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潘多拉的世界 发表于  2017-01-09 09:23:32 3470字 ( 90/7722)

“用贵药、开大处方”成偏好?铲除药品回扣须实现医药分开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18.11.228 发表于  2017-01-23 19:03:21 0字 ( 0/11)

有权的可到药厂为亲人购药,再医保报销

有权的可到药厂为亲人购药,再医保报销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雪山人123 发表于  2017-01-23 17:55:14 347字 ( 0/17)

为了解决这些顽疾,我呼吁取消药品分类报销制度,所有住院病人的药品一视同仁,取消甲、乙、丙三类药物的分类,都能报销,而不是分成有的药可以报销,有的药不可以报销,医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7.202.102 发表于  2017-01-19 12:14:52 0字 ( 0/10)

分开1有个吊用

分开1有个吊用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9.39.138 发表于  2017-01-19 11:50:27 21字 ( 0/11)

好医生很多、很多,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却少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真理在民心 发表于  2017-01-10 12:28:19 28字 ( 0/18)

说句毛主席的好话,有人就接受不了,还要不要“实事求是”。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42.196.71 发表于  2017-01-10 09:31:41 177字 ( 0/26)

明言,看病难看病贵始终掐住医疗行业,百姓既无奈又怨气,提出的两票制,肯定对中间环节有抑制作用,但必须从药品价格招标上加以严格管控,抑制私下默契,抬高招标价,否则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7-01-10 03:59:32 221字 ( 0/16)

看病贵,并不在药上。如果在药上为嘛医药厂私有化、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赚国家病人的钱花!让资本家企业主唯利是图甚至图财害命?看病贵在于医疗改革的资本主义精英,他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hxmwxy 发表于  2017-01-09 23:55:31 21字 ( 0/36)

鹰潭王南英:让有钱人“用贵药、开大处方”。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58.50.157 发表于  2017-01-09 22:46:23 51字 ( 0/46)

“医药分开”了?我还有高定价的各种检查。再说,各种几十几百的检查完了,我也可以照“公式”,定病,开药。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58.33.80 发表于  2017-01-09 21:40:03 20字 ( 0/16)

药品有虚高才有回扣,有回扣就引出乱开药!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abcde123455 发表于  2017-01-09 20:11:12 518字 ( 0/63)

药品回扣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苏州生 发表于  2017-01-09 19:50:21 85字 ( 0/28)

潘多拉的世界 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苏州生:医药分开,医生仍开大处方和贵药,仍从销售商经医药代表拿回扣,患者仍高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61.136.81 发表于  2017-01-09 19:29:12 192字 ( 0/18)

即便医药分开,但小病大治、乱检查收费扔很难控制。最好的办法是取缔私营医院,公立医院核定编制设立进人门槛,医院固定资产由财政出资采购,医院耗材定额由卫生部门和财政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百草康乐茶 发表于  2017-01-09 19:16:07 101字 ( 0/15)

医药分开多年前就提过也无法分开,原因是具体怎么分?医院怎么个抄作?例如,有个危重病人急需要急救药如果分开了就得找卖药的要药那么卖药的必需時刻紧跟医生了。这就是说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61.136.81 发表于  2017-01-09 19:14:13 54字 ( 0/52)

医药不分开也可以,物价部门给药厂定价印在药品上,当地医院就近药厂进药,药监局发现医院舍近求远进药的严厉处罚。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wbaj01 发表于  2017-01-09 17:48:33 49字 ( 0/23)

医药分家,完善体制,从体制上,从根本改革以药养医的传统。加强群众监督,严惩医药腐败,解决看病贵问题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21.198.193 发表于  2017-01-09 17:14:01 49字 ( 0/30)

挂号费涨了,为创业绩照样开大处方,对病人打持久战,没完没了牵着你,反正处方权在我。这个医改真差劲。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7:05:32 0字 ( 0/50)

医生贵还是患者贵没有解决,看病贵也就无法解决。

医生贵还是患者贵没有解决,看病贵也就无法解决。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7:00:49 0字 ( 0/27)

医院的“向钱看”的病根不除,看病贵就不会消除。

医院的“向钱看”的病根不除,看病贵就不会消除。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6:53:29 85字 ( 0/26)

