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教育广角 发表于  2017-04-19 09:16:30 3911字 ( 77/9731)

归国潮能否令出国热降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11.226.22 发表于  2017-04-21 19:07:34 9字 ( 0/17)

富起来的想出去看看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谁能想的到71 发表于  2017-04-21 10:03:33 46字 ( 0/16)

这有啥好讨论的,有钱想出国学习就出国留学,有能耐想报国就回来,没真能耐混不下去就回来很正常。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卫计同心 发表于  2017-04-21 09:38:47 38字 ( 0/17)

取长补短,出国学习值得提倡,但如果仅仅是为了镀金或混张文凭就让人嗤之以鼻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asrgfhorhi 发表于  2017-04-20 11:46:24 31字 ( 0/37)

不是血汗钱,才经常出国去花,国内不敢花,跑国外去花。败类贪官。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asrgfhorhi 发表于  2017-04-20 12:01:08 13字 ( 0/24)

为什么?一说贪官,就删掉。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天下百姓啊 发表于  2017-04-20 08:31:44 21字 ( 0/37)

真有能力的回来不多,多数是家里有钱镀金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jimmye01 发表于  2017-04-20 01:14:43 54字 ( 0/16)

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有进有出。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出去走走,在国外工作一段时间再回国,对开阔眼界是有好处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4-19 23:01:52 14字 ( 0/47)

归国潮应该令出国热升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4-19 21:47:02 69字 ( 0/40)

不仅如此,去年出台的最新科研经费使用政策,科研经费的20%可以奖励项目负责人,1亿的经费,2000万奖励给教授,现在教授身家过亿的比比皆是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83.206.167 发表于  2017-04-19 21:47:12 38字 ( 0/33)

现在对科研发论文的扶持力度,全世界第一,发论文是中国地位最高,收入天价的职业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83.206.175 发表于  2017-04-19 21:45:44 22字 ( 0/27)

中国现在重金奖励发论文的,天价年薪招发论文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83.206.175 发表于  2017-04-19 21:45:53 58字 ( 0/60)

民国的中央大学,每年发表论文数全世界大学排名29位,日本人来了后,还是29位,教授每月300快大洋,是工程师的10倍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农科大123 发表于  2017-04-19 21:30:29 409字 ( 0/23)

【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农民,业余进行人工改造气候的科学研究,早在1968年就发现了水从空中来,1978年又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天然的天文气象观测站,1988年提出人工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老张头+5 发表于  2017-04-19 17:38:44 22字 ( 0/37)

[酷][贱兮兮]国外镀的金现在看起来也不纯!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海竹177655 发表于  2017-04-19 17:02:50 71字 ( 0/42)

出国留学,最好是取得外国名牌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自己不花一分钱,不给父母带来经济负担,毕业后留校做博士后研究,取得一定成绩后,升助理教授、教授。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海竹177655 发表于  2017-04-19 17:31:31 68字 ( 0/84)

为什么一些重点高中的毕业生能百分之百考取大学,其中大部分考取重点大学呢?秘密就是他们是从众多初中毕业生中招收了成绩最好,即分数高的学生。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3.115 发表于  2017-04-19 16:54:15 50字 ( 0/45)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01.39.6 发表于  2017-04-19 16:21:19 15字 ( 0/23)

留学要学真本事,才能为国效力。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asrgfhorhi 发表于  2017-04-20 12:11:57 26字 ( 0/43)

家里有钱,才出国玩钱,会学到什么真本事。国内学不吗?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农科大123 发表于  2017-04-19 21:30:13 409字 ( 0/23)

【我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农民,业余进行人工改造气候的科学研究,早在1968年就发现了水从空中来,1978年又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天然的天文气象观测站,1988年提出人工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7-04-19 16:07:22 82字 ( 0/28)

建议制定公平的就业政策,在公平的天平上质量高那一个必然体现出来!我们要的是人才,准确说是人的社会生产创造能力,不能“海归”就给优势就业政策,即使那是“镀金”的废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7-04-19 15:41:49 68字 ( 0/36)

提高办学质量,就不能“地方教育局长用钱买来的,校长用钱买来的,地方教育系统绝大多数的官都是用钱买来的,哪怕是比副股都还小的小学副校长!”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蓬莱无限7480 发表于  2017-04-19 15:36:28 129字 ( 0/42)

制定教育政策要看到社会深度:有钱人出国留学,就给没钱人家的孩子留下一些优质教育资源,这些孩子很多都是机会少资源少的低社会消耗高社会产能群体,给高消耗低产能的净消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公明君 发表于  2017-04-19 14:49:20 78字 ( 0/44)

