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淼森森er 发表于  2017-03-21 08:52:26 3965字 ( 2/97)

信息膨胀时代,权威媒体如何创新发声?

网络的发展为信息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平台,使人们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和社会生活模式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也使宣传工作面临了巨大挑战。主流且权威的宣传媒体虽控制在政府手中,然实际宣传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大量供给受众不看不听的信息,受众关心、需要的信息却无力供给或没有供给。

主流媒体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所传递的信息出现空转,受众多为公务员群体,宣传中的许多信息是自我消费,无消费市场。而由于网络边界的不受控制,大量境外信息流入,新兴媒体中的自媒体既是受众又是传播者,出于好奇,认为与主流媒体相对立的这些境外政治观点、价值观念是新颖的、刺激的,于是转载、认同,并在网络上迅速扩散。这些反主流意识的观点,在网络与日常生活中,通过微信、微博在大量流传。

网络社会来临后,我国社会舆论逐渐分离为两个舆论场,一是由主流媒体构建的自上而下的国家舆论场,另一个则是由民间网络舆论自下而上(由外而内)构建的民间舆论场。国家舆论场有把关人,受纪律约束,具有新闻真实性,缺点是信息发布节奏慢于民间舆论场;而民间舆论场虽无把关人,无纪律约束,内容多为小道消息,道听途说,缺乏真实性,但消息发布较快。如何使主流媒体构建的国家舆论场指导并影响民间舆论场运行,民间舆论场认同接纳国家舆论场,既不让国家舆论场成为自弹自唱的说教阵地,又不让民间舆论场中的虚假信息影响政府形象,这是当前主流媒体亟需解决的问题。我认为需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

    一是不回避热点、焦点问题,第一时间公开回应。宣传部门对热点问题的迟钝、回避,不宣传不报道,使得民间舆论场的歪理邪说愈演愈烈,网络上充斥更多消极、不理性甚至与社会主流文化相背离、对立的观点,长此以往,导致主流媒体的新闻敏锐度大幅下降,对舆论场的把控显得更为被动。有时宣传中的政治沉默是为了防止敏感问题被激化,但对突发事件的沉默、治安事件的沉默则会适得其反,反而容易引起更大的怀疑与猜测。群众最需要政府解疑释惑的问题,主流媒体却保持沉默,冗余枯燥、群众不感兴趣的说教式宣传却充斥在主流媒体宣传阵地中。因此,政府部门在面对突发的公共事件时,面对质疑,哪怕是过度怀疑,也要有耐心回应,并且第一时间准确回应,抢占舆论先机,占领网络舆情的制高点,赢得话语权,掌握主导权。突发事件发布要坚持快报事实、慎报原因的大原则,利用主流媒体及时发布官方消息,向公众通告事件发展和处理的过程,击碎民间舆论场的谣言和虚假信息。

二是转变宣传语言,把官方语言转变受众语言。主流媒体要向重新赢回舆论场的主动权,需下大力气转文风,将口号式、三点式、排比式、说教式政治语言为贴近群众、接地气的受众语言。2008年2月,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与新浪网联合实施民意调查,参与的2166人中超过60%的人希望官员能“少打官腔,说话直奔主题”。如果语言生动、贴近群众,哪怕只是简单的寥寥数语也会起到让受众耳目一新、深入人心的效果。

三是转变宣传方式,把宣传变为传播,把讲道理变为讲故事。传统的宣传工作是以说教式为主的讲道理,显得生硬刻板,正面宣传要善于将内容“软”化,用故事来表达观点,把观点隐藏在故事中,通过生动的故事来讲述,寓教于乐,潜移默化地推销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几年前,英国bbc拍摄了以军情五处为主题的电视剧,结果使得每年申请加入该部门的年轻人翻了几番。正如胡志平在《新闻写作创新智慧》中提到的,以讲故事的方式影响人原因有两个:一是“现场感”和“追问效应”。生动形象的符号贴近人民的具体生活和具体感受,让人有置身其中的“现场感”,使得受众追问“如果是我会怎么办”,从而顺利达成传播观念的效果。二是“从形象到抽象”的认知规律。人类认识事物的规律都是从具体形象开始,除已从理论上深刻理解的知识领域外,对新的思想新的信息领域仍习惯于从形象到抽象,从个别到一般。所以,对有舆论导向作用的宣传,最忌说教式讲道理,而把典型、具体形象展示给受众,使受众从具体到一般,从形象到抽象,也自然理解并接受你想要传播的理念。(黄海月)

49.228.251 发表于  2017-03-21 12:13:34 20字 ( 0/2)

精於夲职,精准找弱点,改变弱点就是创新!

