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babyface 发表于  2014-10-09 18:45:51 6362字 ( 55/55896)

【互动话题】我们该以怎样的心态对待诺贝尔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3456刘华强 发表于  2014-10-30 06:56:12 138字 ( 0/33)

敬请关注:有物理学新基本理论,发表在《科技创新导报》2008年第12期的171页上。该成就被百度专家们定为:当代中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推荐答案,改革开放以来世界级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1.63.38 发表于  2014-10-21 19:30:04 48字 ( 0/39)

把铜板看淡些吧,如果诺贝尔奖仅仅是一张一平方米大的奖状,大家会如此悲情,劳神吗?皇帝不急太监急。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高低平 发表于  2014-10-13 09:28:21 95字 ( 0/168)

孔丘中华文化根,莫言揍自由女神,子曰仁义礼智信.莫言讲丰乳肥臀.孔林茂盛传亷耻,富人土围剥穷人,高密种上高梁红.青沙帐里男女阴. [ 山东两聖人?]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06.232 发表于  2014-10-13 11:13:21 12字 ( 0/87)

哈哈,别亵渎了中华文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06.232 发表于  2014-10-13 11:21:13 121字 ( 0/224)

文学诺贝尔奖,那些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对中国文学了解多少,理解多少,他们够资格做评委吗?!我个人认为,莫言所得,无非是政治性所得,中国比他更有资格得的不说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曹新大 发表于  2014-10-12 23:20:27 26字 ( 0/101)

中国人可以用绿色创新植物【物理因子】获诺贝尔文学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3.108.133 发表于  2014-10-12 22:51:49 25字 ( 0/80)

这水平?都没有sohu的强?我都不想与他们讨论了。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4-10-12 19:38:04 94字 ( 0/144)

为什么英语好的印度获奖少,英语差的日本获奖反而多?因为中村以技术之长补英语之短,小的认为只要 专业单词 + 初中英语 能看懂本行业英文期刊即可。中国教育主攻在英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狗尾巴草236320 发表于  2014-10-12 17:48:21 12字 ( 0/87)

我的态度是:喷之一鼻!~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狗尾巴草236320 发表于  2014-10-12 17:44:26 33字 ( 0/96)

人在其连襟那里设这么个自我安慰基金奖,你们也跟着后边去“疙楸”啥?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0.179.158 发表于  2014-10-12 13:45:13 22字 ( 0/80)

用你那尿泡脑筋过滤我的伟大思想?买国贼!!!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0.179.158 发表于  2014-10-12 13:57:12 110字 ( 0/115)

像楼下的这位“广学1967”,四十六七岁跑单帮蹭西洋去了,最后落魄到一只狗,回来不思进取,未有被教唆的任务,无不是西方列强者的税客,隐隐若若地叨来,总之,叫你们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0.179.158 发表于  2014-10-12 13:42:40 17字 ( 0/105)

店小二!我前面的留言呢?汉奸走狗!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广学1967年 发表于  2014-10-12 10:10:19 480字 ( 0/122)

会者不难,难者观慧。现在的教育体制与科研环境没有大问题,这些属于政治关系结构。重要的是当今中国人的:争先恐后意识。在需要多人参与的事务里可以争先。在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4-10-11 22:58:35 164字 ( 0/89)

用事实作检证,能不能与牛顿.爱因斯坦去较高低?__解决牛顿300多年前的旋转水桶问题--得到牛顿所提该问题的过程及实质内涵--水桶中的水能否溢出问题的答案。证明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14.244.66 发表于  2014-10-11 22:18:24 21字 ( 0/70)

拿奖当奖 ,不配得奖!放下虚荣,一切从容!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zg平常心 发表于  2014-10-11 14:22:02 41字 ( 0/104)

要追求做的过程,至于能不能获奖,不要看得太重,超脱一些好。还是那句话:要相信自己!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4-10-11 13:44:13 100字 ( 0/202)

为什么诺奖都在欧美日?重要原因是全球实验室产业供应链都在这三地,重要实验器材应有尽有却对华禁运,我们只能另辟蹊径。。为什么富士康建在中国?因为全球电子产业供应链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4-10-16 08:57:13 148字 ( 0/144)

1978-80年代,在 “无线电”等期刊引导下,百万科技迷自发掀起一场自制电视机热潮,抢购电子另件为今日发达的电子产业供应链奠定了基础。美国 3M胶带公司发动员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27.210.195 发表于  2014-10-11 13:01:25 12字 ( 0/112)

用做梦的心态对待诺贝尔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最好错过 发表于  2014-10-11 11:16:39 118字 ( 0/144)

