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06-05 09:13:04 35字 ( 0/72)

法治理当惩恶扬善,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世人请坚守您心中那份真诚与善良!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8-06-05 09:37:19 0字 ( 0/90)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纵火的莫焕晶不要幻想生!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纵火的莫焕晶不要幻想生!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清廉医生 发表于  2018-06-05 10:08:04 17字 ( 0/41)

终将绳之以法,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清廉医生 发表于  2018-06-05 10:08:56 23字 ( 0/75)

法律终将给死者一个交代,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ssnj 发表于  2018-06-05 10:19:41 11字 ( 0/69)

不杀才是法律力量的体现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6-05 10:45:15 0字 ( 0/40)

善良是正义之本,给善良以力量就是法律维护正义之举。

善良是正义之本,给善良以力量就是法律维护正义之举。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mingxiang100 发表于  2018-06-05 10:48:52 10字 ( 0/35)

家里雇保姆的注意啦.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五个公认通治 发表于  2018-06-05 11:20:30 7字 ( 0/43)

保姆管理有问题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我就是这样儿 发表于  2018-06-05 11:36:17 280字 ( 0/98)

尽管司法不能受社会舆论所左右,但可以从社会舆论中看到每一个评论者对事件所持的观点正确与否和认识程度的深浅。同时也可以从舆论的比较中,知道有多少是站在公平与正义一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8-06-05 11:46:43 21字 ( 0/44)

应该对保姆实行实名积分制度或者红黑榜制度。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遥望苍山 发表于  2018-06-05 12:02:19 407字 ( 0/104)

一次公正的审判杜绝不了第二个、第三个“莫焕晶”的出现,关键是要从源头上堵住这种“恶毒”保姆的出现。 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哪怕是从老家请父母或者亲戚来帮自己,都不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詹求实 发表于  2018-06-05 12:53:21 8字 ( 0/186)

莫焕晶罪该万死。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王从金 发表于  2018-06-05 12:53:57 12字 ( 0/41)

善良当给力,作恶必严惩!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6-05 13:39:12 0字 ( 0/31)

给善良以力量,让善良成为社会文明的动力。

给善良以力量,让善良成为社会文明的动力。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8-06-05 13:59:27 0字 ( 0/21)

严惩善良的践踏者,还善良者一个公道。

严惩善良的践踏者,还善良者一个公道。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跳跃的苹果 发表于  2018-06-05 14:14:01 20字 ( 0/55)

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czx1098 发表于  2018-06-05 14:16:31 12字 ( 0/21)

就不应该将钱错给她!!!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孙亚非 发表于  2018-06-05 14:29:09 28字 ( 0/89)

利用他人的善良作恶,甚至纵火杀人,是法律刑罚绝不容许的.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老张头+6 发表于  2018-06-05 14:52:28 10字 ( 0/123)

[酷]莫焕晶真该死!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关注aa 发表于  2018-06-05 15:24:19 10字 ( 0/35)

人渣,死刑都便宜它!

原标题:莫焕晶,死刑!法律当给善良以力量!

莫焕晶,死刑!

而这个保姆的人生,早已“终结”于2017年6月22日凌晨4时55分。

那天早上,在通过手机查询“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等信息后,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了雇主家的书本。迅速蔓延的火势,吞没了沙发、客厅,以及女主人和她三个孩子的生命。

6月4日15时,浙江高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结果是莫焕晶亲手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如果判决并不令人意外,是什么让我们在距离案发已过去近一年的今天,依然如此关注这起案件?

善良的墓志铭

因为在莫焕晶案里,“善良”曾被赤裸裸地利用,又以一种最为残酷的方式被淘汰。

今天,在百度里搜索莫焕晶三个字,弹出的自动完成信息中就有一条:“莫焕晶为什么纵火”。答案令人不寒而栗。莫焕晶于2016年9月应聘到雇主林生斌、朱小贞家从事保姆工作。在此后的大半年时间里,双方“相处融洽”——小区的保洁人员曾告诉媒体,保姆外出买菜都开着雇主的奔驰车。

