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实话得罪人 发表于  2019-11-22 08:43:45 30字 ( 0/56)

简单的事情,乱港分子给香港带来了制裁,首先惩罚乱港分子即可。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激动还要行动 发表于  2019-11-22 09:24:32 0字 ( 0/50)

只是其各方对“利 害”的定义和其具体内容的理解及其处理有所不同。并望提供国人都能公开读到的此《法案》的中译全文。

只是其各方对“利 害”的定义和其具体内容的理解及其处理有所不同。并望提供国人都能公开读到的此《法案》的中译全文。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A中医爱好者 发表于  2019-11-22 09:27:32 84字 ( 0/56)

热爱祖国的人,承认自己是中国的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居然没有司法的最后一道防线的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一切操盘手都是外国反华势力的代表,这样的病根不除,怎么可能有香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激动还要行动 发表于  2019-11-22 09:29:23 0字 ( 0/51)

回复@实话得罪人:是你的思维和概念和逻辑推理被你故意弄乱了。或是你的脑袋就一直没有不乱过。

回复@实话得罪人:是你的思维和概念和逻辑推理被你故意弄乱了。或是你的脑袋就一直没有不乱过。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悠悠对小河 发表于  2019-11-22 10:14:43 0字 ( 0/41)

关注之中

关注之中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汉江人2015 发表于  2019-11-22 10:27:14 36字 ( 0/44)

美国通过关于中国的法案,未经我国人大批准,那就是一纸空文,屁作用都没有!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王满春 发表于  2019-11-22 10:43:35 36字 ( 0/48)

对待香港问题,不要总是小心翼翼!要大刀阔斧不留余地地断了西方国家的念想!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激动还要行动 发表于  2019-11-22 11:01:56 0字 ( 0/57)

回复@王满春:你的念想是什么?代表了国人和东方?

回复@王满春:你的念想是什么?代表了国人和东方?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11-22 11:06:26 0字 ( 0/62)

香港是回归了,但侵染的殖民毒素没清理干净!!!内外因素共同起作用,至有今日之祸!

香港是回归了,但侵染的殖民毒素没清理干净!!!内外因素共同起作用,至有今日之祸!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地瓜干17世 发表于  2019-11-22 11:07:07 51字 ( 0/43)

听说有人要争取做人的权利,奴才比主子还急:我们不要做人,我们要做奴才!人权与民主会害了我们,我们不要!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jimmye01 发表于  2019-11-22 11:13:42 71字 ( 0/62)

害了一国两制。也就是说,美国对中国的一国两制里的一国没有兴趣了,只对两制或港独感兴趣。反正香港属于中国的,这条法案出台后,中国爱怎么做都行了。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实话得罪人 发表于  2019-11-22 11:30:27 48字 ( 0/47)

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早晚的事,无论如何,香港都是中国的,没有西方的恩赐,香港照样生活,太阳照样升起。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不轮忘初心 发表于  2019-11-22 11:35:45 0字 ( 0/71)

西奴们做人的资格是没有了!只能做狗乱叫两声了!

西奴们做人的资格是没有了!只能做狗乱叫两声了!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乱滩一石 发表于  2019-11-22 11:40:07 21字 ( 0/51)

新中国发展越顺溜,霸权们亡我之心劲头越大!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江西一平民 发表于  2019-11-22 12:48:12 74字 ( 0/36)

希望中国也要立个法案,那就是“对等法案”,以后美国等其它国家针对中国什么,那中国就有必要起动针对的一样的法案。从法律层确定这种作法的合法性,必要性。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公几 发表于  2019-11-22 13:33:11 27字 ( 0/42)

香港实际上是国外的代理人在治港,要改变这种不正常状态。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11-22 13:57:07 0字 ( 0/53)

国法大于地区法,这个道理谁都懂!

