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CCDD123123 发表于  2018-01-18 10:38:47 92字 ( 0/49)

呵呵,你认为这可信吗?这不是因为我多心,而是因为某些人所玩的手法真的过于低劣,我相信很多的“旁观者”肚子都要笑疼了、肺也快要被气炸了,不过就是事不关己努力憋着而

“人生轨迹”剪影

— 江西省地矿局水文队  罗开元

 

人是地球上匆匆来去的“过客”,人生是短暂的,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真实记录流年岁月中的一些往事,不失为老年人“自得其乐”的方式之一。仅录写印象颇深的“片段回忆”,凑合成《“人生轨迹”剪影》一文,作为一个交待。

 

一、在艰苦中度过童年

194011月,我出生在江西省大余县城一个普通的贫民家庭。家里开过小杂货店、小客栈,磨过豆腐卖。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初中期间,暑假我也上山砍过柴,为矿山食堂挑担送过新鲜蔬菜,在修建中的公路和西华山钨矿的选厂做过小工,以补贴家用和筹些学费。

家里开小客栈时,放学回家后,我要去水井吊水上来,并一担一担地挑回家,要为住客填写“住宿登记”,当晚还要把“登记簿”送去南安镇派出所审查,之后,回到家里还要做作业;家里磨豆腐卖时,凌晨四点半钟我就会被叫醒,和父亲两人推磨,母亲放料,豆腐做好要在早市上出售。

我的童年是在艰苦环境中度过的,经历过磨练,这也是我一生的财富。

二、一夜不寻常的“露营”

1958年,“大跃进”席卷全国,“大办钢铁”是其中的重要项目,国家确定了年产钢铁的“目标”,各级政府“一把手”直接抓,层层分解任务。当时,我在赣州高中读书,一天,学校接赣州市教育局通知,全校停课,学生整装急行军几十公里,奔赴赣县的“黄婆地”铁矿山,参与赣州市政府组织的完成钢铁指标任务的“会战”。“黄婆地”是赣县的地盘,赣县也组织了“会战”。两支队伍同时在“黄婆地”,为完成各自的任务而“抢”资源,不时会产生一些“磨擦”。

为了护卫我们已经开挖并堆积整齐的铁矿石,一天傍晚,邓班长和我(团支部委员)两人接到指令,上山“守” 铁矿石,我们欣然领“旨”,时为冬天,山区露宿较冷,我们带了二张油布,一张盖在堆积方整的铁矿石上,一张“仰望天空”,中间有垫絮和被子,我们两人就这样度过了一个不寻常的“露营”之夜。

三、肩挑行装去勘查

在国庆十周年的鼓乐声中,被朋友“挟持”,我迈进地质队的大门,参加了大余县地质队工作。1960年初,大余县地质队指派我们6个职工到吉村镇的右源去勘查石灰岩,到工区的路不通汽车,几十里全是逶迤上山的小路,一天,我们6人肩挑行装,上午从县城出发,下午三点左右到达右源,与当地生产队领导汇报了情况后,得到支持和妥善安排。

生产队的青年人知道我们是从县城来的,要求同我们进行一场篮球友谊赛,虽然我们已经很疲倦了,但为了不失他们的兴致,我们还是振作精神,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通过沟通交流,很快融洽了“工农”关系,为之后工作的开展,创设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氛围。

四、从大山中“突围”

1962年,我参加了江西省地矿局物化探大队在大余漂圹---棕树坑开展的1/5万化探普查工作,该区域崇山峻岭、树林茂密、茅草丛生,野外测量和取样,都必需按设计书要求,网格式开展,逢山过山,遇水跨越,树阻砍伐。因此,每天外出工作,除了带好工作装备外,还必需带好“砍刀”,测量和取样的路都是“砍出来”的,否则,真是“寸步难行”。

测量组判别方位是无疑的,一次,我们完成了当天的测量任务后,由于“路难行”,丛林荆棘“堵路”,却在山上周旋了几个小时,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从大山中“突围”出来。

当时无通讯设备,分队领导担心,带几个同志去找我们,正好九点多钟我们快到的时候相遇了,领导和同志们的牵挂与关心,使我们深为感动,疲劳和饥饿顿时消失了一半。

五、人生的一个“小插曲”

