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3-08 09:20:42 0字 ( 0/192)

家长对此的职能要有明显提高否则就要承担受害人的相关的经济责任。现在孩子的发育早熟化有提前的趋势,必要时我们有必要跟进。需要修正和调整年龄时限时我们就勇敢的去做!

家长对此的职能要有明显提高否则就要承担受害人的相关的经济责任。现在孩子的发育早熟化有提前的趋势,必要时我们有必要跟进。需要修正和调整年龄时限时我们就勇敢的去做!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思想是最伟大的产品 发表于  2019-03-08 09:35:41 162字 ( 0/144)

1、禁止14周岁以下青少年、儿童访问砍杀类有暴力倾向的网站;当14岁以后接触该类网站时已经有一定的分辨年龄了;2、禁止16周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私自购买手机等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高原猎鹰 发表于  2019-03-08 09:38:32 60字 ( 0/68)

未成年人犯罪在现代的中国主要是社会问题,其次是家庭问题,社会和家庭要分别承担相关的后果。终归是现行的中国教育的问题。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中国最老的老头 发表于  2019-03-08 09:48:59 179字 ( 0/102)

法律的‘容错’造成未成年人犯罪受保护的局面,使未成年人犯罪剧增。也是司法腐败的表现之一。在制定法律时应该考虑全面,防止南京法院制造出社会‘道德滑坡、沦丧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空橙 发表于  2019-03-08 09:53:04 24字 ( 0/34)

社会、学校、家庭三管齐下遏制未成年人犯罪的现象。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最好的阮小俊 发表于  2019-03-08 10:14:50 0字 ( 0/63)

大气候对孩子的影响绝对不可小视!对孩子的深远的影响往往来自大人和社会。要想让公平之花扎根和让正义之花盛开的美丽,这就需要我们去做综合性的努力!

大气候对孩子的影响绝对不可小视!对孩子的深远的影响往往来自大人和社会。要想让公平之花扎根和让正义之花盛开的美丽,这就需要我们去做综合性的努力!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9-03-08 10:23:36 163字 ( 0/154)

十岁前的孩子家庭教育起作用,十岁以后特别是进初中以后孩子的活动范围增大了独立性要求更强烈了,家庭教育就不那么好使了,而社会同学特别是网络电视电影的影响就更大了,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窦红文1 发表于  2019-03-08 10:25:28 41字 ( 0/171)

未成年人犯罪与社会、家庭和教育都有直接关系,社会、家庭和学校要分别承担相关的后果。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9-03-08 10:45:00 59字 ( 0/58)

有的孩子沉溺于网络游戏无心上学读书,网吧就成了一些孩子经常光顾的场所,互联网已经十分普及的今天,网吧游戏厅应该取缔了。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戈壁蓝天 发表于  2019-03-08 11:13:40 0字 ( 0/35)

先劳教,到岁数后再判刑。

先劳教,到岁数后再判刑。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乐达先生 发表于  2019-03-08 11:22:23 80字 ( 0/175)

为什么依法治国的今天违法犯罪居高不下!这个问题值得深思和探讨。请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和党和政府各部门领导以及广大的群众畅所欲言献计献策怎样来应对和避免和减少犯罪。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03-08 11:35:41 15字 ( 0/53)

[酷]先关起,到岁数后再判刑。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安梓一 发表于  2019-03-08 12:05:19 3字 ( 0/28)

无奈?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呼唤未来世界 发表于  2019-03-08 12:10:45 195字 ( 0/257)

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处罚也是一种教育,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这就是对教育认识的误区。父母管教孩子,有正面教育,也应有处罚,让孩子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们的立法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刘启华 发表于  2019-03-08 12:25:12 82字 ( 0/146)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应该是严谨的,不宜存有弹性、空隙;法律是庄严的,不得和稀泥,糊弄百姓;法律是至高无上的,不得受权力左右,也不得受人情束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nangua0108 发表于  2019-03-08 12:32:43 30字 ( 0/42)

涉罪有轻重,对恶意伤人,手段和后果严重的,应该负一定的刑责。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确认密码无误 发表于  2019-03-08 12:33:37 20字 ( 0/39)

枉顾国情,盲目接轨的恶果。恢复少年管教!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xsynrdgx 发表于  2019-03-08 12:36:27 27字 ( 0/129)

好多好孩子由于受到14岁以下不追究的保护,从而你懂得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战略狂神 发表于  2019-03-08 12:50:02 0字 ( 0/42)

坚决予以严厉打击未成年犯罪是为更好地教肓成长!

坚决予以严厉打击未成年犯罪是为更好地教肓成长!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jimmye01 发表于  2019-03-08 13:41:57 40字 ( 0/163)

应该恢复少管所,至少应该有某书院类的矫正专门学校,矫正后不危害社会才是重要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记者杨波摄

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犯罪了怎么办?政协委员热议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记者杨波摄

原标题:政协委员:对涉罪未成年人建立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

正义网北京3月7日电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了怎么办?2018年,接连发生的低龄未成年人违法犯罪案件引起全社会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讨论。今天,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悦群,分别就罪错未成年人的管教处分问题,接受了记者采访。

“去年发生的几起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着实让我吃了一惊!”采访一开始,倪闽景委员就发出这样的感慨。他告诉记者:“未成年人由于心智还不成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蛊惑和教唆,从而走上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但现在的社会环境跟多年前已经很不相同,现在的大多数孩子,从很小就受到各种信息的冲击,知识储备和认知能力也与从前大不相同。有不少实施了违法行为的孩子,其实对法律规定一清二楚,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按照很多年前制定未成年人相关法律的初衷一概宽容对待,显然不妥。”

针对这一现状,倪闽景认为,有关部门应当及时建立精密的罪错未成年人研判机制,对罪错未成年人的家庭环境、心理健康状态、违法犯罪动机和原因等进行深层次探究,针对不同情况进行分类处理。“同时,对于普通未成年人,也要加强前置性分析研判,及时发现苗头性问题和潜在危险因素,不要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才去管教和处罚。”

来自司法实践一线的王悦群委员对如何管好“熊孩子”也有自己的思考。她告诉记者,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如今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的确出现了新变化,逐渐呈现低龄化、成人化、暴力化的特点,一些极端恶性案件时有发生。针对这些新变化新问题,今年2月12日最高检发布的《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中,专门对社会关注的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却犯了重罪的“熊孩子”怎么办的问题作出回应,即提出“探索建立罪错未成年人临界教育、家庭教育、分级处遇和保护处分制度”。

“对涉罪未成年人,永远都应该立足于教育挽救,而不是处罚犯罪。管好‘熊孩子’,需要形成合力,积极促进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未成年人犯罪帮教社会化体系建设。”王悦群说。她同时认为,未成年人犯罪与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建议尽快完善未成年人监护制度,明确家长职责。比如,一些地方的检察机关就探索建立了强制性亲职教育制度,促进监护人提高监护能力、改善家庭关系,充分发挥家庭应有的教育矫正作用。王悦群还建议对不能履行监护职责的,建立健全监护人替代管理制度。此外,还可以推广引入社区服务令制度,责令违法犯罪少年从事公益劳动或者到某一指定场所,完成一定时数且为无偿的社会服务劳动。
来源:正义网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