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百合竹 发表于  2017-04-17 09:07:17 10961字 ( 123/8541)

“大国工匠”何处觅?中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千万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68.226 发表于  2017-04-20 14:32:17 16字 ( 0/6)

不合理的体制必带来不合理的现象.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68.226 发表于  2017-04-20 14:30:40 16字 ( 0/7)

不合理的制度必带来不合理的现象.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一枝长安291 发表于  2017-04-19 19:10:56 28字 ( 0/10)

企业和事业单位养老金差距巨大,鸿沟明显,让青年望而却步啊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06.115.159 发表于  2017-04-19 18:35:04 10字 ( 0/10)

抹眼泪,晚景可怜啊。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5.82.79 发表于  2017-04-19 11:00:31 14字 ( 0/12)

又想马儿跑,又不想给马吃草.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5.82.79 发表于  2017-04-19 11:09:24 41字 ( 0/8)

工匠就是工人加匠人的简称,历来都处于社会低层,现实社会都国考公务员,没见国考工匠.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5.82.79 发表于  2017-04-19 10:58:11 12字 ( 0/15)

工匠为啥缺,傻子都知道.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4-19 09:22:33 20字 ( 0/12)

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更多企业专业工人.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06.117.132 发表于  2017-04-18 19:20:25 43字 ( 0/423)

大幅提高企退人员养老金,真正缩小与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差距,工匠就不缺,青年也不傻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21.194.253 发表于  2017-04-18 18:46:06 0字 ( 0/9)

继续下岗多学唱,上了金光道就是成功,会演小品就亿万,挖煤炼铁的失业,实业生计往边靠,吹拉弹唱当政协移民海外当人大。

继续下岗多学唱,上了金光道就是成功,会演小品就亿万,挖煤炼铁的失业,实业生计往边靠,吹拉弹唱当政协移民海外当人大。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3.122.113 发表于  2017-04-18 18:19:13 14字 ( 0/12)

劳动光荣,诚实劳动都不提了?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5.181.154 发表于  2017-04-18 16:44:57 136字 ( 0/33)

在当公职人员的工资福利和退休、医疗等待遇都高于企业工匠3至5倍、死亡抚恤金高出二十多倍的大环境下,年轻人谁还愿意当工匠?时下缺口一千多万人纯属正常,几年后就不只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5.84.199 发表于  2017-04-18 16:20:11 49字 ( 0/17)

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已成为历史,当今公务人员吃香喝辣,退休金比工人高出1至2倍,这个缺口将越来越大.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25.84.199 发表于  2017-04-18 16:08:46 21字 ( 0/7)

全国人民都当公务员,国家就实现了共产主义.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湘梅 发表于  2017-04-18 14:57:47 244字 ( 0/14)

高级技工缺乏的原因:1、私企的的用工环境、管理模式不利于技工培养;2、退休双轨制,造成退休待遇的极不合理的差别,工人地位的实质性下降,凡有点才干的都不愿当技工。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71.116.84 发表于  2017-04-18 08:36:45 49字 ( 0/36)

“大国工匠”你在哪里啊,你去了哪里,我是多么想你啊?“大国工匠”答:双轨制他最清楚,他在明知故问。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71.116.84 发表于  2017-04-18 08:48:51 7字 ( 0/12)

解铃还须系铃人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月影鸢尾 发表于  2017-04-18 08:34:42 14字 ( 0/22)

因需施教,提升我国制造业水平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21.218.13 发表于  2017-04-18 08:30:48 32字 ( 0/24)

有本事的……比不过……喊口号的……自然都是只会动嘴的……哈哈哈哈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21.218.13 发表于  2017-04-18 08:32:00 15字 ( 0/13)

价值导向……有问题……哈哈哈哈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71.116.84 发表于  2017-04-18 08:20:59 71字 ( 0/17)

当退休金企业涨6.5、事业涨5.5、机关涨4.5时(平均都是5.5),“大国工匠”就会涌现!何愁到处寻觅。空喊不如实干,宣传到位不如政策到位。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90.161 发表于  2017-04-18 08:08:49 70字 ( 0/11)

想像:原始百万年、千万年,或更多时间的森林,这厚厚的落叶层和水份、陆地、矿物质、温度......能造出什么生命?有种生物是太岁,怎么形成的?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185.243 发表于  2017-04-17 23:38:56 24字 ( 0/20)

没有尊严、没有公平、没有价值,哪有“大国工匠”?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2.227.113 发表于  2017-04-17 23:04:36 37字 ( 0/16)

生活压力太大太累了,房子.医疗.教育.物价.货币贬值.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4-17 23:02:18 15字 ( 0/9)

