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雨后复斜阳cd 发表于  2018-06-14 12:35:49 22字 ( 0/8)

文中“不懂挪作它用”,应为“不得挪作他用”。


“党中央的政策为我们失地农民撑了腰!”“新一届的简阳市政府和养马镇政府,答应为我们解决问题了。”

简阳市养马镇荷花村的失地农民奔走相告。

近日,养马镇新一届党政干部,向失地农民当面承诺:“你们放心嘛!我们一定会尽快找社里把当时的账目查清楚,尽快兑现你们的安置补助费!”

2018年年4月初,荷花村九社、十一社的50位失地农民向正在四川巡察的中央巡视组写信,反映了历经20多年上访,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得到安置补助费和社会保障等合法权益的问题,引起了中央巡视组的高度重视。举报信被下转给简阳市有关方面处理。

起因:“小城镇建设”催生“失地农民”

25年前,简阳市养马镇政府实施“小城镇建设”,征用了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的土地,这两社有50位农民成为“被征地农民”。

养马镇政府在1992年内,完成了征地和报批。是年1022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发出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共50亩,“作为修建中心小学等五个单位建设工程用地”。并“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199325,简阳县人民政府发出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了两个主要事项:

一、同意征用荷花村九社十一社土地50亩。

二、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文件要求养马镇:“希你镇会同国土管理部门核实划拨,做好村社的经济补偿、劳动力安置工作,补偿经费要建立安置补偿基金,不懂挪作它用。”

报批完成后,九社的马小君、吴小兰、杨小莉等20人,十一社的艾卫忠、陈丽、吴文彬等30人,共50人被正式批准为征地农转非人员。县里文件发下来后,他们的土地被社里收回,由镇政府统一安排使用。从此,这50位村民成了失地农民。

变脸:合法权益被漠视,户籍被说成商品农转非

1993年初,养马镇政府在为这些被征地农民办理征地农转非户籍的时候,通过这两个社的社长收取了每个农民500元“转户费”。

“我们应该得到的安置补偿费都还没有拿到手,为啥子还要交钱呢?”“凭啥子要交钱嘛?”“哪个法律规定了征地农转非要拿钱办户口手续?”……被征地农民心存疑惑。

“不交就不办理户口簿!”社长发火了,吼叫起来。

被征地农民经过一番内心纠结后,还是陆陆续续将500元钱交给了社长(当时,九社社长是曾德顺,十一社社长那时至今都是黎德胜)。

有的“钉子户”不愿意交的,社长就从当年被征地农民应得的村社收益分红款中扣除。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但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交了500元“转户费”,却成了“自愿拿钱购买城镇户口”的依据。

对他们多次要求兑现的诉求,九社社长说:“你们哪有什么安置补助费?你们是自愿拿钱购买的城镇户口,商品户口是没有安置费的哈!”

甚至连当时的镇政府官员都把九社的这批农转非失地农民说成是“自愿拿钱转的城镇户口”。

当时,在养马镇,文件归文件,法律归法律,兑现不仅遥遥无期,而且,还改变了被征地农民的户籍性质。

维权:上访争取合法权益受到恐吓,两眼泪汪汪

被征地农民成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而又得不到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他们不得不上访,从社、村、镇、县(后改县级市)……他们上门反映情况,递交诉求信函等。几乎都是泥牛入海。

多次的讨要,受得冷言冷眼几乎是家常便饭。其他(未转户的)农民及社员代表冷嘲热讽,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鼓动起来公开反对这些失地农民,说“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安置费”。有的官员对上访和讨要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进行谩骂,甚至恐吓。

1998年前后,养马邮政支局退休职工汪仕尊先生,因了解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他告诉荷花九社失地农民:“你们应该有安置补助费,应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他向有关方面表达诉求,既为自己的两个女儿争取合法权益,同时也为其他失地农民讨个公道。但是,却被镇上某些官员打招呼,也被自己所在单位的领导打招呼,甚至受到当面威胁和恐吓。后来,他的儿子担心父亲及家人的安全,不得已动员他去深圳生活,连同他的妻子及两个女儿举家迁往。

九社失地农民黄继芬女士,多次到镇上和相关部门表达诉求,要求安置工作。征地转户之初的黄女士年仅30多岁,正值人生壮年,可有个官员说:“你的年龄大了。”

