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babyface 发表于  2014-11-25 15:26:30 5349字 ( 160/251791)

【互动话题】“史上最严”禁烟令拟出台,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71.209.58 发表于  2016-11-18 20:10:34 0字 ( 0/19)

回复@183.185.230.*:不敢发大的款,罚小的啥,这都不懂,又买钱又罚款,双份哦,都是钱

回复@183.185.230.*:不敢发大的款,罚小的啥,这都不懂,又买钱又罚款,双份哦,都是钱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2.5.236 发表于  2016-06-30 12:51:07 0字 ( 0/23)

回复@14.155.217.这就是不公平*:

回复@14.155.217.这就是不公平*: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06.32.166 发表于  2016-05-20 21:03:48 0字 ( 0/64)

烟枪养钢枪

烟枪养钢枪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蜜铀 发表于  2015-06-08 17:53:11 9字 ( 0/9)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8.200.102 发表于  2015-06-01 11:00:59 139字 ( 0/149)

自欺欺人,一手发展烟草种植增税,一手举旗禁烟!荒唐!明摆着是为权力机关罚款找科目!真要禁烟就象禁鸦片一样,不准种植不就完了。近三十年、罚款二字普及各行各业、还覚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8.200.102 发表于  2015-06-01 11:02:03 36字 ( 0/112)

一手发展烟草种植增税,一手举旗禁烟!荒唐!明摆着是为权力机关罚款找科目!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绿水一线 发表于  2014-12-19 10:33:33 95字 ( 0/512)

现在中国唯一的纯正国产可能就只有烟草,这次这个禁烟令有很多复杂成分,国外烟草巨头、国内医药巨头都参合进来了,我本人完全反对这种样式的禁烟,不想一些人被各种打着健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绿水一线 发表于  2014-12-19 10:34:33 14字 ( 0/371)

支持国产烟草,支持中国爷们。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cqyytyj 发表于  2014-12-19 10:24:39 79字 ( 0/86)

老太我今年107,牙齿都掉光了,每天还不忘抽两只烟,精神好的很啊,不抽烟就浑身不舒服。今天借孙儿的手,上来说几句,卫计委你们这帮猴子猢狲,老太我去年买了块表。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小丑没未来 发表于  2014-12-17 16:51:36 46字 ( 0/102)

杀人放火可以播放、吸毒打架可以播放,竟然只是单单禁止播放吸烟镜头,试问卫计委你们有什么用心?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180.10 发表于  2014-12-19 10:13:33 12字 ( 0/377)

我是烟民,我为烟草代言。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180.10 发表于  2014-12-19 10:17:25 59字 ( 0/127)

大爷我今年九十三岁,抽烟也抽了七十年了,可我的身体还很硬朗。如果不让抽烟了,我一个孤寡老人要得抑郁症,还不如让我死了。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4.161.226 发表于  2014-12-07 15:51:07 9字 ( 0/66)

为什么国家生产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阿斗Q哥 发表于  2014-12-07 11:07:39 137字 ( 0/70)

烟对人们生活真是有百害而无一益!世界对此都有认识倡禁,而自我标榜为世界最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国家却任其毒害国民,不感到有愧?现在虽有认识想立法效仿国际却又"羞羞答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1.207.37 发表于  2014-12-05 17:53:33 51字 ( 0/143)

没有香烟可销售就可以直接禁烟。问题国家能关闭卷烟厂吗?烟农和烟企谁来养活?假借禁烟之名行罚款之实而已。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1.126.213 发表于  2014-12-04 19:01:36 484字 ( 0/1013)

提倡引导民众特别群体未成年娃儿们尽最大努力避免烟草制品伤害!学校育人部门责任重大。国务院法制办;国家卫生计生委征求规定意见,明面上史上最严轮番上演民众是必定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9.55.65 发表于  2014-12-04 17:52:32 57字 ( 0/324)

真弄不清楚既立法禁烟,为什么政府还在资金上扶持种烟农户鼓励种烟?政府明文禁止种烟,象禁鸦片样严禁种植罂粟不就得了!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9.60.179 发表于  2014-12-04 15:02:22 28字 ( 0/82)