大国工匠能从娃娃抓起吗----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193.123 发表于  2017-04-17 22:02:14 34字 ( 0/32)

干了几十年高级“工匠”,退休金比机关同类人员差多少?明摆着“样板”。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2.227.113 发表于  2017-04-17 23:00:01 39字 ( 0/24)

高级技工有用吗?企业破产下岗,年龄大了没人要...技工,还不如买瓜子的赚钱多。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01.105.74 发表于  2017-04-17 21:17:23 0字 ( 0/17)

成品工艺,成熟流水线,岗多单道工艺,啥人都有能力上线,编程,测绘,工艺超外提升,实际中全能不多,多了也事必其反。个人利益分配权角逐,早超越公共社会技术进升倡导之

成品工艺,成熟流水线,岗多单道工艺,啥人都有能力上线,编程,测绘,工艺超外提升,实际中全能不多,多了也事必其反。个人利益分配权角逐,早超越公共社会技术进升倡导之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213.67 发表于  2017-04-17 20:29:01 36字 ( 0/16)

华为清理34+老员工,私企招工不要35岁以上的,体制外私企就是人间地狱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7-04-17 19:57:23 36字 ( 0/20)

工业化的主体是工人,工人成了朝不保夕的社会底层,工业化只能是梦想工厂了!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lianft 发表于  2017-04-17 19:56:20 127字 ( 0/31)

小学追求的是五道杠,中学追求的是高考分,大学的课程少与实际结合。动手能力的培养一直是盲点,怎会出大国工匠?极个别的学校有眼光,舍得投入。劳作、木工、金工课还有只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Yinzi4290 发表于  2017-04-17 22:21:38 63字 ( 0/12)

动手能力应该第一,课本知识应该第二。现在有背景的大学毕业就进办公室,对实际工作一点不了解,可笑的是这些瞎子、手残就是接班人呀。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17 19:38:51 11字 ( 0/12)

钱到处泛滥人能不荒吗?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7.188.191 发表于  2017-04-17 19:17:51 43字 ( 0/85)

企业离退休人员的养老金仅为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的现实给了青年很多感触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21.194.255 发表于  2017-04-17 18:41:54 0字 ( 0/5)

学校办的怎么样,升学率教学质量,再多设几道扛扛,都难到校外。

学校办的怎么样,升学率教学质量,再多设几道扛扛,都难到校外。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04-17 18:21:20 24字 ( 0/17)

面临劳动力短缺的当下,培养一线技术工人尤为重要。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世界公民。 发表于  2017-04-17 18:02:50 5字 ( 0/6)

下岗造成的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看八卦不看要闻 发表于  2017-04-17 17:08:42 20字 ( 0/17)

有钱都去盖房子了,哪里顾得培育高级技工。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4-17 17:01:06 102字 ( 0/8)

关键还是社会观念问题,应该是技术技能至上,而不应该是学历至上;有独立谋生养活自己的观念应该放在学历之上才行,其实国外博士的前途非常窄 - 只有在大学当教授一途。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213.67 发表于  2017-04-17 16:50:42 37字 ( 0/22)

华为清理34+老员工,私企招工不要35岁以上的,体制外私企就是人间地狱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3.230.236 发表于  2017-04-17 16:45:46 65字 ( 0/40)

工人都成了弱势群体的代名词,谁还想当技工?收入不高,地位低下,岗位不稳定,见不到可期的未来,不用说高级技工,就是熟练工人也难维系。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3667217634 发表于  2017-04-17 16:26:30 70字 ( 0/10)

大学生的理论水平干技工是可以的,不过隔行如隔山,大学生干技工也不是容易的,可以在大学开设一些实用职业技能选修课,和中专职校合办。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chuangguandong 发表于  2017-04-17 16:17:12 38字 ( 0/20)

过去中国的工匠精神改变了一穷二白的面貌,今后中国的工匠精神必闯出一番新天地!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山有灵兮木有魂 发表于  2017-04-17 15:50:10 26字 ( 0/13)

尊重工匠,提升工匠、培养工匠、热爱工匠,则匠心备焉。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222.66.55 发表于  2017-04-17 15:47:04 327字 ( 0/24)

现在高级技能人才短缺已成为制约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这和我国传统教育理念、就业观念皆有一定的关系。宁愿孩子上一个普通本科大学也不愿就读技术类院校的观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213.67 发表于  2017-04-17 15:44:41 41字 ( 0/21)

4000元工资的高级技工,缺口确实很大,2000元工资的高级技工,缺口至少有1亿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213.67 发表于  2017-04-17 15:44:58 54字 ( 0/18)

