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福尔找摩丝 发表于  2017-02-17 08:52:21 7407字 ( 73/4931)

伤医事件又现,为何医务工作要“如履薄冰”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xxhehe 发表于  2017-02-21 20:03:27 56字 ( 0/1)

有效地解决医患矛盾,让医务工作者能得到更好的保护。好社风,好医改,医者精益求精,患者通情达理,医患和谐才不是梦。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日出东方c 发表于  2017-02-18 14:05:03 34字 ( 0/8)

医生要尊重患者,患者要尊重医生,二者互相尊重,医患关系就会融洽和谐.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218.59.105 发表于  2017-02-18 10:01:22 23字 ( 0/1)

给人治病不能象加工厂,按照操作规程,辩证医疗。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218.59.105 发表于  2017-02-18 10:03:17 27字 ( 0/4)

医生治病,不能走着进去,抬着出来。活着进去,变鬼出来。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36.62.225 发表于  2017-02-18 09:53:30 142字 ( 0/0)

答;;因为有时医生想病人的病,有时想病人口袋里的东西;如医生让病人检查了不该检查的地方,病人和病人家属会非常警觉和警觉,生气的也有,有些检查让病人家属推着老人楼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71.117.139 发表于  2017-02-18 09:25:19 20字 ( 0/2)

没啥说的,都是医疗市场化、商品化惹的祸!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71.117.139 发表于  2017-02-18 09:16:42 26字 ( 0/5)

医疗商品化的自然结果,由社会公益变成市场商品的必然!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8.29.142 发表于  2017-02-18 07:19:29 0字 ( 0/0)

都是金钱占有思潮惹的祸

都是金钱占有思潮惹的祸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7.136.27 发表于  2017-02-18 04:10:56 0字 ( 0/3)

医生不是万能的·但也不可能不犯错误的、这要看犯什么样的错·危重病人也各有各种危重情况·假如一个感冒病人因病不思饮食虚弱病危·确诊而无法治亡、在现代医疗情况下的任

医生不是万能的·但也不可能不犯错误的、这要看犯什么样的错·危重病人也各有各种危重情况·假如一个感冒病人因病不思饮食虚弱病危·确诊而无法治亡、在现代医疗情况下的任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7.136.27 发表于  2017-02-18 03:42:36 0字 ( 0/0)

关键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是综合的素质问题、什么人文就促成什么社会环境、医患既是双方群体中的个体问题的反应、也是群体的对应·在群体中什么人都有、什么问题都

关键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是综合的素质问题、什么人文就促成什么社会环境、医患既是双方群体中的个体问题的反应、也是群体的对应·在群体中什么人都有、什么问题都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01.68.137 发表于  2017-02-17 23:17:16 29字 ( 0/2)

为什么三十年前这种事情几乎没有,救死扶伤的医院不能搞市场化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audiooo 发表于  2017-02-17 21:16:32 17字 ( 0/13)

要把医生与患者之间的矛盾都化解掉。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71.117.138 发表于  2017-02-17 21:14:30 10字 ( 0/7)

医疗商的自然结果品化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71.117.138 发表于  2017-02-17 21:17:19 10字 ( 0/7)

医疗商品化的自然结果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71.117.138 发表于  2017-02-17 21:25:31 16字 ( 0/6)

这就是医疗由公益变成了商品的结果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01.105.112 发表于  2017-02-17 20:56:37 0字 ( 0/19)

国家安全,社会安全,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是在科学科技不断升级,不会是收费增量增容。

国家安全,社会安全,人民生命与财产安全,是在科学科技不断升级,不会是收费增量增容。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2-17 20:33:49 0字 ( 0/4)

天天努力,天天强。对手也不会闲者的,大家要永远记住。

天天努力,天天强。对手也不会闲者的,大家要永远记住。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2-17 20:31:52 0字 ( 0/21)

没有安全就没有金钱,安全是很重要的,大的国家安全,医疗安全,数据安全,企业安全,小的小区安全,家庭安全,手机安全等都很重要。

没有安全就没有金钱,安全是很重要的,大的国家安全,医疗安全,数据安全,企业安全,小的小区安全,家庭安全,手机安全等都很重要。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01.105.112 发表于  2017-02-17 20:20:51 0字 ( 0/10)

光明磊落,坦荡,不为利益所动,技在精益有精,职责和义务是以解脱他人痛苦为自已快乐,不蒙不胡不敷衍,即试运气,也与当事人是多是少摆明为是。人都有老,人都会病,这在

光明磊落,坦荡,不为利益所动,技在精益有精,职责和义务是以解脱他人痛苦为自已快乐,不蒙不胡不敷衍,即试运气,也与当事人是多是少摆明为是。人都有老,人都会病,这在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01.105.112 发表于  2017-02-17 20:05:00 0字 ( 0/17)

