-04-21 09:35:12 72字 ( 0/17)

中职院校的存在确实缓解就业压力,可为了长远计,还是该普及高中教育为主,而技工教育企业完全可以做到。身为一个职业教育人,清楚职业教育纯粹误人子弟。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0:39:40 135字 ( 0/19)

正确!“人民期盼是我们奋斗目标”给人民自由选择权利,如果家庭困难早就业赚钱可以选择技工学校,如果让自己孩子继续深造可以选普高,但不能“被技校”,如果大学“宽进严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1:16:46 226字 ( 0/25)

普及高中“取消中考”,大学宽进严出是世界教育潮流,“人民期盼是我们奋斗目标”让教育回归普世,大大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国家崛起之不二选项。人们可以选择上普通高中和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昊胜 发表于  2017-04-21 08:59:45 54字 ( 0/21)

西部贫困地区,要多办职业技术学校,与普通高中同等学力,不但能提高西部省份的高中普及率,还能学有所长,增加就业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3.137.34 发表于  2017-04-21 08:51:14 61字 ( 0/59)

普及高中教育与义务教育是有本质区别的。前者是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自由选择高中中专技校;后者是强制性的、国家出资的免费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地球小天使 发表于  2017-04-21 05:48:15 67字 ( 0/21)

其实西方国家基本是谱及的大学教育,有些西方国家甚至是谱及的硕士教育,英国就是终身教育体系是谱及的博士,我觉的中国应该谱及全民院士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90.93 发表于  2017-04-21 08:36:37 37字 ( 0/37)

你讲的大学只是一种学历的概念,你说医生与护士都是大学生,他们是同一级别吗?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凡夫一民 发表于  2017-04-21 00:12:41 18字 ( 0/23)

终身教育,多层次,多形式,学用结合。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09:47:20 104字 ( 0/24)

这才是教育之本,应试教育是最糟糕的,和“科举制”本质没区别。孔老二教育是失败的,他的弟子每一个成才的,颜回是他的得意门生“二十九发尽白,早死”,几千年了,世界进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20 21:46:32 19字 ( 0/17)

做人为设定的模拟题是在浪费时间和生命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06.115.215 发表于  2017-04-20 20:12:36 5字 ( 0/20)

普及大学哈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0 19:53:26 45字 ( 0/15)

高中毕业生当兵,当工人,当农民,士兵、工人和农民的平均素质将大大提高,国家的素质也大大提高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09:58:07 206字 ( 0/20)

奇了怪了,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当农民?以色列农业是世界典范,“电脑系统”喷灌技术直接有农民操作,.一个大学生的综合文化素质当然就高,自然有了创新的底蕴。价值观不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0:33:21 66字 ( 0/28)

压制继续教育而培养“工匠”的做法愚蠢。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当农民,当技工?关键是学以致用,能力与文化素质成正比,难道“知识越多越反动”?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3339917339 发表于  2017-04-20 19:25:43 0字 ( 0/19)

中职很多技术因为学生的水平不够,无法培养高级技工。高中就可以接受三角函数等技术方面。技工必须高中毕业。

中职很多技术因为学生的水平不够,无法培养高级技工。高中就可以接受三角函数等技术方面。技工必须高中毕业。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7.188.187 发表于  2017-04-20 19:20:28 24字 ( 0/33)

实话说很多高中生的学习能力与水平不及以前的初中生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河畔金柳174963 发表于  2017-04-20 19:18:09 0字 ( 0/28)

共产主义社会的三大条件,一人的脑力劳动代替了体力劳动。二物质极大的丰富。三人的思想和觉悟很高。人的思想和觉悟很高,就要普及大学教育。

共产主义社会的三大条件,一人的脑力劳动代替了体力劳动。二物质极大的丰富。三人的思想和觉悟很高。人的思想和觉悟很高,就要普及大学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0 18:36:11 82字 ( 0/38)

人人都上大学当然好,但社会不需要,美国、德国也不是人人都上大学的,高中主要是为读大学,都读大学,大国工匠从何而来?没人从事直接创造社会财富的一线工作,大家吃啥用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0:06:30 85字 ( 0/20)

奇谈怪论!国外大学毕业当高级技工的有的是,而且待遇地位不比公务员低。你的思维还停留在几千年“劳心者治人”的陈腐观念,这是普遍思维,很顽固。以色列农民大学生创造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8:25:40 31字 ( 0/54)

列宁说:在文盲充斥的国家里,是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20 18:21:26 60字 ( 0/19)

德国这方面情况如何?考察研究过没有?大学需要,大专需要,中技也是社会需要,中技若干年后待遇应该能与刚毕业的大学生持平就行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8:12:32 22字 ( 0/56)

家长要从小培养孩子热爱读书学习的兴趣和习惯。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7:59:24 65字 ( 0/24)

