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qglt8848 发表于  2015-04-08 10:20:08 36805字 ( 0/67)

欧盟专家对财务分析与传统会计方法的区别缺乏基本认识,对财务分析的难度缺乏起码的了解——《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错误浅析(一)

欧盟专家对财务分析与传统会计方法的区别缺乏基本认识,对财务分析的难度缺乏起码的了解

——《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错误浅析

 

欧洲联盟欧洲委员会编写出版《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见附P.1),系为“指导欧洲对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发展中国家发展项目的规划和实施”,该书导言并称其提供了对“所有类型的项目及在项目周期所有阶段都需要运用”的“全面的分析方法”。

在中国工程咨询行业“居于主导地位”的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下称“中咨公司”)认为,该书“同样适用于中国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称“为了学习借鉴国外特别是欧洲的项目评价方法研究成果,提高我国的项目评价水平”,“决定翻译出版”该书;并希望《发展项目财务与经济分析手册》中文版【注:下称“《手册》”。本文系根据中国计划出版社20049月第一版、20049月第一次印刷的版本撰写】,“能够成为我国广大规划设计、工程咨询、科研院所和政府机关等机构项目分析和管理人员的案头经典”。

然而,笔者及周围同仁虽经认真学习和分析,但未发现该书有多少新颖之处,相反,明显的、甚至包括小学生都不应犯的常识性错误却到不少。

笔者“知识非常有限”,但因中咨公司称,《手册》“会对完善我国的项目评价方法体系发挥重要作用”,兹事体大,因而不顾自惭形秽,特写此文,向同行请教。

 

一、《手册》全书缺乏新颖内容

 

中咨公司在该书“中文版前言”中称,《手册》“第四章所阐述的合并报表分析,是中国读者过去所不熟悉的”(见附P.2)。

所谓“合并报表分析”,《手册》中称之为“将各实体之间的内部交易予以剔除”,目的在于“使项目分析人员能够在没有任何重复计算的情况下对若干实体的整体行为进行评价”。

其实,对于广大“中国读者”,“合并报表”并不新鲜。在所有的一级法人、二级独立核算单位,如上游单位的产品,供给下游单位继续进行加工或作改性处理,则财会人员在编制企业的财务报表时,均会剔除上下游单位间互供料的收入及成本费用。此为企业财会人员的日常工作,实属普通常识。

甚至,《手册》自身都承认“(报表)合并是一种很容易理解的会计方法”(见附P.2)。对此“很容易理解的会计方法”,该书却将其作为主线在全书中重复了不下十次,甚至还像给幼童启蒙一样,用图4.2-4对“合并报表”进行说明(见附P.2)。为这种“很容易理解的会计方法”,花费大量笔墨,似属没话找话,多此一举。

《手册》“中文版前言”中,对该书所有八章的“主要内容及特点”都逐一做了详细的阐述,其中仅称“第四章所阐述的合并报表分析,是中国读者过去所不熟悉的”。由此可见,《手册》其余七章都是“中国读者”过去所熟悉的。确实,通观《手册》全书,并未发现多少新颖之处,然而,书中各种类型的错误似乎倒不少见。

 

二、《手册》中部分简单的、极为明显的错误

 

限于篇幅,此处拟仅举书中几处简单的、甚至小学生都不应犯的错误。

1)在该书所有的经营情况表中,所有年份的销售收入合计均大于费用支出,即营业毛利总额均大于0,而且仅仅第4章“案例研究”的合并经营情况表中第3年的营业净利润(营业毛利总额减折旧)小于0(见附P.3),其他年份的营业净利润也均大于0

笔者开始出于好奇,即对该年的数据进行复核。发现该年的销售收入合计为10004(货币单位略去,下同),费用支出(中间产品服务、化肥、……、税金之和)为9948,故营业毛利总额应为两者之差56,但其错计为1229

尽管其仅系简单的算术错误,但需要指出:该数据一错,必然导致第3年的数据,包括该表中的营业净利润,损益表中的所得税、税后利润、股利分配、未分配利润,现金流量表中的现金流量和累计现金流量,资产负债表中的资产、所有者权益等全都出错。并且由于第3年的未分配利润、累计现金流量、资产、所有者权益错误,又必然导致第3年以后所有年份的相关数据全都出错,形同决堤,一溃千里,无法收拾。就这样,仅仅由于第3年营业毛利总额一个数据的简单计算错误,实际上已使该章整个“案例研究”失去了意义。

