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谁念西风 发表于  2017-03-14 09:26:29 15411字 ( 74/4921)

如何界定“村霸”?看完这七个特征一目了然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希望452 发表于  2017-03-18 19:33:01 290字 ( 0/9)

司法改革必须首先打击屋面搭建,要作为,关键是要作为,特别关于家的法律,屋面禁止上人,禁止绿化,违章撘建杀,邻居的行为要有人管理,把家与家的关系作为了,才有国家的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生力军123 发表于  2017-03-15 17:06:36 29字 ( 0/5)

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还群众一片安宁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4.107.120 发表于  2017-03-15 14:08:00 36字 ( 0/12)

很简单,严打暴力违法犯罪分子就行了,不准取保候审不准缓刑不准减刑必须假辞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4.107.120 发表于  2017-03-15 14:35:21 4字 ( 0/1)

不准假辞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1.23.105 发表于  2017-03-15 12:34:54 47字 ( 0/1)

山高皇帝远,基层法治薄弱,不想管不敢管的纵容,它们很是囂张,十多连来可苦了没钱没势的老实人了。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datie222 发表于  2017-03-15 10:05:44 40字 ( 0/21)

要依法严厉打击危害农村和谐稳定的违法犯罪,坚决铲除“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毒瘤”。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社会主义核心好 发表于  2017-03-15 08:49:42 158字 ( 0/14)

想想当年毛泽东怎样领导穷人翻身得解放的,就知道如何从根本上解决村霸问题了。——1,互助组——好人联合会;2,穷人当家做主人——弱者当权;当权者不能有关系网,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靖彤124256 发表于  2017-03-14 23:26:57 9字 ( 0/2)

主帖写得好,点暂!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7-03-14 22:43:37 21字 ( 0/20)

有些村霸公安派出所也清楚却不敢动他们---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22.70.107 发表于  2017-03-14 21:50:50 20字 ( 0/3)

咋回事,村霸居然成了事。。不是个别现象?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3-14 21:38:00 10字 ( 0/31)

治村霸先治村霸的后台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3-14 21:42:16 14字 ( 0/14)

乡镇官员作风正就不会出现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7.186.170 发表于  2017-03-14 20:57:28 44字 ( 0/12)

也就说说算了,不久就会被千变万化的对策所吞噬,在农村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再也没人理这茬了。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7.186.170 发表于  2017-03-14 20:59:16 19字 ( 0/13)

百姓说话没分量,村霸问题绝对解决不了。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火烧云14978569 发表于  2017-03-14 20:27:53 12字 ( 0/8)

无数地主资本剥削家无人管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23.234.92 发表于  2017-03-14 20:13:07 30字 ( 0/11)

村霸已经当上村干部了。很多村干部利用手中的权力也当上村霸了。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风飙猪 发表于  2017-03-14 20:06:32 41字 ( 0/9)

扬民声,扶民力,真正的民主选举,真正的民主监督,那以恶相传的村霸就不会有生存空间。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01.105.65 发表于  2017-03-14 19:40:20 0字 ( 0/16)

骗权占势,欺上压下,独食乡里,迫害无辜,弱肉百姓,才为最可怕村霸。

骗权占势,欺上压下,独食乡里,迫害无辜,弱肉百姓,才为最可怕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audiooo 发表于  2017-03-14 19:20:37 22字 ( 0/9)

必须在基层厉行法治,建设强有力的公检法队伍。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5.198.103 发表于  2017-03-14 19:01:44 65字 ( 0/4)

有的村干部利用职权私下把村集体的山,地,水,林······承包给亲属或自己,是否花钱百姓是不知道的。村干部偏亲向有属于‘闷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农科大123 发表于  2017-03-14 18:59:04 175字 ( 0/4)

《自然地理》如果设立“三个温带雨林区域”就可以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通过“空中水网”吸引到第一站塔里木盆地,第二站柴达木盆地,第三站黄河河套罐区和狼山阴山一带,1.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8:42:16 35字 ( 0/7)

重要的问题是对农民的教育,包含法制教育,对农民的普法要与惩戒结合起来。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8:53:45 40字 ( 0/6)