诺贝尔奖需要奉献精神,只有那些把自已的热情和爱转化为人类福利的人,才能有资格去争取。所以,我们需要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否则,一切都是浮云?!因为种子需要肥沃的土壤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专业泥水佬 发表于  2014-10-11 09:14:32 32字 ( 0/95)

急需改变教学模式,科研与世界接轨,打破传统藩篱,争取科技发展1!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4-10-11 06:39:49 109字 ( 0/113)

中村之路也是我们穷大学生之路:即使你在老家小镇,到乡镇企业工作,把它当作实验室、中试工厂,潜心研究该行业的技术及其行业通用语言、英语,在教授指点下写论文发表,这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槲寄生5669 发表于  2014-10-10 20:29:09 43字 ( 0/134)

出点名,拿点钱,算啥?这年头,名气大,财富多的人多得是。不过,怎么能拿到诺奖才是最重要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Ygy794 发表于  2014-10-10 20:09:13 90字 ( 0/275)

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的“民族自卑感!!上升到”政治高度“,搞什么”倾全国之力冲击诺奖“不是什么”伟大决策“,而是”荒谬绝伦“!!有一天,中国人也搞一个什么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齐天大剩230382 发表于  2014-10-10 19:39:24 52字 ( 0/114)

这都是马后炮了,不知马后多少年了。对前沿的研究没什么指导意义。 炒这么热,基本就是一群外行加财迷所为。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世界大同 发表于  2014-10-10 19:06:39 7字 ( 0/92)

《奋起直追!》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218.81.34 发表于  2014-10-10 18:05:27 348字 ( 0/155)

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 ? 这个问题 你让国人如何回答中国缺少诺贝尔奖 这是事实 虽然诺贝尔奖是外国人设立的但是它经受了百余年的历史检验 很能说明问题 现在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3456刘华强 发表于  2014-10-10 22:47:32 136字 ( 0/83)

敬请关注:有物理学新基本理论,发表在《科技创新导报》2008年第12期的171页上。该成就被百度专家们定为:当代中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推荐答案,改革开放以来世界级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3456刘华强 发表于  2014-10-10 17:49:51 135字 ( 0/106)

敬请关注:有物理学新基本理论,发表在《科技创新导报》2008年第12期的171页上。该成就被百度专家定为:当代中国对世界文明的贡献推荐答案,改革开放以来世界级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06.118.184 发表于  2014-10-10 17:29:53 13字 ( 0/118)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耐看美女 发表于  2014-10-10 14:44:27 24字 ( 0/146)

原本奖科学科学奖,如靠今看英美脸色行事,丑类一般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4-10-10 14:30:23 15字 ( 0/107)

诺贝尔奖那“葡萄”一定是酸地。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218.249.221 发表于  2014-10-10 11:24:21 60字 ( 0/106)

要注重长年的实践经验积累,不要搞花架子急功近利官本位等级,改变官越大利益越大越成功的思想,让人塌下心来老老实实干点事情。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荣耻鉴定师 发表于  2014-10-10 11:14:36 47字 ( 0/105)

重视自有水平,不重视诺贝尔奖.但必须要真有自有水平,之所以强调"但",是因为这里的虚假有传统.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西部强国 发表于  2014-10-10 10:50:40 114字 ( 0/91)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猫地湾 发表于  2014-10-10 10:49:14 30字 ( 0/120)

“诺贝尔奖”也就是个世界奖项,获奖者不一定都达到了世界水平!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直言直言直言 发表于  2014-10-10 10:15:57 13字 ( 0/114)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火车]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自命不凡1961 发表于  2014-10-10 09:40:37 152字 ( 0/87)

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曾经说过,中国在自然科学的各个学科中要想获得诺贝尔奖很难,要获得国际科技大奖首先取得突破的学科可能是数学。以我成功破解了梅森素数、费马大定理和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自命不凡1961 发表于  2014-10-10 09:32:25 152字 ( 0/154)

著名物理学家杨振宁曾经说过,中国在自然科学的各个学科中要想获得诺贝尔奖很难,要获得国际科技大奖首先取得突破的学科可能是数学。以我成功破解了梅森素数、费马大定理和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周到群众 发表于  2014-10-10 09:06:22 134字 ( 0/189)

诺奖得主 中村出身小技术员,把乡镇企业当中试工厂和实验室,在校友酒井教授帮助下写论文、到美国进修,在业界小有名气,兰光Led商品化成功后 加州大学杨校长三顾茅芦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北方霜儿 发表于  2014-10-10 08:48:14 22字 ( 0/106)