影视剧禁烟不支持,但可以用其它不伤害人的身体的物质代替。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9.60.179 发表于  2014-12-04 15:10:29 40字 ( 0/957)

立法不进口香烟,不得种植烟草,关闭全部卷烟厂,我是一个烟鬼,禁烟令我举双手赞成。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180.10 发表于  2014-12-17 16:59:06 40字 ( 0/17)

你是不知道在许多老少边穷地区很多家庭靠种烟维持生计 等他们不穷了再来谈这个ok?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8.20.51 发表于  2014-12-03 11:57:47 15字 ( 0/104)

为什么领导们还有招待烟支出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8.75.99 发表于  2014-12-03 11:53:44 21字 ( 0/99)

多此一举,把制烟厂关了不是更省事、、、、、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1.26.221 发表于  2014-12-03 10:12:47 20字 ( 0/106)

吸烟损人不利己,还不如放屁——损人利己。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60.220.67 发表于  2014-12-02 20:49:57 29字 ( 0/103)

关闭烟厂,是禁烟的第一步,罚款才是目的,从根上禁烟才管用。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皓荣 发表于  2014-12-02 13:54:34 42字 ( 0/992)

把烟草厂关闭了,禁烟就成功了!天天谈禁烟,不从根上解决问题,永远不能成功!浪费口水!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180.10 发表于  2014-12-17 16:55:46 27字 ( 0/11)

所以汽车排放尾气污染环境危害健康,也应该扼杀这个产业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皓荣 发表于  2014-12-02 13:59:32 43字 ( 0/934)

禁烟“立法”是为罚款创收作准备吧!无聊的一群人!要真的禁烟就烟厂关闭,把烟草公司撤销!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秋之玫瑰19076 发表于  2014-12-02 12:55:28 179字 ( 0/192)

继历上最严交通法,不回家看看要违法,现在又出台了历上最严禁烟法,共产党的官员们有所作为.真是恪尽职守啊,可就是对建国以来史无前例.瞠目结舌贪污腐败泛滥成灾的官场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2.113.159 发表于  2014-12-02 10:52:29 28字 ( 0/918)

禁止烟草生产、加工、进出口、吸同步推进可以解决一切问题!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昨夜天上8682 发表于  2014-12-02 07:44:42 139字 ( 0/1009)

自欺欺人,一手发展烟草种植增税,一手举旗禁烟!荒唐!明摆着是为权力机关罚款找科目!真要禁烟就象禁鸦片一样,不准种植不就完了。近三十年、罚款二字普及各行各业、还覚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2.239.246 发表于  2014-12-01 09:20:22 19字 ( 0/107)

别叫烟厂造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60.28.116 发表于  2014-12-01 04:19:28 50字 ( 0/187)

吸烟没有汽车排放出的尾气毒性大,科学家为么不做化验,尾气比吸烟高几百倍为么不禁止汽车上路行驶和销售。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0.246.70 发表于  2014-12-01 09:32:31 38字 ( 0/168)

你纯碎个神经病,吸烟有啥用?祸害自己不说还祸害周边的人,汽车是为了大家方便。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小丑没未来 发表于  2014-12-17 16:43:29 45字 ( 0/30)

一年死于车祸的也不少吧。加上难道汽车排放出来的尾气就不影响空气?不影响人民的身体健康了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1.85.61 发表于  2014-11-30 20:14:39 34字 ( 0/149)

我的看法是国家不生产,销售烟就什么都解决了呀,还需要什么立法做什么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1.85.61 发表于  2014-11-30 20:18:07 44字 ( 0/1291)

国家一边在说禁烟,一边又在叫老百姓种烟,国家又在生产销售烟,那不是饭吃多了找不到事干啊。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栖树寒鸦90723 发表于  2014-11-30 18:11:06 10字 ( 0/140)

这群人吃饱了没事干,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gslscjhyy 发表于  2014-11-30 17:20:52 55字 ( 0/164)

禁烟不符合国情,国人每天吃的粮食蔬菜都是化肥农药催生出来的,怎么就没人管,却搞什么禁烟,本末倒置。吃饱了撑的。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gslscjhyy 发表于  2014-11-30 17:50:11 32字 ( 0/126)