感觉目前中国的话 并没有什么关键因素会直接导致“出国热”降温 身边家里有点钱的 哈 都要送子女去国外读书 妹妹7月也要去澳大利亚留学了 希望她学业生活顺利吧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4:49:15 92字 ( 0/44)

答;;有出国学会计的化几百万回来还是当会计,在国内学也是当会计;;如出国学跳水,乒乓球,能女子举重回国后国家体委运动队肯定不要她们,那怎么办呢,到地县体委去,到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19 14:32:07 13字 ( 0/28)

盲目迷信者还在持续流动中。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4:32:02 0字 ( 0/59)

出国不出国是个人选择,真才实学是国内国外的共同选择。

出国不出国是个人选择,真才实学是国内国外的共同选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11.165.110 发表于  2017-04-19 14:30:36 220字 ( 0/61)

为什么每个家庭对孩子出国留学这么热;有的家庭根本没有那大实力给孩子花几百万办出国留学,到处求亲朋好友借钱也叫孩子出国上学为什么,说白了就国内教学质量太差,改革开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4:16:55 0字 ( 0/32)

给“垃圾留学”降温,给求取真才实学报孝祖国的出国留学升温。

给“垃圾留学”降温,给求取真才实学报孝祖国的出国留学升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4:13:03 0字 ( 0/19)

回复@强国社员925:去掉“垃圾留学”的“虚火”,烧旺追求真才实学出国留学报孝祖国的“实火”。

回复@强国社员925:去掉“垃圾留学”的“虚火”,烧旺追求真才实学出国留学报孝祖国的“实火”。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4:07:27 0字 ( 0/60)

去掉“垃圾留学”的“虚火”,烧旺追求真才实学出国留学报考祖国的“实火”。

去掉“垃圾留学”的“虚火”,烧旺追求真才实学出国留学报考祖国的“实火”。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4.204.86 发表于  2017-04-19 14:48:47 27字 ( 0/37)

出国需把好德才兼备关,放任自流与盲目选择都无益而有害。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19 14:05:03 20字 ( 0/41)

主观与客观不能统一,什么人才都不是人才。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燕山之石 发表于  2017-04-19 13:47:31 53字 ( 0/56)

归国潮肯定影响出国热,但却不能将归国潮和出国热混为一谈!怎样才能吸引更多的高精尖留学生归国,才是最主要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17.140.180 发表于  2017-04-19 13:35:42 45字 ( 0/30)

文章的论述非常客观、全面,结论也准确,切中要害。望我们的教育主管和学校认真关注并努力改进。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4-19 13:22:46 24字 ( 0/25)

留学是为“学好本领”,归国理应“报效祖国”!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3:08:52 0字 ( 0/24)

出国留学不是“镀金”是“淘金”,淘到“真金白银”才是真。

出国留学不是“镀金”是“淘金”,淘到“真金白银”才是真。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yfyh 发表于  2017-04-19 12:55:53 59字 ( 0/28)

要想出国潮降温,所谓出国潮主要是国民都往国外移民这是关键问题。首先要使国民在脑海认识国家第一和国民国家意识教育为首要。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24.134.160 发表于  2017-04-19 12:53:56 48字 ( 0/57)

出国热降温,对中国的社会发展有什么好处吗????????????????????????????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4-19 12:47:07 37字 ( 0/29)

学好归国,说明祖国日益强大的“引潮力”,期待我们的教育强,留住自己的学子。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心性薄凉114731 发表于  2017-04-19 12:02:53 65字 ( 0/49)

谁愿意回来,都是国外混不下去的,才想回国,混的好的谁愿意回来,回来看低能的,满嘴放炮的,把股市搞成股灾的贪管的脸色工作,累不累那。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19 12:10:13 48字 ( 0/42)

外国的股市可以做长线投资,中国的股市很难做长线。而且熊市长达十年不见牛市来,股民利益无保障。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4-19 13:24:27 21字 ( 0/27)

言之有理!实话实说!!求真务实!!!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19 12:02:23 30字 ( 0/51)

很多人出国留学是为了获得绿卡留在国外,因此出国热不可能降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3.113 发表于  2017-04-19 11:56:19 48字 ( 0/42)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54:17 115字 ( 0/34)

答;;那个从南京到北京的年轻人,出门几周还没到北京,家里人通常会做寻人启事,报案的也有;我看过那样贴在街上的寻人启时,走时穿怎样上衣下衣,鞋子,口音,身高,照片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4-19 11:36:27 41字 ( 0/32)