在农村特别需要倡导和力行文明新风,克服极端狭隘自私、愚昧、野蛮、霸气的恶劣风气。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9:05:24 33字 ( 0/11)

骄横的农民多了起来,这管理不到位有关,与只扶贫对农民有求必应有关。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8:51:27 108字 ( 0/17)

对于农村浓郁的宗族势力给农村社会生态造成的诸多负面作用不可低估,宗族恶势力的理念观念与根深蒂固的传统做法还会向城镇延伸,给城市尤其是中小城市的社会生态带来诸多负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9:10:45 61字 ( 0/7)

譬如,一些城镇尤其是西部地区的城镇流行的只认老乡,不认科学真理,不顾法纪的歪风邪气,与宗族恶势圈子的作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18.138 发表于  2017-03-14 18:45:41 62字 ( 0/9)

宠是害,严是爱。对农民不能溺爱,偏爱,要严管。要把对贫困农民的扶贫与增强法制观念,养成守法自觉,祛除农村的黑恶势力结合起来。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1.11.180 发表于  2017-03-14 17:15:12 11字 ( 0/8)

村霸不除、百姓无宁日。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碧草青绿 发表于  2017-03-14 17:14:17 7字 ( 0/16)

村官多是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卫滨区工信委 发表于  2017-03-14 16:27:23 33字 ( 0/4)

讲科学社会主义有完善的监督组织哪有村霸、地主、资本家和权贵的天地。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2.53.84 发表于  2017-03-14 15:44:39 16字 ( 0/5)

没有权力的支持:村霸能横行一时!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2.53.84 发表于  2017-03-14 15:46:33 17字 ( 0/5)

有金钱案件的存在就有村霸!应细察。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2.53.84 发表于  2017-03-14 15:49:28 17字 ( 0/2)

有金钱案件就有村霸【有时是同伙】!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勾勒星空 发表于  2017-03-14 15:36:43 0字 ( 0/8)

村霸要严厉打击,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村霸要严厉打击,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8.112.61 发表于  2017-03-14 15:09:10 102字 ( 0/2)

村霸都是用搜刮村民的血汗钱,侵吞村集体资产贿赂各级上司获得保护。所以,必须严查村财务账目清楚,大多数村财账几十年都不向村民公开的。所以,村贪们攻守同盟一手遮天,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藕塘里的风景 发表于  2017-03-14 14:56:59 20字 ( 0/32)

村霸严重危害农村社会稳定,必须依法严打。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8.112.61 发表于  2017-03-14 14:45:29 21字 ( 0/124)

一阵风严惩村霸是震慑不住的,必须持之以恒。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8.112.61 发表于  2017-03-14 14:42:00 65字 ( 0/11)

村霸关系网宽,用金钱早就贿赂明白了。互相保护都不出事保住权位控制村民咽喉,不准发声,继续逃避,继续侵吞村中集体资产搜刮村民血汗钱。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水清云淡1071270 发表于  2017-03-14 14:38:00 55字 ( 0/6)

宣传;是施政之力。法;是执行纪律的保障。所以执法人必须是公平公正无私的大德英才。这是社会朝着健康发展的必然性。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8.112.61 发表于  2017-03-14 14:34:40 44字 ( 0/16)

村治保主任,乡派出所,区公安都是村霸的保护伞!村民到处告状没人管,就用三个字“拖死你”!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3.1.144 发表于  2017-03-14 14:16:29 15字 ( 0/27)

打不狠,就是白打。村霸太多了。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2.222.18 发表于  2017-03-14 13:53:45 28字 ( 0/4)

儒教哲学是家文化,宗教的保护伞,传统文化是村霸的保护伞。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3-14 13:37:14 23字 ( 0/418)

依法严惩让“村霸”灭,制度纪律严防”村霸”生。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失去的保障 发表于  2017-03-17 13:01:56 72字 ( 0/6)

怎么治村霸?现在的农村都单干了,没有集体的力量,老百姓就没有主心骨。上面说说,下面呵呵。纲不举,如何张目才是关键问题。就现在这样,永远的治不好。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1.219.152 发表于  2017-03-15 12:07:01 8字 ( 0/44)

村霸怎么产生的?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水清云淡1071270 发表于  2017-03-15 08:19:03 157字 ( 0/15)