2)在第4章“案例研究”的合并经营情况表(见附P.3)中,“费用支出”下有2行“中间产品和服务”,一行各年的数据均为0,但另一行第3年以后,各年的数据均不为0,相互矛盾。

3)在表.1“农场初始投资进度计划表”(见附P.4)中,已发现有两处错误:

①基准投资总额为投产前费用与固定资产投资之和(不含建设期贷款利息),故第2年的数据应为7020[300+585+2017+2832+350+936],但其错计为7012

②流动资金需求量在第34两年的数据不应为0而应为9201200(因流动资金增加额系本年需求量减上年需求量之差)。

需要说明:①中所及仅是简单的算术错误,而且70207012只相差8;②明显是不够细心所造成的逻辑性错误。但同样需要说明:之所以要指出这两处错误,并非是对《手册》吹毛求疵,而系因这些数据都要直接传递到资金来源与运用表,假如欧盟专家有实践经验,就很清楚:这些错误将直接导致资产负债表不能平衡。当然,该“案例研究”删去了资产负债表,否则要使该表“平衡”,就非得篡改数据不可。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住建部标准定额研究所(下称“定额所”)等就是如此,在其制订的相关标准或编写的权威著作中,均因在“验算(财务分析)计算结果是否正确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的资产负债表(见附P.5[]不能平衡,不得不弄虚作假。现将其相关错误,各举一例,列于P.67

4)《手册》第3章“案例研究”.3“债务偿还计划表”下的“注:”中称:“由现行价格转换为不变价格按年7%的通货膨胀率计算。”该表“当年价格下”各年的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系按等额还本方式计算,再按“通货紧缩系数”,转换为“固定价格下”的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见附P.8[])。

该书附录A还专门对此进行说明,称:“通货膨胀降低了货币的购买能力。例如,如果每年的通胀率是10%……,一年以后100欧元的购买能力只等于现在的90.9欧元”(见附P.8[])。

但在该“案例研究”.2“甘蔗农场融资前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8[])中,自第6年达产后,各年的销售收入均为6080、总经营费用均为3736,甚至就在表.3“债务偿还计划表”(见附P.8[])中,第2年的本年借款也与第1年一样,也为7500,均未因通货膨胀进行“转换”。即这种货币贬值所导致的通货膨胀,在该案例中是只影响还本付息,而不影响收入和经营费用、甚至不影响借款。

在同一案例中,对于货币贬值所导致的通货膨胀,或者均按照通货膨胀率计算,或者均不考虑通货膨胀而用其他方法对所有的相关数据进行修正,这是简单的算法常识。该案例通货膨胀只及部分而不及其他的算法,势必引入系统偏差。其对计算指标影响极大,甚至因此会得出完全相反的财务分析结论。

此外,在.3“债务偿还计划表”(见附P.8[])中,其“本年借款”合计为15000,而按“通货紧缩系数”转换的各年“固定价格下”的“本金偿还”,其合计小于15000,故必然导致资产负债表不能平衡。

其实,在译者所著的、称做对“从根本上提高全社会可行性研究经济评价的总体水平,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的《投资项目经济咨询评估指南》(下称“《评估指南》”)案例五中,其产品销售收入及各种费用,每隔几年都考虑了一定幅度的变化,仅仅就通货膨胀而言,其处理方法显然也比《手册》的高明(其实,对于这种通货膨胀,可在计算内部收益率、净现值的现金流量表中,适当提高基准收益率,即能以最简便的方法得到最好的解决)。

 

三、《手册》中部分违背财务常识的错误

 

就此,也拟仅举书中部分明显的错误。

1)《手册》第33.1.3“融资计划”中称:“当累计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出现长期和中期融资需求;当一年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出现短期融资需求”、“每年的现金流量低于货币需求水平时,就会出现短期融资需求”,但在第4章“案例研究”的续表.1“合并现金流量表”中,前4年的合并的净现金流量均为负值(对应的累计现金流量也应为负值),出现“融资需求”时,其并未进行融资及相关计算,前后内容相互矛盾(见附P.9)。