“我们已经多次来找你们了哦,你们不要找借口!我的年龄大了吗?你们在座的人年龄都比我大嘛!”黄女士的话,让官员们感到十分尴尬,无言以对。

那时的黄女士家有多个未成年的孩子,丈夫因患癌症,成为长期病号。自己也因征地失去了土地,没了生活来源,却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拿到安置补助费,一家老小都要靠黄女士来养活。如此具体的家庭负担,却没有得到支持和体贴。

一说到这些,黄女士两眼充满了泪花。

闻讯赶来荷花村采访的新闻单位记者,采访受到阻扰。有的干部对社员们说:“记者是歪的,你们不准去反映情况。他们要是再敢来就给我打,给我撵走!”

1998109,那些被称为“歪记者”的人,在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原四川农村日报)刊发了《安置费被谁吞了》的新闻报道!

同期播发的新闻报道还有四川电视台《早间快递》新闻栏目。

这些官方媒体都在呼吁有关方面正视问题,及时向失地农民依法兑现安置补助费,依法维护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除此之外,还有网络上频繁出现的大量披露和呼呼……

这些年来,事例太多,这个过程太长,说起来,失地农民认为:满眼都是心酸的泪。

时至今日的25年中,这50位被征地农民没有一位被养马镇政府和相关单位安置过工作,哪怕是搞形式走过场的安置都没有过,也没有一个人拿到过安置补助费。

成因:当时无视条件建城镇,盲目开发成隐患

失地农民认为,当时的镇上官员想象的太美好,希望征地后能转让出好价钱。拿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想抱着我们失地农民的脑壳摇。”但并不如愿。

不管怎么说,应该及时给大家解释清楚,不能把失地农民的嘴巴缝上不让人吃饭吧,更不应该扭曲征地农转非的事实,想方设法拖着长期不解决。让失地农民没有被安置和经济补偿,又没有社会保障。这不是干部们该有的行为。

也有人认为,往届镇政府也可能是由于求发展心情过于急切,对中央和上级希望根据区域特点和地方实际情况来进行城镇建设的要求理解不透彻,没有做到因地制宜,盲目实施城镇扩容,盲目征地,而且,不惜虚报用地指标和虚假劳力安置报批。这就导致了“至今都没有用完的土地”。

这些情况,已经被承办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单位之一的简阳市国土资源局有关官员,通过调查后认定。他们于2018531,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时,说出了相关的情况。

调查人员还说,文件上所列的那五个安置单位是“假的。”也许他们的意思是,当时为了先拿到“用地指标”,有关方面根据报批需要“假设”了安置方案。

几位失地农民代表听到这些,也感到很震惊。他们录下了与官员们对话的全部过程,并保存下来。

相关部门的调查,已经说明养马镇政府在曾经的城镇建设和征用地过程中,出现了决策性失误和行政行为过失。这就导致了这两个社的失地农民没有及时得到相应的合法权益。

早在199138日,国务院就发出国发[1991]15号文件,即《国务院批转建设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村镇建设工作请示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因地制宜”,而且,强化村镇建设管理,必须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切实把村镇建设纳入社会主义法制轨道”。 这是指导当时历史条件下村镇建设工作的重要政策指针。

那个时期出台的政策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都对相关行政行为进行了严格规定。

期待:政府担当责任,让失地已久的农民得到保障

这些失地农民认为,这次上访终于水落石出,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应该为他们的过失承担责任。如果这次再草率了结,就很难体现政府责任。中央一再强调“新官要理旧账”,就是要求地方政府部门不仅要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而且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他们认为地方政府不仅应该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而且,应该解决好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

失地农民吴女士、黄女士、陈女士等人说,拖了我们25年,我们这批人很多都上50岁了,应该给我们解决好社会保障问题,如果仅仅按照当年的标准兑现安置补助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党中央关怀民生,三令五申要求地方政府解决好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确保失地农民生活水平不降低,应该在我们这些人中体现出来。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简阳市政府近日已经出台了一份文件,公布了2018年将要解决的28件群众反映强烈的信访事件,其中就有关于养马镇荷花村这50位失地农民的权益兑现问题。

对于这50位失地农民已经迟到了25年的合法权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如何兑现?我们将拭目以待。

 

附: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简府地[1993]3号文件,以及相关征地报批部分材料复印件。

 

 