对有利于人类进步的科技成员,获奖都应该祝贺。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72.25.78 发表于  2014-10-09 23:47:17 275字 ( 0/110)

华裔科学家能够获得诺贝尔奖的提名,与诺奖得主同样具有灿烂的光环,这和奥运会比赛项目只设置一枚金牌的惯例是类似的(特殊情形有并列冠军),冠亚季军(甚至前八名前十名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lianft 发表于  2014-10-09 22:40:26 40字 ( 0/121)

不管是谁对人类作出贡献,特别是在自然科学方面,不分种族,不分国籍,我都表示祝贺。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3.119.113 发表于  2014-10-09 21:56:21 41字 ( 0/105)

最好的应对就是不要考虑它……不要受它影响……先解决好自己面临的各种问题……哈哈哈哈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3.187.88 发表于  2014-10-09 21:27:31 20字 ( 0/117)

好事,有时也会幽幽——如奥巴马的和平奖!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hocom 发表于  2014-10-09 21:10:14 75字 ( 0/107)

扶孔、拜孔、尊孔。“学而优则士”。“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不费吹灰之力,伸手可得。老态龙钟才得此奨,好苦啊?!走孔老二之途,才是捷进。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25.95.30 发表于  2014-10-09 19:53:00 54字 ( 0/134)

今年物理奖明显就是为安培壮胆,落中国的面。让学生看不起中国而拼命奔向美国。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祖国,真理。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我什么都反对 发表于  2014-10-09 19:01:47 4字 ( 0/111)

全是玩的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4-10-09 18:54:17 35字 ( 0/111)

中国学术界奉孔儒后,中国学术界就再无公平竞争,贪腐成风! -中国牛顿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ntszgcb 发表于  2014-10-11 09:45:29 24字 ( 0/127)

中国人不信牛,只信马。不崇拜牛顿,只崇拜马劣猫。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4-10-09 18:54:48 56字 ( 0/135)

教育产业化, 弄极端自私的'只认钱'和拜权, 崇英语,不认能力,抹杀年青人的创新力和年青的创新人才,......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4-10-09 18:55:57 57字 ( 0/122)

学术期刊买卖版面,充斥虚假论文;大学买卖分数,发渗水文凭;学术官僚买卖'院士',埋顶尖科学家;---公开的只认钱!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xtsanyuan.blog 发表于  2014-10-09 18:57:17 21字 ( 0/125)

拜钱,拜权,拜孔子,越玩越差.......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览历揭 发表于  2014-10-09 18:51:45 9字 ( 0/153)

以真材实料的心态。

  年年岁岁花相似,又到了诺贝尔奖公布时间。每年到此时,“今年有中国科学家吗”“中国科学家何时才能获奖”等问题,总是令一些人焦灼。截至昨天,医学、物理、化学先后名花有主,国人遗憾地被告知,此前被指望获奖的4名华裔人士全部希望落空。至于国内科学家,舆论更不抱何指望。本年诺奖与中国的关系,似乎故事到此便告结束了。有网友痛贬国内科研体制而情绪悲观的,也有网友预测中国一二十年内必获诺奖的,还有网友反对急功近利以冲击诺奖为科研目标的……您关注中国冲“诺奖”吗?中国对待诺奖的正确态度应当是什么样的?欢迎您发表看法!


                                              2014年诺奖     公布时间
  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京时间6日17:30 已揭晓
  物理学奖    北京时间7日17:45 已揭晓
  化学奖     北京时间8日17:45 已揭晓
  和平奖     北京时间10日17:00 已揭晓
  文学奖     北京时间9日19:00 已揭晓


  小编观点:

  我们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人能否获奖,对其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天壤之别,获奖之后,获奖者就可能被推上神坛,各种待遇、头衔随即而至。不要说获得诺奖,就是当选院士,一旦当选,就始终处在学术最高端,享受最高的学术权力。

  不止步于获奖,不神化获奖,从获奖中寻找激励和反思,这才是科研的真谛。只有坚持学问第一,才能让学者有学术理想,看淡获奖而体验学术创新的乐趣。功利地追逐奖项,结果只会破坏学术生态。我国本土学者要获得诺奖,必须有这样的学术环境。