在现代社会,学生从小学开始,通过在不同学校的学习和考试,所取得的最后学习文凭,即毕业证书,对他们的生活和职业具有很大的影响和作用。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爱笑的花花 发表于  2017-04-20 17:55:29 2字 ( 0/23)

期待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7-04-20 17:52:52 61字 ( 0/19)

高房价对工薪阶层和弱势群体的伤害最重!地产已经成为富人对穷人二次腔劫的工具,地产经济使社会贫富更加分化,应该引起高度重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83.193.123 发表于  2017-04-20 17:41:18 3字 ( 0/20)

赞同!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7:39:19 232字 ( 0/28)

教育的目的是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使每个受教育者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劳动者”,而不是有意制造教育障碍,让学生成为互相倾轧的非洲“角马”。思想品德+素质教育+健康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11.140.94 发表于  2017-04-20 17:02:50 59字 ( 0/63)

普及高中教育,公平公正最重要,不要设什么“重点”“示范性”“实验性”,最恶毒的就是把孩子们分成三六九等并按这分配学校。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04-20 17:01:46 16字 ( 0/21)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文化。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21.215.199 发表于  2017-04-20 17:43:31 53字 ( 0/27)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成为“书呆子”“考试状元”,而是有创新精神,有文化素质,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劳动者”!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lanenf664 发表于  2017-04-20 16:43:27 204字 ( 0/13)

今日关注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6:29:36 72字 ( 0/24)

在我国,应该优先在农村普及十二年制中小学义务教育,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至少有高中文化的新农民,科学种田,加快实现农业现代化,促进农业快速发展。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6:50:44 74字 ( 0/40)

现在,许多中小学校的教师水平比较低,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校的教师水平比较低。例如,有的农村中学教师,只是中等师范学校毕业,大学或师范大学毕业的教师极少。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7:17:44 59字 ( 0/13)

要想办法把那些重点名牌师范大学和重点大学成绩优秀的毕业生吸引到农村中小学来当教师,不断提高农村中小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71.111.42 发表于  2017-04-20 16:24:48 22字 ( 0/20)

教育什么的适当的也可以学习下西方过的制度吧!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6:12:20 55字 ( 0/16)

事实证明,世界上哪些国家普及义务教育搞得好,哪些国家的科学技术普及就广,现代科技就比较先进,经济发展就比较快。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寧靜致遠~ 发表于  2017-04-20 15:52:36 69字 ( 0/36)

理念上“是时候了”,但实际情况是九年义务教育尚不能均衡发展,且义务教育阶段负担并没有减轻,是否应该在普及义务教育的同时,配套一些监督措施。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3.230.236 发表于  2017-04-20 15:28:22 44字 ( 0/45)

义务教育阶段,农民工的子女,都不可以随父母在工作地点就近接受免费教育,还谈什么普及高中?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玉菩提23911511 发表于  2017-04-20 15:00:42 45字 ( 0/54)

有人说:教育早已市场化商品化成了教书育人的老师教授和教育主管部门人家敛财的工具啦!真的吗?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9.65.69 发表于  2017-04-21 10:00:35 5字 ( 0/19)

基本如此!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九合一匡37338529 发表于  2017-04-20 15:03:56 13字 ( 0/46)

莫非你吃错了药说胡话的吧!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解忧草6133965 发表于  2017-04-20 15:05:44 9字 ( 0/31)

哈哈哈,一派胡言!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雅楠* 发表于  2017-04-20 14:51:38 255字 ( 0/17)

巡视作为全面从严治党的有力抓手,是将党内监督与群众监督有效结合的监督形式,深化政治巡视,能够从更高的视角,更宽的视野谋划定位巡视工作。 我们党是执政党,管党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南柯一梦268562 发表于  2017-04-20 14:50:49 25字 ( 0/45)

别提普及高中教育,能够让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就不错啦!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红心永远向阳 发表于  2017-04-20 14:46:47 12字 ( 0/28)

看这标题,就感觉很别扭!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139.14 发表于  2017-04-20 14:09:50 21字 ( 0/35)

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设想和计划,早就实现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139.14 发表于  2017-04-20 14:08:46 14字 ( 0/99)

国家应实行十二年免费义务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139.14 发表于  2017-04-20 14:04:49 13字 ( 0/41)

毛泽东时代就普及高中教育了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燕山之石 发表于  2017-04-20 13:55:46 45字 ( 0/50)

人民日报:普及高中教育,是时候了。请问:在农村以及农民工子弟中,初中教育是否完全普及了呢?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3:51:43 70字 ( 0/26)

普及十二年制中小学义务教育,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对其中的部分青年进行高等教育,培养大批高级科技人才、管理人才和一大批有大学文化水平的熟练劳动者。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3:34:31 39字 ( 0/34)

