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忘川引渡 发表于  2017-03-13 09:24:34 1518字 ( 19/1336)

治理“线上打野”,功夫要怎么下?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一抹斜阳5011 发表于  2017-03-14 09:26:14 0字 ( 0/3)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grammer123 发表于  2017-03-13 11:46:41 34字 ( 0/76)

现在的“直播牌照“有多贵你们知道吗?”一纸政令“管住直播平台就可以了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3-13 14:07:10 23字 ( 0/1)

直播牌照??我还说要公诉呢 哈哈 爱干嘛干嘛去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3-13 11:46:37 0字 ( 0/30)

“打野”须禁,“直播打野”须止。

“打野”须禁,“直播打野”须止。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1:37:07 161字 ( 0/11)

答;网上能买商品,订车票,订餐,手机和网上订杂志,订报纸,微信,网上付款后,用心也能办,最好能订一年的,也能订半年的,三个月,两个月的让人体会下方便真送后在订后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17-03-13 11:26:22 31字 ( 0/20)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我们要好好保护牠们,和谐共存,环境自然优美。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1:19:14 145字 ( 0/18)

答;驾证扣分让一间课堂里那么多人去学习,然后考试卷子都不给合格,最后交给黄牛就都合格了,每人给两三百元元,这浪费人时间,更不合法,看了也不爽快,要改革,必要时网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金西瓜 发表于  2017-03-13 11:16:14 50字 ( 0/0)

野生动物是生态环境良性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保护好它们,不能让什么“线上打野”毁了我们的多年保护成果。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1:14:40 86字 ( 0/13)

答;;网上订餐很方便,去了就吃,一点时间都不要等,如不去吃,订餐钱不退或扣减,这都很公平,有的人能在家里开餐馆,没有门面非,菜酒价格很实惠呀;这个创意很好,商家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yang-001 发表于  2017-03-13 11:07:00 23字 ( 0/30)

线上与线下有效配合,坚决打击违法“打野直播”。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发表于  2017-03-13 11:04:23 39字 ( 0/23)

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1:03:05 117字 ( 0/18)

答;网上购物特别好,网上能不能买车辆保险呢,用心就可以办;网上能不能查车辆扣分呢,只给查自己的,用心也可以办,网上扣分后消分考试也可以办【能不考更好】;可扣一次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0:54:07 60字 ( 0/20)

答;网上决不准犯法和不务正业;网上能订机票,车票,公园门票,宾馆房间,电信,移动,联通,电费,水费,媒气 都能交费很方便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3-13 10:51:39 19字 ( 0/17)

治理“线上打野”,尚须线上线下相结合!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3-13 10:50:04 15字 ( 0/18)

治理“线上打野”,功夫在线下!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3-13 10:44:10 54字 ( 0/23)

答;;1;网上售假起点罚50倍,判刑1-20年,特大的判无期或死刑;;2;网上打野是挑战法律必需要依法办事。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qingfeng555 发表于  2017-03-13 10:11:20 194字 ( 0/16)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还我一片蓝天nmj 发表于  2017-03-13 09:57:41 78字 ( 0/0)

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3-13 09:38:48 52字 ( 0/14)

保护野生动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是人类文明的表现,“网上打野”肯定是建设文明世界的“负能量”,当依法治理。

    竹鼠“互斗”、上山“收夹”、野鸟残骸……每天早上7时到深夜12时,“打野主播”们边深入田野、山林捕捉野生动物,边直播猎捕过程。类似视频出现在多家直播平台,部分主播甚至拥有数十万粉丝。被猎捕动物中,不乏竹鼠等“三有保护动物”(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此外,主播们所使用的猎夹等工具,也涉嫌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

    “直播打野”指在野外猎捕野生动物,其间不乏国家明令禁止猎捕的“三有保护动物”。对于平台直播主播来说,“打野”新鲜具有吸睛力,能最大程度达到吸粉之效。与此同时,还能在好玩有趣之余,打打牙祭赚点生活补贴,也算一举两得。不过,网络无罪,平台无过,那些本应受到保护的动物没有过错。相反,网络直播“打野”的场景越是喧闹,气氛越是热烈,越表明管束机制的苍白乏力。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具有多重性,一者,此举有违公序良俗,具有教唆之嫌,如果场面过于血腥而刺激,就会对未成人形成误导。在社会暴戾之气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纵容打野之类的影响扩大化,会让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造成部分人三观不正;二者,此举有违法之嫌,若不能加以限制或者禁绝,则会形成破窗效应。“直播打野”平台的大量存在,众多主播为吸粉而互相竞争,越界行为泛滥之下,局势则会失去控制,并陷入彼此比狠斗惨的恶性循环;三者,线上的趋利性会加剧线下违法,若是不能有效打击以正视听,明规正矩,则会形成放大效应,致负面性超越“打野”本身,衍生出心理、价值、治安等一系列问题,颠覆公众对道德与法律的敬畏。

    依法、及时和有效打击违法“打野直播”行为,既要控渠道,更要堵源头。网络放大了“打野行为”的负面性,却未能有效消除“打野行为”的孳生。法治的实现在于有法必依,法治的落实在于执法必严,让任何一起违法行为都受到惩处,让当事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避免让其心存侥幸,树立法律的权威,增强法治的效力。反之,若是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还存在“墙外抛石头”那般的不确定性,挂一漏万,无人心存“法的敬畏”。

    法的前提与基础其实是罚。杜绝线上直播的泛滥,根在于堵住于线下的违法。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这一逻辑关系是,只有作死会死,才会让人不去“作死”。“打野行为”既然涉嫌违法 ,首先就应依法惩罚,而非发现之后,让平台公司一关了之。没有了线上直播的显摆或者吸粉,并不意味着线下的“打野行为”就不复存在。

    2014年,西藏墨脱县的向导举报,有打猎人在该县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布下大量钢丝套,猎杀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白鹤和西藏自治区二级保护野生动物豹猫。2015年,微信、微博中流传一组虐驴男活割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野驴的图片。近年来,类似的案例不断出现,让人对法律的效力产生了质疑。与此同时,又不断出现了捕获青蛙被判刑的案例,但何以未能从根本上预防此类行为的产生,并让“网播打野”成为一种产业,跟线下打击的低效化,有着本质联系。

    “直播打野”的危害性在野外,其成因在于低效化。事后诸葛亮再高明,对于解决实际问题都于事无补。既然失控的“打野行为”都在网上无所顾忌,线下的打击者究竟干什么去了,这需要用实际行动来回答,更需要用效果来检验。(北京青年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