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纪念20121115 发表于  2017-12-08 09:02:28 0字 ( 0/10)

不要忘了,东北三省,曾经为共和国的建设,无私奉献。

不要忘了,东北三省,曾经为共和国的建设,无私奉献。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右心室的温度hcz 发表于  2017-12-08 09:14:12 38字 ( 0/12)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7-12-08 09:16:55 0字 ( 0/8)

曾经是曾经,问题在于现在政策和人们的理念和习惯必须改进。

曾经是曾经,问题在于现在政策和人们的理念和习惯必须改进。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8 10:19:41 0字 ( 0/16)

养老金告急不难解决,难的是经济发展无力。

养老金告急不难解决,难的是经济发展无力。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12-08 10:51:58 23字 ( 0/13)

东北“老骥伏枥”,振兴“宁有种乎”?![地图]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8 11:43:00 0字 ( 0/4)

东北“留人”,需要国家政策帮扶更需要地方领导的“留人”思维的改革创新。

东北“留人”,需要国家政策帮扶更需要地方领导的“留人”思维的改革创新。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12-08 12:28:53 20字 ( 0/7)

东北高官建国以来就是中央指派的!!!!!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12-08 12:33:15 32字 ( 0/3)

【森林,煤炭,粮食,石油,矿产】继续出口!东北就干净了!环保了!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2-08 12:39:43 28字 ( 0/5)

养老金告急,留不住人更急;发展,养老是基础,留人是关键!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核国墨家A 发表于  2017-12-08 12:48:18 31字 ( 0/4)

四十年来,南方私企赚的正是【东北公有制单位·消费者】的钱!!!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ycqyllhglc 发表于  2017-12-08 14:44:16 226字 ( 0/97)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部分指出,“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促进我国产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狄山谦 发表于  2017-12-08 16:28:03 73字 ( 0/28)

东北的几十年财富产品都是全国统筹,现在搞少了、空了,没底子了,需要养老时自然告急了,大庆油田在黑龙江,还有许多深林木材资源,当时多留点底子就好了。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云龙晴空 发表于  2017-12-08 17:07:16 40字 ( 0/5)

要想留住实干的人才,就别光看文凭甚至年龄,能把你的经济在法的范围内给搞上去就行。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期盼民丰2 发表于  2017-12-08 17:12:45 55字 ( 0/62)

黑龙江养老金收不抵支的原因:1、80年代大批国企被砸烂,雄厚的国有资产被流失;2、现在资本家不养工人老造成的。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民主了才能富强 发表于  2017-12-08 18:02:31 66字 ( 0/20)

财富分配制度必须重新设计,财政供养人员的退休金,是企业退休人员的几倍、十几倍,有点太离谱。最高不应当超过2倍,超出的部分应当降下来。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jimmye01 发表于  2017-12-08 18:16:03 29字 ( 0/11)

各地定的养老金不同,东北定的养老金过高了,比南方高一千元。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东北一军 发表于  2017-12-08 18:16:32 0字 ( 0/24)

东北承受了民族苦难,让鬼子祸害得不行!东北为新中国献足了血,共和国长子已经羸弱不堪,在旧体制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官员们没有在新形势下带领群众突破困局谋求的思维和办法

东北承受了民族苦难,让鬼子祸害得不行!东北为新中国献足了血,共和国长子已经羸弱不堪,在旧体制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官员们没有在新形势下带领群众突破困局谋求的思维和办法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娃娃店主10000 发表于  2017-12-08 18:59:56 58字 ( 0/10)

共同富裕靠富人捐款不行,应对先富起来的人和地区附加税收,因为当初给了它们各种政策优惠,要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兑现契约。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小桥居士 发表于  2017-12-08 20:37:02 59字 ( 0/3)

先富起来的绝对不会拔自己身上的毛去救济未富的人群,无异于与虎谋皮。如今之计只有开征富人带后富税,来调整社会不均和平衡。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7-12-08 21:12:13 0字 ( 0/5)

艰苦奋斗,教育为根本

艰苦奋斗,教育为根本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

  人社部最近发布了一份《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报告显示,全国总体的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在2016年的累计结余达到近3.7万亿元,较2015年继续增长,企业养老金平均可支付月数维持在17个月以上,但也有多个省份养老金告急。其中最严重的当属黑龙江省,不仅当期收不抵支,且累计结余已“穿底”。

  报告显示:黑龙江省2016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基金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由于2015年还结余88亿元,2016年总欠账232亿元。黑龙江省成为全国首个养老金结余被花光的省份。

  黑龙江的养老金告急,其实不算是“黑天鹅”,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东北经济曾经在重工业时代,素有“共和国长子”之殊荣,一方面与其重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经济腾飞打下了相当的基础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以国有企业为最大特征的重工业,一直承担着“企业办社会”的重要职能。

  计划经济时代的单位制,在东北也最为典型。而这种单位制的核心,就是职工“从生到死”都由企业包办。而当现代化的社会保障体系初步建立之时,为了缓解当时单位制转轨的改革阻力,社保养老基金都采取的是记账制,也就是说,“欠账”也从那时开始。

  但是,“欠账”的存在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面对当前的“穿底”,社保基金以及财政尚且有转圜的余地。近年来,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可谓是利好政策不断,而且国资划转社保改革草案已经出台,未来国资救急养老社保的步伐,能够在相当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的来源问题。

  尽管有了“救急”方案,但这还是敲响了警钟:面对东北经济,在短暂的救急之后,更需要“救穷”的措施。养老金背后的根本问题,其实并不出在历史,而是出在未来。从计划经济转轨所遭遇的问题,不唯东北在经历,其他地区同样也遇到不同的问题。

  东北僵局产生的关键原因在于人口的变化,即年轻人不断流失——这本应是预期中地方养老金的重要来源之一。

  此前有媒体报道,东北正在拉响危机警报:人口加速减少已影响经济复苏。根据央视此前报道,2000年和2010年的第五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的人口流失已达400万人,而且其中高层、管理层和生产线的骨干力量占了多数。

  人才危机的A面,是经济增长缺乏动能;B面则是新生血液不足。这对在老龄化人口基数相对较大的东三省,更是雪上加霜。

  东北经济的振兴,不能只依靠中央输血,必须自己能够造血,自己的骨头能够长出肉来。正如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说,东北问题症结并非仅仅产业问题,而是一系列问题造成的,解决这一问题也要立足于自己的比较优势和禀赋优势。

  如何跟上时代的步伐实现经济转型升级,如何以更开放、更多可能性的社会流通机制来留住人才,甚至是吸引人才回到黑土地,这才是穿透东北养老金危机背后的真正问题。对东北来说,解决留人问题,跟解决养老金缺口危机本质上也是同构的。


文/新京报 边际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