化肥农药的危害更大,转基因灭绝人类,怎么没人管,你们愚弄国人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3.79.116 发表于  2014-11-30 12:59:40 36字 ( 0/185)

全是废话!如果象禁毒一样取缔了卷烟厂,市场上都没烟卖了。你看谁还能抽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3.95.132 发表于  2014-11-30 10:51:40 15字 ( 0/161)

禁止种烟,禁止种烟。才是王道。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1.141.120 发表于  2014-11-29 20:15:11 26字 ( 0/132)

为啥不在销售上下点功夫???????????????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1.141.120 发表于  2014-11-29 20:18:04 25字 ( 0/150)

来个购烟实名制,怎么样????????????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8.112.70 发表于  2014-11-28 21:45:10 7字 ( 0/165)

捣毁暴利卷烟厂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8.112.70 发表于  2014-11-28 21:46:26 7字 ( 0/1030)

关闭烟草专卖局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4.155.217 发表于  2015-01-07 09:45:18 5字 ( 0/13)

41341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8.112.70 发表于  2014-11-28 21:54:38 33字 ( 0/185)

普通工人把工资收入的1/10用于吸烟,这是普遍现象,太太们痛心啊。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71.116.134 发表于  2014-11-28 21:30:48 2字 ( 0/135)

你好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71.116.134 发表于  2014-11-28 21:37:25 111字 ( 0/254)

我也是一位男性,我非常赞国家的控烟令,我们单位的领导就是用香烟来拉拢控制下边的小兄弟的。我们的办公室天天烟雾缭绕,让我们饱受其害。我们在被动吸着二手烟,我们非常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71.116.134 发表于  2014-11-28 21:38:45 24字 ( 0/542)

吸烟比吸毒更可恶,因为吸毒是危害自己,不危害别人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齿康口腔 发表于  2014-12-02 13:48:56 10字 ( 0/988)

戒烟了。先洗洗牙吧。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志在鸿鹄35337 发表于  2014-11-28 19:39:10 17字 ( 0/183)

看了标题,我以为要关闭卷烟厂了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2.244.217 发表于  2014-11-28 14:58:20 147字 ( 0/1000)

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1、是否上线高了?2、烟农及烟草部门、烟草企业吃什么?3、现在我们很多村都在发动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9.37.162 发表于  2014-11-28 14:40:21 352字 ( 0/179)

(原创首发)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3.224.203 发表于  2014-11-28 14:26:58 14字 ( 0/179)

禁烟禁烟禁烟禁烟!大快人心。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微笑沉睡114468 发表于  2014-11-28 12:18:07 67字 ( 0/209)

实际上这个禁令同样是一个无聊的禁,有供有需,为什么不禁止供应?禁而不止的空话,尤其是制订的罚款条文实在可笑!为谁罚款?执政不正何胃正?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2.147.252 发表于  2014-11-28 10:32:26 45字 ( 0/183)

中国镇府的证策为什么第一次出台就不真正执行呢,到最后才要真正执行,可见镇府的证策也可折扣的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怜蕊7051 发表于  2014-11-28 02:47:33 11字 ( 0/120)

室内公共场所必需禁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1.161.77 发表于  2014-11-27 18:33:49 5字 ( 0/352)

关闭卷烟厂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1.206.20 发表于  2015-06-06 18:17:47 12字 ( 0/14)

烟厂关掉,戒烟才能成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9.141.105 发表于  2014-11-27 16:27:07 71字 ( 0/1063)

只要不允许种烟草,卷烟厂、烟草公司改行,还愁戒不了烟吗?他会有戒鸦片难吗?不是什么立法与宣传控制的问题,而完全是为了经济利益相当婊子又立牌坊!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专业泥水佬 发表于  2014-11-27 16:24:41 16字 ( 0/970)

制定合理制度,妥善管理烟草行业!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40.246.186 发表于  2014-11-27 16:09:33 20字 ( 0/224)

毛爷爷以前就抽烟啊,这类的电影不能播了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老头铁坡 发表于  2014-11-27 15:27:23 83字 ( 0/917)

有了烟草专卖,烟似乎就合法了,所以首先就要取消烟草专卖,不要养着这帮吃烟饭的官僚了。烟草带来的税收抵消不了肺病的医疗费,害国害民,倒是腐败与关系的桥梁,有百害无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180.10 发表于  2014-12-17 17:08:06 62字 ( 0/325)