光明磊落,坦荡,不为利益所动,技在精益有精,职责和义务是以解脱他人痛苦为自已快乐,不蒙不胡不敷衍,即试运气,也与当事人是多是少摆明为是。人都有老,人都会病,返是

光明磊落,坦荡,不为利益所动,技在精益有精,职责和义务是以解脱他人痛苦为自已快乐,不蒙不胡不敷衍,即试运气,也与当事人是多是少摆明为是。人都有老,人都会病,返是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27.188.191 发表于  2017-02-17 19:22:13 10字 ( 0/6)

过度医疗过度赚钱不好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17-02-17 18:30:18 21字 ( 0/9)

医患和谐 ,身心并治,理解包容,康复高兴。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海叟 发表于  2017-02-17 18:16:56 10字 ( 0/4)

医生要研究心理学。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0.85.56 发表于  2017-02-17 18:08:24 9字 ( 0/7)

医生要研究心理学。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AB31 发表于  2017-02-17 17:51:02 4字 ( 0/0)

[党徽]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3.224.78 发表于  2017-02-17 17:38:48 64字 ( 0/7)

医疗市场化,就意味着病人就医、求生市场化。市场可以讨价还价,甚至拂袖而去,看病能吗?满怀希望,结果人财两空,都多大的胸怀能容纳、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7.75.19 发表于  2017-02-17 17:32:18 57字 ( 0/17)

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尤其是学有专长者的责任心非常重要,应首先承担责任,不论是个别还是在一般情况下,特别是后种原因。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4.139.137 发表于  2017-02-17 17:23:37 246字 ( 0/18)

一个普通的感冒,一个简单的手术就要成千上万、甚至几万、几十万,这钱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一台简单的手术,就哪几个医生,一点麻醉药,几把手术刀,一两个小时的工时、等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6:46:43 101字 ( 0/10)

答;这行人工资没有保障,不想点子,每年是要去要大几个月饭的;内地就是这样,他们也非常不容易,是外部出了问题,他们本质不坏,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善良女班长就是个医生,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1.14.81 发表于  2017-02-17 16:39:31 34字 ( 0/3)

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而不能满脑门子只要钱。木有钱就停只治疗。无德。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永不平公司 发表于  2017-02-17 16:05:40 43字 ( 0/5)

人富有了,是不是长脾气。还是人富有了,人的交流更加难能相容吗?或者医生医德缺失严重呢?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7.75.19 发表于  2017-02-17 17:35:32 20字 ( 0/10)

与穷富有何关系?关键是人的道德品质问题。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2-17 15:52:03 24字 ( 0/2)

这高危职业那高危职业,为什么出现这么多高危职业?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瞎子看世界 发表于  2017-02-17 15:12:51 65字 ( 0/7)

医疗体制出现重大偏差造成的。一句以药养医的错误提法,祸害了众多患者和家庭,也祸害了很多医护人员,更祸害了众多涉医涉妖的领导和官员。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公几 发表于  2017-02-17 14:07:01 10字 ( 0/19)

医务人员都成了商人。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胜败未可知 发表于  2017-02-17 13:34:47 9字 ( 0/2)

很快就会成熟起来。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开福的翔子 发表于  2017-02-17 13:29:25 51字 ( 0/12)

一切朝钱看,让医院讲经济效益,唯利是图,这样的社会风气如果没有根本的好转,就不要指望医疗行业成为例外。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3.230.236 发表于  2017-02-17 13:27:19 41字 ( 0/5)

还这生活会那生活会,过0滤0词都防不胜防,说的真实情况都屏0蔽,不要那么徐伟好吧?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2-17 13:25:02 16字 ( 0/23)

医护不冷暖人心,患者不急无医闹!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今日阑干1125 发表于  2017-02-17 13:20:40 19字 ( 0/7)

神医就没有这些烦恼,庸医就只能呵呵了。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3.230.236 发表于  2017-02-17 13:08:01 30字 ( 0/9)

白衣天使被铜臭玷污,打针吃药有回扣却不治病,轮到你也会急眼!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60.27.225 发表于  2017-02-17 13:05:23 24字 ( 0/14)

社会腐败医疗腐败是根源,反动的生命无价思想可怕。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2-17 12:53:35 31字 ( 0/21)

好社风,好医改,医者精益求精,患者通情达理,医患和谐才不是梦。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2:48:23 29字 ( 0/0)