网络的发展为信息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平台,使人们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和社会生活模式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也使宣传工作面临了巨大挑战。主流且权威的宣传媒体虽控制在政府手中,然实际宣传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大量供给受众不看不听的信息,受众关心、需要的信息却无力供给或没有供给。

主流媒体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所传递的信息出现空转,受众多为公务员群体,宣传中的许多信息是自我消费,无消费市场。而由于网络边界的不受控制,大量境外信息流入,新兴媒体中的自媒体既是受众又是传播者,出于好奇,认为与主流媒体相对立的这些境外政治观点、价值观念是新颖的、刺激的,于是转载、认同,并在网络上迅速扩散。这些反主流意识的观点,在网络与日常生活中,通过微信、微博在大量流传。

网络社会来临后,我国社会舆论逐渐分离为两个舆论场,一是由主流媒体构建的自上而下的国家舆论场,另一个则是由民间网络舆论自下而上(由外而内)构建的民间舆论场。国家舆论场有把关人,受纪律约束,具有新闻真实性,缺点是信息发布节奏慢于民间舆论场;而民间舆论场虽无把关人,无纪律约束,内容多为小道消息,道听途说,缺乏真实性,但消息发布较快。如何使主流媒体构建的国家舆论场指导并影响民间舆论场运行,民间舆论场认同接纳国家舆论场,既不让国家舆论场成为自弹自唱的说教阵地,又不让民间舆论场中的虚假信息影响政府形象,这是当前主流媒体亟需解决的问题。我认为需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

    一是不回避热点、焦点问题,第一时间公开回应。宣传部门对热点问题的迟钝、回避,不宣传不报道,使得民间舆论场的歪理邪说愈演愈烈,网络上充斥更多消极、不理性甚至与社会主流文化相背离、对立的观点,长此以往,导致主流媒体的新闻敏锐度大幅下降,对舆论场的把控显得更为被动。有时宣传中的政治沉默是为了防止敏感问题被激化,但对突发事件的沉默、治安事件的沉默则会适得其反,反而容易引起更大的怀疑与猜测。群众最需要政府解疑释惑的问题,主流媒体却保持沉默,冗余枯燥、群众不感兴趣的说教式宣传却充斥在主流媒体宣传阵地中。因此,政府部门在面对突发的公共事件时,面对质疑,哪怕是过度怀疑,也要有耐心回应,并且第一时间准确回应,抢占舆论先机,占领网络舆情的制高点,赢得话语权,掌握主导权。突发事件发布要坚持快报事实、慎报原因的大原则,利用主流媒体及时发布官方消息,向公众通告事件发展和处理的过程,击碎民间舆论场的谣言和虚假信息。

二是转变宣传语言,把官方语言转变受众语言。主流媒体要向重新赢回舆论场的主动权,需下大力气转文风,将口号式、三点式、排比式、说教式政治语言为贴近群众、接地气的受众语言。2008年2月,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与新浪网联合实施民意调查,参与的2166人中超过60%的人希望官员能“少打官腔,说话直奔主题”。如果语言生动、贴近群众,哪怕只是简单的寥寥数语也会起到让受众耳目一新、深入人心的效果。

三是转变宣传方式,把宣传变为传播,把讲道理变为讲故事。传统的宣传工作是以说教式为主的讲道理,显得生硬刻板,正面宣传要善于将内容“软”化,用故事来表达观点,把观点隐藏在故事中,通过生动的故事来讲述,寓教于乐,潜移默化地推销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几年前,英国bbc拍摄了以军情五处为主题的电视剧,结果使得每年申请加入该部门的年轻人翻了几番。正如胡志平在《新闻写作创新智慧》中提到的,以讲故事的方式影响人原因有两个:一是“现场感”和“追问效应”。生动形象的符号贴近人民的具体生活和具体感受,让人有置身其中的“现场感”,使得受众追问“如果是我会怎么办”,从而顺利达成传播观念的效果。二是“从形象到抽象”的认知规律。人类认识事物的规律都是从具体形象开始,除已从理论上深刻理解的知识领域外,对新的思想新的信息领域仍习惯于从形象到抽象,从个别到一般。所以,对有舆论导向作用的宣传,最忌说教式讲道理,而把典型、具体形象展示给受众,使受众从具体到一般,从形象到抽象,也自然理解并接受你想要传播的理念。(黄海月)

