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草晖 发表于  2017-03-21 06:15:48 1456字 ( 14/1440)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hyj1968 发表于  2017-03-22 15:55:24 116字 ( 0/8)

本是同根生,贡献也相同;(退休)待遇差三倍,怎麼论公平?公务员‘自己定’的退休金始终高于企业职工两三倍·丧葬费抚恤金高十来倍,这个退休金一国两制实质是公开拥权自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1.80.47 发表于  2017-03-22 14:40:12 27字 ( 0/4)

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立党为公执政为民!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QTGGyr 发表于  2017-03-21 18:49:39 31字 ( 0/2)

尊重知识尊重人方是兴国光明之道,只重机关事业人员不是高明之举!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草晖 发表于  2017-03-21 11:19:59 441字 ( 0/26)

“21世纪最珍贵的是什么?人才!”如何培养出一流的职业技术人才,先构建一支优秀的职业教师队伍是一个先决条件。此次广州出台相关规划,明确提出引进专家、企业人才和能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42.52.39 发表于  2017-03-21 11:17:44 0字 ( 0/3)

今后,科技人员肩上的担子会更重,要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大工匠,任重道远。

今后,科技人员肩上的担子会更重,要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大工匠,任重道远。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42.52.39 发表于  2017-03-21 11:11:54 0字 ( 0/3)

大工匠是工人级别中的最高级,为了制造业的发展,光有先进的设计技术还不够,希望国家涌现出更多的大工匠!

大工匠是工人级别中的最高级,为了制造业的发展,光有先进的设计技术还不够,希望国家涌现出更多的大工匠!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感丨慨 发表于  2017-03-21 10:41:48 33字 ( 0/7)

说得好,滴水之恩当予涌泉相报,何况我们並不企求涌泉而只盼平等相待!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42.52.39 发表于  2017-03-21 09:36:09 0字 ( 0/4)

不能忘了大工匠的师傅!

不能忘了大工匠的师傅!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42.52.39 发表于  2017-03-21 09:35:03 0字 ( 0/2)

大工匠的工作高工也能做,而高工的工作大工匠也能做?

大工匠的工作高工也能做,而高工的工作大工匠也能做?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222.188.150 发表于  2017-03-21 09:25:23 0字 ( 0/1)

说得好,滴水之恩当予涌泉相报,何况我们並不企求涌泉而只盼平等相待!

说得好,滴水之恩当予涌泉相报,何况我们並不企求涌泉而只盼平等相待!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21 09:15:49 0字 ( 0/31)

提倡工匠精神,不能漠视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对国家的贡献,企业工程技术人员退休养老金还不如学校退休勤杂工的现象应该尽快纠正。

提倡工匠精神,不能漠视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对国家的贡献,企业工程技术人员退休养老金还不如学校退休勤杂工的现象应该尽快纠正。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lilaotou 发表于  2017-03-21 08:28:47 85字 ( 0/85)

草晖从亲身经历言简意赅地说明一个道理:吃水不忘打井人、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要善待为共和国出了大力流了大汗,现在正在心口流血的企退老人们!丢掉了党的宗旨,还会有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杨弋5 发表于  2017-03-21 07:41:59 13字 ( 0/55)

更不能忘记那个挖陷阱的人!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125.41.95 发表于  2017-03-21 07:39:42 58字 ( 0/61)

1.大国工匠是以精湛的工艺、创新的产品说话的,不是拼资历的。2.缩小差别是社会进步的追求之一,与工匠精神无必然联系。

一个企退高工的沉思:培养大国工匠——“吃水莫忘挖井人”!


         最近,我一直在沉思这样一个问题,党和政府提出的“弘扬工匠精神”无疑是正确的、及时的,可是工匠是谁培养出来的?这些大国工匠都是个人奋斗自学成才的吗?我看不能以偏概全。

    以我厂为例,30多年前哈尔滨市要招考工人技师,当时招考的对象就是68届入厂的徒工,厂教育课长找到我,让我给他们补习机械制图的基本知识。当时这些徒工出师的人连三视图是啥都不懂;做机加工的技工,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零件图。我把大学里学到的机械制图、机械原理等课程,毫无保留地讲授给他们。经过两个多月的突击补习,凡是上我课跟我学的那些人都考上了工人技师。他们评上技师后十分高兴,纷纷来感谢我,集体请我吃饭。他们都说没有张老师的讲课,他们不可能评上技师职称,开始人生靓丽的新起点,因为考试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我讲课的内容。

    再举一例,我的徒弟自入厂就和我在一起工作,虽然我也经过几次工作变动,但基本上我走到哪里,就把他带到哪里。我的徒弟心灵手巧、不耻下问、悟性特别强。我有啥个人技术专长,也毫不保留地告诉他,他进步很快,到我做工厂的副总时,他在厂里已经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顶尖技师了。我退休以后,他买断工龄来到哈工大空间机器人研究所,负责零部件的加工和组装,他所做的产品都是航天器部件,现在已经应用到我国未来的空间站。前些日子世人瞩目的习总主席和聂永胜、刘东天地间对话时,聂永胜向习总主席演示的机械臂,就是这个技师带领工友组装的产品。

    什么是大国工匠?从这个技师的成长道路和人才形象,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我的徒弟至今还在深切感怀我对他的知遇之恩,每年都要专门请我吃饭表示感谢。我想我现在不过是企业退休高工里的普通一员,全国不知有多少高工同仁仍在工厂、矿山、油田…,培养、辅佐我们的下一代技术人才,他们成了大国工匠了,社会怎么能一点不提当初培养他们成才的良师益友呢?没有我们呕心沥血的传、帮、带,他们能成为大国工匠吗?我想就是在科技进一步发展的将来,大国工匠也需要高级工程师去言传身教培养他们。

    现在只提大国工匠、不提培养大国工匠的前辈们能行吗?可是改革开放多少年后,没想到这些前辈们的养老待遇,竟然不如当初学校里的敲钟工,成为央视主持人崔永元质疑养老金“双轨制”、“待遇差”,实话实说的一句名言:这有什么道理吗?没有道理还要执行就是不讲道理。

    我想有句古训应该对世俗做出最好的诠释——“吃水不忘挖井人”!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