据我所知,烟草局在老少边穷地区没少投入,烟水烟路工程等各种基础设施建设,取消专卖会造成大量税收流失,到时谁来承担这个社会责任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天马行空357024 发表于  2014-11-27 15:47:05 27字 ( 0/990)

烟草本就是西方的、来害国害民的、学学林,禁毒样的禁它!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为你创业知识产权网 发表于  2014-11-27 13:35:44 152字 ( 0/255)

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言是一种好的建议,毕竟吸烟不仅危害自己的健康,也让其他人受到无端的伤害。但是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效果却是不容乐观,像一些酒店,虽然都写着禁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222.131 发表于  2014-11-27 13:00:21 17字 ( 0/194)

禁吧,禁完看到时候军队的开支哪来?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8.87.194 发表于  2014-11-27 11:42:30 16字 ( 0/203)

将要求变成规则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8.87.194 发表于  2014-11-27 11:44:19 22字 ( 0/174)

取消烟专卖。将要求变成规则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75.9.126 发表于  2014-11-27 11:32:18 403字 ( 0/223)

沁园春﹒字 王京华大师世界文字,千年承传,百国应用。看各国变迁,唯她情真;五洲四海,形意滔滔。精细相传,笔画美畅,记载文明展奇功。象形字,通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8.214.20 发表于  2014-11-27 10:49:51 15字 ( 0/1075)

建议,取消烟草法,建立控烟法律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天马行空357024 发表于  2014-11-27 15:51:19 22字 ( 0/1013)

吸烟无任何益处还祸害他人、取消烟草法,禁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1.193.192 发表于  2014-11-27 10:48:57 5字 ( 0/200)

关闭卷烟厂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guaiguaie 发表于  2014-11-27 10:25:32 103字 ( 0/143)

吸烟对全社会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除政府主管部门),应该彻底禁止。但是怎么实施是大问题。大家都知道的简单办法不能实施,不痛不痒的办法不如没有。“史上最严”不过如此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8.122.182 发表于  2014-11-27 09:27:29 238字 ( 0/205)

我自己就是一个烟民,对于禁烟,好处就不说了,但对于禁烟的方法,其实在于源头,没有必要弄的太复杂,好像比造原子弹还难。既然大家 都知道吸烟有太多的坏处,而无一好处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7.187.214 发表于  2014-12-04 18:30:46 34字 ( 0/130)

说的好,吸烟的人最有发言权了,给出个主意,就像你,要怎样你才能戒掉。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7.187.214 发表于  2014-12-04 18:41:10 56字 ( 0/105)

吸烟害人又害己一点点好处都没有,到底为了什么呀。我问过烟瘾大的烟民,怎样才能戒掉,他说除非只要不生产烟了就戒了。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煮酒嚎歌3198 发表于  2014-11-27 09:25:50 32字 ( 0/185)

假名利民严禁烟,实为乱罚好牟钱;纵观当今条条规,没有一条不损民。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58.51.122 发表于  2014-11-27 09:05:41 16字 ( 0/205)

应该取消所有的制烟企业,关掉烟厂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11.142.212 发表于  2014-11-27 00:16:28 69字 ( 0/260)

汽车尾气更加伤害人的健康,是不是要禁止开汽车呀?与香烟比谁的危害大?大家不知道吗?可笑之极,室外禁烟就是一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不能支持,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60.28.116 发表于  2014-12-01 04:08:43 14字 ( 0/114)

好看的脸蛋能当饭吃吗,有么用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智慧人生888 发表于  2014-11-26 23:24:14 9字 ( 0/219)

希望国家关闭卷烟厂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0.68.84 发表于  2014-11-27 01:40:59 5字 ( 0/165)

说的非常好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0.214.222 发表于  2014-11-26 21:22:39 20字 ( 0/214)

禁止抽烟,应从禁止卖烟做起,从源头禁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3900990 发表于  2014-11-26 21:02:50 16字 ( 0/250)

严格控制卷烟生产厂家,源头禁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3.202.0 发表于  2014-11-26 18:41:33 32字 ( 0/222)