1998109,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四川农村日报)刊发的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兑现失地农民安置补助费的新闻报道。

 

          

2018130,又一个春节即将到来,荷花村失地农民到养马镇政府去表达诉求,希望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和相关合法权益。镇政府信访办负责人接待,并承诺说:春节兑现是已经来不及了,大年过后再来,我们一定答复。这样的情景已经是多次重复出现,失地农民们感到十分无奈。

后图为当日上午养马镇镇信访办签收的失地农民诉求报告。

 

 

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养马镇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及安置方案,并要求做好安置和管理好安置补助费。

 

 

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的征地方案及安置方案。

 

 

简阳县(市)政府有关部门审批的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十一社50位征地农转非名额报批表。

 

 

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写给中央巡视组的布满红手印的上访信。

 

 

 

2018424,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由分管副局长带队到养马镇政府会议室,了解荷花村失地农民的相关情况。图为简阳市国土资源局和镇信访办相关负责人召集失地农民询问情况。

 

2018428日,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答复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的《信访处理意见书》。被戏称为“中性报道”,仅简单披露了所调查到的情况,比如,安置补助费被挪作他用而无处理意见。

 

 

2018510,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复查承办单位之一,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的录音之一。

雨后复斜阳cd 发表于  2018-06-14 14:03:45 74字 ( 0/11)

文中 有两处 “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 ,该句子中 “附后” 两字,应该为 “符合” ,可能是拼音打字错误。


“党中央的政策为我们失地农民撑了腰!”“新一届的简阳市政府和养马镇政府,答应为我们解决问题了。”

简阳市养马镇荷花村的失地农民奔走相告。

近日,养马镇新一届党政干部,向失地农民当面承诺:“你们放心嘛!我们一定会尽快找社里把当时的账目查清楚,尽快兑现你们的安置补助费!”

2018年年4月初,荷花村九社、十一社的50位失地农民向正在四川巡察的中央巡视组写信,反映了历经20多年上访,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得到安置补助费和社会保障等合法权益的问题,引起了中央巡视组的高度重视。举报信被下转给简阳市有关方面处理。

起因:“小城镇建设”催生“失地农民”

25年前,简阳市养马镇政府实施“小城镇建设”,征用了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的土地,这两社有50位农民成为“被征地农民”。

养马镇政府在1992年内,完成了征地和报批。是年1022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发出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共50亩,“作为修建中心小学等五个单位建设工程用地”。并“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199325,简阳县人民政府发出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了两个主要事项:

一、同意征用荷花村九社十一社土地50亩。

二、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文件要求养马镇:“希你镇会同国土管理部门核实划拨,做好村社的经济补偿、劳动力安置工作,补偿经费要建立安置补偿基金,不懂挪作它用。”

报批完成后,九社的马小君、吴小兰、杨小莉等20人,十一社的艾卫忠、陈丽、吴文彬等30人,共50人被正式批准为征地农转非人员。县里文件发下来后,他们的土地被社里收回,由镇政府统一安排使用。从此,这50位村民成了失地农民。

变脸:合法权益被漠视,户籍被说成商品农转非

1993年初,养马镇政府在为这些被征地农民办理征地农转非户籍的时候,通过这两个社的社长收取了每个农民500元“转户费”。

“我们应该得到的安置补偿费都还没有拿到手,为啥子还要交钱呢?”“凭啥子要交钱嘛?”“哪个法律规定了征地农转非要拿钱办户口手续?”……被征地农民心存疑惑。

“不交就不办理户口簿!”社长发火了,吼叫起来。

被征地农民经过一番内心纠结后,还是陆陆续续将500元钱交给了社长(当时,九社社长是曾德顺,十一社社长那时至今都是黎德胜)。

有的“钉子户”不愿意交的,社长就从当年被征地农民应得的村社收益分红款中扣除。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但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交了500元“转户费”,却成了“自愿拿钱购买城镇户口”的依据。

对他们多次要求兑现的诉求,九社社长说:“你们哪有什么安置补助费?你们是自愿拿钱购买的城镇户口,商品户口是没有安置费的哈!”