1966年初,“文化大革命”在全国还没有全面展开,但部分地区已进行了“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运动。当时,我在九江地区江西省地矿局赣西北大队勘探的一个矿山工作,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艰苦,矿山道路高低不平,房屋多为临时建筑,办公室拥挤,单身职工住集体宿舍,双职工有小单间和小厨房,临时探亲家属住的则是一栋“人字形”的简陋平房,中间一条过道,两边有八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间共二十多间。

有一个职工和家属,住在简陋平房中部的一间,由于“四清”的风已经吹进了矿山,该职工疑会被“清查”,一时想不开,因此,在三天内,夫妻二人先后在小房间内自杀身亡。

事发后,住在简陋平房中的家属就不安静了,纷纷找大队领导要求换房,个别家属“怕鬼”还哭泣。矿山住房紧张,领导理解他(她)们,只能劝导,却无法解决换房要求。

家属到办公室找领导,双方未能达成要求换房“协议”。这件事我看到后就想,怎么办?是否可以寻找另外的解决方案?我与郭文正同学商榷,“我们都是共青团员、单身职工、唯物主义者”,若我们两个人搬进“有鬼”的房间去住,那么,在简陋平房中的各住户还会怕吗?

我们迅即把“方案”向领导作了汇报,得到充分肯定和赞许。同时,也请领导安排医务人员,对该房间进行消毒处理,领导即刻作了部署。当晚,我们就搬进去住了,一场事态平息了。

在该房间住了二十多天,由于已经是“平安无事”了,我们这才撤出,回到单身职工集体宿舍住。

“小插曲”已经过去几十年了,当时的思想很单纯,没有很“高尚”的想法,只是看到别人有难,既同情也难过,能尽力帮一下,心也安了。

六、物探异常“定量计算”花絮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赣西北大队在江西省九江县某工区,开展物探详查工作,物探解释要为钻探施工提供地下地质体的平面位置、埋藏深度、空间形态(走向 倾向 倾角)及物性参数资料。

由于该区物探详查与钻探验证工作同步进行,因此,要求物探异常的定量解释务必快捷、准确,以利及时为钻探施工提供依据。当时,我在该工区负责技术工作,一天,因钻探急待施工,我与郭文正(分队技术负责人)连夜加班,综合分析物探资料,并选择物探异常的主剖面进行“定量计算”,由于工作条件差,“定量计算”只能“手算”,辅助工具为二个“珠算盘”和二把“计算尺”,在民房的饭桌上进行,煤油灯照明。我们先对异常曲线作了反演计算,获得一些有益数据后,又设定参数,进行了正演理论计算,并几经修改设定的参数,得出多条理论曲线与实测曲线进行比对,找到一条理论曲线与实测曲线吻合较好。当我们商定提供钻探施工所要求的数据后,迎来了黎明的曙光,我们两人对视一笑,都感到欣慰。 

钻探在我们指定的部位施工,该钻孔验证结果:物探异常为磁黄铁矿化引起,钻孔中见有小铅锌矿,磁性地质体的实际埋藏深度为43米多,与我们提供磁性地质体埋藏深度为45米的推算数据相差甚微。通过这次剖析,为该区综合地质评价工作增添了有价值的资料。

(注:“物探”——是地球物理勘探的简称,是重要的找矿手段之一。它根据地下不同构造单元、岩石、矿体物理性质[如磁性、电性、密度、放射性、弹性]的差异,利用精密仪器观测、研究分析该地段[天然或人工]物理场的特点,作出物探[定性或定量]推断解释,对地下目标地质体的存在与否及其分布提供一些线索)。

七、修水香炉山钨矿被“唤醒”

江西省小比例尺区域地质调查资料显示,在“江西省修水县香炉山”一带发现了“化探”异常。

1974年,赣西北大队令物探小队前往该区域开展1/万综合物化探普查。该地区工作和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出门叠岭层峦、树林茂密,几乎“无路可走”,野外物化探作业必需“砍刀”开路,物探小队20多人也只能分散住在民房中,房东无一户有固定电话,通讯极为不便。

当时,郭文正是物探小队技术负责,我是该项目的主要技术负责人之一,参与了该项目野外作业、资料整理、物化探报告编写的全过程,圈定了物化探异常、明示了找矿有利地段,提出了钻探孔位的建议。

经钻探验证,“江西省修水县香炉山”为一规模大、品位富的特大型白钨矿床(在亚洲品位第一、规模第二),其中ZK102孔矿层厚度达22.70米,WO31.4%,“香炉山”沉睡的钨矿,终于被“唤醒”。