方法不对头,层层都会过剩的。培养正确的世界观,才能相互理解,德育比智育更重要。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3:25:08 78字 ( 0/28)

普及教育是现代化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马克思、恩格斯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指出,在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要实行普及义务教育,“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3:36:55 16字 ( 0/22)

原则要坚持,办法应联系实际而定。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3:22:52 0字 ( 0/50)

普及高中教育,是顺应中国经济发展、走向世界的良策。

普及高中教育,是顺应中国经济发展、走向世界的良策。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20 13:15:04 33字 ( 0/38)

抓基层打基础,教育是系统工程。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规律决定的。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0 13:02:36 28字 ( 0/24)

以前哈尔滨有职业高中可以学到一技之长,不知现在是否还有?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4-20 12:58:13 29字 ( 0/41)

教育兴,则中华兴,迈向世界强国,普及高中教育, 不能再拖。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20 13:07:52 10字 ( 0/23)

过剩的现实如何理解?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39.214.33 发表于  2017-04-20 12:54:57 1字 ( 0/15)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1.192.132 发表于  2017-04-20 12:53:53 35字 ( 0/28)

在贫困地区优先普及十二年制中小学义务教育,对全面实现小康具有重大意义。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2:53:34 0字 ( 0/17)

回复@强国社员925:普及高中教育,提高国民整体素质,是中国进入世界强国的必然选择。

回复@强国社员925:普及高中教育,提高国民整体素质,是中国进入世界强国的必然选择。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2:51:52 0字 ( 0/28)

普及高中教育少年强化,则中国强。

普及高中教育少年强化,则中国强。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2:40:25 152字 ( 0/30)

中国大城市人口比人家的国家还多,怎么一味地发展大城市,只有低端产业下移乡镇企业,学校医院外迁,房子只能买一套,没有买卖记录,离婚不买,新房必须居住五年以上才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12.248.176 发表于  2017-04-20 12:38:25 55字 ( 0/109)

普及高中教育是必须的。同时教师职称改革也必须加快速度,没有一个广大教师能够接受的工资收入制度,肯定搞不好教育。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2:43:14 11字 ( 0/34)

灵魂工程师能是商品吗?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4:43:32 32字 ( 0/22)

一切论价格的资产阶级庸俗利己主义思想无法担当人民教师的神圣职责。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20 13:09:06 19字 ( 0/55)

拯救人类的工程师不如先拯救自己的灵魂。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2:37:46 0字 ( 0/19)

普及高中少年强,则国家强。

普及高中少年强,则国家强。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20 12:35:52 78字 ( 0/37)

普及的意义在于德智体全面得到培养,打下基础是主要目标,没有小学的基础,就没有基础可言。让更多的人接受教育比个性培养更为重要,而个性会通过各种渠道得到释放的。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20 12:34:59 0字 ( 0/26)

普及高中,提高国民整体素质,是中国进入世界强国的必然选择。

普及高中,提高国民整体素质,是中国进入世界强国的必然选择。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21.5.168 发表于  2017-04-20 12:26:43 23字 ( 0/25)

借机发财,误人子弟的机会不能在等了。急不可耐!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20 12:21:56 173字 ( 0/31)

要把义务教育限定在对知识的理解上 而不是应用和记忆 从而大幅缩短掌握基础知识花费的时间 理解了知识后 是无所谓忘记不忘记的 只要一个触发知识点 就能回忆起所理解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2:07:47 152字 ( 0/23)

中国大城市人口比人家的国家还多,怎么一味地发展大城市,只有低端产业下移乡镇企业,学校医院外迁,房子只能买一套,没有买卖记录,离婚不买,新房必须居住五年以上才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218.87.194 发表于  2017-04-20 12:00:42 84字 ( 0/28)

实行高中义务教育是个好事。如果有人反对,估计是中专院校怕抢了饭碗。这也是个问题。实行十年制高中义务教育可能是个好办法,可为孩子多留些进一步学习、深造或出校门创业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20 11:51:26 49字 ( 0/26)

规划必须有新理念,城市中有多处大广场,停车场,山水,乃至有稻田,稻花香。—句话必须有广大公共空间。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

对此,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4部门日前共同印发《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对“十三五”期间我国普及高中阶段教育工作进行了系统设计、整体谋划。

托起中西部贫困地区底部

一个偏远山区的高中生,可能怎么也想象不到,大城市的高中校园多么先进;同样,一个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很难理解,在老少边穷地区,能够念到高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区间的不均衡,是教育面临的一大难题;中西部贫困地区,是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最大短板。比如广西,虽然近年来教育面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和全国平均水平相比,差距仍然不小:普通高中学位不足,大班额达50.6%,其中28.9%为超大班额;普职发展不协调,普职比为7∶3;经费投入保障机制不健全,普通高中债务余额20亿元;教师总量不足,缺编约1.3万名……