甚至连当时的镇政府官员都把九社的这批农转非失地农民说成是“自愿拿钱转的城镇户口”。

当时,在养马镇,文件归文件,法律归法律,兑现不仅遥遥无期,而且,还改变了被征地农民的户籍性质。

维权:上访争取合法权益受到恐吓,两眼泪汪汪

被征地农民成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而又得不到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他们不得不上访,从社、村、镇、县(后改县级市)……他们上门反映情况,递交诉求信函等。几乎都是泥牛入海。

多次的讨要,受得冷言冷眼几乎是家常便饭。其他(未转户的)农民及社员代表冷嘲热讽,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鼓动起来公开反对这些失地农民,说“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安置费”。有的官员对上访和讨要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进行谩骂,甚至恐吓。

1998年前后,养马邮政支局退休职工汪仕尊先生,因了解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他告诉荷花九社失地农民:“你们应该有安置补助费,应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他向有关方面表达诉求,既为自己的两个女儿争取合法权益,同时也为其他失地农民讨个公道。但是,却被镇上某些官员打招呼,也被自己所在单位的领导打招呼,甚至受到当面威胁和恐吓。后来,他的儿子担心父亲及家人的安全,不得已动员他去深圳生活,连同他的妻子及两个女儿举家迁往。

九社失地农民黄继芬女士,多次到镇上和相关部门表达诉求,要求安置工作。征地转户之初的黄女士年仅30多岁,正值人生壮年,可有个官员说:“你的年龄大了。”

“我们已经多次来找你们了哦,你们不要找借口!我的年龄大了吗?你们在座的人年龄都比我大嘛!”黄女士的话,让官员们感到十分尴尬,无言以对。

那时的黄女士家有多个未成年的孩子,丈夫因患癌症,成为长期病号。自己也因征地失去了土地,没了生活来源,却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拿到安置补助费,一家老小都要靠黄女士来养活。如此具体的家庭负担,却没有得到支持和体贴。

一说到这些,黄女士两眼充满了泪花。

闻讯赶来荷花村采访的新闻单位记者,采访受到阻扰。有的干部对社员们说:“记者是歪的,你们不准去反映情况。他们要是再敢来就给我打,给我撵走!”

1998109,那些被称为“歪记者”的人,在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原四川农村日报)刊发了《安置费被谁吞了》的新闻报道!

同期播发的新闻报道还有四川电视台《早间快递》新闻栏目。

这些官方媒体都在呼吁有关方面正视问题,及时向失地农民依法兑现安置补助费,依法维护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除此之外,还有网络上频繁出现的大量披露和呼呼……

这些年来,事例太多,这个过程太长,说起来,失地农民认为:满眼都是心酸的泪。

时至今日的25年中,这50位被征地农民没有一位被养马镇政府和相关单位安置过工作,哪怕是搞形式走过场的安置都没有过,也没有一个人拿到过安置补助费。

成因:当时无视条件建城镇,盲目开发成隐患

失地农民认为,当时的镇上官员想象的太美好,希望征地后能转让出好价钱。拿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想抱着我们失地农民的脑壳摇。”但并不如愿。

不管怎么说,应该及时给大家解释清楚,不能把失地农民的嘴巴缝上不让人吃饭吧,更不应该扭曲征地农转非的事实,想方设法拖着长期不解决。让失地农民没有被安置和经济补偿,又没有社会保障。这不是干部们该有的行为。

也有人认为,往届镇政府也可能是由于求发展心情过于急切,对中央和上级希望根据区域特点和地方实际情况来进行城镇建设的要求理解不透彻,没有做到因地制宜,盲目实施城镇扩容,盲目征地,而且,不惜虚报用地指标和虚假劳力安置报批。这就导致了“至今都没有用完的土地”。

这些情况,已经被承办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单位之一的简阳市国土资源局有关官员,通过调查后认定。他们于2018531,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时,说出了相关的情况。

调查人员还说,文件上所列的那五个安置单位是“假的。”也许他们的意思是,当时为了先拿到“用地指标”,有关方面根据报批需要“假设”了安置方案。

几位失地农民代表听到这些,也感到很震惊。他们录下了与官员们对话的全部过程,并保存下来。

相关部门的调查,已经说明养马镇政府在曾经的城镇建设和征用地过程中,出现了决策性失误和行政行为过失。这就导致了这两个社的失地农民没有及时得到相应的合法权益。

早在199138日,国务院就发出国发[1991]15号文件,即《国务院批转建设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村镇建设工作请示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因地制宜”,而且,强化村镇建设管理,必须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切实把村镇建设纳入社会主义法制轨道”。 这是指导当时历史条件下村镇建设工作的重要政策指针。