答;;单一的给医院增加投入,给医生增涨收入,这可改变不了医疗同工商业【挂钩勾结】的腐败问题;;方法多的是,亡羊补牢的当然都为时不晚,后面开始反腐败行动了,天下没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6:35:30 22字 ( 0/26)

不解决医生“贵”,“看病贵”就无法真正解决。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6:15:59 41字 ( 0/77)

强化医疗监管,规范医院的诊疗行为,严厉打击药品回扣的当事双方,是解决看病贵的良方。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58.39.232 发表于  2017-01-09 16:14:20 452字 ( 0/29)

特约劳保医院的药和药房购药应分离,管理部门不同,资金积累的来源不同。医院的药方配药,有多少剂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对特约劳保医院、特约劳保制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淘宝店铺6991601 发表于  2017-01-09 16:01:06 29字 ( 0/34)

加强医药管理人民群众看病难,医改难的人民战争,和司法保卫战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23.146.200 发表于  2017-01-09 15:59:54 31字 ( 0/43)

强健的体魄,勤劳的双手,聪明的才智,够了吗?或许你活得开心,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60 发表于  2017-01-09 15:59:47 10字 ( 0/22)

思想以电波形式存在。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22.208.63 发表于  2017-01-09 15:59:47 22字 ( 0/30)

求人不如求己,老百姓要想办法少生病,不生病。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23.146.200 发表于  2017-01-09 15:47:11 19字 ( 0/28)

人人练就舍命不舍财的本领,绝把医弄垮。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23.146.200 发表于  2017-01-09 15:38:25 21字 ( 0/34)

职业高低贵贱指引人们方向。医是个好玩意儿。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酱油+醋 发表于  2017-01-09 15:15:18 68字 ( 0/32)

现今最大的问题就是看病难,一个底薪家庭去一次医院看个普通小病一套“流程”下来基本以一个月工作一区三分之一,希望我国的看病“难”能得到解决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5:08:37 21字 ( 0/64)

医药分家未必就是解决医疗看病贵的灵丹妙药。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5:03:01 31字 ( 0/82)

医院彻底的去掉了“向钱看”的思维,医疗改革才是真正的成功标志。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popofu 发表于  2017-01-09 22:39:40 118字 ( 0/48)

简单医药分开解决不了回扣问题,现在已经有不少不进医院药剂科而进街上药店的药品,和医院木有关系了,医生开药照样从药店里拿回扣。这里面挺黑,水也挺深,外人知晓的皮毛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1-09 15:07:13 39字 ( 0/24)

不解决医院的“向钱看”的问题,“用药贵、开大处方”等的看病贵问题依旧无法解决。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22.6.146 发表于  2017-01-09 15:01:55 83字 ( 0/34)

把99%的公办医院,改为民办医院,让医院依法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由竞争,优胜劣汰。政府要行救助困难病人,就直接把药费发给病人。不用国家政府操心,药品回扣,自然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9.129.52 发表于  2017-01-09 14:58:30 173字 ( 0/43)

把医院变成企业来经营,为了赢利和增加企业“效益”,不要社会“效益”,就会如此。建国初期,医院医疗服务被当成福利,免费医疗,国家背上了大包袱;如今又“以钱为本”经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4.124.191 发表于  2017-01-09 14:43:43 29字 ( 0/40)

处方把体内不需要的药强压入体内,造成很大伤害,混乱了机体。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1-09 14:41:45 129字 ( 0/33)

医药不分家 是个连锁效应 对中国的整个医疗行业是根本上的危害。首先药厂不靠品质吃饭 向上传导是药研不靠开发吃饭 药厂向下传导就是 销售不靠信誉吃饭 最终结果就是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1-09 16:50:44 42字 ( 0/30)

新药高科技设备????医患矛盾??---损失的是国家利益 只为了一个行业的垄断利益?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01-09 14:22:46 21字 ( 0/27)

砍断利益驱动链条,大处方用贵药才能碎一地。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荆棘丛 发表于  2017-01-09 14:19:43 22字 ( 0/10)

产业化改革才是罪恶的根源,其他都是舍本逐末!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80.142.36 发表于  2017-01-09 14:11:36 33字 ( 0/38)

直接送到医院药库登记缴费!!!!医院公示进价与使用价!!!!!!!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darklighttt 发表于  2017-01-09 14:06:09 263字 ( 0/36)