可以制造一种香烟,成分是黄芪,冬虫夏草,人参,灵芝,其他一律禁止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63.25 发表于  2014-11-26 18:13:12 15字 ( 0/183)

如果政府不作为,还是一张废纸。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13.7.89 发表于  2014-11-26 16:11:04 14字 ( 0/235)

还是在税上呀,这是根本!!!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82.204.115 发表于  2014-11-26 16:01:11 78字 ( 0/247)

机关单位也应该禁烟、、、更应该禁止高跟鞋,既一切发出声响较大的。。。行为了,这样的噪音同样对公众影响很大。应该一并严格禁止、、、、、公众场合,更应该,,,,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222.87.3 发表于  2014-11-26 14:58:32 18字 ( 0/317)

一边鼓励老百姓种烟脱贫致富,一边禁烟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字字珠玑282709 发表于  2014-11-26 14:38:18 51字 ( 0/237)

在公共场合抽烟等于谋杀他人性命,应该严惩吸烟者,跟醉驾似的入刑法处罚就更好了,只是罚几十块钱,处罚太轻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詹求实 发表于  2014-11-26 13:50:42 22字 ( 0/1049)

政府不准生产烟草,不进口香烟,烟民还会抽吗?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蜜铀 发表于  2015-06-08 17:51:30 86字 ( 0/1144)

鸦片是怎么禁的?烟草就该怎么做!我本烟民一个,很多时候戒烟,但是周围上班的朋友都抽烟,最久的一次是一个月没抽。抽烟的人本来就知道烟对身体不好。但是我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120.70.110 发表于  2014-11-26 13:43:42 42字 ( 0/207)

首先支持,其次质疑,如果是“史上最严”的话,那一定会禁止,就怕它是“狼来了”的故事。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詹求实 发表于  2014-11-26 13:42:46 20字 ( 0/267)

最严“禁烟令”是宰牛刀杀鸡,用错了地方。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满江红412748 发表于  2014-11-26 13:00:13 34字 ( 0/214)

如今有不少的青少年吸烟特别还有女性,所以应该支持"史上最严"禁烟令。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

  各地控烟条例成了“纸老虎”,一方面与法律效力等级过低有关;另一方面,也缘于法规中抽象的原则性规定与口号性内容较多,可操作性内容不足;某些权利义务的设定与国情不符,致使规定无法落实;立法时在法律后果的规定与执行方面较为模糊,缺乏执行力等。作为第一部全国性的控烟法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也同样会缺乏生命力和执行力。

  条例拟规定,有关行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工作进行监管,对没有明确监管部门的公共场所,控烟工作由卫生计生部门负责监管。然而,这些行政部门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还需有配套规定保障落实。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也需要把“丑话”说在前面。

  从中办、国办《关于领导干部带头在公共场所禁烟有关事项的通知》,到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我国控烟的决心和态度彰显无疑,党纪、法规双重约束,必将有力地起到维护人民群众健康的作用。下一步,要通过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将决心化为行动,将要求变成规则,使各项法规和制度真正能发挥作用,掐灭公共场所的烟头。

txhtr 发表于  2014-11-26 12:37:32 153字 ( 0/872)

【我是烟民】 国家如果真心戒烟,就应该禁止烟草种植,取消烟草局,别再舍不了利益,一边算着烟草对GDP的贡献,财政养活着一大批维护烟草行业的公务人员,一边出台着禁


  控烟,在中国已经说了N年,从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2006年在我国正式生效算起,也有8年光景。然而,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面控烟在中国仍然举步维艰。国务院法制办24日公布了我国首部《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消息一出,引发网友热议:从“宣言”到“立法”,送审稿中的规定能否推动控烟迈出实质性步伐?控烟工作如何监管?能否全天候监管到位?条例拟规定,个人违反规定在禁烟场所吸烟的,可处以50元至500元罚款。罚款由谁来罚?取证方式和证据采信如何规定?对拒交罚款者如何处理?欢迎说出您的观点,一同为全面控烟出谋划策!

影视剧“禁烟”,您支持吗?