回来的都是在外国没工作岗位的 有好的项目和团队谁愿意回来??哪个愿意回来?出来说说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36:09 55字 ( 0/30)

答;;中国的一切文化根源都在【易经,易筋经,道德经里】孙子兵法,论语,鬼谷子,中医,农商工兵科等哲学等也一样。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39:13 71字 ( 0/21)

答;七拐八绕的学,不抓决对主动全不牵牛鼻子的学,到那都不太好混呀。何必简单问题复杂化呢,浪费大量钱和时间,好像根找不到答案似的,没那个必要。,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33:28 44字 ( 0/28)

答;;西方一切文化,文明,圣洁,科技,道德,创业,研发,全在那两本书里【塔木德,圣经】。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3.113 发表于  2017-04-19 11:27:08 50字 ( 0/35)

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应该价格下降,库存量减少才正常,怎么去库存反而价格上涨了呢?这极不符合逻辑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24:12 97字 ( 0/44)

答;人生苦一代富两三代,富两三代后在苦一代,穷富也有六道轮回,最多八道轮回;也许街上那个姓范的清节工就是古代财神范蠡的后代呢,我国的几大财神没有一个后代能代代相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海上追风33642393 发表于  2017-04-19 11:16:27 39字 ( 0/37)

需要出国深造的就出国深造,需要归国的就回来。向农民外出打工挣钱一样:来去自由!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4-19 11:13:58 22字 ( 0/64)

出国留学未必能镀金,回国有所创新才是真人才。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4-19 13:15:20 20字 ( 0/24)

言之有理!实话实说!!求真务实!!!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1:12:49 152字 ( 0/49)

答;;到国外除了学高科技研发,学国外工商业新模式,新科技模式,新行业能在全球领先的设计外,真不知别的还能学到那些东西。当然能偷学到法国人怎样造葡萄酒怎样做香水,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19 11:10:04 38字 ( 0/44)

国内攻读与出国留学重点在“学”在“研”在能力,唯学有所成,才无论在哪都受欢迎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9 11:07:20 0字 ( 0/23)

出国不出国是个人选择,真才实学是全社会的共同选择。

出国不出国是个人选择,真才实学是全社会的共同选择。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新文仁 发表于  2017-04-19 11:00:04 15字 ( 0/16)

自然科学出国好,社会科学国内好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0:59:48 93字 ( 0/33)

答;;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永远都是只有百分之20的人能当老板,前分之一的人能当老总,万分之一的人能当董事局主席,,百万分之一的人能出奇制胜,千万分之一的人能与财神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0:55:19 151字 ( 0/34)

答;;创业者大都来自工商业风气民风重的地区,武术之乡,沿海的多,个性非常强的多,身体非常好胆气大的多,从小家里很穷,但人头脑灵活,爱创业爱研发爱拼搏竟争,非常能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36.62.225 发表于  2017-04-19 10:46:23 245字 ( 0/25)

答;;1;不能,也能;2;说不能,不改革短期内就不能,钱花了出国后在回来的会非常多,很多人不是为出国出国的能,是父母让他【她】们出国留学的,根本就不是个性能闯还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asrgfhorhi 发表于  2017-04-20 11:53:13 26字 ( 0/35)

出国,就去外国安排工作,回来就不要安排,这才是公平。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asrgfhorhi 发表于  2017-04-20 11:58:40 18字 ( 0/23)

为什么,一说贪官,就被删除,为什么?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4-19 10:23:16 49字 ( 0/22)

无论哪里“学成”,都应报效祖国。自家教育打造成“创维"、“长虹”,求“索尼”、“松下”的自然会少。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合荣 发表于  2017-04-19 10:16:06 12字 ( 0/45)

出国有风险,留学需谨慎。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0:15:09 55字 ( 0/53)

不仅要提高教育质量,还要增加相应的工作岗位以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现在连小学生都知道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4:37:06 37字 ( 0/44)

只要禁止官员(特别是教育相关部门)的子女出国留学何愁国内的教学质量不能提高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4:57:40 44字 ( 0/32)

这和农民自己吃的菜是不会放农药的道理是一样的,种出来卖给别人吃的菜那农药用得跟不用钱似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4:39:09 36字 ( 0/29)

虎毒不食子啊,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大老虎大贪官也会为我们的教育事业呐喊助威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3:44:23 54字 ( 0/48)

近年的“归国潮”是多年以来“出国热”沉淀后的必然结果,欧美国家为了选票不可能把本国人有能力胜任的工作给外国人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4:02:54 78字 ( 0/29)