医院靠医术吃饭 只要想方设法建立相应的机制 来实现这个目标就行了 那么很显然 1:医院不能卖药--至少在市场竞争末形成之前不行 2:医生不能有官员职称 否则不能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雪野银狐44127474 发表于  2017-01-09 14:01:31 53字 ( 0/48)

反而会更加刺激医生变本加厉的多开药、开贵药、多拿回扣、以弥补医药分开给医院和个人造成的总体收入减少的损失。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18.11.233 发表于  2017-01-09 13:22:29 0字 ( 0/34)

医疗的结果大至分三种,器官移植,能动了终身吃药,恼血管病,保住命了吃药行动不便,保住命了躺在床上吃药,这样的结果,再增加医疗服务费,加价的理由是什么

医疗的结果大至分三种,器官移植,能动了终身吃药,恼血管病,保住命了吃药行动不便,保住命了躺在床上吃药,这样的结果,再增加医疗服务费,加价的理由是什么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7-01-09 13:17:35 37字 ( 0/249)

只要司改坚持“公平公正公开”,医改坚持“医药分开”,老百姓就“笑口常开”!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江上为谁3983 发表于  2017-01-09 12:55:59 34字 ( 0/32)

只要看病贵得不到有效遏制,医药分开也不过是胯下夹琵琶----卵弹琴。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海叟 发表于  2017-01-09 12:45:23 20字 ( 0/52)

医保,老百姓收益不大;受益最大的是医院!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海叟 发表于  2017-01-09 12:41:19 17字 ( 0/34)

医药分开喊多少年了,为什么不实行?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3.31 发表于  2017-01-09 12:41:00 23字 ( 0/29)

人大,政协必须要有充分民主气氛热烈讨论场面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牧野春耕 发表于  2017-01-09 12:39:43 32字 ( 0/51)

加强医药、医疗行业管理,加强监管,加强打击,还原治病救人的本质。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83.198.27 发表于  2017-01-09 12:23:04 71字 ( 0/65)

药品生产商通过医药代表给医生回扣是不是商业贿赂?为什么不治它们行贿罪?是不是政法部门纵容这种犯罪,故意把高药价转移给患者?要坚决打击执法不为!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1-09 12:14:37 25字 ( 0/21)

实现医药分开,开错药方了。扬汤止沸,治标不治本 。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风雨钟楼 发表于  2017-01-09 12:19:16 26字 ( 0/27)

恢复医疗的公益性才是唯一药方,其他的都是为了延缓寿命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2:04:20 266字 ( 0/33)

“港独”分子到台湾被一路喊打;;;;;答;1;没有港独,台独更好;2;有港独,台独也好,闹一闹有好处,毁灭之前的特点就是非常疯狂;3;鸡蛋没有能碰过金钢石的可能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1.226.16 发表于  2017-01-09 11:45:26 17字 ( 0/31)

严肃处理以儆效尤,轻者罚款重者重判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平凡品兄 发表于  2017-01-09 11:43:35 40字 ( 0/49)

医药分开是个陈旧的话题,喊了多少年,腐败黑幕并未改观,空话不谈,还是实事多做吧!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06.85.6 发表于  2017-01-09 11:41:21 23字 ( 0/40)

政法系统尽职尽责的严打贪官污吏和犯罪分子就行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39:17 281字 ( 0/29)

安徽全民健身五年计划出炉 :2020年每个村都要将建体育设施;;;;;答;1;好,非常好,体育就是体育,不是体育造假;;2;单双杆,收腹架,乒乓球台,篮球架,杠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21.198.194 发表于  2017-01-09 11:38:52 8字 ( 0/29)

好事也得好人管。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zhuilvsi 发表于  2017-01-09 11:37:38 91字 ( 0/50)

一个国家是否真正的富强,不是看多出的高楼、马路、高铁等。关乎民生日常生活生必须项目是: 医疗、教育、住房。很多国外看病、教育是免费的,住房也不贵。连香港居民看病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60.7.85 发表于  2017-01-09 15:13:11 53字 ( 0/24)

没有回扣,必须公示。对比公开,什么猫腻都解决了。有回扣的药厂可以取缔,可以收回,可以换厂长,可以控制才行。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22.180.76 发表于  2017-01-09 11:36:26 165字 ( 0/33)

