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海洋的天123 发表于  2020-01-23 10:37:54 94字 ( 0/118)

教训惨痛,武汉疫情再次说明,我们的官员真的需要在改变执政思路,一个城市的市长,你有几天能在城市的犄角旮旯视察视察,恐怕是整天在文山会海,饭桌酒林中度过,能不能沉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20-01-23 11:26:37 60字 ( 0/46)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联想、感悟灾难来临(天灾与人祸):依然、自然、天然、释然、要学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尔摩斯]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audiooo 发表于  2020-01-23 11:47:53 17字 ( 0/39)

各地严阵以待,这样疫情会迅速受控。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老张头+6 发表于  2020-01-23 12:44:39 17字 ( 0/47)

[酷]老年身体衰弱,更要注意防范!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顽石老了 发表于  2020-01-23 13:52:03 21字 ( 0/18)

全民行动起来,春节少聚会多锻炼,加强预防。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公几 发表于  2020-01-23 14:24:26 6字 ( 0/11)

小汤山经验。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JBY1 发表于  2020-01-23 14:33:29 40字 ( 0/21)

政府要加强防护工具的投入,如口罩很多未发生疫情的地方也已断货,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ldrzy 发表于  2020-01-23 14:42:38 91字 ( 0/276)

对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疑难杂症,也没有任何医疗记录和药物治疗,第一时间就应该封堵,限制在有限的范围内,武汉这是第一次遇到,没有经验,错过了最佳封堵时间。相信再遇到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方致远小东 发表于  2020-01-23 14:44:46 89字 ( 0/182)

疫情如此蔓延扩散,非常可怕。政府部门还应该启动紧急预案,利用强大的军警情报网络从疫情发生时往来武汉地区的各种购票信息,查控该时间段经由武汉的流动人员,增加从来源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方致远小东 发表于  2020-01-23 14:45:50 8字 ( 0/12)

不要一慢再慢啊!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jimmye01 发表于  2020-01-23 15:30:26 43字 ( 0/1359)

为何去过武汉就生病?感觉与武汉的环境有关,传染源是什么物质?应该与空气、水、灰尘有关。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jimmye01 发表于  2020-01-23 15:42:25 18字 ( 0/10)

致病原因没找出来,动作快也没什么用。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弄竹. 发表于  2020-01-23 16:07:13 18字 ( 0/20)

不是慢了,而是日常工作作风的体现吧!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发表于  2020-01-23 16:10:03 47字 ( 0/16)

要放弃侥幸心理,积极备战,竭尽全力打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战斗,要在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它。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历史智慧 发表于  2020-01-23 16:31:58 184字 ( 0/34)

客观的说,武汉不算慢,发现性病毒比较快。点赞武汉官民深明大义,顾全大局,自觉自律,力阻扩散,促进共赢!呼吁全国网友,勉力襄助武汉亲友共克时艰,逢凶化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Sars 发表于  2020-01-23 16:59:26 34字 ( 0/122)

不成立!当人类面对人为制造的恶疾时,人类根本无法早发现早行动早治疗!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草帽11 发表于  2020-01-23 17:51:59 61字 ( 0/40)

上次是动物传染给人,而这次是人传染人,比上次还可怕。武汉发现还算早,行动比上次还算及时上报,总算中国对未知疾病防控有提高。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茶乌 发表于  2020-01-23 19:41:43 217字 ( 0/36)

医学是一门专业性很强的科学。中国有疾病控制机构,也有防疫机构,公共卫生研究机构较全。但对不明细菌病毒产生和传染源尚搞不清初源!医科研究滞后。医学治疗的方针笔者认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秦树增 发表于  2020-01-23 19:47:56 46字 ( 0/31)

不要以为发热就是病毒携带者,只要和病人有接触就可能是病毒携带者,所以不能只查温度。千万注意。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HZZKQ 发表于  2020-01-23 20:01:33 5字 ( 0/8)

武汉加油!

一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大战正在中国拉开帷幕。这是个有抗击SARS丰富经验的国家,是个有强大组织能力和相对充分的医疗条件的国家。我们的各种条件足以使我们最终战胜这一至今仍有些神秘的病毒。

战胜这一凶猛的疾病,除了治,更大的难点是防。我们能在多大程度上抑制它的扩散,将决定这场战斗的整体面貌。

从最初的情况看,武汉没能在第一时间将新型冠状病毒封死在最小的范围内,坦率地说,我们首战不利。出了一种疾病,一来查不出它属于我们过去熟悉的哪种病,独特得没有任何记录,二来现代医学没有任何可以有效对抗它的药物,拿它完全没有办法,这时我们就该高度重视它,采取最坚决的隔离治疗措施。但武汉的实际应对措施显然缓慢了,没有实行全面隔离治疗,封锁所有潜在的传染渠道,以至于这种病毒向全国扩散了开来。这是又一记沉痛的教训。

如今主战场仍在武汉和湖北,但战线已经蔓延向全国。今天全国的疫情形势有点像二三十天前的武汉,病例在不断增加,但“可控性”看上去仍是大概率。今天最重要的是,全国要以最快的速度按照疾控的规律运转起来,跑在病毒扩散的前头,坚决形成在第二道防线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围剿。

我们很担心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会存在武汉早期的侥幸心理,把“避免形成社会恐慌”作为制定政策的优先考量,强调“内紧外松”。我们注意到,直到22日,机场、火车站和高铁车厢及民航客机上,有些乘务人员戴上了口罩,但有一些仍然不戴口罩,而且是规定不许戴,这样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

各地请查一下,当地媒体是否在突出位置对新型肺炎反复做了充分报道,本省市出了第一个病例或者有了新增病例,是否做了广泛的宣传?新型肺炎的易感人群是中老年,而对它讨论最多的是互联网,如果一些中老年人不怎么上网,他们能够感觉到疫情的严重吗?

很多人群密集地区虽然有了不少戴口罩的人,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戴口罩的更多是不容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年轻人,而易被感染的中老年人反而戴口罩的要少很多。

我们的感觉是,一些地方已经受到新型肺炎扩散的严重威胁,但城市的防控工作仍然是常规性的,或者说没有按照应对一场重大公共卫生战役真正动员起来。各地是否形成了这样的把握:当出现一个输入性新型肺炎病例时能够确保不出现他(她)对周围人和对医护人员的感染?

迅速发现已感染病毒患者的能力及时建立起来了吗?隔离治疗的条件已经完备了吗?公众预防自己被感染的主动性已经调动起来了吗?如果说还有一些缺陷的话,需要几天时间这些准备才能全都到位呢?这些是我们想要提给各地的问题。

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还很不完整,春节将至,抗击新型肺炎不能是接下来我们注意力的全部,然而它必须占据我们注意力的很大一部分,今年过一个祥和春节的含义应首先是过一个健康的春节。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侥幸,控制住疫情的大规模扩散,这应是我们接下来万无一失的目标。

1 2 3 4 5 页号:1/8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