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沧海粟粒 发表于  2017-11-13 08:47:16 8字 ( 0/13)

好贴,切中时弊。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三六子 发表于  2017-11-13 09:24:32 59字 ( 0/4)

对这种社会混乱的腐败现象应在法治的控制下拿起我党的治国法宝,发动群众,依靠群众,相信群众进行全国教育。严厉打击肇事者。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粘军 发表于  2017-11-13 10:37:19 37字 ( 0/5)

先治好司法领域:社会道德会提升很多的,道德需要领导阶层的带头或司法的制约!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认真的小壶山 发表于  2017-11-13 10:42:46 75字 ( 0/3)

行之不易,问题根源不是一天造就的! 这是一个社会大矛盾。 只有从自身做起,对这样的行为一律不容忍,当用于出手,传递正能量! 星星之火也可燎原!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粘军 发表于  2017-11-13 10:55:57 24字 ( 0/2)

扭转社会互害行为必须从司法开始!领导层关注遏制。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粘军 发表于  2017-11-13 11:02:39 19字 ( 0/5)

必须开杀戒遏制互害!维护国德势在必行。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顺民意得人心 发表于  2017-11-13 11:04:22 34字 ( 0/1)

唯有尊老爱幼蔚然成风,就不会发生虐童虐老,更何来“互害型社会”?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7-11-13 11:17:33 9字 ( 0/1)

浮躁的心态要不得。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11-13 11:32:06 16字 ( 0/6)

社会公允则互爱,风气恶化则互害?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南海卫士 发表于  2017-11-13 12:48:16 23字 ( 0/0)

遏制“虐童”、“虐老”,法治与道德,都要给力。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东半边 发表于  2017-11-13 12:57:26 0字 ( 0/2)

去年经厉了最残酷的互害过程,我就不暴粗了

去年经厉了最残酷的互害过程,我就不暴粗了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HPCHENG110 发表于  2017-11-13 13:03:52 0字 ( 0/6)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美德发扬光大,虐老虐幼的缺德就会人人喊打!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美德发扬光大,虐老虐幼的缺德就会人人喊打!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1-13 13:11:10 25字 ( 0/6)

道德滑坡,诚信下降,“互害型社会”岂能远离中国?!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1-13 13:19:14 21字 ( 0/3)

倘若不自欺也不欺人,何来“互害型社会”?!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王从金 发表于  2017-11-13 13:26:32 16字 ( 0/4)

根治虐童虐老,唯有法治才是良方!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万物至三衡 发表于  2017-11-13 13:30:10 79字 ( 0/12)

从“真的一切”开始吧!!!否则,长期的严重的“教育无知、人性无适、依法无衡”(广义与狭义)只会不断导致诸如此类悲剧的的发生!而许多人却还在彼此指责……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3 14:21:02 31字 ( 0/9)

根治“互害型社会”的发展势头,法治教育不可少,道德教育不能缺。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3 14:26:13 28字 ( 0/12)

铲除不公平不公正的养老制度,是政府尊老爱老给社会的示范。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3 14:31:03 25字 ( 0/11)

遏制虐童虐老事件频发,法治是治标,道德规范是治本。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11-13 14:53:41 32字 ( 0/3)

加强全民法制与道德素质教育,是预防“互害型社会”发展势头的良方。

周蓬安:虐童虐老,我们遇上“互害型社会”?

(请勿以“原创”发公众号)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11月11日《澎湃新闻》)

一些人纠缠于罗小妹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但这根本就不是问题的实质所在。且不说中国因为部门利益而导致证书泛滥,也不说很多保姆与主人原本知根知底没有必要持证上岗,即使有了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就能保证他们不“虐老”?频频发生的幼儿园、小学“虐童案”就已经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在昨晚所写《“虐童案”频发,这个社会怎么了?》一文中曾发感慨: 这些“虐童”者简直就是恶魔。难道因为当今社会道德沦丧,下地狱的恶魔太多,地狱放不下了,不得不放部分恶魔回人间来继续祸害善良的人们?

现在看来,阎王显然已严重渎职了。地狱关不下,可以让地狱里管基建的官员和包工头多建一些监狱啊,甚至也可以效仿阳间,建一些如秦城这样的豪华监狱,让那些恶魔安心地呆在地狱,别再回人间祸害他们曾经的同类。如果地狱缺乏这样的人才,也可以请求阳间反腐机构定向多抓几个,及时向阴间输送啊,这个并不难啊。

近年来,笔者也是一直关注养老问题,还做过一个如何搞好居家养老的课题。不久前还和朋友聊到养老问题,很多人对送老人进养老院不是很放心,担心老人被工作人员虐待。因此,一些条件较好的就请保姆回家照料,以为给予保姆良好的待遇,加上摄像头的约束,保姆一定会善待老人。但实际上,犹如摄像头下保姆施暴婴幼儿一样,保姆摄像头下虐待老人的事件也是不断发生。一些家人在监控装置上亲眼目睹保姆向老人施暴时,心理上一定感到十分残酷。

我是一直难以理解,这些幼儿园老师、家庭保姆,原本也处于社会底层,理应深深懂得生活的艰辛,从而加倍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岗位。他们原本应以善心、仁心对待失智老人和幼童,体现人性的光辉,“保饭碗”更是他们生存的需要,有什么理由不尽心尽职做好本该做好的工作?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不喜欢这位老人,不愿意付出这份劳动,不愿意付出这份爱心,你可以选择及时离开啊。即使选择去工地搬砖,甚至用“肉体”来挣钱,也总比祸害老人和幼童,最终被送进监狱要强百倍、千倍啊。

罗小妹的家庭一定相对贫穷,但她却同时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一颗善良的心。罗小妹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因为朱银弟老人的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其亲属不可能与其达成谅解,而且影响又这么恶劣,无论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估计罗小妹是免不了其中之一,“牢狱之灾”怕是必然。

无论是昨天文章关注的“虐童案”频发,还是今天关注的“虐老案”,这些都是恶魔作孽的结果。此类令人难以容忍的事件,明白无误地告诉大家, 当今社会不仅仅发生了道德危机,而且已经相当严重,甚至一个“互害型社会”业已形成,理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前在《腐败亚文化,已造成群体性“互害”》一文中,就罗列过当今社会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办事找关系,然后给好处,以至于孩子上学给老师送礼,亲属生病给医生送“红包”都成了“潜规则”。而反过来,那些凡事都要找人的底层群众,又会通过制假售假,拿“注水肉”、“地沟油”甚至有毒食品来祸害包括收取“红包”的这类人。久而久之,社会互信逐渐丧失,换来的只能是“群体性型害”。

近期传播着一个非常火爆的微信帖,大意是,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多拿“回扣”而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

央视记者采访某地用被铬污染的水浇灌小麦的农民:这水浇出来的小麦你们自己敢吃吗?那位农民回答:都卖给你们了。

这个可怕的“互害型社会”还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方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商业诚信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

笔者以为,有效消除“互害型社会”,我们最需要做的就是诚信待人,而倾力营造出诚信待人的社会氛围,政府责无旁贷。具体做法就是严惩不诚信行为,将实施商业欺诈者打入商业“黑名单”,将虐童、虐老行为轻微,尚未构成犯罪的打入就业“黑名单”。此外,应该对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增加惩罚力度,降低入罪标准,同时增加刑期。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对“虐童”、“虐老”及制假售假等危害社会诚信行为形成有效的威慑力,最终让“互害型社会”远离中国。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