我建议:1、让社保资金入市,专门将药品企业购回。转为国有控股或国企;让国资从事药品研发和生产,避免毒胶囊、黑心药出现;2、让药品生产企业和零售企业独立于医院之外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61.182.41 发表于  2017-01-09 11:36:25 43字 ( 0/61)

冯仓福:“贪念”煞不住,医药分开也无济于事,恢复医疗的公益属性,人心向善才是根本。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7.140.164 发表于  2017-01-09 11:33:12 48字 ( 0/29)

拿菜刀杀人,菜刀有罪吗?医生拿回扣是医生的错?医生不拿,药价高就下来了??医生就是最大的x大头。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26:42 209字 ( 0/30)

答;医生,护士,还是人民群众一个战壕里的战友,药品批发商和代理商可不是我们这个战壕里的战友,他们在喝医院医生患者的血,就是帮寄生虫,医药与他们无关,他们学过医吗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30:39 128字 ( 0/49)

答;抓捕一大批药品批发商,代理商的行贿扣贿的问题后在说,各地都要抓,要打人民群众看病难,医改难的人民战争,和司法保卫战,为了自己家人老婆孩子父母,亲友,不查批发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20:01 115字 ( 0/42)

答;;必需要让省会招标,且必需要以省会为单位把全省,直辖市所有药品,医院,私企药店,连锁店给完全控制起来,羊毛要出在羊身上,羊毛决不能出在牛身上,坚决取缔药品批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15:50 161字 ( 0/24)

答;;不该检查的都能给病人检查【修法】检查费全部上交省财政,然后省统一播放给各医院,要抓就来标本兼治的,必需要让医疗行业全面比服务,比真诚,比技能,比级别,不能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2.227.83 发表于  2017-01-09 11:58:13 45字 ( 0/47)

严格讲对病人来说查病丶诊断是医生的职责,还有掛号费是次要的。他花钱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康复!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遥看远方 发表于  2017-01-09 11:14:58 32字 ( 0/8)

如果有一个平台能够统一掌控医、患两家的利益,实现两家共赢就好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3.117.28 发表于  2017-01-09 11:12:07 33字 ( 0/34)

广东揭阳数十年 工业氧 战胜 医用氧 大行其道!这其中是什么道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08:40 262字 ( 0/33)

答;;1;根就在就是药品批发商,药品代理商,商医勾结不合法,且那个批发商,代理商给大量医生的回扣不够立案的;对还没收手,还在给医生回扣的批发商,代理商,顶风违法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36.62.195 发表于  2017-01-09 11:10:03 39字 ( 0/27)

答;;动物园里有老虎肉,但游客就一个人都吃不到老虎肉,关老虎的那个笼子很结实。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7-01-09 11:05:38 86字 ( 0/36)

分子式相同,也就是药性相同,且内含量相同的药品,招标后,必须公开投标和中标价格,确保低价夺标。中标价格加五个百分点为药品批发价格,加十个点为零售价格,医院必须执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7-01-09 11:26:14 70字 ( 0/51)

先定下批发和零售价格的利润率,要求医院必须执行零售价格,再彻底公开所有参与投标药企的投标价格,公开中标价格,是彻底解决医药乱象的最有效方法。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1-09 10:55:59 22字 ( 0/38)

药贵处方大,医药不分生病根,药品回扣成毒瘤!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1-09 10:45:20 15字 ( 0/39)

铲除药品回扣,医药分开是良方!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2.227.83 发表于  2017-01-09 11:46:08 80字 ( 0/39)

中医在1949年以前多为药医分开中医只做诊断开方,药方开的对错是医生职责。药品优劣贵贱是药店的事可现在医院也卖药市场也卖药一个药房一个药店人为分成双轨有必要吗?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01-09 10:47:08 14字 ( 0/47)

医药不分开,药品回扣难根除!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2.227.83 发表于  2017-01-09 12:11:20 43字 ( 0/36)

不仅要医药分开查病设备也应分开。因为医院丶医生的主要责任是治病救人使病人康复没有别的。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2.227.83 发表于  2017-01-09 12:22:40 43字 ( 0/48)

如果一个病人在医院治好了病康复出院了,但使这个人成了穷光蛋或得了穷病这种医院不去也罢。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218.87.194 发表于  2017-01-09 10:39:16 10字 ( 0/20)