2)《手册》第33.1.3“融资计划”中称:“当累计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出现长期和中期融资需求;当一年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出现短期融资需求”、“每年的现金流量低于货币需求水平时,就会出现短期融资需求”(见附P.10[]),不仅与常识相悖,而且也与该书其后的内容矛盾。

A企业某年的现金流量为-150(即其现金流量低于货币需求水平),但其上年的累计现金流量为1000,则该年非但不需要短期融资,而且累计现金流量还为8501000-150)。即企业不是在“每年的现金流量低于货币需求水平时”,而是在“累计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才出现短期融资需求。

该章表.4“甘蔗农场融资后的现金流量表”(见附P.10[]),即是如此。其第11年现金流量为-305,“出现短期融资需求”时,并未进行融资,而且其后还专门对此进行说明,称:该项目“虽然有一年现金流量出现负值(即不得不进行重置投资的第11年),累计的现金流量余额仍然保持非常高的正值”,欧盟专家已经忘记其之前所称的“当一年的现金流量为负值时,出现短期融资需求”(见附P.10[])。

其实,译者在《评估指南》中即称:“评估中应注意,各年的累计盈余资金不宜出现负值,如果出现负值,应通过增加短期借款解决”(见附P.11)。

3《手册》第3.3“债务偿还计划表”(见附P.8[])系全书唯一的债务偿还计划表。以上已及,其仅按“通货紧缩系数”计算在“固定价格下”各年的本金偿还和利息支付而不计其他,是适得其反,反而造成系统偏差,实属多事有事,但该表对不可或缺的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却根本没有考虑。

企业长期借款的各年还本付息额,只要根据当初其与银行商定的还款方式及利率,经简单计算就能得到。但此仅系计算值、约定值。而债务到期时,企业并不一定就能按约定偿还,还须分析具体情况,并不是仅有简单的计算、约定就行。

在传统会计方法中,企业可用于还款的资金能很方便地从账面上查到,如其不能足额偿还到期债务,则需通过贷款或其他融资方式解决。如不能解决,企业就可能会被银行起诉,甚至导致破产。

在财务分析中,可用于还款的资金(通称为“还款资金来源”或“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则无“账面”可“查”,而需进行计算。在国家计委、建设部发布的《建设项目经济评价方法与参数(第二版)》中,实际是根据公式(3-1),进行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的计算(见附P.12)。

               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 = 折旧+摊销+未分配利润+短期借款                                      3-1

但该书没有对此公式进行证明。在《建设项目经济评价原理·方法·检验·案例》§1.3的“第一种短期借款”中,已经证明:

“可用于”偿还借款的盈余资金 = 折旧+摊销+未分配利润-年初未分配利润+短期借款

                                       +法定盈余公积金+任意盈余公积金                                       3-2

其之所以在(3-2)式左边称“可用于”,系因盈余公积金只能用于转增资本金及弥补亏损而不能用于还款,须从(3-2)式右边将其剔除,

即:

“可用于”偿还借款的盈余资金 = 折旧+摊销+未分配利润-年初未分配利润+短期借款                           3-3

另根据:

                       未分配利润-年初未分配利润 = (当年)未分配利润                                     3-4

即得:               

                   未分配利润 = 年初未分配利润+(当年)未分配利润                                     3-5

将(3-5)代入(3-3),即得到(3-1)式。

由(3-1)式可见,在计算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时,须根据三种情况,分别进行处理:

①项目某年折旧、摊销及未分配利润三者之和恰好等于还本额,则短期借款为0

②如三者之和大于还本额,则短期借款也为0,但需将余额转至下一年,继续用于还款,以准确地计算项目的还款能力;

③如三者之和小于还本额,则需筹借短期借款,其数额须等于还本额与三者之和的差额,不能少借或多借,而且须在次年偿还(见附P.12)。否则,不仅会影响企业偿付能力的计算,而且会使资产负债表不能平衡。