“目前,全国大多数省份的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已达90%以上,只有9个省份毛入学率在90%以下,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区,其中有3个省份在85%以下,属于西部少数民族地区。”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司长吕玉刚说:“因此,《计划》就是要针对中西部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远地区、革命老区,把高中阶段教育的底部托起来。”

具体怎样“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杜晓利认为,一方面是要解决“有学上”的问题。国家和地方要通过实施一批重大工程项目支持这些地区扩大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如继续实施“教育基础薄弱县普通高中建设项目”“普通高中改造计划”,支持贫困地区普通高中改扩建校舍、配置图书和教学仪器设备以及体育运动场等附属设施建设。另一方面要解决“上得起”的问题,提高学生精准资助水平。应当落实好普通高中建档立卡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除学杂费政策,逐步分类推进中等职业教育免除学杂费,提高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助学金资助标准,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

此外,教师短缺问题也亟待解决。“按高中专任教师与学生数1∶14.8的标准计算,2015年中西部贫困地区普通高中共缺编教师达5.7万余人,缺编最多的省份高达1.7万人。”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邬志辉说:“在资源相对匮乏的情况下,教师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硬件配置的不足。所以,必须根据城乡统一的编制标准,适应普及和高考综合改革的需要,合理核定编制,同时加强县域内教师的统筹调配,探索建立校际间教师共享机制,盘活教师资源。”

让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千方百计要上高中,宁死不屈不上中职”,抱着这种心态的家长和学生,在当前社会中并不少见。一些人对中职不屑一顾、一些中职学校吸引力差、一些地区中职教育发展滞后,这是高中阶段教育的现状,也是急需突破的难点。对此,《计划》提出:统筹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优化高中阶段教育结构,提高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比例,使普职招生规模大体相当。

统计显示,目前全国共有中等职业学校(包括普通中专、成人中专、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1.09万所,在校生1597.32万人,仅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的40.25%。而在加工制造、高速铁路、电子商务、物流运输等快速发展的行业中,新增从业人员有70%来自职业学校。可以说,职校学生在现代产业发展面前供不应求。

“发展中职教育,首先要解决认识问题,牢固确立职业教育在国家人才培养体系中的重要位置。”教育部职业技术教育中心研究所所长杨进说:“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不仅是对接产业升级、人才需求结构变革、缓解‘就业难’和‘技工荒’的必然要求,在广大农村和贫困地区,中职还具有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作用。”

怎样才能让中职教育真正强起来?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周为表示,要扩大中西部贫困地区的中等职业教育资源,尤其是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使未升入普通高中的初中毕业生都有机会进入中职就读;探索政府购买服务,解决中职“双师型”教师不足的问题;实行普职融通,建立中职和普通高中统一招生平台,扩大优质中职招生的区域范围和招生规模;探索发展综合高中,建立普通高中和中职合作机制,探索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推动产教融合,集中力量建设一批高水平职业学校。

实现高质量有内涵的普及

高中阶段教育的普及,不仅表现在数量上,也要体现在质量上。

“在确保普及程度的基础上,要体现全面科学的普及观,防止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的增加。”吕玉刚认为:“高中教育是选择性教育,仅仅提供学位,缺乏吸引力,学生不愿意上,普及目标就难以实现。必须统筹规划,系统设计规模、质量、结构、条件、保障等方面的具体目标,实现有条件、有质量、有保障的普及,让学生进得来、留得住,学有所获,成长成才。”

事实上,千校一面、缺乏内涵、办学模式单一、无法满足学生个性发展,正是我国高中阶段教育的一大弊病。

针对这些问题,《计划》将提高质量作为攻坚的发力点之一,提出深化课程改革,加强选修课程建设,增强课程的选择性和适宜性;建立学生发展指导制度,加强对学生课程选择、升学就业的指导;推进学校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改变单纯以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倾向,发挥评价正确的育人导向作用等具体措施。

“特色办学的本质,就是要满足学生个性发展的需要。离开了独特多样的课程供给,就无法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发展。”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介绍:“今年,山东省将启动高考综合改革,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学科兴趣和生涯规划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所以,打破原有行政班划分,重新组班教学,实行选课走班,成为一种必然选择。这也对普通高中的师资、课程、设施、管理、评价、考核等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183.128.115 发表于  2017-04-20 11:50:15 8字 ( 0/17)

大学普及都可以。

在国民教育体系中,高中是一个特殊阶段。它既是连接九年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重要纽带,也是学生个性形成和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更是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和建设人力资源强国的基础工程。

到2020年普及高中阶段教育,是十八届五中全会、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的目标。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达87.5%,在剩下的时间里,要实现毛入学率90%以上的普及目标,时间紧迫、任务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