该项目,1987年获地矿部勘探成果“三等奖”。

八、江西专用设备厂找水“阴转晴”

1981年,江西省地矿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大队(以下简称:水文队)物探分队,应约到上高县“江专”厂找水,我是该项目技术负责人。通过磁法、电法观测,有效地进行了地质填图,划分了火成岩(有磁性  低电阻率)、红层(无磁性  低电阻率)、石灰岩[无磁性  高电阻率(岩溶水或泥质充填则为低电阻率)]的地质界线,在综合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二处找水的验证孔位。

在向新余分队技术交底时,我们坦诚地讲:“一号异常形态好,但其岩溶有泥质充填之嫌,建议先钻探施工;二号异常形态尚欠理想,但却显示出有利地段的含水特征,作为‘保险’,稍后施工,仍可达到物探找水目的”。

新余分队认为:“此项目为对外经营工作,要求按物探推断最有把握的部位,先行钻探验证”。考虑到“利润”效应,我们采纳了新余分队的意见,将原定的二个验证孔的施工顺序对调。

一段时间过后,我们又有机会去了新余分队,在与新余分队同仁的交谈中,得到的反馈信息为:该厂的找水工作已经结束。其验证过程是,先在有把握的二号异常施工ZK1孔,在施工中发现有掉块,但没见水,‘物探无用论’一时成为热门话题;紧接着施工ZK2孔,证实为泥质充填,没有水;又施工了第3个孔,仍无效。

在新余分队举行的技术分析会上,一位有丰富钻探实践经验的老同志,对ZK1孔未见水感到迷惑,他提出质疑后,与会人员回顾了ZK1孔的施工细节,又研讨了岩芯和地质编录资料,最后敲定,在ZK1孔部位重新打一个孔,结果“阴转晴”,涌水量达458/日,印证了物探解释,满足了厂方需求,完成建井施工。转‘一圈’后,该项目以收支基本持平而告结束。
九、物探填图添新篇

“鄱阳湖区地学考察项目”是江西省地矿局的重点项目之一,由水文队承担。该区域水系发育,野外作业条件十分艰苦,为配合这一工作,物探分队迎难而上,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展了“鄱阳湖区若干地段的电测深”工作。当时,我是该项目工作的物探技术负责人。

围绕整个鄱阳湖区,布设了十二条大极距电测深剖面,累计剖面总长151.54公里,电测深点520个。通过电测深资料的计算机定量解释,结合对区域地质及前期少量钻孔资料的分析,推断了十二条电测深剖面的地质断面图,勾绘了第四系厚度,标示了断层部位,并对湖区周边第四系厚度的变化特征作了叙述。

该成果为区内“地学考察”及进一步的综合研究提供了依据,鄱阳湖区的物探填图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

十、地热物探创佳绩

为了扩大“星子温泉疗养院”、“铜鼓温塘”两处地热水的开采量,物探分队分别在两处外围开展了1/万电法工作。当时,我是这两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

“星子温泉疗养院”地热项目,1981年,物探推断该区热水主要受北东、北西向“x”断裂控制,近东西向断裂带仅为导水构造,提出了一处布孔建议,经同期施工的钻探验证,见到了高温(62-66℃)热水,开采量达1063/日,超出了甲方要求扩大地热水开采量的预期。

该项目,1985年获地矿部地质找矿“四等奖”。

“铜鼓温塘”地热项目,1982年,物探推断了2条北东向的控热构造及其产状,提出了布孔建议,多个钻孔验证效果良好,其中ZK6孔热水开采量为1481/日,水温64℃。

该项目,1987年获地矿部地质找矿“四等奖”。

十一、劝阻了一次“斗殴”事件

20世纪80年代中期,水文队物探分队驻扎在新建县石岗镇,我时任物探分队队长。

某年,水文队批准了物探分队上年度的奖金总额,但资金未拨付到位,分队组成的野外工程团队,马上就要出征进行新年度的施工作业,上年度的奖金未拿到手,势必会影响职工情绪,为充分调动职工的积极性,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出征,分队决定到银行贷款给职工兑现上年度的奖金。分队承担贷款利息微不足道,职工激发出来的“正能量”是无价的。