答;很多是缺少互信造成的,真诚的前题有时受生存的成本制约。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36.62.193 发表于  2017-02-17 12:40:59 59字 ( 0/29)

答;把本医院,卫生局投诉电话,手机挂到每个科室,医疗事故处地址,鉴定电话手机都有,后面跟一句决不偏向任何一方决不护短。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83.208 发表于  2017-02-17 12:39:50 10字 ( 0/8)

医疗机构产业化的后果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83.208 发表于  2017-02-17 12:36:30 26字 ( 0/11)

医生拿回扣是公开的秘密!!!谁来维护患者的利益!!!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83.208 发表于  2017-02-17 12:34:08 15字 ( 0/7)

这就是医疗改革的结果如何???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实话实说ab 发表于  2017-02-17 12:16:40 20字 ( 0/15)

只要“相互理解”,何来“如履薄冰”?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老张头+1 发表于  2017-02-17 12:15:49 35字 ( 0/3)

[酷][贱兮兮]此医说得有些道理!毕竟是涉及患者性命的事,能不小心吗?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2-17 11:45:35 0字 ( 0/19)

暴力伤医不可恕,以医凌患不能容。

暴力伤医不可恕,以医凌患不能容。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06.115.154 发表于  2017-02-17 11:37:26 28字 ( 0/20)

生命与金钱哪个更重要?金钱会蒙蔽人的双眼,堕落人的灵魂。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0.155.72 发表于  2017-02-17 11:33:22 58字 ( 0/10)

谁在如履薄冰?患者背着沉重的经济负担去求医方救命,难道不是水深火热?难道不是在如履薄冰?为什么不从根源上去考虑问题?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2-17 11:25:29 33字 ( 0/6)

别抱团垄断了 把链条打断 引入竞争 。这些个事一说再说 人都看烦了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80.142.39 发表于  2017-02-17 11:24:16 19字 ( 0/3)

职业价值与自利换位造成!!![大红包]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7-02-17 11:20:07 37字 ( 0/10)

反对暴力伤医,更反对医卫腐败。医卫腐败的存在是因,暴力伤医的出现是果。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23.119.121 发表于  2017-02-17 11:19:58 23字 ( 0/12)

拿高额回扣……是……如履薄冰???……哈哈哈哈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2-17 11:12:41 40字 ( 0/3)

只是医生吗?前几天不是还有法官吗?再往前不是还有老师吗?还有警察吗?这是为什么?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2-17 11:16:13 27字 ( 0/7)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难道不是吗?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2-17 11:19:39 20字 ( 0/1)

问题是谁制造了这恨,仅仅靠打击能解决吗?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2-17 11:07:55 0字 ( 0/25)

以诚相待细致入微,哪来“如履薄冰?”

以诚相待细致入微,哪来“如履薄冰?”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22.228.236 发表于  2017-02-17 10:54:34 61字 ( 0/35)

你那医改不成功,人民不接受。医生给人民开高价药,疗效不好。医生以捞钱为目的,不是以看病为本分。---- 公共的医改失败了。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17.90.92 发表于  2017-02-17 10:45:01 38字 ( 0/24)

事情是双方面的。患者伤风咳嗽也要这样检查,那样检查,少则几百元,多则上千元。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旗帜下的少年 发表于  2017-02-17 10:38:53 24字 ( 0/4)

有效地解决医患矛盾,让医务工作者能得到更好的保护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2-17 10:24:29 36字 ( 0/26)

医患同心则“并肩奋战”,猜疑愤怨则“如临深渊”,通情达理才“春色满园”?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39.79.181 发表于  2017-02-17 10:11:21 0字 ( 0/18)

。。。互相伤害的事情,很多,很多,很多。。。

。。。互相伤害的事情,很多,很多,很多。。。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24.164.246 发表于  2017-02-17 10:08:45 4字 ( 0/13)

没办法。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2-17 10:03:41 0字 ( 0/23)

把患者当亲人,哪来患者伤医不断,“如履薄冰”?

把患者当亲人,哪来患者伤医不断,“如履薄冰”?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221.196.170 发表于  2017-02-17 15:17:23 2字 ( 0/3)

真理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陈筱涵 发表于  2017-02-17 10:01:01 61字 ( 0/22)

谁都可以得罪,但医师与法律你最好不去得罪。官法如炉,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可以让你马上消失。同理,医师用药,你也是分分秒秒的事。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2-17 09:57:39 19字 ( 0/18)

医务工作如履薄冰,救死扶伤怎能心安?!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2-17 09:48:50 0字 ( 0/19)

医风医德回归到一切为了人民健康的白衣天使本色,伤医事件就会减到最低甚至杜绝。

医风医德回归到一切为了人民健康的白衣天使本色,伤医事件就会减到最低甚至杜绝。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2-17 09:41:42 45字 ( 0/28)

