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电波怒汉 发表于  2017-01-12 09:17:46 2524字 ( 47/3795)

励志感人的“自配抗癌药救母”,透出多少尴尬 ?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80.140.94 发表于  2017-01-15 19:14:05 4字 ( 0/10)

支持实践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3.112 发表于  2017-01-15 10:41:05 97字 ( 0/8)

乡情乡愁过年回家最好体现,千里之外为了父母亲团圆过年奔波了,哈哈哈,政绩考核指标已经从GTP为主,到了青山绿水绿色指标占主了。人们生活质量提高需要山青水秀环境了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3.112 发表于  2017-01-15 10:39:56 27字 ( 0/7)

中小国家在世界和平中保持中立是生存之道,如瑞士政府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3.114 发表于  2017-01-14 10:48:24 65字 ( 0/8)

乡情乡愁过年回家最好体现,千里之外为了父母亲团圆过年奔波了,哈哈哈,政绩考核指标已经从GTP为主,到了青山绿水绿色指标占主了。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3.114 发表于  2017-01-14 10:41:35 35字 ( 0/35)

乡情乡愁过年回家最好体现,千里之外为了父母亲团圆过年奔波了,哈哈哈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19.33.96 发表于  2017-01-14 06:41:30 0字 ( 0/7)

建立人民健康比GDP重要的机制,保护社会自然环境,和有实用的加大医改投入,才能解决民困!

建立人民健康比GDP重要的机制,保护社会自然环境,和有实用的加大医改投入,才能解决民困!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季璇 发表于  2017-01-13 09:20:52 148字 ( 0/9)

自行配药、用药,均存在极大风险,万一药物产生了副作用,可能就会为此付出非常大的代价。实际上,不止这位小伙,有不少患者及其家属每天都生活在类似的矛盾和煎熬之中,犹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河畔金柳174963 发表于  2017-01-13 09:09:54 0字 ( 0/11)

创新才能有发明。

创新才能有发明。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冰山上的來客 发表于  2017-01-13 08:07:12 40字 ( 0/18)

类似这类劈山救母的故事不值得大肆弘扬,因为反人类,反科学,反医学!有病还是要治!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开福的翔子 发表于  2017-01-12 21:56:16 38字 ( 0/11)

自配抗癌药救母,太多的无奈,太多的辛酸。还是希望这个社会少一点此类故事才好。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223.152.77 发表于  2017-01-12 17:21:06 21字 ( 0/14)

天降灾,有何法,空说不能治病,来点实的才服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17:18:39 487字 ( 0/17)

答;;怎说健身房运动有可能能抗癌的呢,当和尚的,练武术的,练拳击的,连摔跤的,游泳的,跳健身操的,打羽毛球的,内地练太极拳的更多,散步的,长跑,慢跑的都很多,给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16:58:50 78字 ( 0/18)

答;跳健身操肯定不抗癌防癌,连马华自己都被小鬼给抓下了阴朝地府去了,那招肯定没有用,健身操我年轻时也学过一个月,感觉一点健身做用都没有,没有可持续性的价值。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16:56:24 166字 ( 0/21)

答;;吹能治癌,抗癌的生活方式,和药也很多,癌症开刀前后的病房区进去送抗癌报纸的,抗癌药宣传册的都有,有的说灵芝粉能治,有的药说 赖赖鼓子做的药能治,很多,价格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16:51:15 146字 ( 0/14)

答;;媒体,医疗部门,卫生部门,可去全国调查100-1000个健身馆里练器械,力量的人,调查10-100万人,看看有没有,有几个人得癌症的,可能是没有或异常少,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227 发表于  2017-01-12 16:36:09 334字 ( 0/31)

答;;1;这个病假设得到医生自己身上医生自己也治不好自己的病;2;过去看过电视抓差的小鬼给大鬼送礼,很多年我还记得,后来我父亲得了癌症医开刀前老百姓能怎么办呢,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220.115.80 发表于  2017-01-12 16:33:39 8字 ( 0/7)

只要病人不责怪。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36.62.81 发表于  2017-01-12 16:19:13 10字 ( 0/4)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1-12 16:12:24 17字 ( 0/38)