一天,我与分队梁会计去银行申办贷款事宜,半途看到二个青年在路中心争吵,周边有路人围观,其中,一个青年已经亮出了匕首,见此情景,我马上挤到二个青年旁边,责令拿匕首的青年把匕首放下,对方被我的严辞震慑住了,“是公安便衣,还是什么人呢”?同时,我示意另一个青年闪开,并向他们询问事由,要他们冷静处置,指出事态失控的严重后果,经疏导、调解后,拿匕首的青年终于把匕首放下,两人各自离开,避免了一场可能导致严重后果的斗殴事件。

随后,我们继续前往银行办事,到银行后,遇见未拿匕首的青年正在向银行主任谈及刚才发生的“惊险一幕”,该青年看到我们后,马上把我“调解”的事给银行主任说了,并指着银行主任对我说,“这是我姐夫”。此时,银行主任马上和我握手,深表谢意。之后,银行主任问我们有什么事,我说了要求办理贷款的事,银行主任讲,“到办公室内面谈”,很快,我们要求贷款的手续就办完了。

十二、“吉泰盆地”旱情缓解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吉安——泰和”盆地“地下水资源”评价工作,一直是水文队的重点项目之一。物探分队在配合吉安分队完成“项目”评价中,作出了应有贡献,仅举一例,即可知晓。

在吉安市河东区段的找水中,电法小组完成野外观测后,随即返回分队,由于吉安分队要求尽快确定孔位,我们研讨物探资料后,还来不及去现场与吉安分队磋商,就以“电传”方式告知了验证孔位(物探定孔号及其坐标)。

吉安分队及时组织钻探施工。因至“孔位”路段,烂泥小道,又逢下雨,设备搬运极度困难,一时出现了“骂骂咧咧”伴着“搬运号子”声的“交响乐”,但吉安分队严格执行“电传”,坚持“孔位不能移”。

“雨过天晴”,钻探验证后,清泉奔流,水量超5000/日(经水文地质技术人员抽水试验并推算,预计开采水量可达8500/日),获得良好的地质效果,“吉泰盆地”的旱情得到了缓解。之后,对物探的“怨言”也就“烟消云散”了。

十三、跨省“找水”结硕果

1987年,湖南省浏阳县城供水面临困境。先期,湖南省属地质、物探队均做了地面调查与施工,未见成效。水文队新余分队与其毗邻,期望能实现“跨省找水突破”,在得到对方认可后,投入了地质、物探、钻探工作,在施工4个钻孔后,仍感到迷茫。水文队指示物探分队派技术骨干前去“把脉”,由于分队主任工程师生病不能远行,我陪同水文队总工程师办公室吴主任急速赶赴浏阳。

听取项目负责人的情况介绍后,吴主任令我,明天早上要提出物探解释和钻探布孔建议。当晚,在查阅了相关资料后,我对原有的一些零散物探资料进行了重新整理,剖析了物探异常特征,做了电测深资料的“定量计算”,获得了目标地质体产状要素的相关数据,去伪存真,否定了一条前人标绘在图上310º的构造断裂带(区域普遍性),新标示出一条340º的构造断裂带(局部特殊性),与物探勾绘出的岩溶发育带成交叉状。至此,我对该“项目” 地下三度空间的地质构造态势,有了清晰的认知,时钟已指向凌晨01:30,我确定了一处十分有利的物探验证孔位(ZK5孔)。

第二天8:00整,吴主任主持项目组协商会,我把物探解释和定孔建议在会上作了陈述,得到与会者认同,随即前往现场定孔。

数日后,传来喜讯,ZK5孔涌水量5226/日(建井后深层饮用水开采量为6500/日),取得良好经济和社会效益,实现了“跨省找水突破”。之后,对方专程派员送来了一面“功归开源”的锦旗,以示谢意。

该项目,1988年获地矿部地质找矿“四等奖”。

十四、黎明制药厂找水“回眸”

景德镇“黎明制药厂”找水,这是水文队上饶分队1989年度的一个对外经营项目。该厂处于区域构造断裂带部位(普遍性),上饶分队看好找水前景,急速“上马”施工,由于局部地质情况复杂(特殊性),施工二个钻孔后“无水”。

此时,上饶分队向物探分队“呼叫”:请求物探紧急支援。为解“兄弟”分队之难事,分队通知宋组长,立即带电法二组驰援。由于时间紧迫,我同电法二组的同志们一起赶赴“黎明制药厂”,参与并指导工作,现场踏勘、物探设计、电测作业、资料整理、报告编写和现场定孔,仅用一周时间,圆满完成了该项目的物探工作。