雇主林生斌一家给予了莫焕晶充分的信任。莫焕晶曾以老家要买房的理由,向朱小贞借款。朱小贞给了她11.4万。但是,雇主不知道莫焕晶借钱的真正理由,就像他们不知道她的过去。

赌博。在来杭州林生斌家做保姆前,莫焕晶因沉迷赌博签下了巨额债务,她离开东莞的老家是为了躲债。在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期间,莫焕晶盗窃了雇主家的茅台酒、首饰及其他保姆现金。

信任着莫焕晶的林生斌一家也未能幸免。就在放火前一天的晚上,莫焕晶趁林生斌在外出差的机会,盗走一块男士手表,典当后得款37500元。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典当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里只剩下了八毛五分钱。

开始,急于回本的莫焕晶还有一点能为常人理解的思维:毕竟已经借过一笔钱,再借得有个合适的借口。但接下来的逻辑,只能以恶念形容。一晚的冥思苦想后,她决定利用雇主的善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曾为她付以善意与信任的女主人及三个孩子,遇难于三个小时之后。善良成为他们的墓志铭。

莫焕晶也“死”于这一刻,她罪有应得。

我们怎样才不会让善良失望

很长一段时间里,在西方学者看来,利他的善意是人世间最不可思议的品质,甚至只能以宗教奇迹加以解释。

回翻历史,善良一直是照穿黑暗与蒙昧的光。但是,拥有贯穿人类历史力量的善良,实际上也最是脆弱。一点点欺骗与利益、歪曲与争议就足以熄灭善意之心。到那时,我们虽不愿生活在“各扫自家门前雪”的冰点,但也无法指责饱经沧桑后,“不要多管闲事”的谨慎。

因此,莫焕晶点燃的不只是杭州的公寓,更是整个社会的焦虑。在震惊于这超乎想象罪行的人们中,一个疑问在心底升起:

今天,我们还能负担得起多少善良?

这是一个我们不愿直视却又无从回避的问题。从捐款救助的援手到为孕妇指路的善举,有多少虽不过举手之劳、却给我们以安慰与希望的善良,被误解,被利用,被侵害,被杀戮?我们还能指望善良的光,为我们照亮前路吗?

尽管莫焕晶案发后,消防部门、物业公司等当事方纷纷做出回应,但是,在洞悉这种担忧后,我们知道舆论等待的渴求的,其实是另一种回应。

这种回应来自司法机关,这种回应能够给出足以抚平社会焦虑的回答: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

法律给善良以力量

尽管明了社会的期待,司法机关却不会以心定罪。纵观莫焕晶案审理全程,我们可以感受到程序的严谨与法律的审慎。

在充分保护被告人诉讼权利的基础上,一审阶段,各方围绕莫焕晶放火的真实动机及罪名、物业管理、消防救援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质辩,仅第二次庭审就持续了十个半小时。

而在二审阶段,四名消防员、两名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先后出庭作证。庭审于2月7日9时开始,经过不到一小时的休庭后,于当日下午17时20分结束。一、二审判决书,均对本案犯罪构成及是否采纳莫焕晶一方的辩护意见,进行了详细的论述。

司法机关不靠简单附和去消弭社会的焦虑。相反,正是这种关注舆论但又不为舆论左右,严格依法裁判的精神,才能以法律的理性和冷静,为激愤而混乱的舆论带来安宁。

归根到底,社会之所以信任司法机关的回应,就是因为司法不是舆论的“应声虫”,它的语言只由天平两端的事实与法律组成。而社会之所以相信法律不会令善良失望,就是因为中国的法律一贯褒扬积极健康的价值观念。法律的逻辑,是努力生活着的“常人思维”。它提倡善良,却不强制善意,它宽容失误,却不纵容罪恶。

这并不让我们陌生。社会对法律的信任,本就来源对奠定民族记忆的英雄人物应有尊严的维护,来源于对自作聪明的不当行为旗帜鲜明的制止,来源于对社会崇尚的好人善举义无反顾的支持,更来源于实现一个日益强大的国家为国民举起法律之盾的承诺。

所以,在莫焕晶案中司法机关对舆论的真正回应是:法律将一如既往用公平正义,给善良以力量。

希望这样的回答,成为朱小贞和她的孩子们墓前不凋的栀子花。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