自己配药救母,一分尴尬,十分无奈。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竹影随行 发表于  2017-01-12 16:11:16 19字 ( 0/5)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清风南桥 发表于  2017-01-12 15:52:00 7字 ( 0/12)

医改刻不容缓!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合荣 发表于  2017-01-12 15:45:43 34字 ( 0/20)

医改势在必行。自配药救母的背后是医疗资源的不均衡以及医药产业的垄断。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12.227.115 发表于  2017-01-12 15:41:44 62字 ( 0/24)

治疗癌症,花钱就像流水,最后人财两失。52岁的姨姐刚去世不久,家庭不但承受失去亲人悲伤,而且还要承担治病欠下的债务!悲哀啊!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规划宣传 发表于  2017-01-12 15:12:22 10字 ( 0/9)

看病难看病贵凸显其中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昊胜 发表于  2017-01-12 15:11:04 54字 ( 0/208)

站着说话不腰疼,癌症晚期是很痛苦的,生不如死,国家应该尽快制定《安乐死法》,让晚期癌症病人有尊严地结束生命。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1-12 15:04:31 26字 ( 0/21)

看病贵看病难,老生常谈;自配抗癌药救母,几多尴尬?!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1-12 15:02:13 21字 ( 0/30)

看病贵看病难不破解,自配抗癌药救母好无奈!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周兴发 发表于  2017-01-12 14:39:21 20字 ( 0/37)

“自配药救母”,“赌一把”透出几多无奈?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1-12 14:34:45 37字 ( 0/6)

医疗费用高老百姓看不起病自己配药治疗还有法律风险?老百姓只有等死没有风险了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1-12 14:49:54 60字 ( 0/61)

现在的医疗制度,老百姓看不起病买不起药,就是有钱有的药没有熟人你也买不出来,比如癌症晚期用的杜冷丁,还有治疗咳嗽的甘草片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220.115.80 发表于  2017-01-12 16:26:32 8字 ( 0/6)

甘草片药店买得到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1-12 14:55:44 11字 ( 0/15)

中国的医疗界一定有赃官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福语1798142596 发表于  2017-01-12 14:32:58 79字 ( 0/8)

罗麦炎干净产品效果适合任何人,一包见效,纯果蔬浓缩液,需要健康 赚钱 美丽的您咨询,帮您解答一切问题 微信 【179 8142 596】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一路伴随 发表于  2017-01-12 14:09:16 107字 ( 0/46)

如果作者和你的家人得了病,医院治不好你该怎么办,不要否任祖国民间家传方子,方子一般都是祖先得病治疗好才传下来的,几年前我手上被蒸汽烫伤,老是不好还流黄水,用民间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汉字创新 发表于  2017-01-12 14:08:24 104字 ( 0/15)

请问什么事没有风险呢?如果这也怕那也怕的话,坐车怕翻车你就不坐车只有走路了?赞扬敖宁这种精!建议敖宁同志赶快根据中医虚实寒热的理论原则、特别要分清处是阴虚或阳虑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1-12 13:43:53 18字 ( 0/4)

肥了一个行业 损了国家利益 害了国民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1-12 13:42:45 8字 ( 0/9)

垄断之下不思进取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17.75.19 发表于  2017-01-12 13:29:21 16字 ( 0/22)

逼上梁山是全民商业化的无奈选择。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1-12 12:51:35 33字 ( 0/29)

自配抗癌药救母,伦理亲情上合理与风险并存,期待医改加油,避免尴尬。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7-01-12 11:44:55 8字 ( 0/11)

站着说话不腰痛。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12 11:26:43 44字 ( 0/14)

新药缺乏激励机制,药企的不思进取,新药难以现身,“自配抗癌药救毌”的尴尬恐怕是难以消除。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06.38.69 发表于  2017-01-12 11:26:20 40字 ( 0/32)

不知道作者和家人面对疾病走投无路,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情况下,是等死呢,还是赌一把?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牛挠挠 发表于  2017-01-12 11:02:36 48字 ( 0/27)