上饶分队在物探定孔部位,施工第三个钻孔,成效显著,涌水量为810/日,随即建井,满足厂方需求。

该厂找水项目工作结束后,上饶分队的余队长“赖账”,要求物探分队“降价”,余队长陈述:由于前二个钻孔亏损,虽然找水“成功、有效”,但补亏后所剩甚少,请求物探分队“折扣”,按物探合同价款总额的60%付款给物探分队。考虑到上饶分队的的实际情况,在“保本”的前提下,经分队研究决定,同意了上饶分队“折扣”付款的请求。

这是物探分队以大局为重,“急速、有效、价廉”支持“兄弟”分队的一个例证。

十五、物探效果多处显现

1九江炼油厂物探工作(1982年),我时为项目负责人。

物探报告编写:罗开元、伍群财。物探报告推断了地质构造部位,圈定了找水有利地段,确定了物探验证孔位。

验证效果:水4孔水量668/日,水7孔水量1627/日,

8孔水量1012/日。

2进贤五里物探工作(1983年),我时为物探分队电法技术主管,对物探报告(编写人:伍群财)作了修改、审核。

验证效果:ZK1孔水量1328/日,ZK2孔水量1697/日,

ZK6孔水量810/日。

该项目找水成果,1987年获地矿部地质找矿“四等奖”。

3景德镇景波机械厂(740厂)物探工作(1988年),

我时为物探分队队长。

该项目施工期间,我到景波机械厂主持物探资料解释研讨(有伍群财等人参加),并去现场确定验证孔位。

验证效果:ZK4孔水量668/日,ZK5孔水量1232/日。

4吉水黄桥物探工作(1990年),我时为物探分队队长。

本人到吉安分队后,解释了物探野外资料,并陪同该分队曾主任工程师到现场定孔。一孔验证见水,水量600多吨/日。

5南昌市蛟桥饮用矿泉水——物探咨询工作(1992年),

我时为水文队TQC办公室主任。

对该项目组提交的“物探工作设计”,我提出了建设性的修改意见,在解释物探野外资料后,我提出了二个验证孔位。

验证效果:ZK1孔矿泉水180/日,ZK2孔矿泉水100/日,效果良好,具有开采价值,甲方认可,该项目收益26万多元。

十六、TQC(全面质量管理)简讯

任水文队TQC办公室主任期间(1992.91993.10),制订了相关管理规章,开展了日常管理工作;举办了一期TQC培训班(37人参加学习),本人为主讲人之一;举办了一期水文队QC小组成果发布会(有10QC小组活动成果发布)。

指导水文队五工程处(厦门)QC小组工作(该小组成员有董惠民、田维汉等人)。江西省举办QC小组成果发布会(1993年),厦门施工紧张,五处QC小组董惠民来电,不能按期到会,委托我代表五处QC小组参加会议,在会上,我发布了五处QC小组“电焊工艺改进及效益”的活动成果,五处QC小组获得“优秀QC小组”荣誉称号,我在会上的发言,被评定为“成果发表一等奖”。

由江西省建设厅推荐,五处QC小组“电焊工艺改进及效益”的活动成果,

被列为在大庆召开的“国家工程建设QC小组成果发布会”名单(建设部主办),五处QC小组代表董惠民,参加了大庆的QC小组成果发布会,五处QC小组获得“国家工程建设优秀QC小组”荣誉称号。

十七、“补开”党组织生活会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任水文队TQC办公室主任兼机关党总支书记。一次下发通知,召开总支党员大会,普通职工党员都按时到了,但处级干部党员、科级干部党员有多名缺席,“等,还是不等”?我当时宣布:“开会,各单位通知未到会的党员,今晚七点半钟到水文队二楼会议室开会”。

晚上,有十多名干部党员都到会了。我主持会议,除下午党组织生活会的内容外,还增加了党章中党的纪律有关条款。我要给领导干部党员传递一个信息:党要管党,党的领导干部若不严格要求自己,怎么能带好团队?领导干部党员应比普通职工党员要求更高,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完成党和组织赋予的使命;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广大职工的信任与期待。接着,水文队党委黄书记讲话,支持我“补开”党组织生活会的决定。