国法大于地区法,这个道理谁都懂!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9-11-22 14:33:03 0字 ( 0/48)

回复@公几:法院法官绝大部分是外国人!这是中国的香港,不是外国人的香港!香港人高度自治,不是外国人法治决定性治理香港

回复@公几:法院法官绝大部分是外国人!这是中国的香港,不是外国人的香港!香港人高度自治,不是外国人法治决定性治理香港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小小幸福树 发表于  2019-11-22 14:48:22 124字 ( 0/61)

香港问题是从“修例”开始的,但该条例并非是一项新增的条例,而是在香港回归之前就有,所以,这并不是根本原因,只是挑衅的借口,即使如此,香港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suuping 发表于  2019-11-22 15:17:24 193字 ( 0/44)

美国人以世界警察的面目出现,来干涉中国的事务,既可恨有可笑!可恨的是,美国你有什么资格来管中国的事,你国的人们体坛都生活在随意杀人的枪声中,都管不了,还能管中国

  近日,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会参议院通过的消息传来后,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等6个相关部门分别作出回应,提出强烈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也发表声明,表示“极度遗憾”。

  美国众议院以417票对1票,火速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接下来,法案将提交给白宫,总统特朗普将在10天内考虑是签署还是否决。

  那么,这个法案真是为了香港好吗?

  看过法案文本后就会发现,该法案其实是一群美国政客以伤害香港人民、在港美国企业利益为代价,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场“政治秀”。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邀请“港独”分子黄之锋、何韵诗等出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听证会

  内容

  事实上,美国试图干涉香港已久。1992年出台的《美国香港政策法案》及就已规定美国务院要年年汇报香港情况,最新的2019年报告明明白白地写着:“香港在‘一国两制’下拥有充足的自治”。

  这次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是1992年的升级版。新瓶装旧酒,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首先,我们看看刚通过的版本说了什么。在美国国会官网上,岛叔找到法案全文文稿。原文颇冗长,有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过其核心是: 

  如果美国发现香港自治受到了侵害,就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同时对“损害香港人权”的个人进行制裁,还会为参与示威的人提供美国签证便利。

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美国国会官网公布的法案文本

  这里的“独立关税区”是指,美国在1992年法案中给予香港的特殊关税优惠和进出口条件优待。如果该地位被取消,香港将被视为和中国内地其他城市无异。

  例如,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的关税,同时适用于香港;经香港转手的美国商品和货物限制加强,与国防或高科技有关的美国产品和零部件以后将被禁止输港。

  如此,香港的外贸和经济,以及香港在世界的特殊地位都会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击,内地会因此受到牵连,但遭受打击最严重、最直接的是谁?当然是生活在香港的750万市民。

  再看看有关签证的内容便知,这份法案就是想给乱港暴徒“烫金背书”,鼓励暴徒们再掀暴力浪潮,对香港局势火上浇油(美国到底能给暴徒发多少个签证,倒是另一回事)。

  而制裁的部分,则是给正在止暴制乱的香港官员和警察以威胁:如果你们“镇压”暴徒和示威者,那么别想再入境美国,或者在美国配置资产了。

  对当前的香港形势而言,法案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就是给暴徒以鼓励,给正义之士以威胁。

  自残

  别忘了,香港是个国际都市,那里不只有香港本地居民,还有8万5千名在港生活的美国公民以及1300多家在港运营的美国企业,以及大量的外国企业。

  一旦香港的特殊地位取消,这些美国公民和企业,以及跨国企业必然也会受损。

  美国议员们会不知道吗?当然知道,可是他们就是会为了口中的“自由民主”而牺牲本国企业的利益,拿枪指着欧美在港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脑袋,自残式要求香港特区政府让步。

  特区政府在声明里说得很清楚:

  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双边贸易顺差是在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单在2018年已超过330亿美元。现有1344家美国驻港公司,其中278家是地区总部。同时约有85000名美国人在港居住。美国单方面改变对香港的经贸政策,将会对双方的关系及美国的利益产生负面影响。

  在港的美国企业也十分着急。香港美国商会专门发布声明,说对法案“持保留意见”。他们认为,法案中提及的出口管制、经济制裁等措施可能对美国企业造成“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极大影响美国在港利益。

