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刘0769 发表于  2017-05-16 09:09:16 232字 ( 0/23)

学校教育方式应改变!试探网络加台式或手提电脑加老师软件加考试与批改打分分析辅肋软件加各年级至大学教材一本通…,让学生尽快于十五岁就掌握上述基础知识十六岁进入实验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xinggod 发表于  2017-05-16 09:12:09 26字 ( 0/19)

求永生者看病 不会有放心的时候,网上网下都一样~~~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5-16 09:45:10 0字 ( 0/22)

有什么不可以呢!总有一些人是喜欢的,但是如果在你的站上挂个马什么的,搞点病毒,或者偷窃数据等等,那么怎么办?遇到纠纷怎么办?这难道不考虑吗?想清楚再说吧!

有什么不可以呢!总有一些人是喜欢的,但是如果在你的站上挂个马什么的,搞点病毒,或者偷窃数据等等,那么怎么办?遇到纠纷怎么办?这难道不考虑吗?想清楚再说吧!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8龙居士8 发表于  2017-05-16 09:46:32 0字 ( 0/18)

网上文明和网下文明都是一样的。

网上文明和网下文明都是一样的。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孙亚非 发表于  2017-05-16 10:01:03 24字 ( 0/57)

互联网医疗是一种新事物,是大势所趋,利大于弊的。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36.62.195 发表于  2017-05-16 10:03:24 39字 ( 0/26)

答;;1;都一样;;2;网上外地大医院高技术医疗专家多,医学传人也多,很方便。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36.62.195 发表于  2017-05-16 10:09:21 92字 ( 0/14)

答;得到本地治不好,大城市能治好,和治不好也死心的百万分之999999,那里想骗人都能投诉,怕啥呢,没那个必要,当然对个人从医的,小医院吹大牛的也要提高警惕,但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老人的呼唤 发表于  2017-05-16 10:11:13 39字 ( 0/61)

互联网问诊是互联网+新的派生,其优点是方便快捷。对于老年慢性病患者来说是福音。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扬起帆兮去远航 发表于  2017-05-16 10:25:38 32字 ( 0/25)

无论采用何种方式,质优价廉的医疗服务终将被百姓接受,受大众欢迎。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36.62.195 发表于  2017-05-16 10:29:22 8字 ( 0/16)

答;;1;是的,到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大漠雪狼34627752 发表于  2017-05-16 10:34:03 66字 ( 0/14)

答;;现在有12315和110,随时能举报任何商业跨大和违法诈骗,且执法出警的速度那个快,当然比闪电还是慢一点的,非常好,非常快的。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221.198.201 发表于  2017-05-16 10:39:46 25字 ( 0/23)

只关心禁止药品加价了,为什么还不采购低价高效药品?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01.126.202 发表于  2017-05-16 10:48:29 10字 ( 0/23)

不看丶诚信度未达到丶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大漠雪狼34627752 发表于  2017-05-16 11:04:34 143字 ( 0/36)

答;;村,乡,镇,县,地和大城市小医院医生,没有大本事的要不断提高医疗技能,能的最终会在互联网做大,三只松鼠有很好的产品呀,普通的差的以后不太好混得下去呀,靠诽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17.135.223 发表于  2017-05-16 11:09:10 31字 ( 0/19)

就高药价、高医疗、实体医院(民营或国医)都不放心,网上能放心?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17.165.43 发表于  2017-05-16 11:26:24 46字 ( 0/21)

病理都差不多,治疗却有千差万别,好医生要网络坐诊,惠及百姓。健全网络病理查询和对症治疗办法。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17.165.43 发表于  2017-05-16 11:28:15 15字 ( 0/23)

健康的社会国家才有健康的民生。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6 11:44:29 0字 ( 0/24)

互联网医院成放心医院,须防止挂羊头卖狗肉的医疗骗局,加快立法强化监管是当务之急。

互联网医院成放心医院,须防止挂羊头卖狗肉的医疗骗局,加快立法强化监管是当务之急。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82.148.107 发表于  2017-05-16 11:51:16 25字 ( 0/30)

看病治疗,网上永远只能是辅助手段,不可能成为大势!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强国社员925 发表于  2017-05-16 11:56:32 0字 ( 0/38)

加快立法强化监管,为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加快立法强化监管,为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

