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右心室的温度hcz 发表于  2017-12-08 09:06:26 30字 ( 0/13)

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7-12-08 09:46:26 0字 ( 0/6)

扶贫是认真还是失真,取决于是否倾注“工匠精神”,下足“绣花功夫”!

扶贫是认真还是失真,取决于是否倾注“工匠精神”,下足“绣花功夫”!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164443991 发表于  2017-12-08 09:47:04 498字 ( 0/16)

精确帮扶要坚持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工作方针,重在从"人""钱"两个方面细化方式,确保帮扶措施和效果落实到户、到人。同时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2-08 10:26:00 0字 ( 0/4)

从材料到材料,从会到会的考核怎能考出真成效?

从材料到材料,从会到会的考核怎能考出真成效?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水下荆扬日夜流 发表于  2017-12-08 11:19:53 31字 ( 0/10)

目前扶贫领域考核确实存在过多过滥现象,一些地区形式主义倾向严重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2-08 12:46:02 19字 ( 0/13)

只有精准识别、精准扶贫,才能精准脱贫!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7-12-08 12:48:35 30字 ( 0/2)

只有倾注“工匠精神”,下足“绣花功夫”,才能打赢脱贫攻坚战!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2-08 13:24:22 19字 ( 0/7)

扶真贫真扶贫,扶贫考核形式主义要不得!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同伴谁俊 发表于  2017-12-08 14:40:15 97字 ( 0/5)

要想得到扶贫真效果不难!领导带着秘书轻车简从微服私访,走到贫困村,进入贫困户,盘腿上炕唠家常,扶贫效果不查而见!为什么要提前下通知,熬夜加班,准备材料,制作展板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ycqyllhglc 发表于  2017-12-08 14:41:10 186字 ( 0/2)

习近平强调,要把握好脱贫攻坚正确方向。要防止层层加码,要量力而行、真实可靠、保证质量。要防止形式主义,扶真贫、真扶贫,扶贫工作必须务实,脱贫过程必须扎实,脱贫结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集安市档案局 发表于  2017-12-08 15:08:20 31字 ( 0/17)

要把握好脱贫攻坚的方向,扶贫并不只是口号,要脚踏实地,实事求是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二一添作五 发表于  2017-12-08 16:03:42 51字 ( 0/9)

墙上画马不能骑,镜子里的烧饼不能充饥,扶贫不要注重形式,要注重实际。要雪中送炭,帮助别人才能成就自己。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云龙晴空 发表于  2017-12-08 16:57:26 51字 ( 0/6)

扶贫,具体事情应具体对待,每家情况不一样。壮大本地经济是最根本的,就可以建立帮扶合作社啦等形式的团体。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纸上谈兵 发表于  2017-12-08 17:56:03 73字 ( 0/6)

帮贫是一个系统工程,又是一件细致工作。层层检查、层层落实是对的但要讲实效。帮贫到脱贫要有一个过程,不能光检查就完事。要防止和杜绝形式主义!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詹求实 发表于  2017-12-08 18:59:42 11字 ( 0/1)

扶贫工程要防止假大空。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audiooo 发表于  2017-12-08 19:49:18 14字 ( 0/7)

所有形式主义都必须坚决防止。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诲人不倦2017 发表于  2017-12-08 21:25:52 0字 ( 0/0)

以信息化带动扶贫规范和公开信息服务化

以信息化带动扶贫规范和公开信息服务化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一路同行12 发表于  2017-12-08 21:48:31 32字 ( 0/3)

扶贫攻坚是场硬仗,既不能流于形式的填表,更不能教会贫困户说谎话。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路之牛 发表于  2017-12-08 23:04:11 0字 ( 0/0)

对此帖子的精辟论述,表示赞同。

对此帖子的精辟论述,表示赞同。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博客自传 发表于  2017-12-09 05:53:42 19字 ( 0/0)

《博客自传》 君子以自强自息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为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内蒙古自治区今年9月启动全区脱贫攻坚交叉检查工作,各旗县抽出20人左右的检查组,对贫困旗县进行交叉检查。在半年时间内,一个旗除了要接受两次全区“大检”,还要接受专项审计、巡视、盟市抽查三次“小检”。有关专家认为,评比次数过于频繁、操作与实际脱节、问责压力过大,让扶贫检查在基层走了形、变了味。

  扶贫攻坚阶段,一个地区的扶贫效果、进展到底怎样,适当的检查、评比,当然有必要。像内蒙古各旗县那样开展扶贫交叉检查,其初衷也不难理解,即希望通过交叉检查的方式形成监督、制衡的效果,以确保评比、检查结果的真实性。然而从实际情况看,一些地方的扶贫交叉检查走了形、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新的形式主义。

  上述问题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由于缺少第三方监督和裁定,一些地方的交叉检查要么变成互相拆台,要么成了互相“买账”的游戏,都令检查结果失真,从而违背了该检查机制的初衷;另一个是,检查过多且浮于表面。不难想象,半年时间内,一个地区就要接受两次大检、三次小检,如此频繁的检查,想不影响到正常扶贫工作的开展都难,甚至检查本身就变成了目的,而非手段。而检查的内容,也多是以表格、展板等材料形式来体现,其水分可想而知。

  精准扶贫既是指精准识别、帮扶贫困户,更是指在扶贫的过程中要实现精确管理,把有限的资源用到刀刃上,告别虚功和形式主义。在扶贫攻坚阶段,加强扶贫考核和检查,出发点上并无问题,但一旦这种考核变成了对表格、展板、材料的“考核”,令地方不得不将过多的精力花费在应付表面化、形式化的考核上,就难免变成以形式主义的方式来防止形式主义,最终陷入形式主义的窠臼。

  更应当警惕的是,这种过度的、流于形式的评比检查,本身也是在消解扶贫的效用。据报道,一些地方无论搞哪种“迎检”,都要做展板、拉横幅、准备各种材料和办公用品,有的还要对检查人员好吃好住好招待。在内蒙古的一个旗,仅上次为迎接另一个旗县来交叉检查,花在培训、差旅费、接待方面就共计20万元,这笔钱至少够给20个贫困户每家买头牛了。由此可看出,类似的过度检查,不仅未能起到应有的监督、考核作用,反倒成了扶贫工作的一个负担,贫困县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这样的交叉检查本身,又会耗费多少扶贫心血?

  今年7月,为解决扶贫领域依然突出的形式主义问题,国务院扶贫办专门发布通知,要求各地制止频繁填表报数、迎评迎检、陪会参会等大量耗费基层干部精力的行为,维护脱贫攻坚工作正常秩序。通知明确强调,督查巡查和考核评估应增加对脱贫质量的核查,减少对纸制档案材料的检查,严禁为迎接视察检查制作高档大型展板、作战图、画册等。对照此要求,该贫困旗县的做法显然是在背道而驰。上级政府三令五申要杜绝形式主义,一些地方却依然五行我素,这也表明,在相关要求的落实过程中,也有必要“回头看”,同时扩大社会监督,让形式主义做法及时得以追责、纠偏。

  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程度,不能以检查次数的多少来体现,扶贫考核也不能只是从材料到材料、从会议到会议。在今天,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要想获得一手的扶贫资料和效果,其实并非难事。关键还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即扶贫的效果怎样、到底是谁说了算、谁最有发言权等等。若绕过扶贫对象来谈扶贫效果,任何检查、评比,都难免失真而沦为虚功。对扶贫工作的考核力度越大,越要警惕检查评比的泛滥和形式主义的应对。


文/北京青年报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