  手里拿着一支烟,或若有所思,或深吸一口。烟雾缭绕中,是一双忧郁的眼睛,还有略显沧桑的面容—这类吸烟镜头,恐怕以后很少再在屏幕上出现了。

  卫生计生委日前起草了《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条例》规定,在电影、电视剧及其他节目中播放吸烟镜头或者出现烟草制品的媒体,由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千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

  支持!重塑公共责任影视理应“禁烟”

  尽管“艺术高于生活”,用烟作道具来渲染铺垫是种合理的叙事方式,但这并不意味着影视艺术就能“弃守”道义,滥用“吸烟语言”。一者,影视是种信息传递的介质,也有观念引导之效,如果失去道德担当,则可能误导观众认知。尤其是那些追随者甚众的影视明星,举手投足往往能引起无意识的效仿,若手不离烟,虽能塑造出个性气质,但也成了模仿的对象。二者,对于不少心智未成熟的儿童而言,自制能力缺乏,镜头语言的误导,会造成他们价值认知的偏颇。

  据了解,我国青少年吸烟率呈逐年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有调查指出,对烟草镜头耳濡目染的儿童,尝试吸烟的可能性会比一般情况下提高3倍;如果崇拜的偶像吸烟,带动的青少年对吸烟认可度会提高16倍。

  影视“禁烟”与建立“隔离”机制,是重塑媒介公共责任的必然诉求,也是促进影视良性发展、保护孩子成长的重要途径。青年导演贾樟柯曾忧心地说:“光有票房,没有文化的责任和教育的担当,无法光大中国电影”。其实,银幕和荧屏上要“限”要“禁”的,还不仅仅是烟,还有那将毒、性作为营销噱头的镜头。

  反对!影视剧“禁烟”磨损艺术的生命力

  影视禁烟只会磨损艺术的生命力。在电影无法分级的情况下,倘若大众影片中将吸烟、喝酒、打架、发脾气、亲吻等都禁止,那么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影迷会不会“学坏”的问题了,而是电影艺术如何存在的问题。


全面控烟路有多远?



  公共场所控烟,确实不太容易。2011年5月,原卫生部修订施行《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室内公共场所开始禁止吸烟。不过,结果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所谓的“史上最严”,不过是史上最搞笑——谁能指望餐厅对客人吸烟指手画脚?那个下属敢对抽烟的领导说不?权力部门不出手,指望趋利的市场主体“大义灭亲”,显然是个不靠谱的逻辑。

  控烟难,但也不至于难如上青天。起码有两个层面,可以考量公共部门控烟的诚意。一是烟草广告。二是影视剧里的“烟情”。很遗憾,在这两份考卷上,控烟行动基本代言了“不作为”三个字。今年8月,广告法修订草案提交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彼时,一份有132位著名专家和社会知名人士签名的呼吁书上递全国人大常委会,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心血管病专家胡大一在内的人士共同呼吁,新修订《广告法》应全面禁止烟草广告。但结果也只是对发布烟草广告的媒介、形式和场所作了更严格的限制,但并没有规定“全面禁止烟草广告”。心思何在,不言而喻。

从严控烟重在有法必行


  控烟条例要落到实处,既少不了动真碰硬的执行问责,防止“破窗效应”,避免“法不责众”的尴尬,也需要提升公众文明意识,营造吸烟有害、控烟有责的社会氛围。

  大量国际经验证明,宣传教育和戒烟服务是保障控烟法律法规顺利实施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示范人群的控烟行为是最有说服力的教育方式。因此,《条例》要求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教师和医务人员等社会示范人群带头控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在公务活动中吸烟,教师不在学生面前吸烟,医务人员不在病人面前吸烟。

  控烟不仅涉及各类公共场所,也涉及各个群体、各个阶层。让公务人员和教师医生等先做起来,掐断会议室、教室、医务室里的烟头,本身就是对控烟法规的有力执行,也会带动和影响更多人,不断激发“从我做起,从我改变”的正能量,从而把禁烟控烟的制度设计落到实处。

控烟条例不能成“纸老虎”


  控烟,在我国一直步履维艰。1998年,深圳出台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控烟法规,但实施十余年来竟然没有开过一张罚单。同样,其他地方陆续出台的地方性条例也遭遇了“软钉子”,满纸的规定仍然“掐不灭”公共场所那一支支点燃的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