通过学习、座谈,与会同志都受到一次增强党性的教育,“补开”的党组织生活会反响较好,收到预期效果。

十八、退休前的“最后一站”   

任水文队厦门分院党支部书记兼分院副院长(1993.111995.1)。结合岗位职责和分院实际,党政联手把TQC方法融入其中;主动与驻地(村)党支部沟通,以取得支持,并商讨党建创先和治安保卫相关事项;到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厦门办事处党委联系,接受“办事处党委”和水文队党委的双重领导。

在分院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下,各项工作都呈现一个好的发展势头。经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厦门办事处党委推荐,1994下半年,在省政府驻厦门办事处党委副书记的陪同下,厦门市人民政府主管部门,组织“文明单位”评审组,到厦门分院进行评审检查,评审组有78人,开了两部小车来。

我们在工地简陋的棚房中,接待了“评审组”。我代表厦门分院,作了创建“文明单位”的工作汇报,内容涵盖党政工作、文明建设、生产安全、经营增效、职工面貌及分院与驻地(村)党支部的融洽关系等。当讲到一些重点问题时,我都出示有关资料、原始记录或佐证材料(如,村党支部开具了双方关系良好、分院职工遵纪守法,未与村民发生纠纷、斗殴事件的证明),递交“评审组”传阅审查,并且圆满地回答了“评审组”成员的提问。汇报结束后,“评审组”成员,重新审查或调阅了“文明创建”的相关基础资料,察看了现场,与职工互动。“评审组”离开时,向我索取了一套TQC系列表格带走。

半个多月后,接到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厦门办事处党委通知,厦门市人民政府主管部门择日举办“文明单位”表彰大会,要我代表厦门分院届时到会。在表彰大会上,我从厦门市领导手中接过“文明单位”奖牌,回到分院,全体职工兴高采烈,这是分院开拓厦门市场的一张新“通行证”。这一喜讯电告水文队党委后,宋副书记当即表态,厦门市政府的评定,水文队党委认同。

十九、一次“应聘”趣事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已经退休,为了充实退休生活,“发挥余热”,一天在南昌市路过广场时,看到一家“职业介绍所”,进去浏览招聘告示,其中一条招聘“质量管理经理”信息引起我的注意,任职资格我都符合,却被“45岁以下”这条卡住,我问服务员,该公司在市内何处?服务员看我一眼后摇摇头说,你已经超过45岁,公司不会要,我说要不要没关系,告诉我该公司在哪里?问过二遍后,服务员情不自愿的说了一句,在“高新区”。

这句话缩小了“靶区”,第二天,我到“高新区”溜达,很快就看到了这家电气公司,我进总经办说明应聘来意,坦诚叙述“该职位的应聘资格我满足公司要求,但年龄超过45岁”,在对话中,总经办主任认可我符合公司的招聘条件,但年龄超限需总经理决定,他叫我稍等片刻,请示总经理后他告诉我,“总经理请你过去面谈,在楼层东边第一间”。

我是带着自信去应聘的,因此,在回答总经理的提问时,轻松应对,气氛融洽,之后,总经理说,“你年龄虽然超过45岁,但思路敏捷,今天是周末,你下星期一来上班”。一年后,我在该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职务,分管总经办(含财务部)、生产部(含三个车间)、技术部、供应部、质检部工作。

二十、某民营企业中“拾掇”

1、“民企”内的“国共合作”

二十一世纪初,我在南昌市一家“高新技术企业”任职,先后担任过公司综合管理中心(含总经理办公室职能)主任、监审部主任、工程部副经理及负责该民营企业中共党支部的筹建、报批和成立工作。一位副总经理(党员)兼任支部书记,我兼职党支部的日常工作。

该公司属“民营企业”,总经理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一名党员。他思想开明,支持中共党支部工作,在党支部的活动时间和经费上提供便利。党支部遵循党的“统战”方针及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积极支持总经理的企业管理和发展,竭力营造“劳资”双赢的文化氛围,开创了一个在民企中“国共合作”的新局面,得到中共南昌市高新区“民企”党委的充分肯定,在“民企”党委葛书记的陪同下,中共南昌市委组织部领导曾到支部检查指导党建工作。

2、一场施工“攻坚战”