“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这就是高级技术工人的待遇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3.213.67 发表于  2017-04-17 15:45:57 61字 ( 0/20)

“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高级技工就值4000元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7.75.19 发表于  2017-04-17 19:44:34 14字 ( 0/22)

商品可以买卖,人能是商品吗?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82.202.80 发表于  2017-04-17 15:39:13 386字 ( 0/34)

可大学生、年轻人想往国家公务员。期待党的十九大能将体制内外两层皮的问题列入议题,认真加以解决?体制外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似乎得不到国家法律的有效保护。如:体制内每周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7 15:26:52 0字 ( 0/17)

只有政府的政策为“大国工匠”鸣锣开道 ,“大国工匠”才能层出不穷。

只有政府的政策为“大国工匠”鸣锣开道 ,“大国工匠”才能层出不穷。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7 15:20:36 0字 ( 0/78)

大国工匠,是中国制造的中坚和脊梁。

大国工匠,是中国制造的中坚和脊梁。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一抹斜阳5011 发表于  2017-04-17 15:17:35 92字 ( 0/9)

只有通过法律制度和教育制度协同作用,让企业介入职业教育、主导校企合作有明确的渠道和责任,确保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权利与义务,产教融合才不会成为一句空话,职校培养的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4-17 15:15:25 33字 ( 0/125)

切实提高“大国工匠”之社会地位及待遇,高级技工人才势必层出不穷!?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110.109.187 发表于  2017-04-17 15:11:55 25字 ( 0/33)

有多种技术的技术老工人退休后,现在的壮况又如何呢。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7 15:09:43 0字 ( 0/10)

精心扶持、大力弘扬“大国工匠”,将使中国制造产业结构优化步入快车道。

精心扶持、大力弘扬“大国工匠”,将使中国制造产业结构优化步入快车道。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z艺声 发表于  2017-04-17 15:04:06 0字 ( 0/13)

高级职称的都可以顶上……用人之际只有如此。

高级职称的都可以顶上……用人之际只有如此。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4-17 15:03:22 0字 ( 0/10)

千千万万的“大国工匠”,给中国制造增光添彩。

千千万万的“大国工匠”,给中国制造增光添彩。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团于2011年10月破产,次年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停产。

  随着冬奥会带动我国冬季运动蓬勃发展,冰刀、雪板等冬运器材市场迎来春天。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张秋说,重新复产后企业市场前景不错,但面临的最突出问题就是技工紧缺。正因为此,黑龙冰刀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而国内专业运动员所用冰刀仍旧以国外高端品牌为主。

  在张秋看来,要想进军国内外高端市场,高水平的设计和制造技工不可或缺。“我们需要既懂运动,又懂机械和美学的技术人才,刚毕业的大学毕业生还难以胜任。”公司副总经理胡君说,公司正积极与齐齐哈尔等地的高等院校联系,希望储备一定的技术人才,至少需要中专以上学历。

  杭州圣德义塑化机电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五金工具、电线电缆生产的企业。公司总经理张毅说,公司提供给一线技术岗位员工的月收入为3500元至5000元,保证每年增长15%,并提供免费集体宿舍。即便这样的条件,技术工人还是很难招到,今年的缺口预计高达30%。“技术人员招不到,但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后勤杂工却天天有人找上门来应聘。”张毅有些无奈地说。

  从事清洁用品出口的嘉兴捷顺旅游制品有限公司现有员工800多人,管理部经理杨晓华在技术工人招聘上与张毅有着同样的感受。他说,公司员工相对比较稳定,年流动率大约在10%左右,最为欠缺的就是技术类人才。“我们企业技术工人工资在4000元以上,为员工缴纳五险,包中饭。可即使如此,熟练技术工还是不好招。自己培养出来的又容易被其他企业高薪‘挖走’。”这从侧面也反映出整个行业对高水平技术工人的渴求。

  嘉兴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相关负责人说,技术要求稍微高一点的企业大都存在技工缺口。为了找人,企业与企业不惜互相抬价抢人或者“挖人”,涨工资的“口头承诺”纷纷开出来,甚至导致一系列的劳动纠纷。据他介绍,在“技工荒”下,出现了一种全新的用工方式:“包流工”,即把一个流水线包下来,成立一个较为固定的团队,成员都是超级熟练工,哪里缺人就到哪里去。

  制造业转型升级受制约

  为了改变技术工人难求的局面,一些地方依托职业院校积极开展探索。

  正在筹建中的杭州萧山技师学院创新“一体两翼多平台”的多元办学模式,探索以培养五年制“高级技工+大专学历”和六年制“技师+本科学历”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为主,同时中等职业教育和高等职业教育衔接的全日制学生培养体系。在此基础上,学院还在构建“高技能+高学历”的成人高等教育和在职人员技能培训完整体系。学生在实习期间就被新松机器人、南车集团、万向集团等知名企业一抢而空。