人们必须清醒认识到,所谓的村霸的型成是愚眛无知而造成的。是地方政府的一些官员的私心所造成的。一些地方恶霸势力的养成,以到破坏国家基本法【选举权】人神共愤的程度。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3-14 13:35:59 21字 ( 0/14)

藐视政法,称霸乡里,作恶不羁,是为“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8.118.189 发表于  2017-03-14 13:26:11 14字 ( 0/10)

想起了解放初期的农会,真牛。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83.207.178 发表于  2017-03-14 13:21:10 61字 ( 0/11)

仍属相持阶段,而且还处于弱势之中,制度性问题需要建立强有力组织才能与恶相抗衡。一说自治就没人管了,都是政策错误带来的恶果。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水清云淡1071270 发表于  2017-03-14 13:14:25 27字 ( 0/7)

灭贪官,除恶霸,铲除邪恶势力,给勤奋守法人的朗朗乾坤。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水清云淡1071270 发表于  2017-03-14 13:27:31 47字 ( 0/2)

决不许;让村乡级地方基层官员成为恶霸等邪恶家族势力的轴心。事关百姓对政府的信认。一个中国公民。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221.198.194 发表于  2017-03-14 13:12:37 29字 ( 0/5)

这里没有列入利用合法外衣欺乡霸邻的。如是某某长、某某干的。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11上善若水 发表于  2017-03-14 13:09:53 3字 ( 0/3)

[赞]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老姑父 发表于  2017-03-14 12:57:25 154字 ( 0/17)

还七个特征呢,这几个现在哪个都不能直接看出来,这算什么特征呢?首先说乡村干部不敢管的这条,有很多村干部本身就是村霸或者是村霸的代理人;再个现在的村霸和过去的村霸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3-14 12:33:14 12字 ( 0/2)

村霸似弹簧,你强它就缩!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


三是一些地方基层“两委”班子选举制度不健全、不透明,“村霸”拉票、贿选,或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成气候的“村霸”、宗族势力,从而沦为其欺行霸市的爪牙。

四是有些基层组织弱化,作为民间纠纷第一道防线的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等面对矛盾纠纷不愿管、不敢管;而一些村民法治观念淡薄,面对不法侵害多数选择忍气吞声,助长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嚣张气焰,同时也造成执法、司法部门无从了解相关犯罪行径,无从查办和治理。

如何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的长效机制?

孙忠诚表示,建立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一是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二是要发挥检察职能,配合纪检监察、组织人事部门和换届选举机构共同维护好“两委”换届工作秩序,积极有效预防各类干扰、操纵和破坏换届选举的职务犯罪,杜绝“村霸”和宗族恶势力操纵选举。

三是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健全村调解委员会、治保会、民兵等组织,壮大农村社会治安力量。

四是加大宣传,及时曝光查办的典型案例向群众展示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成效。

同时,深入开展普法教育,增强农民群众法制观念,促进其自觉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权。


(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4 11:56:18 0字 ( 0/15)

打击预防“村霸”,基层须有所作为。

打击预防“村霸”,基层须有所作为。

3月1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他表示,2017年检察机关将突出惩治欺压百姓、胡作非为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推动完善乡村治理。

“村霸”到底有哪些典型特征?“村霸”和宗族恶势力存在的根基是什么?如何加以惩治和预防?媒体记者近日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

如何界定“村霸”?

孙忠诚表示,严格来说,“村霸”并不是一个正式的法律术语,而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 七是受雇于人、充当打手,残害无辜的。

如何区别对待宗族中的恶势力?

在农村治理中,宗族发挥着重要作用,如何区别对待其中的恶势力?

孙忠诚表示,宗族的确在农村治理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当前也有一些地方宗族势力的发展出现扭曲,演变成为争夺家族利益甚至一己私利而从事非法活动,侵害农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影响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的一股恶势力。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宗族恶势力,必须毫不手软,进一步加大整治力度。

对“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治理中面临哪些困难?

孙忠诚表示,目前,在治理“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的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困难。

一是部分农村经济发展落后,教育水平跟不上,产业发展不足,许多适龄青年无书可读、无业可就,很容易蹚入“村霸”浑水。

二是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保护伞”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