那个时期出台的政策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都对相关行政行为进行了严格规定。

期待:政府担当责任,让失地已久的农民得到保障

这些失地农民认为,这次上访终于水落石出,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应该为他们的过失承担责任。如果这次再草率了结,就很难体现政府责任。中央一再强调“新官要理旧账”,就是要求地方政府部门不仅要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而且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他们认为地方政府不仅应该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而且,应该解决好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

失地农民吴女士、黄女士、陈女士等人说,拖了我们25年,我们这批人很多都上50岁了,应该给我们解决好社会保障问题,如果仅仅按照当年的标准兑现安置补助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党中央关怀民生,三令五申要求地方政府解决好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确保失地农民生活水平不降低,应该在我们这些人中体现出来。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简阳市政府近日已经出台了一份文件,公布了2018年将要解决的28件群众反映强烈的信访事件,其中就有关于养马镇荷花村这50位失地农民的权益兑现问题。

对于这50位失地农民已经迟到了25年的合法权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如何兑现?我们将拭目以待。

 

附: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简府地[1993]3号文件,以及相关征地报批部分材料复印件。

 

 

1998109,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四川农村日报)刊发的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兑现失地农民安置补助费的新闻报道。

 

          

2018130,又一个春节即将到来,荷花村失地农民到养马镇政府去表达诉求,希望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和相关合法权益。镇政府信访办负责人接待,并承诺说:春节兑现是已经来不及了,大年过后再来,我们一定答复。这样的情景已经是多次重复出现,失地农民们感到十分无奈。

后图为当日上午养马镇镇信访办签收的失地农民诉求报告。

 

 

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养马镇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及安置方案,并要求做好安置和管理好安置补助费。

 

 

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的征地方案及安置方案。

 

 

简阳县(市)政府有关部门审批的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十一社50位征地农转非名额报批表。

 

 

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写给中央巡视组的布满红手印的上访信。

 

 

 

2018424,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由分管副局长带队到养马镇政府会议室,了解荷花村失地农民的相关情况。图为简阳市国土资源局和镇信访办相关负责人召集失地农民询问情况。

 

2018428日,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答复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的《信访处理意见书》。被戏称为“中性报道”,仅简单披露了所调查到的情况,比如,安置补助费被挪作他用而无处理意见。

 

 

2018510,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复查承办单位之一,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的录音之一。

zhangshengcd 发表于  2018-06-14 14:59:33 29字 ( 0/8)

[上火] 这么严重还要感激?!老百姓啊老百姓!就是太善良!


“党中央的政策为我们失地农民撑了腰!”“新一届的简阳市政府和养马镇政府,答应为我们解决问题了。”

简阳市养马镇荷花村的失地农民奔走相告。

近日,养马镇新一届党政干部,向失地农民当面承诺:“你们放心嘛!我们一定会尽快找社里把当时的账目查清楚,尽快兑现你们的安置补助费!”

2018年年4月初,荷花村九社、十一社的50位失地农民向正在四川巡察的中央巡视组写信,反映了历经20多年上访,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得到安置补助费和社会保障等合法权益的问题,引起了中央巡视组的高度重视。举报信被下转给简阳市有关方面处理。

起因:“小城镇建设”催生“失地农民”

25年前,简阳市养马镇政府实施“小城镇建设”,征用了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的土地,这两社有50位农民成为“被征地农民”。

养马镇政府在1992年内,完成了征地和报批。是年1022日,四川省人民政府发出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共50亩,“作为修建中心小学等五个单位建设工程用地”。并“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199325,简阳县人民政府发出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了两个主要事项:

一、同意征用荷花村九社十一社土地50亩。

二、同意被征地社附后招工条件的五十名农民转为非农人口,由养马镇建筑工程队(集体企业)招收当工人。

文件要求养马镇:“希你镇会同国土管理部门核实划拨,做好村社的经济补偿、劳动力安置工作,补偿经费要建立安置补偿基金,不懂挪作它用。”

报批完成后,九社的马小君、吴小兰、杨小莉等20人,十一社的艾卫忠、陈丽、吴文彬等30人,共50人被正式批准为征地农转非人员。县里文件发下来后,他们的土地被社里收回,由镇政府统一安排使用。从此,这50位村民成了失地农民。