显然,在次年的还本付息额中,除了长期借款,还须包括该短期借款的本金及利息(见附P.12)。而该短期借款,在企业当初向银行商借长期贷款时,根本无法预见。故各年的还本付息额,远远不是照抄当初的约定就可了事。

在《手册》的借款偿还计划表中,照抄当初约定的还本付息额,违反常识,使其财务分析中的偿付能力、生存能力分析变得毫无意义。

此外,如《手册》第三章3.1.3“融资计划”中所称:还本付息方式包括“每年等额偿还本金,每年等额偿还本息,最大能力偿还”。对于最后一种,并未约定还本付息额,如也不计算各年偿还借款本金的资金来源,借款偿还计划表则不存在,项目的偿付能力分析则无处栖身,彻底消失了。

4)《手册》附录F系“采用会计核算体系的企业和机构财务分析”。该附录的F.4“损益表——简化列示(涵盖整个项目计算期)”、F.1“资产负债表结构”及相关内容,见P.13。该二表均是最重要的财务分析报表。但是,《手册》中的资产负债表却不能像损益表“涵盖整个项目计算期”,且该表错误地取消了所有者权益而将实收资本、资本公积、盈余公积等均包括在负债之中;损益表只是“简化列示”而未列入公积金、股利分配、未分配利润。显然,对于“采用会计核算体系的企业和机构”来说,这些均不符合国际早已趋同的《企业会计准则》。

而对《手册》中的损益表,笔者起先并不理解为何要“简化列示”?其实,该书的排版花了不少心计:四周留白很多,行距很大,硬生生地将32开的小册子扯到16开(见P.14),但为何对极其重要的损益表倒节约起来?况且如此“简化”,又能省多少篇幅?以后还是同行指点,才算明白。本文最后“六、《手册》的‘财务分析方法’体系质疑”中,将对此进行说明。

此外,该附录也称:“偿付能力、生存能力和投资收益率:考察损益表”(见附P.13)。

通过损益表,固然可以计算项目的“投资收益率”,但该表与项目的“偿付能力、生存能力”并无关系。

比如,A企业尽管某年亏损,但其靠原有盈余,足以支付该年的各种费用及偿付该年到期的债务,因而A照样具有“偿付能力、生存能力”。

又如,B企业某年尽管盈利,但因其该年可用于还款的资金不能足额偿还到期债务,则企业照样缺乏“偿付能力”;或因其设备老化无法继续使用,而所有的盈余均不足支付新设备的购置费用,且又无法筹资,则企业照样缺乏“生存能力”。

上述情况,均非罕见,连笔者工作中都曾涉及,欧盟专家肯定见的更多。

5)在《手册》第44.1.2“(合并报表分析)问题及预防措施”中称:

“为了保证合并报表的一致性,各实体报表的编制应该基于同样的准则,例如:

——……

——所使用的折旧方法应该一致”(见P.14)。

与互供料不同,企业下属实体的折旧相互间根本不存在“任何重复计算”,根本无“内部交易”可以剔除。如下有AB两个实体的企业合并报表,A实体的折旧为一万元,B的为两万元,二折旧没有一分钱会“重复计算”,企业的折旧即为二者之和三万元。其连固定资产的分类(比如A的是房屋建筑物、B的是机器设备)都统统不管,至于折旧方法,更加无需一顾。欧盟专家的这一理论,实在难以立足。

6)在第3章“案例研究”表.3“债务偿还计划表”(见附P.8[])中,第12年“本年借款”的数据均大于0,表下还有“注意:”提示其“遵循会计惯例假设,即所有的现金流量都假定发生在各年的最后一天”,故借款当年不计息,第2年的第1年的借款所产生的建设期利息【为此,该数据还特地用(*)注明,其“以‘建设期利息’计入投资额”】,但第3年利息支付328,系的利息支付612中,不包括建设期利息(由附P.4表Ⅲ.1可见,第23年的建设期贷款利息为3280)。其不仅少计建设期利息、少计投资额,而且还使资产负债表不能平衡。当然,所幸者是,该案例、甚至该书均无一张有数据的资产负债表,因此欧盟专家很轻松,无需为其苦思冥想、花费精力。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