  杭州萧山技师学院院长许红平表示,职业学校教育要转变观念,打造“三位一体”,即人品高尚人脉丰富、专业理论基础扎实、专业操作技能精湛的高技能人才。经历一线锻炼后,他们能够成为企业技术骨干、班组长、厂长甚至总经理,照样能过上幸福体面的生活。

  在上个毕业季学期还未结束时,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食品工程系的324名大二学生就被国内大型食品企业提前抢订一空,陆续进入企业带薪顶岗实习。该系主任姜旭德介绍,黑龙江民族职业学院联合国家乳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及国内大型乳品企业,在全国首创了校、研、企“1+1+1”的人才培养模式。学院把专业基础和专业技能教育前置到第一学年,楼上是教室,楼下就是车间,把车间变为课堂,师生亲手操作,加强理解。

  当前,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是我国整个制造行业面临的重要任务。尽管职业院校有不少人才培养的尝试,但总体看,受制于技工短缺,部分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还没有转化为产品及生产力,致使转型升级步伐迟缓。

  李守镇透露,由于产业工人整体素质和技能水平不高,我国劳动生产率水平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40%,相当于美国的7.4%。以2015年为例,我国单位劳动产出7318美元,世界平均水平为18487美元,而美国是98990美元。一名美国工人创造的财富相当于13个中国工人创造的财富,这成为我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但仍然跟不上产业升级对高技能人才队伍的需求。”北京奔驰汽车有限公司汽车装调首席技师赵郁坦言,高技能人才短缺依然是我国高端制造业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制约更多世界一流水平“中国品牌”的形成,以及中国制造2025战略目标的实现。

  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企业很难招到适合自身发展要求的高素质职业院校毕业生,很多毕业生工作后还需要企业进行重新培养、培训,也直接影响到一线员工的薪酬待遇以及晋升空间,导致整体员工队伍难以稳定。(经济参考报)

39.69.59 发表于  2017-04-17 14:15:44 95字 ( 0/35)

上学4年花8万,毕业到手月2000,吃喝除去年底算,结余没剩到3000。8万赚回人生大半,房子不够买半间。结婚子女养老样样愁眼前,谁还有心思去把技术钻!那样赚钱

        高水平技术工人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关键支撑力量,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近年来,随着我国制造业水平不断提升,对于高级技工的渴求日益迫切。但在现实中,高级技工缺口却高达千万人。这不但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一大瓶颈,也制约了广大工人收入水平的切实提高以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现。

  中新社记者 翟羽佳 摄 

  结构性用工荒日益突出

  在不久前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上,富士康科技集团创始人兼总裁郭台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当下在我国制造企业中普遍面临的“技工荒”难题。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近期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中国人才发展报告(NO.4)》也印证了这一点。报告显示,我国高级技工缺口高达上千万人。一方面是大量应届毕业生一岗难求,另一方面是企业对于技术工人求贤若渴,结构性用工荒越发突出。

  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成员李守镇说,纵观世界工业发展史,凡工业强国都是技师技工的大国。在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的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全国高级技工缺口近1000万人。他认为,我国要实现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华丽转身,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打造更多“大国工匠”已是当务之急。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基层调研发现,“技工荒”的情形普遍存在。在四川,省人社厅统计显示,全省技能人才总量680万,其中高技能人才100余万,现代制造业等领域高端领军技能人才稀缺;在浙江,杭州市工商联2016年针对全市建筑业、传统制造业等上百家企业的调研显示,有71.43%的企业反映中高级技术工人短缺,低技能劳动力过剩;在天津,据劳动力市场信息反馈,企业高级技术人才的供求比例已经达到1:10左右。

  原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王晓初分析,2017年,我国进入市场的新增劳动力大约有15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达到795万人,加上化解产能过剩、农村劳动力转移等因素,就业压力依然很大。在这一过程中,人力资源结构与就业市场需求的不匹配、就业人员的能力与岗位要求不适应等结构性矛盾也更加突出,“技工荒”正是表现之一。

       企业发展遭“技工荒”掣肘

  2015年6月6日,“黑龙”牌冰刀恢复生产启动仪式在齐齐哈尔黑龙冰刀制造有限公司举行,这是我国最负盛名的冰刀品牌在沉寂多年后首次复产。1951年,“黑龙”牌速滑冰刀曾远销挪威、加拿大、芬兰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国内冰刀行业名副其实的“老大”。但由于经营不善、体制机制不顺等原因,黑龙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