有改革,才就有进步。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82.148.107 发表于  2017-01-09 10:32:12 11字 ( 0/38)

这也是乱开药方[鄙视]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1-09 10:30:22 35字 ( 0/43)

强化法律和监管,切断药方上的数字兑换真金白银的通道,处方才能“缩水”。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福禧 发表于  2017-01-09 10:13:32 6字 ( 0/33)

都是化学合成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福禧 发表于  2017-01-09 10:10:38 14字 ( 0/40)

除新药外,其他药品其实很便宜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狄山谦 发表于  2017-01-09 10:03:59 145字 ( 0/49)

医疗改革说了多少年了,老百姓还是觉得看病难看病贵,并没感到从中受益,政府财政补贴,老百姓也没感到收益,药价还是居高不下,没有明显效果,为什么?既然知道药价高,其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我想婧婧 发表于  2017-01-09 09:57:25 51字 ( 0/54)

直面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12.227.83 发表于  2017-01-09 12:43:55 21字 ( 0/63)

回扣一词严格讲就是一种行贿受贿的一种手段!

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

  

  近期,医生拿药品回扣的现象,经央视披露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药品回扣的利益链条,比媒体展示的“切片”要长得多。从严重程度上看,2013年葛兰素史克商业贿赂案是更具标志性的事件,该案涉及回扣总金额每年高达数亿元。

  人们不满吃回扣现象,主要是因为它助推高药价,让患者成了埋单的冤大头。然而,我国政府20多年治理医药商业贿赂的现实证明,不调整医疗行业的利益格局,药品回扣问题会陷入屡禁不绝的怪圈。

  原因不难理解,主要是我国长期以来医药不分、以药养医。从医院的角度看,这是一种错位的“补偿”机制。多数公立医院收入主要来自于3个渠道:政府财政补助、按项目收费的医疗收入和药品加成收入。政府财政补助一般占不到10%,而医疗服务价格又偏低,医院只能做大药品加成收入。收入偏低的医生,获得价值回报的需求最终传导到药价上,“用贵药、开大处方”就成了难以遏制的偏好。

  从药品市场的角度看,这是基于医药利益捆绑下的价格合谋。药品经营企业多如牛毛,但产品同质化严重,加上生产、流通环节较乱,在激烈竞争中把药价推高,成为一种相互默契的现实选择。如此一来,药品回扣就有了生存空间,也无法通过规范招标来扼杀。政府通过集中采购来降低药价,但在实际执行中往往被异化,中标价是只招不采的“空价”,药价仍虚高。

  在这种情况下,只对药品回扣进行手术刀式的清理,难免死灰复燃。从根本上讲,还是要推行医药分开,让医院的价值归医院,药品的利益归药品。医药分开后,药品市场会按照优胜劣汰规律,淘汰一批劣质药品生产和经营商,这有利于提高药品质量和监管水平。而医院和医生的收入,则可以通过引入社会力量办医等市场机制来倒逼,逐步提升到合理水平。

  事实上,不少发达国家都实行医药分开,大医院一般不设门诊药房。比如美国,医生开了处方,患者要到社会药房买药,医生处方受到药房药师、保险系统监管,跟医生收入没关系。德国、日本的情况也类似。各国对药品价格进行管制,比如英国管控涨幅,德国实行等效药品参考定价,美国进行联合谈判采购等。与此同时,许多国家还推行全民医保,用第三方补偿的方式来减少普通民众买药花费。

  实现医药分开,需要壮士断腕的勇气,更需要合理联动的改革策略。首先,要建立公立医院合理的收入渠道,并统筹兼顾医院和医生各自的利益。其次,当改革完善药品从生产到使用的流程。中央深改组第三十一次会议强调,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推行药品购销“两票制”改革,整治的正是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目前,全国已推开取消药品加成、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在此基础上推进药品方面的改革,并与医保支付价、支付方式改革联动起来,才能铲除药品回扣滋生的土壤。

  通过改革促使医生合理、规范用药,是医药分开的最高法则,而这需要形成一个责任和利益边界均合理清晰的制度环境。直面20多年的药品回扣沉疴,切断医药之间的灰色利益链条,努力提升医疗的公平性,医改才能在造福社会的路上不断前进。

  (人民日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