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9-02-01 08:41:31 0字 ( 0/38)

医学方面中国要加油,研究延长生命的技能,多一岁都是好的,这个是老寿星了。

医学方面中国要加油,研究延长生命的技能,多一岁都是好的,这个是老寿星了。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伯寅2006 发表于  2019-02-01 10:10:10 2字 ( 0/32)

高寿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9-02-01 10:12:47 2字 ( 0/37)

致敬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9-02-01 11:06:12 6字 ( 0/55)

[酷]老寿星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416273213 发表于  2019-02-01 11:14:30 57字 ( 0/49)

英雄的陨落的是肉体,但精神永远在我们心中。我们一定要向英雄看齐,学习他们的优秀品质,共同建设好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9-02-01 12:57:59 32字 ( 0/43)

抗日救亡老英雄,学有所成为救国,戎马倥偬一生事,大义卫国有担当。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JBY1 发表于  2019-02-01 15:18:27 248字 ( 0/64)

这样的老英雄值得人们敬佩,一生为国为民,终生坚持初心,永不忘记使命。而那些老虎苍蝇,专为小集团利益的腐败分子,在英雄面前,狗屎一堆。真正的抗战英雄,“寒门状元”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戈壁之风 发表于  2019-02-01 16:38:37 8字 ( 0/27)

真英雄,老寿星!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乌桕树主人 发表于  2019-02-01 17:36:55 37字 ( 0/61)

为人民作出贡献的人,人民永远歌颂。而那些坑党害国伤民的官员,人民永远唾弃。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一杯浓茶() 发表于  2019-02-01 20:06:51 31字 ( 0/22)

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说的非常好。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安友 发表于  2019-02-01 20:16:38 13字 ( 0/28)

永远的丰碑,深切缅怀[哭]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安梓一 发表于  2019-02-01 20:42:39 3字 ( 0/25)

[赞]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laopao7748 发表于  2019-02-01 21:55:08 3字 ( 0/28)

敬礼。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房住不炒 发表于  2019-02-02 04:27:55 14字 ( 0/26)

向老革命致敬!!走好!!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荻子 发表于  2019-02-02 09:40:56 8字 ( 0/44)

致以崇高的敬意!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黄振强 发表于  2019-02-02 09:59:07 9599字 ( 0/38)

请精英学者们参与讨论新书:《以中国为主导的未来大同世界展望》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沙漠奇花003 发表于  2019-02-02 14:09:04 9字 ( 0/28)

献花!立正!敬礼!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复庭 发表于  2019-02-02 14:14:14 0字 ( 0/11)

敬礼!

敬礼!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粲然一笑60678 发表于  2019-02-03 15:11:20 43字 ( 0/39)

民族英雄 英雄无谓寒豪门,立志为民求光明。留得丹心照汗青,永垂千古万世名!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上官虎头纹 发表于  2019-02-06 23:46:37 38字 ( 0/22)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向于丁老革命致敬---

  来源:长安街知事

  1月31日,长安街知事微信推送一条令人悲痛的消息:原军委装甲兵副政委于丁,因病于2019年1月12日逝世,享年103岁。 

  在艰难岁月,于丁发奋读书,18岁时就在小学教书,立志改变黑暗的旧社会;日寇入侵,国难当头,他投笔从戎,辗转千里赴延安追随中国共产党。

  往后余生,于丁戎马倥偬,跟着部队南征北战,直到抗战胜利日当天还在行军路上。先后荣获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等,为新中国成立立下了赫赫战功。 

  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为健在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纪念章,于丁就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抗战老战士。

 于丁 于丁

  1916年12月,于丁出生在镇江姚桥区束家村,兄妹7人,于丁排行老五。

  “我小时候在村里读书,喜欢读《孔子》《孟子》《论语》,《论语》能从头背到尾。”2015年9月,时年99岁的于丁,在接受家乡媒体《镇江日报》采访时说。

  14岁时,于丁考入镇江乡村师范学校。期间他看了鲁迅、郭沫若等人写的文学作品,受到进步思想影响,感到当时社会黑暗,贫富悬殊大,存在剥削压迫,便萌发改变现状的欲望。

  1934年,于丁被分配到小学当老师,教了一年书后,报考上海新华艺专被录取。在上海学习期间,于丁的思想受到了强烈触动,他厌恶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卖国求荣,对红军和共产党有了亲切感。但由于生活拮据,他只好回家乡找工作,在镇江新河小学任教。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国土沦丧,民族危亡,镇江当时也遭受到日本飞机的轰炸,人心惶惶。”于丁曾说,当时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决定放弃安逸的生活和稳定的工作,投身到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

  于是他联系好友和同学等4人,前往延安找共产党和红军。9月,他们水陆兼程,几度辗转,终于在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在时任办事处主任林伯渠的安排下,到云阳青训班学习。一个月结业后,他被转到延安陕北公学学习。

  于丁回忆,当时的学习环境十分艰苦,既无课堂,又无食堂,上课、吃饭露天在外。时值寒冬,大家手脚都被冻裂、冻肿,但没有人叫苦退缩。“我们是为抗日而学,为救国而学,比起那些在前方流血牺牲的战士,这些苦不算什么。”

  “投笔从戎,跟着共产党是这辈子最自豪的事!”1938年1月,于丁加入中国共产党。2月,他转入抗大四期学习,11月,于丁转入马列学院。在这里,他聆听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中央领导的报告和讲课,坚定了共产主义信念和抗战必胜、日寇必败的信心。

  第二年,王震来到马列学院为359旅挑选干部,把于丁选到了旅教导营政治队任政治教员。1944年11月,于丁随359旅南下支队在湘鄂赣边开创根据地,他被分配到直属警卫连担任指导员。

  在日伪占领区,他们拔除据点、破坏交通线,打掉了一大批汉奸、土匪、地方反动武装,开辟和建立起多块抗日根据地。

  新华社曾报道,日本宣布投降那天,于丁正在湘南行军路上。“我是从广播里听到这个消息的,当时部队每天行军打仗,大家都没法休息,但听到日本投降了,战士们高兴极了,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1946年6月,于丁随359旅参加中原突围战役。一次,部队为摆脱国民党的追击,夜间沿山路急行军。由于极度饥饿和疲劳,于丁一脚踩空,滚下山坡,幸被坡上的庄稼秸秆挡住,才幸免于难。他浑身是伤,满口牙都松动了,但他凭着坚强的毅力奋力向上爬,终于回到山路,忍着伤痛随队继续前行参加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于丁先后担任装甲兵政治部组织部部长、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政委、装甲兵副政委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1988年被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

  离休后,于丁仍坚持着每天读书看报的习惯。在他的书房里,几个大书架占据了满满一面墙壁。年近九旬时,他还学会了上网,每天都要上网看一会新闻,了解国内外的大事。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于丁本不姓于,他是为了追求进步、参加革命才改的名字。

  小时候,父母希望他以后能荣耀先祖,便给他起名为“束荣祖”。后来在读书期间接受了进步思想,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名字很封建,便把名字改成“束熔铸”,意思是希望自己能在时代的大熔炉里重新得到铸造。

  参加革命后,为了保护家人,他重新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从笔画越少越好的方面考虑,他给自己起名为“于丁”,如今,他的子孙辈们也延续着“于”这个姓氏。

  “中华民族为抗战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是很大的。这段历史不能遗忘!”于丁曾殷切寄望于青年:“希望青年一代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为救国而学的,才是真正的状元!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