  香港美国商会如此着急地奔走呼号,是因为在港美企已经痛了。

  其10月发布的会员企业调查显示,在港美企认为示威持续时间与影响程度已经远超预期,严重损害了香港安全法治的营商环境,因而对在港商业前景感到悲观。

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被打砸后的星巴克(图源:港媒)

  调查显示,98%的在港美企都受到了骚乱的影响。其中,六成美企认为其经营活动“深受影响”或“受中度影响”。另外,90%的美企都提高了香港风险评估,三分之一调整评估风险等级为“高”或“极高”,二分之一提升至“中等风险”。

  近九成美企因频繁的暴力示威被迫调整商业会议与活动,超过半数美企因香港社会的分裂和混乱,被迫进行人事调整,近三分之一的企业正经历人才离港流失。

  基于以上种种,93%的在港美企改变了对香港营商前景的乐观认识,这其中有近半数对香港长期营商前景持悲观态度。

  他们开始制定系列应对措施,包括裁员、减少或转移在香港的投资等,甚至外迁至其他城市,如内地的深圳、北京或上海,或者海外的新加坡。

  从这一点来看,美国议员和香港暴徒的逻辑是一致的,那就是为了“自由民主”,我要“揽炒”,我要玉石俱焚,我要其他人跟我一起陪葬。

 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暴力后的香港街道(图源:港媒)

  居心

  不过,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和像现任政客一样,他们有着更清醒的认识,尤其是那些从政府中退下的人。

  退休的美国资深外交官、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Susan Thornton)日前在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指出该法案是个“巨大错误”。这位曾被派驻中国的职业外交官说,这项法案反映了美国国内就香港问题的政治讨论“不负责任并且受到误导”。

  在她看来,美国应谴责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不应该“因为他们唱着美国国歌就予以鼓励”。用董云裳的话说,这份法案如同美政客手里的球杆,他们挥向的是港人的脑袋。

  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与蒙古政策主任何瑞恩·哈斯(Ryan Hass)曾指出,美国对香港的干涉根本无助于解决示威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若是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不但无益于缓解局势,反而会对香港造成巨大打击。

  那么,为什么美国国会以参议院那里全票,众议院只差一票的结果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这是因为,在目前的华盛顿的政客圈子里,已经形成了“反华”“遏制中国”的共识政治氛围,“反华”在现在美国国会几乎成为“政治正确”,如果不跟风投赞成票,议员将遭受巨大的政治压力。

  用董云裳的话来说,给法案投赞成票的议员们根本“没过脑子”,他们只需要法案里有“中国”“香港”的字样即可。

  在美国政客眼中,只有政治资本、意识形态,哪有什么香港人民。

  在这其中,最“反华”的要数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以及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

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法案最早版本由“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美国国会官网截图)

  卢比奥可以说以“反华”为生,他早在2016年11月便提出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早期版本。2017年,香港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蹭了一波热度,再次分别在参、众两院提出该法案。


  卢比奥前不久又指控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对美国软件Musical.ly的收购行为损害了美国国家安全,要求美外国投资委员会对此进行审查。

  美国媒体Politico讽刺说,鉴于卢比奥其茶党背书“出道”的背景,又没真本事提出造福美国人民的政策,他也只有抓住“反华”这个可以作秀的政绩了。

  对于首先提出“美丽风景线”一说的佩洛西来说,香港事件还有个“反特朗普”的双重作用。

  当前,美国国会的议事重心更多围绕特朗普弹劾案、白宫预算案等两党博弈点。对于佩洛西等民主党人来说,该法案还是一个给特朗普设障、让特朗普难受的好机会。

  凡此种种,昭然若揭。

  对于那些反对暴力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而言,他们也将透过此法案,更看清美国的真相,那些美国政客们绝不会真正考虑港人的利益。

  真正为香港福祉着想的,只有祖国和14亿中国人民。



  本文来源:侠客岛(文/百里明颐)

1 2 3 4 页号:1/4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