变脸:合法权益被漠视,户籍被说成商品农转非

1993年初,养马镇政府在为这些被征地农民办理征地农转非户籍的时候,通过这两个社的社长收取了每个农民500元“转户费”。

“我们应该得到的安置补偿费都还没有拿到手,为啥子还要交钱呢?”“凭啥子要交钱嘛?”“哪个法律规定了征地农转非要拿钱办户口手续?”……被征地农民心存疑惑。

“不交就不办理户口簿!”社长发火了,吼叫起来。

被征地农民经过一番内心纠结后,还是陆陆续续将500元钱交给了社长(当时,九社社长是曾德顺,十一社社长那时至今都是黎德胜)。

有的“钉子户”不愿意交的,社长就从当年被征地农民应得的村社收益分红款中扣除。

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

但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交了500元“转户费”,却成了“自愿拿钱购买城镇户口”的依据。

对他们多次要求兑现的诉求,九社社长说:“你们哪有什么安置补助费?你们是自愿拿钱购买的城镇户口,商品户口是没有安置费的哈!”

甚至连当时的镇政府官员都把九社的这批农转非失地农民说成是“自愿拿钱转的城镇户口”。

当时,在养马镇,文件归文件,法律归法律,兑现不仅遥遥无期,而且,还改变了被征地农民的户籍性质。

维权:上访争取合法权益受到恐吓,两眼泪汪汪

被征地农民成了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而又得不到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他们不得不上访,从社、村、镇、县(后改县级市)……他们上门反映情况,递交诉求信函等。几乎都是泥牛入海。

多次的讨要,受得冷言冷眼几乎是家常便饭。其他(未转户的)农民及社员代表冷嘲热讽,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鼓动起来公开反对这些失地农民,说“你们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安置费”。有的官员对上访和讨要合法权益的失地农民进行谩骂,甚至恐吓。

1998年前后,养马邮政支局退休职工汪仕尊先生,因了解相关的法律和政策,他告诉荷花九社失地农民:“你们应该有安置补助费,应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他向有关方面表达诉求,既为自己的两个女儿争取合法权益,同时也为其他失地农民讨个公道。但是,却被镇上某些官员打招呼,也被自己所在单位的领导打招呼,甚至受到当面威胁和恐吓。后来,他的儿子担心父亲及家人的安全,不得已动员他去深圳生活,连同他的妻子及两个女儿举家迁往。

九社失地农民黄继芬女士,多次到镇上和相关部门表达诉求,要求安置工作。征地转户之初的黄女士年仅30多岁,正值人生壮年,可有个官员说:“你的年龄大了。”

“我们已经多次来找你们了哦,你们不要找借口!我的年龄大了吗?你们在座的人年龄都比我大嘛!”黄女士的话,让官员们感到十分尴尬,无言以对。

那时的黄女士家有多个未成年的孩子,丈夫因患癌症,成为长期病号。自己也因征地失去了土地,没了生活来源,却没有被安置工作,也没有拿到安置补助费,一家老小都要靠黄女士来养活。如此具体的家庭负担,却没有得到支持和体贴。

一说到这些,黄女士两眼充满了泪花。

闻讯赶来荷花村采访的新闻单位记者,采访受到阻扰。有的干部对社员们说:“记者是歪的,你们不准去反映情况。他们要是再敢来就给我打,给我撵走!”

1998109,那些被称为“歪记者”的人,在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原四川农村日报)刊发了《安置费被谁吞了》的新闻报道!

同期播发的新闻报道还有四川电视台《早间快递》新闻栏目。

这些官方媒体都在呼吁有关方面正视问题,及时向失地农民依法兑现安置补助费,依法维护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

除此之外,还有网络上频繁出现的大量披露和呼呼……

这些年来,事例太多,这个过程太长,说起来,失地农民认为:满眼都是心酸的泪。

时至今日的25年中,这50位被征地农民没有一位被养马镇政府和相关单位安置过工作,哪怕是搞形式走过场的安置都没有过,也没有一个人拿到过安置补助费。

成因:当时无视条件建城镇,盲目开发成隐患

失地农民认为,当时的镇上官员想象的太美好,希望征地后能转让出好价钱。拿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想抱着我们失地农民的脑壳摇。”但并不如愿。