  诺贝尔奖不代表一切。

  别把“诺奖遗憾”留给茫然的未来

  网友南东月:我国难获诺贝尔奖并非是“人”的问题,而多要在科研、教育体制上找原因。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同样的人,在不同的教育背景下会结出不同的果实,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是难以结出硕果的。据了解,荷兰大概出了20位诺奖获得者,相对于人口而言,比例很高,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荷兰的教育体系,那里高中老师不是读师范大学的,而是读理工或自然学科的大学毕业生,也是研究人员。荷兰的教育体系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基础科学领域财政投入力度相对较小、科研腐败也是阻碍我国科研前进的绊脚石。提高财政和政策的支持力度,鼓励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进行创新,形成重视基础科学的风气,我国才能不断取得科研进步。

  面对我国基础科学领域的诺奖遗憾,我们不能摊手耸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有正视遗憾,弥补不足,我们才能走上追寻诺奖的正轨。当然,需要澄清的是,追寻诺奖并非只是为了一种荣誉,而是向整个世界昭示和证明我国的科学研究实力。诺奖之路,道阻且长。诺奖之路,就在脚下。

  对过重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

  网友熊丙奇:国人过分看重诺奖,反而不利于自由、平等的学术环境构建,让学术被获奖、头衔等级化,也充斥着复杂的利益因素。在国外,诺贝尔奖获得者,担任大学教授,照样要给学生上课,申请课题,和年轻学者完全平等,不因为你有诺奖获得者的头衔,就高人一等,就是一些重大课题的当然负责人。这种平等而自由的竞争,激励年青学者有学术理想,在学术的黄金期,做出一流的研究成果。

  网友江曾培:过分的“诺奖情节”,其中隐藏着一种不可取的自卑情绪。记得2005年度化学奖得主为美国科学家罗伯特·格拉布,上海的一家报纸却以头条地位标出这条新闻:“一上海名誉教授获诺贝尔化学奖”,以至当天有些人就传说“上海一教授获得诺贝尔奖”。格拉布确是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名誉教授,但只是“名誉”而已,最基本事实他是美国加州教授,舍去其基本身份突出其与上海的一般关系,这是“借别人的高贵来自豪”,是以虚荣来掩饰自卑。清除过重的“诺奖情节”,需要除去这种不应有的自卑与虚荣心理。这方面媒体应走在前面。

  应当说,这次对张首晨等人的预测,消息最初来自海外,并非我们内地首创。然而,传播海外信息需要掂量斟酌,对当前过分的“诺奖情节”不宜添火,而应降温。

  “诺奖焦灼症”可以凉一凉

  网友陈勇:日本科学家经常出现在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常令一些国人“羡慕妒忌恨”。可是更应该看到,日本与近现代科学技术接触的历史比中国长得多。日本科学界在明治维新后开始与欧美学者密切交流,20世纪初就开始参与国际领先的科研项目,到1949年汤川秀树首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期间也经历半个多世纪。而中国科学界与世界同行的交流,不过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

  如果以这个标准衡量的话,中国重视并且成规模地投资于基础科学研究,不过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21世纪以来国力、财力较为充裕后的事,而中国研究人员真正参与“世界级”的科研项目,还不过是最近十年内的事。要中国科学家在短时间内就获得“科学皇冠”诺贝尔奖的认可,未免过于心急。

  摆出这些客观因素,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科研就没有自己的问题。“打铁还须自身硬”。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大规模投资基础科学研究的时间还不算长,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还很多。比如说,以论文数量来考核科研人员,助长了急功近利的风气;科研经费分配使用不合理,降低了国家投资的效率;“学而优则仕”的传统取向,往往使一些人才未能充分发挥其科研上的潜力。要革除这些弊端,还必须持续、深入的改革。

  中国冲诺奖不能老讲“平常心”

  网友杨于泽:长期以来,中国有一种片面的舆论,反对科研上的“急功近利”,现在到了理直气壮地纠正这种片面观点的时候了。创新不易,但科研并不神秘。现在我们就是应当给科技界明确一项任务:突破诺奖空白,多拿诺奖。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居于世界第二,转型升级已成当务之急,过去我们靠模仿实施赶超,现在创新已成为发展的内在要求。科技界长期大把花钱却不出高水平成果,实在是说不过去了。

  要拿诺奖是一码事,诺奖只授予世界顶尖科技成果,诺奖难拿也是铁一样坚硬的现实。花大价钱,却始终与诺奖无缘,其中必有缘故。这就要求我们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和科技政策,改革科研体制与现实要求不相适应的地方,改进我们的科研管理,解放和发展中国的科技生产力。

  我们的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一是针对科研腐败,强力推进反科研腐败;二是重构合乎科研规律的科研环境,吸引世界顶级科学家,在中国安心做事。尽人事而听天命,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我们才有“耐心等待”的资格。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