淼森森er 发表于  2017-03-23 15:23:07 3字 ( 0/6)

[赞]

网络的发展为信息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平台,使人们的思维方式、工作方式和社会生活模式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也使宣传工作面临了巨大挑战。主流且权威的宣传媒体虽控制在政府手中,然实际宣传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大量供给受众不看不听的信息,受众关心、需要的信息却无力供给或没有供给。

主流媒体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等所传递的信息出现空转,受众多为公务员群体,宣传中的许多信息是自我消费,无消费市场。而由于网络边界的不受控制,大量境外信息流入,新兴媒体中的自媒体既是受众又是传播者,出于好奇,认为与主流媒体相对立的这些境外政治观点、价值观念是新颖的、刺激的,于是转载、认同,并在网络上迅速扩散。这些反主流意识的观点,在网络与日常生活中,通过微信、微博在大量流传。

网络社会来临后,我国社会舆论逐渐分离为两个舆论场,一是由主流媒体构建的自上而下的国家舆论场,另一个则是由民间网络舆论自下而上(由外而内)构建的民间舆论场。国家舆论场有把关人,受纪律约束,具有新闻真实性,缺点是信息发布节奏慢于民间舆论场;而民间舆论场虽无把关人,无纪律约束,内容多为小道消息,道听途说,缺乏真实性,但消息发布较快。如何使主流媒体构建的国家舆论场指导并影响民间舆论场运行,民间舆论场认同接纳国家舆论场,既不让国家舆论场成为自弹自唱的说教阵地,又不让民间舆论场中的虚假信息影响政府形象,这是当前主流媒体亟需解决的问题。我认为需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

    一是不回避热点、焦点问题,第一时间公开回应。宣传部门对热点问题的迟钝、回避,不宣传不报道,使得民间舆论场的歪理邪说愈演愈烈,网络上充斥更多消极、不理性甚至与社会主流文化相背离、对立的观点,长此以往,导致主流媒体的新闻敏锐度大幅下降,对舆论场的把控显得更为被动。有时宣传中的政治沉默是为了防止敏感问题被激化,但对突发事件的沉默、治安事件的沉默则会适得其反,反而容易引起更大的怀疑与猜测。群众最需要政府解疑释惑的问题,主流媒体却保持沉默,冗余枯燥、群众不感兴趣的说教式宣传却充斥在主流媒体宣传阵地中。因此,政府部门在面对突发的公共事件时,面对质疑,哪怕是过度怀疑,也要有耐心回应,并且第一时间准确回应,抢占舆论先机,占领网络舆情的制高点,赢得话语权,掌握主导权。突发事件发布要坚持快报事实、慎报原因的大原则,利用主流媒体及时发布官方消息,向公众通告事件发展和处理的过程,击碎民间舆论场的谣言和虚假信息。

二是转变宣传语言,把官方语言转变受众语言。主流媒体要向重新赢回舆论场的主动权,需下大力气转文风,将口号式、三点式、排比式、说教式政治语言为贴近群众、接地气的受众语言。2008年2月,中国青年报社调中心与新浪网联合实施民意调查,参与的2166人中超过60%的人希望官员能“少打官腔,说话直奔主题”。如果语言生动、贴近群众,哪怕只是简单的寥寥数语也会起到让受众耳目一新、深入人心的效果。

三是转变宣传方式,把宣传变为传播,把讲道理变为讲故事。传统的宣传工作是以说教式为主的讲道理,显得生硬刻板,正面宣传要善于将内容“软”化,用故事来表达观点,把观点隐藏在故事中,通过生动的故事来讲述,寓教于乐,潜移默化地推销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几年前,英国bbc拍摄了以军情五处为主题的电视剧,结果使得每年申请加入该部门的年轻人翻了几番。正如胡志平在《新闻写作创新智慧》中提到的,以讲故事的方式影响人原因有两个:一是“现场感”和“追问效应”。生动形象的符号贴近人民的具体生活和具体感受,让人有置身其中的“现场感”,使得受众追问“如果是我会怎么办”,从而顺利达成传播观念的效果。二是“从形象到抽象”的认知规律。人类认识事物的规律都是从具体形象开始,除已从理论上深刻理解的知识领域外,对新的思想新的信息领域仍习惯于从形象到抽象,从个别到一般。所以,对有舆论导向作用的宣传,最忌说教式讲道理,而把典型、具体形象展示给受众,使受众从具体到一般,从形象到抽象,也自然理解并接受你想要传播的理念。(黄海月)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