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潘多拉的世界 发表于  2017-03-18 09:28:17 1516字 ( 37/2800)

让职业打假者赚钱,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一抹斜阳5011 发表于  2017-07-15 11:25:35 71字 ( 0/0)

“打假”是硬道理,是判断是非的基础和前提。为了中国市场净化,为了中国出口诚信,为了中国精神文明,除了有效打击假冒伪劣、打击欺诈行为,别无选择。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81.200 发表于  2017-03-19 10:20:45 104字 ( 0/16)

职业打假不是坏事是做好事,只要不涉嫌造假及敲诈,就不应受到指责。因为大多数消费者都不清楚商品标准真假如何辨认。且无暇顾及。面对现实,单靠工商质监部门,他们也忙不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9 08:26:24 0字 ( 0/10)

经济手段打假恐怕更有效。

经济手段打假恐怕更有效。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9 08:16:55 0字 ( 0/15)

职业打假赚钱理所应当,这是他们的劳动所得;黑心商家制假售假坑害百姓伤天害理,付出代价是罪有应得。

职业打假赚钱理所应当,这是他们的劳动所得;黑心商家制假售假坑害百姓伤天害理,付出代价是罪有应得。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9 08:06:26 0字 ( 0/34)

消协的职能交给职业打假干,这能省去政府不少开支,打假还更给力。

消协的职能交给职业打假干,这能省去政府不少开支,打假还更给力。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7-03-19 06:55:04 12字 ( 0/15)

是政府职能缺位地有力补充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大易侠英 发表于  2017-03-19 06:52:09 13字 ( 0/19)

支持打假职业?是宏扬正气!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一抹斜阳5011 发表于  2017-03-19 06:25:05 0字 ( 0/108)

职业打假人充当社会清道夫维护了消费者一定的权利,而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职业打假人充当社会清道夫维护了消费者一定的权利,而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ssnj 发表于  2017-03-18 23:53:24 26字 ( 0/73)

职业打假也不利于经济发展,消费者打假要给予方便的办理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开福的翔子 发表于  2017-03-18 22:38:43 112字 ( 0/9)

当今社会,如果职业打假人有钱赚,还能赚到大钱的话,就说明我们的生活环境中造假制假还大有人在,而我们的监管部门、执法部门还留有许多的工作死角。那么,职业打假人就有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49.70.239 发表于  2017-03-18 21:06:05 46字 ( 0/26)

对于产品的打假应该与学术争论有所区别,辨别有些学术的真伪需要几年、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23.112.158 发表于  2017-03-18 19:19:00 36字 ( 0/75)

职业打假者无论在众人心中的评价好与坏,就看法律规定许不许存在职业打假者!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lianft 发表于  2017-03-18 19:09:46 31字 ( 0/10)

这取决于政府的权衡利弊,取决于政府的态度。普通人对此没有态度。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24.224.68 发表于  2017-03-18 18:41:01 54字 ( 0/45)

质检部门应该就是职业打假者。只有让他们满世界打假,靠打假成功获得他们的生存费用,这个世界才可能没有假货。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222.69.223 发表于  2017-03-18 17:45:55 305字 ( 0/34)

职业打假是否应该赚钱,是好事还是坏事?购到假货,购一罚一,购一赔三,是商店认为没有假货,所以承诺。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是公民的义务,没有是好事还是坏事的说法,当然是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中道逸民689 发表于  2017-03-18 17:31:25 13字 ( 0/40)

应该有职业打假。但要规范。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不知何时7519 发表于  2017-03-18 17:03:18 12字 ( 0/7)

一物降一物,蚂蚁降豆腐。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云中来客26665550 发表于  2017-03-18 16:42:42 19字 ( 0/22)

市场现状,有了牛皮鲜,才有了牛皮膏药!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82.90.50 发表于  2017-03-18 16:41:01 44字 ( 0/17)

现在打假就靠职业打假了,没有几个纯消费者有能力去打假,只要没有假货,职业打假自然不存在。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民爱真 发表于  2017-03-18 15:32:06 16字 ( 0/16)

这就是中华文化的侠客精神[火车]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云雨飘零35570994 发表于  2017-03-18 14:40:03 463字 ( 0/9)

答;小鲜肉们,大家将心比心,大家想把群众和社会风气引向何方呀;;我更不信年轻人在创作剧本上能全盘超过来创作家;分配的驴头不对马嘴,搞的文艺非常浮躁,这个人离婚了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36.62.224 发表于  2017-03-18 13:48:07 344字 ( 0/9)

答;小鲜肉的收入法不合情理,不合国际行情,也不利提高技能,这样算起来【修法】后就不合法,这个法不修说不过去。【文艺文化宣传推广工作能力为上】不能让国内外人看笑话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3-18 13:12:09 20字 ( 0/25)

制假的去做真货,打假的去独立谋生,多好!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3-18 13:06:05 46字 ( 0/18)

政府监管部门不失责,会有假货不断?会需要民间人士打假?制假打假与腐败反腐一样,社会代价太大!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3-18 13:02:55 108字 ( 0/10)

接刚才的回复 有个东西应该是可行的 那就是让律师职业化专业化 就是律师事务所了 就像个人诊所一样 律师事务所是治社会病的 但是这里有个问题:办个人诊所要过多少关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3-18 12:59:57 64字 ( 0/22)