该公司的客户遍及全国。某年,公司在辽阳市签订了一个发电厂的检修维护合同,此项合同价款高、工期短、任务重,发电厂要求五天内完成合同项目,第六天早上八点钟,必须准时发电,以兑现向社会的承诺。公司精心准备,由施工队长带领一个50多人的团队前往辽阳,公司业务员到场,负责调处甲乙双方配合的有关事宜。由于该项目工期短、任务重、压力大,公司业务员“心中没底”,多次打电话向公司总经理反映情况,期望得到指示。总经理忧虑,怎么办?保质、保量按期完成项目施工,是客户的“铁定”要求,是公司信誉之必须,是确保对方工程款及时兑付的前提条件。此时,总经理打电话与我“商榷”,希望“老同志”亲自出马督战,我理解总经理的良苦用心,迅即赶赴辽阳。

到达辽阳后,我与业务员、施工队长等有关人员进行了沟通,检查前期工作准备情况,巡查了现场,需要维护的设备类别多、作业点分散,面临的困难较大。调研后,我在现场作“战前”动员讲话,统一认识、激励斗志、化解抱怨、提升“正能量”,并落实了施工方案、安全防护、材料供应、生活保障等有关事项。      

其中,出现了一件意外情况,施工队长反映,公司生产部发到现场的化工材料序号错了,不适用该发电厂的“工况”。若要求公司重新发料已经来不及了,我断然决定,指派有关人员在辽阳就地采购少量相关化工原料,现场进行配比、调制、试验,经过几组试料检测,确定了一组配比符合“工况”要求,隨即组织批量调制化工材料,使之与维护施工同步进行。

施工方案视工作进展做“动态”管理,目的是各维护点必须在五天内同时完工。施工的工具设备24小时运转,人员“三班倒”作业;施工队长24小时在现场值班、吃住;我就近旅社住宿,手机全天候开通,每天到现场“办公”,中午和工人们一起吃“盒饭”、沟通交流。

工人同志们不负重托,在施工中“顽强拼搏、攻坚克难”,终于结出了“硕果”,厂方验收“通过”,项目提前几小时安全、保质、保量完成,第六天早上八点钟,发电厂准点发电,该“攻坚”项目获得厂方和公司的高度评价与贊赏。

公司派我前往辽阳督导“攻坚战”,是总经理对中共党支部信任与期待的充分体现;辽阳“攻坚战”任务圆满完成,是该民营企业“国共”成功合作的一个缩影。

二十一、信誉的意外“检验”

某年,我在厦门的一家中外合资公司任职,在该公司,我还兼任了一条“资金链”中间环节的工作,上面连接“总秘”,下面连接“一线”财务。有一天,“总秘”对总经理讲,“资金有了缺口”,为此,总经理决定组织一次查账,处于“中间环节”的我就一人,而我又是“外地人”,因此,总经理授意查账组,重点放在“中间环节”。

“事实将证明一切”,我有自信,坦然面对。查账组由公司财务部牵头三人组成,调集了“资金链”的所有财务账本,分别进行审查后再汇总分析、诊断。张经理是“三人”之一,在查账过程中,他发现我账目中一个“细节”,账本的流水账中,有一天出现了“正异常”,现金“多”了,仍然记录在账本上,日常管理中,我严格遵循公、私现金分开的原则,后经重新统计,账目平衡了。我与张经理是同事,同在一个办公室工作,我的品行、能力他是清楚的,流水账中的这种“正异常”是少有的。后来,张经理亲自对我说,“当时我就有一种直觉,老罗不会有问题”。查账结果,“总秘”在资金使用上混乱,其本人“不记得”了,才出现了资金“缺口”。这是对我信誉的一次意外“检验”。

一段时间后,张经理与总经理的关系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毅然辞职离开了公司,进入了一家美国在厦门的公司工作,在营销中,一次偶然的机会,张经理“发了财”。他独立门户,创办了一所“职业培训”学校。几年后,张经理的学校进入了“发展期”,但在“转折”点上出现了诸多学校管理上的矛盾和问题,急待重新“梳理”。2010年的一天,我在南昌接到张经理的电话,请求我前去帮忙。

当时,家里走不开,由于“盛情难却”,妥善安排有关事情后,我赴任了。到达厦门的第二天,张经理上午召开了部门负责人会议,介绍了我的情况,宣布对我的任命,安排了近期工作,他还说,下午我要去欧洲考察,约半个月才能回来,期间的发票单据,由罗校长审查签字。