还有一些本国人不愿做的工作,如涮盘子,背尸体,有谣言称前些年一位大学教授宁愿在美国涮盘子也不愿意在回国发展,考虑到现在政策和环境估计这位教授应该会决定回国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4-19 14:20:28 66字 ( 0/39)

不管是“出国热”还是“国考热“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国内的就业形势严峻啊。免责声明:哥指的是隔壁曹县的问题,和中国无关,中国形势一片大好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xinggod 发表于  2017-04-19 09:54:15 24字 ( 0/51)

呵呵 高消费的出国游形式之一,不归还去哪里~~~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乌丝如绢33952921 发表于  2017-04-19 09:50:04 6字 ( 0/36)

归国潮好啊,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季璇 发表于  2017-04-19 09:48:26 153字 ( 0/44)

目前大部分留学生选择回国工作发展,一方面是中国经济改革发展机遇势头良好,加之受双创政策影响,海归人员回国就业及创业的热情高涨,另一方面欧美国家有经济下滑趋势。海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月影鸢尾 发表于  2017-04-19 09:41:35 13字 ( 0/62)

提高教育品质,打造精品教育

近日有媒体报道,一位吴姓留美学生称,在美国花400万留学8年,回国后找一份薪酬满意的工作却十分不容易,这笔投资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回本。

  该位留学生的自述,引发舆论讨论:出国留学究竟值得不值得,还要不要出国留学?这是一个需要理性分析的问题。出国留学本就是个体的选择,值不值得要看每个个体,适合他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这需要每个个体在选择出国留学时做理性规划;出国留学当然需要考虑经济回报,但是,出国留学除了“经济价值”,还有“教育价值”。当下,很多家庭选择出国,更在意的是教育价值,这需要我国教育部门、学校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能指望通过算经济账让留学热降温,而需通过改革提升我国教育品质,以疏导家庭送子出国留学的需求。

  有关数据显示,我国当前已经形成“归国潮”。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我国大约有458万留学生,回国322万,也就是说,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而与“回国潮”对应,我国还存在“出国留学热”。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较2012年增长14.49万人,增幅为36.26%。从学历层次看,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占七成(本科生30.56%、硕博研究35.51%)。

  客观而言,“归国潮”与国内就业吸引力增大密切相关,但也与出国留学人数增加、结构发生变化有关。10年前,我国出国留学还主要集中在本科及研究生教育,尤其是研究生教育阶段,因此,大多出国留学生学成后选择留在国外,而由于人数并不多,国外能接受他们工作。而现在,出国留学迅猛增长,出国留学人员的素质也参差不齐,有一部分甚至是“垃圾留学”,回国人员大增,海归身份含金量下降也就在意料之中——这部分留学生无法在国外找到工作,回国也不具有竞争力。

  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办公室的负责人曾指出:“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滞留率平均达到87%。”这说明,大规模归国潮中,精英人才其实只占少部分,如果就以精英人才归国进行分析,这部分出国留学的归国比例并没有大幅度提高。进而,就不能以归国潮来论断国内环境已经形成巨大吸引力,也不能武断否定出国留学没有多大价值。

  为何出现“归国潮”的同时,“出国留学热”高烧不退?这是因为顶尖优秀人才出国的原因仍旧不变(甚至更强烈),其他留学者则希望有适合自己的多元教育选择,有经济条件的父母并不特别在意孩子今后的就业,而希望孩子有更好、更完整的教育体验。

  “海归”贬值,准确地说,是“海归”身份贬值,只有留学的经历和留学生身份,没有竞争力,当然得不到社会和市场认可。这会促使人们改变以身份识人的传统观念。我国社会一直存在人才“身份论”,这是十分落后的人才观。本来,出国留学只是一个人的学习经历,并不代表他就有高人一等的能力,可以前,大家一直在乎“身份”,这和对待国内名校毕业生看重名校身份一样。

  在人才身份贬值的背景下,受教育者必定会关注教育品质。这会是今后出国留学的趋势,越来越多选择出国留学者,会认真分析目标国家、学校的教育品质。而这也给国内教育部门、学校提出要求,不要认为归国潮会令出国留学热降温,如果国内不能提供满足受教育者需求的高品质教育,一些家庭就是“经济账”算不过来,也会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因为让孩子接受能让身心健康发展的教育,这比“经济账”更重要。如果在“经济账”算不过来的情况下,出国留学还是高烧不退,只能表明国内升学评价制度、学校办学质量在推着学生选择出国留学,教育部门和学校要避免这种尴尬局面,必须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和办学改革,以给每个受教育者更自由的选择空间,而不是被逼着选择出国留学。(中国青年报 熊丙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