“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
选择门诊、填写病历卡、匹配医生接诊,近日,记者没用多久就在某移动医疗App上完成了一次普通问诊。然而当记者问接诊的医生是哪个医院时,对方回答:“我现在不在门诊接诊,我都快退休了,现在是在病床上回答你的问题。”对于记者询问的病情问题,该医生建议到医院进一步检查,并未给出治疗方案。该App上就医流程显示,若开具医生处方还可送药到家。
近年来,各种移动医疗软件、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占领市场。今年3月19日,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15家全国知名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
互联网医疗行业蓬勃发展,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北京市民,多数人却表示对互联网医疗“不太放心”。
那么,互联网医疗行业现状如何?存在什么问题?怎样才能真正做到让群众放心?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互联网医疗基本模式。 检察日报 图
互联网医疗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医疗从最初的预约挂号,到只可咨询不可开具处方的轻问诊,再到如今兴起的可以远程诊疗的互联网医院,每一次尝试都给互联网医疗增添了新的动力。
司艳华 检察日报 资料图
全国人大代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人民医院院长助理兼老年病科主任司艳华告诉记者,一些慢性病人、非初诊病人、老年病人等,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医疗网络传输平台获取专业的用药指导、生活方式调理等方面的意见,甚至进行问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也表示,网上求医作为一种新兴的医疗方式,能突破时间、地域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医疗知识,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互联网医院数量的急剧增长说明了这个问题。2014年10月,广东省网络医院率先开始了互联网医院的探索;2015年12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揭牌;之后有31家互联网医院集中在2016年开始建设。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医院有助于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均等问题,对推动传统医疗服务模式转型升级,增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功能,探索创新分级诊疗新模式具有重要意义。
“宁夏互联网医院的建立开启了一条全新思路,让传统医疗与互联网深度融合,东西部医疗密切协作,实现宁夏优质医疗资源的倍增。”宁夏回族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曾如此评价宁夏互联网医院。
网上看病为什么“不太放心”
据了解,一些咨询问诊类网站挂羊头卖狗肉,看病是假,卖药是真。李秋告诉记者,目前互联网求医问药还存在不少问题,需要高度重视。比如网络医生资质难以保障、药托医托充斥泛滥、用药指导不够严谨、医疗纠纷维权困难等。
“医疗是一个特殊的、专业性很强的服务,对技术有严格的要求。事关生命健康,要严格把好入门关,医生的资质要有保证。”司艳华说。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建议,进行互联网医疗活动的各个平台要对每名医生进行实名认证,且相关资质须能在网上查到,医生的信息应如实登记并公示。其所有的网上诊疗活动信息,包括开具的处方都应当有据可查。
汇医在线CEO何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为保证医生的执业资质,目前其合作的医院只是三甲医院。他认为,除了准入资质,互联网医疗还要解决的是互联网公司进行网上问诊活动的合法性问题,互联网医疗是实体医疗的延伸,不能脱离实体医疗机构。在此问题上,司艳华与其有同样的认识,她表示,必须有实体医疗机构作为基础,才能办远程网络诊疗。这样技术力量才有保障,医疗风险才可控,责任才能分明,否则万一出现医疗纠纷,百姓维权很困难。
朱巍认为,互联网医疗机构的合法性要分情况来看。一种是从纯粹的分享经济的模式来看,互联网医疗企业是个平台,如同网约车平台一样,也不是传统上的医疗机构,并不需要相关的资质。另外一种是按照相关法规,只要有医生集中并且提供医疗场所的地方,都应当认定为医疗机构,这样提供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平台是需要相关资质认可的。
李秋  华龙网 资料图
网上看病还需制度保障
李秋认为,网络寻医问药存在诸多问题,究其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监管把控缺位。目前,对于“网络看病”这一新鲜事物,除了原卫生部曾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以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管理暂行规定》有明确规定外,未有其他相关的法规细则。这使得不少网站借着“健康咨询”的擦边球,行网络诊疗之实。对于网络寻医问药中的非法诊疗、药托、医托等问题,相关部门还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及监管方式;对正规平台网络问诊中出现的纠纷主要还是依靠平台自身调解,相关职能部门还没有介入。
对此,李秋建议,应尽快完善网络寻医问诊相关法规及操作性细则。在现有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细化相关法规制度及实施细则,尽快建立健全网络寻医问诊联合监管长效机制。
就近期炒得火热的互联网医院来说,国家层面并未对其进行明确的定义和身份认证,一些地方政府尝试破冰,在互联网医院的建制上撕开了一个口子。
2016年11月1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成都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同年12月,银川在全国率先出台了《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试行)》《银川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试行)》和《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填补了国内互联网医院的监管空白。
银川在互联网医院制度建设上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但行业实质性的发展还有待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做保障。“我们在发展互联网医院方面已经蹚出一条路,但想再往前走得更远、更放心,还是希望能有颗国家的‘定心丸’。”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田永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检察日报 原题为《网上看病靠谱吗 受访人大代表和专家建议:互联网医疗要扶持更要监管》)

1 2 页号:1/2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