不管怎么说,应该及时给大家解释清楚,不能把失地农民的嘴巴缝上不让人吃饭吧,更不应该扭曲征地农转非的事实,想方设法拖着长期不解决。让失地农民没有被安置和经济补偿,又没有社会保障。这不是干部们该有的行为。

也有人认为,往届镇政府也可能是由于求发展心情过于急切,对中央和上级希望根据区域特点和地方实际情况来进行城镇建设的要求理解不透彻,没有做到因地制宜,盲目实施城镇扩容,盲目征地,而且,不惜虚报用地指标和虚假劳力安置报批。这就导致了“至今都没有用完的土地”。

这些情况,已经被承办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单位之一的简阳市国土资源局有关官员,通过调查后认定。他们于2018531,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时,说出了相关的情况。

调查人员还说,文件上所列的那五个安置单位是“假的。”也许他们的意思是,当时为了先拿到“用地指标”,有关方面根据报批需要“假设”了安置方案。

几位失地农民代表听到这些,也感到很震惊。他们录下了与官员们对话的全部过程,并保存下来。

相关部门的调查,已经说明养马镇政府在曾经的城镇建设和征用地过程中,出现了决策性失误和行政行为过失。这就导致了这两个社的失地农民没有及时得到相应的合法权益。

早在199138日,国务院就发出国发[1991]15号文件,即《国务院批转建设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村镇建设工作请示的通知》,明确提出要“因地制宜”,而且,强化村镇建设管理,必须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切实把村镇建设纳入社会主义法制轨道”。 这是指导当时历史条件下村镇建设工作的重要政策指针。

那个时期出台的政策法规,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等,都对相关行政行为进行了严格规定。

期待:政府担当责任,让失地已久的农民得到保障

这些失地农民认为,这次上访终于水落石出,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应该为他们的过失承担责任。如果这次再草率了结,就很难体现政府责任。中央一再强调“新官要理旧账”,就是要求地方政府部门不仅要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而且应该承担相应责任。

他们认为地方政府不仅应该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而且,应该解决好他们的社会保障问题。

失地农民吴女士、黄女士、陈女士等人说,拖了我们25年,我们这批人很多都上50岁了,应该给我们解决好社会保障问题,如果仅仅按照当年的标准兑现安置补助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党中央关怀民生,三令五申要求地方政府解决好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确保失地农民生活水平不降低,应该在我们这些人中体现出来。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简阳市政府近日已经出台了一份文件,公布了2018年将要解决的28件群众反映强烈的信访事件,其中就有关于养马镇荷花村这50位失地农民的权益兑现问题。

对于这50位失地农民已经迟到了25年的合法权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如何兑现?我们将拭目以待。

 

附: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简府地[1993]3号文件,以及相关征地报批部分材料复印件。

 

 

1998109,中共四川省委机关报《四川日报》农村版(四川农村日报)刊发的呼吁有关方面尽快兑现失地农民安置补助费的新闻报道。

 

          

2018130,又一个春节即将到来,荷花村失地农民到养马镇政府去表达诉求,希望尽快兑现安置补助费和相关合法权益。镇政府信访办负责人接待,并承诺说:春节兑现是已经来不及了,大年过后再来,我们一定答复。这样的情景已经是多次重复出现,失地农民们感到十分无奈。

后图为当日上午养马镇镇信访办签收的失地农民诉求报告。

 

 

简府地[1993]3号文件,批准养马镇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及安置方案,并要求做好安置和管理好安置补助费。

 

 

川府函[1992]711号文件,批准简阳县统征办征用荷花村九社和十一社土地的征地方案及安置方案。

 

 

简阳县(市)政府有关部门审批的养马镇荷花村九社、十一社50位征地农转非名额报批表。

 

 

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写给中央巡视组的布满红手印的上访信。

 

 

 

2018424,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由分管副局长带队到养马镇政府会议室,了解荷花村失地农民的相关情况。图为简阳市国土资源局和镇信访办相关负责人召集失地农民询问情况。

 

2018428日,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的承办单位之一,答复养马镇荷花村失地农民的《信访处理意见书》。被戏称为“中性报道”,仅简单披露了所调查到的情况,比如,安置补助费被挪作他用而无处理意见。

 

 

2018510,简阳市国土资源局作为中央巡视组交办信访事项复查承办单位之一,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到养马镇答复失地农民的录音之一。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