二个月后,我把一整套“现代企业管理、学校制度修改、新制订的规章”融为一体的学校管理体系,呈交给张经理。双方满意后,我返回南昌。

二十二、“忠孝”难两全

19609月,我进入江西地质学院(物探专业)就读,这就决定了我一生必需在“大山”中周旋,把青春和毕生的精力献给祖国的地质事业。

我是一个普通庶民,在工作和事业方面,没有“轰动”的业绩,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了平凡的事。

先后任水文队物探分队队长、水文队TQC办公室主任、水文队厦门分院党支部书记(兼分院副院长)、厦门市“××广场”建设项目行政部经理、科瑞集团南昌××电气公司总经理助理(兼ISO9000办公室主任)、厦门×××工程公司江西市场部经理、江西××集团综合管理中心主任、厦门市××人文职业培训学校校长等,并为“中国人才资源建设开发科学研究院”聘为“特邀研究员”(聘书证编号:No 04-2518)。      

在地质技术研究工作中,独立或合作完成提交了三十九篇技术研究报告、论文,取得良好的地质找矿效果和重大的经济效益。其中,数篇技术研究报告,经钻探验证:“江西省修水县某矿区”,为一规模大、品位富的特大型白钨矿床,ZK102孔矿层厚度达22.70米;“江西省九江县某矿区”,为一大型多金属矿床;“湖南省浏阳县某地”,找到丰富的地下饮用水资源,ZK5孔单井开采量达

6500/日;“江西省铜鼓县某地”,找到深层地热水资源,ZK6孔单井开采量达1481/日,热水温度为64℃;“江西省星子县某地”找到深层地热水(62-66℃),单井开采量达1063/日等。有多项重大技术研究报告、论文分别被地质矿产部授予三、四等优秀成果奖。编录在地质矿产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有:江西省九江县某地的“应用综合物探寻找多金属矿床的效果”(见“航空磁测和地面物探异常见矿实例”第二集·地质出版社)、江西省铜鼓县某地的“电阻率法在地热普查中的应用实例”(见“电法勘探文选”复什条件下电法解释·地质工作参考资料第二十二辑)等。

在中、高层管理工作中,秉承“人本原理、信息超前、科学决策、系统观点、创新实效”的理念,因时地变迁和企业(公司)性质不同而策划各异的管理方略与对策,取得明显绩效,曾带领团队获“三连冠”殊荣。撰写过“企业胜算重在观念”、“沟通的基本理念与技巧”、“企业文化杂谈”、“关于工程项目团队建设的探讨”、“职场胜出的若干思考”、 “坚定信念导向 绽放人生美丽” 等多篇具有一定理论和指导意义的论文,并有“人格力量是企业文化的精髓”一文,被“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人文科学研究所”评为一等奖,收录在《中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成果精选》一书中(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02]101540号)。

本文所述获得的成绩或成果,功归项目(团队)的同志们,是项目(团队)的同志们献身地质事业,奉献青春、热血和智慧的结晶。本人仅是团队的成员之一,离开了团队个人是渺小的。还必须提到,妻子的默默奉献和操之家务,是她全力支持我投身于地质工作。我衷心感谢党和组织的培养教育、团队同事们的情谊和鼎力相助。

地质行业的是客观的,为地质事业尽了绵薄之力,取得了有益的成果,我感到欣慰,就是。献身于地质事业的一生,我无怨无悔。

在“孝”的方面,我深感内疚。父亲于1974年病逝,当时,我正在江西省修水县某山区开展物化探地质普查找矿工作,父亲病逝的信息赣西北大队已经收到,由于通讯不畅,没能及时传输到修水普查工区,待我知道父亲病逝的噩耗后,老家已经料理完丧事,回到家中,只能到父亲坟墓前磕头祭拜。母亲于2004年病逝,享年93岁,虽然及时得到信息,但我赶到家中时,母亲已经仙逝,我未能为母亲送终,只好披麻戴孝为母亲通宵守灵,并参与丧事料理。

一生长期在外地工作,平时未能在父母身边陪伴、孝敬双亲,送“终”也未能赶上,这是我终生的憾事。祈祷父母在天安息,请父母亲大人宽恕儿子不孝。

 

俄国剧作家——亚历山大·尼古拉·阿列克谢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Александр Николаевич Островский )的名言:“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时,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句话使我一生受益。

由于个人智商欠缺,没有做得那么好,但我是尽力去实践的。

 

201712  写于南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