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19.54.45 发表于  2017-01-12 11:01:01 29字 ( 0/33)

外国治癌药垄断经营,价格高普通老百姓买不起,比杀人还恶毒。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烟雨锁清愁 发表于  2017-01-12 10:36:24 59字 ( 0/29)

特殊事例不必上升到法律高度,更应该反思社会能给这些人做些什么,没有幸福感的社会人不可能为社会和国家提供有益的推动作用。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xinggod 发表于  2017-01-12 10:28:25 32字 ( 0/17)

自诊自疗对象是自己吧,有血缘关系的他(她)人是自己吗 搞笑~~~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12 10:19:36 0字 ( 0/39)

没有看病贵、看病难就没有“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无奈之举,。

没有看病贵、看病难就没有“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无奈之举,。

 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

    2011年母亲罹患癌症,走遍了多家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25岁的辽宁小伙敖宁决心“赌一把”,他上网查阅论文,调取资料,买药品原材料,自己制药给母亲治病……他奇迹般地两次将身临险境的母亲救了回来,但与此同时,母亲也因药物反应而双眼失明。

    这个儿子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不仅极富传奇性,而且从孝道的角度看也非常感人。但不能不说,这种自配抗癌药救人又蕴含着很大的风险和副作用,即便取得一定的成功,也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和侥幸成分,并没有太大的可效仿价值。敖宁自己也承认,用药面临很大风险,“我并不推崇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无路可走了”。

    而在法律层面,这种自配抗癌药,同样也面临明显的法律风险,很可能涉嫌违法。如要自配抗癌药,就须先买原料药,而依据现行法律,未经批准使用的原料药,应认定为“假药”——《药品管理法》规定,禁止生产(包括配制)、销售假药,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假药论处。

    一方面,“自配抗癌药救母”的故事感人至深,在伦理亲情上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这种自配药做法不具有太大的可行性,而且蕴含着各种不测的风险。如此矛盾的现实,究竟见证、折射了医药领域怎样的尴尬困境?

    首先我们看到,我国药品生产企业研发能力和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像针对癌症这样的大病疗效好的原创药品十分匮乏。统计显示,我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绝大多数企业小而散,基本不具有研发能力,中国仿制药比例高达96%。2013年,全球前十强药企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达到17.8%,而国内前十强药企研发投入仅为销售额的1%,两者差距十分明显。

    其次,无论国内新药,还是国外进口新药,目前我国都存在审批过程过于漫长,“等不起”的尴尬困境。医药专家介绍,新药审批在美国需要20个月左右,在日本需要21个月,我国的新药审评审批速度太慢,一个药批下来往往需要5年到10年。而受制于这种漫长的审批,无论国内新药的研发,还是国外新药的进口,都面临着很大的阻滞。

    再次,面对许多疗效好而价格十分昂贵的国外新药,不少患者也面临着无法报销、“吃不起”的尴尬。我国医保报销目录上“按价限药”执行很严,很多疗效较好的贵重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这种背景下,患者因无法报销而“吃不起”,但为了救命而“赌一把”式自配抗癌药现象就在所难免,甚至可能形成一种示范效应。

    自配抗癌药更大的风险,还在于示范了一种对待疾病的随意态度。我国民间有自诊自疗疾病的传统,有些做法可能也管用,但随意对待疾病的现象也很普遍,尤其对癌症等难治疾病,更是在“死马当做活马医”等心理驱使下,经常出现一些自创的治疗手段,比如服用各种未经证实的偏方、暴晒或火烤癌细胞、服用毒性很强的药物来“以毒攻毒”等。这些做法与自制药品治癌一样,都是随意对待疾病的行为。

    法治社会,自诊自疗也应纳入约束和监管。假如自诊自疗局限在合法合理的范围,通过食疗或经典的民间疗法等方式来实施,这样的自主权理应得到尊重。但自诊自疗若超出了一定的范围,不仅性质会发生改变,风险也会陡增。自配抗癌药救母就超出了这个范畴,属于滥用诊疗自主权,这样“赌一把”,自制药物救母虽然很励志,其实也很冒失,即使偶有效果也不值得提倡。(北京青年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