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一鹤排空 发表于  2019-09-16 11:55:32 367字 ( 0/20)

反腐倡廉是永远不变的话题,任务艰巨而道远,数据说明了还有一部分贪官的存在,必须揪出来以示惩戒。贪官一日不除,反贪工作一日不止,要坚决同不正之风作斗争。但在工作中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悠悠对小河 发表于  2019-09-16 13:30:59 0字 ( 0/13)

对两面人,共产党必须对其斩草除根!

对两面人,共产党必须对其斩草除根!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公几 发表于  2019-09-16 14:09:13 7字 ( 0/10)

治标还要治本。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尚贤堂仕 发表于  2019-09-16 14:41:42 43字 ( 0/13)

党和政府在德政这块,这些年还是花了不少力气。但是婚姻法还有完善;同时善治与重典要并重!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9-16 14:52:52 15字 ( 0/19)

如果不是迫于反腐高压,会怎样?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陈春帅 发表于  2019-09-16 16:19:45 36字 ( 0/12)

党风正则人心向,政风正则令畅通,民风正则富思进,家风正则万事兴。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9-16 16:48:49 61字 ( 0/29)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回顾、联想、前瞻、觉悟《认真》与《初心》:“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毛泽东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9-16 16:57:10 49字 ( 0/23)

学习文章认真思考客观观察、联想名著《西游记》感悟:“白骨精”是块,挺“狡猾的硬骨头”![福尔摩斯]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audiooo 发表于  2019-09-16 17:07:24 16字 ( 0/18)

狠抓反腐落实,让腐败者无机可乘。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随风杨青柳和光看景色 发表于  2019-09-16 17:09:18 22字 ( 0/13)

有必要把他们的违法违规违纪案件公开接受监督。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9-09-16 17:11:18 29字 ( 0/10)

官场上的贪欲还未彻底铲除,反腐倡廉任重道远更不能掉以轻心。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历史规律 发表于  2019-09-16 17:31:36 65字 ( 0/12)

政府依法行政,百姓遵纪守法,是依法治国战略的两大核心支柱。不依法行政的不作为、乱作为背后就一定有腐败,所以,强化依法行政刻不容缓。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历史规律 发表于  2019-09-16 17:33:41 45字 ( 0/21)

腐败分子是人民公敌,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唯有加大处罚力度,才能让干部们不敢腐败。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莺歌燕舞 发表于  2019-09-16 18:59:31 76字 ( 0/23)

腐败分子再“顽强”,也难以抗衡中国共产党的反腐决心, 持续对腐败不断施压的高压态势,一定能有效改善净化社会环境,让社会环境逐步走向风清气正![猜想[赞]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19-09-16 19:56:09 135字 ( 0/17)

国家就是一幢高楼大厦,最关键的就是基层!基础不牢,基层腐败如果普遍严重,弄虚作假形式主义,再美观的大厦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这个原理应该谁都知道!因此,党中央铲除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深融圈 发表于  2019-09-16 21:36:18 8字 ( 0/9)

建长效机制很重要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jccqt 发表于  2019-09-16 21:53:36 15字 ( 0/14)

夯实基础,打造全新的干部队伍。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9-16 23:54:53 29字 ( 0/7)

欢迎自首投案。对真投案者宽大处理,对假投案者严判重判---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09-17 08:40:14 89字 ( 0/40)

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严重损害党的事业和政府形象的官员不但上层有,中下层,特别是基层如旧大有人在。党风廉政建设永远在路上!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河泮1717 发表于  2019-09-17 08:50:26 14字 ( 0/2)

夯实基础,打造全新的干部队伍

屈指数来,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纠风业已七年。形势怎样,战果如何,庙堂之高早有定论,也不乏长篇宏观的深刻分析。然而最近有两组数据,既栩栩如生,又鞭辟入里地帮助我们观云识风。

第一组数据,在今年7月份,全国共查处违反八项规定问题4597起,处理了包括省部级高官在内的4607人。这引起不少人的惊诧——八项规定都七年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官员在各地“顶风作案”?!

“4607”,这个数据首先说明了“差不多”论是错误的。反腐纠风是已经两千多天,但两千多年的官僚制度以及多年的风气沉沦,使“四风”成为不少人笃信不变的“官场规则”甚至不可移易的“生活方式”,习惯了,改也难,这就是“最可怕的习惯势力”。七年来,一边是严肃纠风,一方面是有些人不但心存不满,而且“顽强地要表现出来”,所以违纪顶风、变异变相不断,光一年中被处理的就有近十万起!

当然这一年多来还有一个“舆情”值得注意,就是极个别地方对“问责”出现了偏差,如某公务员在办公室喝了一杯牛奶,某校十位教师在假期中自费聚了一次餐,也受到了“通报”。于是“过头论”以及“问责乱象”论就出来了,一时还真热闹——我们说看问题要看基本面、看主流、看本质,决不能以个别代替全面,决不能因为极个别地方出现的个案,就以为八项规定下的纠风也好、问责也好,都已“过火”了,更不能由此得出“乱象迭出”的片面结论。

辩证法确实告诉我们,要注意一个倾向掩盖着的另一个倾向,我们当然要重视个别案例,但当前我们更要注意的“另一个倾向”,却不是“过犹不及”,而仍然是“不够”——顶风作案依然多发,反弹回潮仍旧是主要倾向,这个辩证分析,“4607”这个数据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们。

还有一组数据,党的十九大以来仅仅两年,全国已有2.7万余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其中5000余名主动投案——秦光荣投案后,成了“带投大哥”,云南省已有70名官员纷纷投案;仅一个湖南省,仅今年上半年,就有167名官员主动投案,448人主动交代,当然还有携妻带子全家投案的!

“5000”,这个官员投案数据,一方面说明了反腐肃贪已经形成压倒性态势,高压之下,一些贪官惶惶不可终日,彻夜难眠还是选择投案;另一方面,政策感召也使这类官员走上弃暗投明的重生路,这是值得鼓励的。但无论如何,两年5000官员投案这个数据,仍然证明了反腐斗争的严峻性和艰巨性,我们千万不能以为“差不多”了或可以“网开一面”了。

关于投案,已经有网民提出“早投”“真投”和“全投”,这是很有道理的。投案不要拖延,早日争取宽大,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投案不能藏藏掖掖,不能将一般的违纪问题来取代违法乱纪的“真问题”“大问题”,以便蒙混过关;对于那些“夫妻贪”“全家腐”的官员,决不能以为“牺牲我一个,造福全家人”,也不能丢卒保车甚至丢车保帅,还是要学那几位携亲带子一起投案的先例。

“4607”与“5000”,数据其实是生动的,我们从这两组数据,难道不能更形象地解读七年后的反腐纠风大形势,难道不能深深地体会这场艰巨的斗争“永远在路上”的真意吗?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