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塞北黄沙 发表于  2017-03-14 09:29:26 1188字 ( 28/1915)

“部长等记者”,政务公开身段更显“柔软”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实干才是真理 发表于  2017-03-20 16:43:51 45字 ( 0/24)

部长等记者”释放出了两种态度,一种是公开透明的态度,一种是开放的态度,小改变折射大发展。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亭子123 发表于  2017-03-15 16:24:45 41字 ( 0/28)

政务公开就是公开透明,只有公平公正公开才能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吕彩梅6660 发表于  2017-03-15 15:51:35 41字 ( 0/28)

要我做、变我要做,体现执政为民、主动履职担当。从基层抓起,要从老百姓在利益出发。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ylqy姚 发表于  2017-03-15 09:59:48 16字 ( 0/14)

从基层抓起,要从老百姓在利益出发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合荣 发表于  2017-03-15 09:54:14 48字 ( 0/21)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政务公开、为民服务、做人民的公仆,不摆官架子,从小的改变开始,希望能层层落实。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Armiste 发表于  2017-03-14 20:22:03 4字 ( 0/30)

深度好文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公几 发表于  2017-03-14 20:00:16 5字 ( 0/12)

都想过关。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东坞 发表于  2017-03-14 18:21:35 0字 ( 0/23)

部长能放低姿态,记者可千万别拎不清吧

部长能放低姿态,记者可千万别拎不清吧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3-14 18:18:49 29字 ( 0/19)

从“避招”到主动“接招”,变化的是身段,进步的是政务公开!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季璇 发表于  2017-03-14 17:08:14 44字 ( 0/19)

部长等记者”释放出了两种态度,一种是公开透明的态度,一种是开放的态度,小改变折射大发展。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芜湖周亚平 发表于  2017-03-14 16:42:05 0字 ( 0/28)

基层问题更加突出,想见一个县老爷,得看他高兴不高兴见你

基层问题更加突出,想见一个县老爷,得看他高兴不高兴见你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卫滨区工信委 发表于  2017-03-14 16:31:10 63字 ( 0/15)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卫滨区工信委 发表于  2017-03-14 16:30:12 56字 ( 0/23)

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卫滨区工信委 发表于  2017-03-14 16:29:44 29字 ( 0/52)

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123.234.92 发表于  2017-03-14 16:11:23 44字 ( 0/26)

“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确保按时足额发放。” “按时”?什么时间?有时间表吗?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小希HCF 发表于  2017-03-14 15:53:52 17字 ( 0/17)

部长等记者好声音,阳光政务更给力!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76967696 发表于  2017-03-14 15:30:44 23字 ( 0/32)

要我做、变我要做,体现执政为民、主动履职担当。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xxxyyy123 发表于  2017-03-14 15:24:39 41字 ( 0/15)

政务公开就是公开透明,只有公平公正公开才能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3739136 发表于  2017-03-14 14:15:36 48字 ( 0/36)

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123.234.92 发表于  2017-03-14 16:12:07 44字 ( 0/55)

“继续提高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确保按时足额发放。” “按时”?什么时间?有时间表吗?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3-14 13:30:49 34字 ( 0/33)

部长等记者,转作风拉开大幕,政务公开照进阳光,权力接受监督不容虚。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11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7-03-14 13:09:43 3字 ( 0/20)

[赞]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183.207.178 发表于  2017-03-14 12:46:37 20字 ( 0/36)

这就表明领导的作风改变了?需要跟踪观察。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4 12:43:31 0字 ( 0/19)

“部长等记者”彰显政务公开、政府为民惠民的自信。

“部长等记者”彰显政务公开、政府为民惠民的自信。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WBQC 发表于  2017-03-14 11:40:43 18字 ( 0/33)

部长等记者好声音,阳光政务好发力。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3-14 10:56:45 17字 ( 0/34)

部长等记者好声音,阳光政务好发力!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3-14 10:58:10 17字 ( 0/29)

部长等记者发好声,阳光政务更给力!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3-14 10:34:04 45字 ( 0/43)

部长等记者让政务公开的“身段”越练越美,试问那些还在“防火防盗防记者”的官员们可作何感受?

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以前是记者等部长,现在是部长等记者。”据新华社报道,3月12日上午8点,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距离“两会部长通道”开始还有10分钟,五六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已经提早到达,做好“接招”热点问题的准备。

  与前些年上会记者围堵部长却往往遭婉拒相比,最近两年部长们的“身段”显然更柔软,“部长通道”与媒体的距离也更近了。从记者等部长、等不到部长,到现在部长等记者、部长主动“接招”,变化的不仅仅是“主客之势”,还有政府主动及时回应社会关切的姿态。

  置身众声喧哗的舆论环境中,部长们面临的,不是公开不公开的问题,也不是公开多少、选择公开哪些的问题,而是如何以最坦诚的公开接受社会公众监督的问题。

  李克强总理就曾多次强调,政府要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去年和今年两会前,专门要求国务院的部长们主动发声,“要把嘴巴张开,直截了当地回答问题”、“对于群众关心、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把回应结果向老百姓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部长能主动“等”记者,意味着政府职能正在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以往可能只是闭门工作、闷头干活,即便这一过程中遇到一些问题、阻碍,也不愿意向公众公开;若是触碰到敏感问题,更是三缄其口,含糊其辞。这种“吾知道,吾不言”的情形,非但不会取得民众的谅解,反而会加剧民众与政府的隔膜,与现代政府的治理理念格格不入。

  毕竟,现代政府治理的基本理念就是公开透明,政府政务要实现动态的、全程的、立体的公开,而不仅仅表现为静态的政府信息公开。也即,政务公开不仅包括信息公开,也包括政府行为、程序公正及结果的公开。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强调向社会公开,更强调与民众互动。有了这样的良性互动,政府方可完成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变,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部长直面媒体,也体现出政府的诚意,不仅免去了逐级汇报、层层请示的信息阻隔与扭曲,也让部长对现实舆情更多一些体察与理解。每一次直面媒体,都可视为一次充实的调研、缜密的思索,而非“虚应故事”,其价值也远非政策宣示,更有参酌民意后的调整、补充、求变。

  部长们走出来、亮身段,是政务公开的进步。不过,对公众来说,每年只有两会期间能够这么高频率地见到部长,仍然很不解渴,所以,不只在两会期间,部长们也需要多接触媒体,回应舆论关切。

  李克强总理此前强调“部长要第一时间回应关切”,也并非单指两会,两会只是政务公开的一个平台而已。说到底,政务公开的实质正是要让政府权力接受监督,从制度层面避免滥权。这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常态化,也任重道远的事情。(新京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