大方向上赞成的 但其中会出现诬陷竹杠的事 所以一个东西是至关重要的:法律平台 但是这个法律平台凭什么为你服务??所以不是那么简单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221.198.178 发表于  2017-03-18 12:52:49 8字 ( 0/16)

应该创立打假学。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221.198.178 发表于  2017-03-18 12:49:47 37字 ( 0/16)

这叫做唯物主义反映论。不但该支持,还应该设打假学科,培养打假专业技术人员。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zyd108 发表于  2017-03-18 20:40:54 4字 ( 0/14)

说得好!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开科取士1 发表于  2017-03-18 12:19:52 29字 ( 0/7)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别说美国没有,俄罗斯有吗?也没有不是?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史呈祥 发表于  2017-03-18 11:17:48 39字 ( 0/26)

当然是好事。问题是法律不允许,法官也不支持。不劳而获发大财,法官心里也不平衡。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zyd108 发表于  2017-03-18 20:50:00 142字 ( 0/17)

不能说人家不劳而获,职业打假虽然理论上说退一赔十,实际上,投入一万未必能获得十万。还有诉讼费、交通费、律师费等等你们怎么不算进去?再说了,官司不一定能打赢,打赢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zyd108 发表于  2017-03-18 20:52:32 136字 ( 0/11)

不能说职业打假不劳而获,人家虽然理论上说退一赔十,实际上,投入一万未必能获得十万。还有诉讼费、交通费、律师费等等你们怎么不算进去?再说了,官司不一定能打赢,打赢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zyd108 发表于  2017-03-18 20:59:49 92字 ( 0/10)

职业打假也要养家糊口,有哪个职业没有工资的,有几个人上班不要工资的?看到职业打假好象赚点钱,居然有人眼红!呵呵,真是奇葩了,如果说打假真能那么容易赚钱的话,为什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zyd108 发表于  2017-03-18 21:05:22 75字 ( 0/18)

有喜欢使用假冒伪劣商品的人士吗?当然没有!既然如此,有人去制止了,你们不支持,还说风凉话,甚至要取缔打假人士他们,没有人打假,假冒伪劣商品就会减少吗?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梦输香 发表于  2017-03-18 11:08:53 127字 ( 0/35)

让职业打假者赚钱,绝对是好事,至少在目前状态下绝对是大好事。要知道打假是要付出危险代价的。打假绝对是为维护社会稳定作出贡献的,既然有人为我们人民作出了贡献,那我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11.226.23 发表于  2017-03-18 10:40:55 19字 ( 0/20)

媒体监督与群众监督,也是有效的监督手段

又是一年一度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无良商家最担心的时刻。不过,有没有方法让这种担心转变成常态?职业打假可以说是一个利器。然而在近几年,关于职业打假人的争议可不少,比如指责这类群体把打假做成了生意。最近,就有媒体报道称一些打假人一年投入几百万卖假货,“不赚几倍就白干了”。

职业打假作为一门生意经,缘起于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2009年,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可以要求“退一赔一”,从而确定了赔偿机制。2014年实行的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一旦“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这个赔偿力度就变成了“退一赔三”。惩罚性赔偿机制的确立,可以视作对消费者的赋权,但也正是因为要进行倍数赔偿,使得很多人涌入到“牟利大军”中。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职业打假视作投机行为,问题是这种投机行为在不在允许范围内,这就要算一下成本和收益了。首先是成本,主要产生了几种情况:一种是敲诈勒索,比如发现问题直接给企业施压,让对方花钱消灾;一种是恶意打假,比如有一些职业打假人私藏货品等过期,然后向商家索赔;再有就是大家熟悉的知假买假,通过摸查确定目的物,大量买进然后索赔。其中,前两类投机行为直接涉及到诈骗。再看收益,消费者虽然具有追偿的权利,但在与商家周旋、甚至提起诉讼的过程中,依然需要承担比较高的成本,这使得消费者相对比较弱势。就目前造假情况来看,由职业打假人充当市场清道夫,所能起到的积极作用可能远远大于社会成本。

有人可能觉得,造假产生职业打假就像酒驾产生钓鱼执法,有“反向激励”之嫌。这其实是混淆了两回事,后者涉及程序正当性问题,而前者则完全适用于结果导向,可以用收益和成本来算问题。况且,职业打假人也有投资风险,一旦投入百万而索赔不了,得自己吞苦果子。所以,尽管职业打假更多出于“牟利”而非“生活自用”,但站在效用最大化的角度上,应该赋予他们和普通消费者一样的权利。至于是不是恶意打假的问题,有没有勒索敲诈的倾向,完全可以交由司法裁决去判断,做到这一点也并不难。

然而从具体法律上来看,对职业打假人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比如,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定义,应当是为了“生产生活需要”,用作牟利显然不在其列。又如,正在送审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直接规定“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牟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然而在2014年,最高法又明确支持了食品药品领域的“知假买假”行为。可见,关于职业打假的惩罚性赔偿权利能不能被明确保护,确实具有讨论空间,而从最新趋势来看,职业打假人很有可能不会被保护。

在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中,不少代表和委员都提到了打假问题,认为应该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在打假问题上形成强有力的长效机制很重要,其中法律监管与执行应该是基本保障,但如果要做到打假常态化,充分调动消费者自己的积极性、能动性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赋予消费者“退一赔三”权利是第一步,那么明确打假人也享有这项权利才更符合现实需要。在当前,职业打假人还不到退场的时候,在未来,也应该意识到让职业打假人赚钱其实并非坏事。(南方日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