当社会道德成了奢侈品时,扶个倒地的老人不也“如履薄冰”吗,若欲伤医不再现,道德重建最关键。

2月16日,一年轻男子窜入江苏省人民医院外科楼11楼肝移植中心二病区,持刀将该院肝脏移植中心副主任孙倍成刺伤。农历新年伊始就发生恶性伤医事件,医生为何成了高危职业,医务工作究竟该怎么做?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王志明写有《医疗偶发事件多》一文,阐述了他对于医务工作的看法。

从事临床医疗的专业人员都知道,看病时,话不能说绝对,任何小概率或偶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由此,大家都喜欢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医生此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医院妇产科接受了一名诊断为三胞胎的孕妇。三胞胎在医学上实属罕见,并且存在较高的风险,科室及医院方面高度重视,安排多次产前专家会诊及B超检查,严密观察检测胎儿的生长发育及孕妇的健康状况,尽量将各种可能的风险减少到最低,避免出现任何差错。手术中当3个宝宝接连顺利出来并证实健康状态良好时,医护人群中发出一阵喧哗,大家都感到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当主刀医师结束手术前按常规检查宫腔时,又拉出来第四个宝宝,人群一阵惊呼!这惊呼中不知道是惊讶的成分多还是欢庆的成分多,真是不可思议!当然,B超检查的医师,一定会惊出一身冷汗。
好在4个宝宝都健康良好,手术顺利,家属很自然接受了这个结果。如果家属非要讨个说法,这个事情不好办。我们不知道怎么来定义这个差错。B超检查了那么多次,几个孩子还数不清楚吗?医疗检查因各种原因总有发生误差的时候,有些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有些不一定有损害。在这次事件中,如果有一个宝宝的健康出现问题,医患双方如何进行沟通、分析、说理?而“医疗偶发事件”一旦发生,对患者和医师来说影响重大,医患双方都要喊冤,医师还要按程序接受调查及相应处罚。
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因腹部不适来医院就诊,医生按常规建议胃镜检查。老先生接受并顺利完成了胃镜检查,并且为减轻检查的痛苦不适接受了全身麻醉。但第二天出现了听力明显下降的症状,来到医院找到胃镜医师及麻醉医师,要求解释并承担相应责任。胃镜医师和麻醉医师都表示自己的操作或处理没有任何问题,关于检查后出现耳聋也说不出具体道理来,只是说明一方面从来没有遇到该情况,另外书上也没有。老先生不满意了,逐级向上汇报反映情况,并投诉至本市医疗主管部门,最后医院指定由内镜中心最富有经验的Y教授出面接待、解释、处理。Y教授专门准备了3天时间,查阅文献,仔细回答提问,但老先生始终不依不饶,书上没有报道过、以往没有发生过的事,不见得就没有发生的可能吧?你们怎么能凭自己的经验和书本就证明听力下降与你们的检查没有关系?这可是发生在你们的检查之后。
对于这件事,双方的辩论都希望立足于证据,倒也充满了科学性的味道,科学讲究证据。患者是在检查后出现耳聋的,认为耳聋与医院检查相关,如果不相关,请提供证据。这个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医生的理由也没错,目前已有的证据和报道,不能说明耳聋与检查有关。那么,有关还无关,确实是够大家争论的。可以想象,随着争论的持续,医患双方都会感到身心俱疲,而内心又充满怒气。
没有办法了,Y教授希望得到老先生的宽容和谅解,出于职业习惯和唠家常式地旁敲侧击询问以往的身体状况,有没有患过其他疾病,但老先生坚持自己没其他健康问题,只是多年前患过肿瘤,但早已治愈。教授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建议这位先生做下头颅影像学检查,排除颅内问题。果然,头颅CT发现颅内的转移性肿瘤病灶,听力下降的原因找到了,耳聋症状的发生与胃镜检查偶然巧合了。
非常庆幸,患者没有过激行为,没有形成激烈的冲突对立。Y教授谈话也相当艺术性,没有激化矛盾,并能从辩论“有无证据”的死循环中脱离出来。
回到开头,严谨仔细永远是临床医疗工作的基本要求,各种的医疗偶发事件仍会不期而遇,或啼笑皆非或后果惨重,令人不敢多想。医疗工作者真的要在悬崖边战战兢兢行走一辈子吗?基于科学前提下的应对,还需要加上诚恳的态度和巧妙的交谈技巧,不只是为了应付患者,而且也可以说,使医疗行为成为一种人际交往的艺术。(王志明/中山医院肿瘤内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